0

    “噗……”

    千秋岁月刀深深地捅入白玄风的心脏。↖

    “上……上品上位的时……时间道纹……,配……配合空……空间圣纹……”白玄风一脸震惊,全身颤抖地张了张嘴。

    空间圣纹本就极强,再者吕重拥有的也是二阶圣识,所以单论速度,吕重在短时间之内足以爆发出无限接近白玄风的速度。

    虽然是无限接近,但是就算吕重拼尽全力,也要在速度上逊色白玄风一两筹。

    可是,有了上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的速度加成,吕重短时间所爆发出的速度,足以强出白玄风一两筹!

    这样一来,强弱易位。吕重又执有时间系的[千秋岁月刀]。

    有心算无心之下,白玄风第一时间遭遇到有生以来最致命的攻击。

    吕重深深地看了白玄风一眼,淡淡一笑:“呵呵,人算人,亦被人算。你想偷袭我,却想不到我也在想方设法地引诱你本尊出来吧?哈哈,一路走好——”

    虽然在与白玄风以圣识传音交谈,但是吕重的攻击并没有停歇下来。

    “呼……”

    一声破空的声音产生,另一把武器——苍穹龙戟也几乎在[千秋岁月刀]击中白玄风的时候,略差一速地劈向白玄风的头领。

    “当——”

    一个金刚盾形先天灵宝挡在了苍穹龙戟的前面。

    结果,金刚盾崩溃成金属碎片溅开。而苍穹龙戟也被勉强挡回。

    “好狠毒,居……居然想让我神形俱灭……”白玄风脸上闪过一抹疯狂的戾气。体内的能量疯狂压缩、压缩、压缩……

    他要自爆!

    吕重脸色平静!

    “时间静止!”

    上品上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释放的最强神通**!

    以吕重现在的实力。使用“时间静止”之法。足以困住一个巅峰仙帝接近一分钟。

    可是要困住一个二阶圣人,既然对方受伤,也无法确定能困住其百分之一秒。

    不过,就算只是能困住对方千分之一秒。对于吕重这样级别的强者来说,也足以在这段时间内瞬间挪移几个星系的距离了。

    “该死——”白玄风一脸绝望,无奈之下,只得准备提前引自爆。

    可是,他太小看了[时间大道]的威力了。

    就算吕重的时间大道远没有进入“圣纹”境界。单单是上品上位境界的时间静止之力,足以果断引响白玄风的动作!

    “时间暂停……”

    在白玄风被[时间静止]**笼罩的一瞬间,[千秋岁月刀]有吕重的意念与时间之力的加持,直接再次于白玄风的体内叠加了一个[时间暂停]类的法术。

    时间静止、时间暂停两个时间法术叠加,足足提供了可困住白玄风五十分之一秒的时间!

    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

    没有任何犹豫,千秋岁月刀瞬间从白玄风的心脏抽出,再挟着雷霆之势劈在白玄风的脑袋之上。

    “轰……”

    时间系混沌武器,以无坚不摧的威势把白玄风的本尊斩成两半。

    圣血狂喷!

    无穷的金色圣血溅落!

    “收——”

    吕重轻喝一声,大寂灭珠瞬间闪至吕重的身边。

    这溅落的圣血血珠,顿时倒卷而回。直接被[大寂灭珠]给收入其内。

    当然,连同圣血消失的还有圣人白玄风被斩成两半的尸体!

    “呜呜……”

    “呼呼……”

    ……

    而就在白玄风陨落的当儿。整个[都天圣星]之上,出现了满天的血雨!

    天空在震动,大风在呼啸。

    血雨哗哗落下,似乎在为圣人的陨落而呜咽。

    之前被白玄风的傀儡化身召唤来的血色龙卷风也是猛地一阵震动,陡地碎裂、散落!

    无数血肉与尸骨残骸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飞沙走石的情况不再出现!

    但是,整个[都天圣星]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几乎五百亿的生灵命中遭劫,被血色龙卷风给毁灭。这五百亿的生灵之中,足足有十亿的仙魔佛妖陨落。

    这就是圣人的实力!

    圣人们翻手覆掌之间,足以危及无数生灵甚至是仙魔的生死。

    “天灵宇宙无数空间、位面同时出现了血雨现象,这白玄风是真的陨落了……”

    “是啊,这种情况,表明白玄风是神形俱灭了。天地为之悲痛……”

    “哼,白玄风陨落有什么好悲痛的。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实力比他低的任何生灵。这种没有德行的圣人,陨落正是应该……”

    “对!这天杀的白玄风,如果没有他,这次我们都天圣星怎么可能枉死这么多的生灵,他死得理所当然……”

    “对极了,白玄风陨落我才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吕重……天啊,他可才是巅峰准圣(仙帝),怎么就可以干掉了白圣白玄风……”

    “这……这就是诸天万界传颂的无双吕重么?太……太可怕了……”

    “呵呵,无双吕重?自从吕重在混沌之中于众圣人、圣尊之间大放异彩,吕重已有了一个新的绰号:狂神——”

    “狂神?这绰号碉堡了……”

    “怎么会叫狂神?”

    “据传言,有不少圣人、圣尊认为,吕重有修炼到圣人顶峰并飞升神界的潜力。是以,这才有人称吕重为狂神……”

    “居然能得到不少圣人、圣尊的看重,难怪这吕重居然能以自己之力灭了白圣白玄风。太牛逼了……”

    “是啊,以巅峰仙帝的修为境界,灭了二阶圣人白玄风甚至他的一阶圣人化身,吕重越来越恐怖了。真不愧狂神之名……”

    ……

    无数从[都天圣星]逃出的仙佛妖魔,都议论纷纷。

    对于白玄风的死,这些人没有任何悲伤的情感表露,而对于吕重这个新崛起的超级强者,无数人都疯狂崇拜。

    几乎所有仙魔佛妖都没有发觉!

    正因为他们对白玄风的愤怒、不屑、怨恨,让吕重意识海沾染的“功德反噬之业力”迅速削弱。

    要知道,圣人都是得到各大宇宙天道认可的。

    圣人陨落,会产生极大的天地震荡。

    同时,灭杀圣人的人,也会承受无穷无尽的[功德反噬业力]的攻击。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功德来抵消这种业力,这灭圣之人,绝对会悲剧得彻底。

    这一次,吕重灭杀了白玄风,意识海在第一时间同样遭到了海量业力的入侵。

    如果不是有[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联手。一边镇压吕重的气运,一边转化业力。吕重极有可能遭遇天谴。

    甚至吕重也没有想到,[都天圣星]的其他苦主,对于白玄风的怨恨、愤怒、仇恨、不屑等种种情绪,对自己的狂热崇拜、敬畏等行为,居然能迅速助他瓦解意识海内的超级业力。

    而这些业力一被瓦解,吕重体内的功德之力更是疯狂澎湃、提升。

    这简直让吕重喜出望外,甚至觉得不可思议。(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去见李东生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到底是谁想害我

    赵长枪听着对方的骂声,丝毫没有生气,嘴角一撇‘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托恩,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如果不是找你有事,好像都要把你忘记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 ”

    赵长枪的英语还是可以的,和托恩梅隆‘交’流没有什么障碍。

    “赵长枪,你‘混’蛋。你最好一辈子也别想起我。”托恩在电话怒气冲冲的说道。

    如果托恩要编订一个他最恨之人排行榜,赵长枪绝对排不到第二,第一妥妥的。当初他满怀信心的跑到谢兰兰的家里去见丈母爷,打算最终抱得美人归,没想到最后美人没抱走,还被赵长枪差点揍个半死!

    最糟糕的是,赵长枪最后还‘逼’迫他将梅隆家族的主要人物,甚至梅隆家族掌控的暗黑力量上帝之剑全部都告诉了赵长枪!赵长枪拿这个还和他签订了一个丧权辱家的协议!

    **之痛,夺妻之恨,此仇不报,唉!想报也报不了啊!

    “托恩,不要那么‘激’动嘛!难道你小时候幼儿园老师没有教你做人要有礼貌?唉,蛮夷之人就是蛮夷之人,不开化。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你计较这个。我就是想问你一件事,绿箭集团的幕后掌控者是梅隆家族的谁?”赵长枪说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提到正事,托恩的怒气平息了下来。

    “呵呵,如果我说我想对付绿箭集团的幕后主使人,你信吗?”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因为你是个疯子!不过我很纳闷你为什么要对对付绿箭集团的掌控者?他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托恩又问道。他可是很清楚,赵长枪虽然疯狂,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会随便胡来的人。

    赵长枪没有隐瞒托恩,将绿箭集团卖给平川劣质种子的事情告诉了托恩,然后说道:“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所以这件事还得麻烦你给我调查一下!给我‘弄’清楚孙建新卖给我劣质种子,到底是绿箭集团或者梅隆集团的意思,还是孙建新个人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赵长枪话音刚落,话筒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哼哼,赵长枪,你把这一切都告诉我,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告诉绿箭集团的幕后人物?别忘了,他可是我的族人。<strong>hua</strong>”

    “哼哼,托恩,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个完整的梅隆家族族人吗?难道你没有想过,如果我把当初我们签订合约的事情说出去,你会是什么后果!”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确不害怕,该来的总是要来,怕又有什么用?何况赵长枪曾经怕过谁来?

    “赵长枪,你这个‘混’蛋!我真后悔这辈子曾经去过华国,曾经碰到你!”托恩又骂道。

    “行了!托恩,别在老子面前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在想什么,你正在打算用我的手帮你铲除异己吧?放心,这个我不反对,毕竟当初我们的合同约定就是你给我提供梅隆家族的情报,我给你铲除异己嘛!哈哈哈,别忘了我告诉你的事情,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又能见面。再见!”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结束和托恩的通话后,将秘书洪光武喊了进来,向他吩咐了一下他手头的工作,然后赵长枪直接开车离开了县委县政fu。

    赵长枪直奔万达县县委,他要去见县委书记李东生。毕竟李东生也是个重要的怀疑目标,赵长枪要亲自去问一下他,才能消除心的疑虑。

    万达县和平川县相邻,赵长枪一路疾驰,不用两个小时便赶到了万达县县委。

    赵长枪刚到万达县县委大院‘门’口,便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让赵长枪‘门’口登记。赵长枪一边登记,一边掏出兰泰山,给‘门’口的三名保安每人递上一根,还亲手给他们点上。三名保安对赵长枪好感顿时蹭蹭的上涨。

    一名头上没有几根‘毛’的保安一边美美的‘抽’着烟,一边看着赵长枪填写来客登记表,当他看到赵长枪在工作单位栏填写的是“平川县县政fu”时,不禁笑着说道:“哟,在平川县政fu工作啊?哥们,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

    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呵呵,大哥不是在县委工作嘛!我在县政fu工作有什么稀罕?”

    “哎哟,我们可不敢和你比哟,我一看你这车子,就知道你是领导,不是领导能开这样的车子?这车得五六十万吧?”

    “不到,旧车市场淘来的二手货,几万块钱的事。”赵长枪随口说道。

    赵长枪和这名保安说话的功夫,一名保安拿起桌子上的电话,问道:“你找谁?我给你通报一声。”

    赵长枪知道这是人家这里的规矩,为的就是让被找的人有点准备。然而赵长枪现在最怕的就是李东生有了准备。如果他知道自己来找他,说不定会偷偷跑了。这种事情李东生绝对能干的出来。

    可是除了李东生,赵长枪还真不认识万达县委的其他人。于是只好说道:“我来找县委书记李东生商量点事。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你们就不用通报了。”

    三名保安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全部将目光重新聚焦到了赵长枪的身上,心不断猜测着眼前这个叫赵长枪的年轻人的身份。

    李东生可是万达县的县委书记,是万达县的一把手!岂是一般人说见就能见到的?

    “请问你和李书记什么关系?”秃子歪着脑袋问道。

    “哦,我和李书记以前是同学,现在是同事,我是平川县县长。他早几天就让我过来有事情商量,今天才到。”

    赵长枪知道如果不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这三名保安恐怕还会给李东生的秘书打电话通报。所以他一边说话,一边将工作证掏出了递给了秃子。

    秃子和他的两个小伙伴看着赵长枪递过来的证件全都傻眼了!虽然他们刚才已经知道赵长枪在平川县政fu工作,他们也没认为赵长枪是像他们一样的保安,不过在他们的认知,赵长枪也就是个小办事员啥的,来送送件。没想到人家年纪轻轻竟然是县长!堂堂国家正处级干部!

    我擦!有没有搞错啊?

    “几位,我现在能不能进去了?”赵长枪看到眼前的这三位只发呆,不说话,于是笑着提醒道。

    “哦,去吧,去吧。”秃子连忙说道。

    “记住,别给李书记打电话哟,打了电话就不好玩了。”赵长枪一边往办公楼的方向走,还不忘一边回头继续嘱咐三个人。

    “唉!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秃子将手的烟头仍在地上,使劲踩了一下,然后捡起来狠狠的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他受刺‘激’了。

    “赵县长和李书记不会有基情吧?”

    “你去死吧!你不想干了,我们还想干下去呢!”

    赵长枪迈步走进万达县委的办公大楼后,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的一干二净,转而变的一片‘阴’冷。

    “李东生,但愿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如果孙建新做出这件丧尽天良的事情,真是你指使的。我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周家辉更惨。”赵长枪一边想,一边直接来到了书记办公室‘门’口。

    赵长枪一路走到书记办公室,一个人也没碰到,他随便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李书记,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啊?”赵长枪随手将‘门’关上,迈步走向李东生。

    李东生看着从天而降一般的赵长枪,顿时吓一跳,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紧张的说道:“赵长枪?你怎么来了?你不要胡来啊!你想干什么?”

    李东生自从上次被赵长枪‘逼’着学了狗叫之后,他就恨透了赵长枪。时刻想着黑赵长枪一下子,不过这家伙有个优点,当他决定对付某个人时,必先将对手研究一番。

    李东生搜集了赵长枪很多资料,对他开始进行深入的研究,他研究赵长枪本来是想更好的对付赵长枪。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李东生的座右铭。

    然而当他深入的了解赵长枪之后,这家伙直接放弃对付赵长枪了。因为他发现和赵长枪作对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他发现赵长枪不但自己能能武,能力出众,而且上面有人罩,下面有人捧,还有,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赵长枪曾经任职的地方,凡是和赵长枪关系不错的官员,最后的结局都不错,凡事和赵长枪对着干的人基本都去了牢房!

    特别是周家辉坐牢后,李东生更加认定赵长枪不能惹!

    周家辉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在赵长枪手底下做事,但是他毕竟是市长孙国伟的人啊!赵长枪竟然愣是将他送进了牢房,甚至连市长孙国伟都栽在了赵长枪的手!党内记大过,公开检讨,足以给孙国伟日后的仕途之路画上叉号了!

    ‘弄’清楚这些东西之后,李东生心便打定了主意,以后见了赵长枪就要像见了疯狗一样,要躲着走!千万别被他咬着,更千万别试图招惹他!

    让李东生想不到的事,他躲都躲不开,赵长枪今天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而且脸‘色’看上去好像也不怎么好看。看来没憋什么好主意。

    “他来干什么?不会又想咬人吧?***,‘门’口的保安怎么回事?怎么早不给我个电话?”李东生懊恼的想道。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