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到底是谁想害我

    赵长枪听着对方的骂声,丝毫没有生气,嘴角一撇‘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托恩,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如果不是找你有事,好像都要把你忘记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 ”

    赵长枪的英语还是可以的,和托恩梅隆‘交’流没有什么障碍。

    “赵长枪,你‘混’蛋。你最好一辈子也别想起我。”托恩在电话怒气冲冲的说道。

    如果托恩要编订一个他最恨之人排行榜,赵长枪绝对排不到第二,第一妥妥的。当初他满怀信心的跑到谢兰兰的家里去见丈母爷,打算最终抱得美人归,没想到最后美人没抱走,还被赵长枪差点揍个半死!

    最糟糕的是,赵长枪最后还‘逼’迫他将梅隆家族的主要人物,甚至梅隆家族掌控的暗黑力量上帝之剑全部都告诉了赵长枪!赵长枪拿这个还和他签订了一个丧权辱家的协议!

    **之痛,夺妻之恨,此仇不报,唉!想报也报不了啊!

    “托恩,不要那么‘激’动嘛!难道你小时候幼儿园老师没有教你做人要有礼貌?唉,蛮夷之人就是蛮夷之人,不开化。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你计较这个。我就是想问你一件事,绿箭集团的幕后掌控者是梅隆家族的谁?”赵长枪说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提到正事,托恩的怒气平息了下来。

    “呵呵,如果我说我想对付绿箭集团的幕后主使人,你信吗?”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因为你是个疯子!不过我很纳闷你为什么要对对付绿箭集团的掌控者?他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托恩又问道。他可是很清楚,赵长枪虽然疯狂,但是绝对不是一个会随便胡来的人。

    赵长枪没有隐瞒托恩,将绿箭集团卖给平川劣质种子的事情告诉了托恩,然后说道:“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所以这件事还得麻烦你给我调查一下!给我‘弄’清楚孙建新卖给我劣质种子,到底是绿箭集团或者梅隆集团的意思,还是孙建新个人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赵长枪话音刚落,话筒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哼哼,赵长枪,你把这一切都告诉我,难道你就不怕我会告诉绿箭集团的幕后人物?别忘了,他可是我的族人。<strong>hua</strong>”

    “哼哼,托恩,你以为你现在还是个完整的梅隆家族族人吗?难道你没有想过,如果我把当初我们签订合约的事情说出去,你会是什么后果!”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确不害怕,该来的总是要来,怕又有什么用?何况赵长枪曾经怕过谁来?

    “赵长枪,你这个‘混’蛋!我真后悔这辈子曾经去过华国,曾经碰到你!”托恩又骂道。

    “行了!托恩,别在老子面前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在想什么,你正在打算用我的手帮你铲除异己吧?放心,这个我不反对,毕竟当初我们的合同约定就是你给我提供梅隆家族的情报,我给你铲除异己嘛!哈哈哈,别忘了我告诉你的事情,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或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又能见面。再见!”赵长枪咔吧一声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结束和托恩的通话后,将秘书洪光武喊了进来,向他吩咐了一下他手头的工作,然后赵长枪直接开车离开了县委县政fu。

    赵长枪直奔万达县县委,他要去见县委书记李东生。毕竟李东生也是个重要的怀疑目标,赵长枪要亲自去问一下他,才能消除心的疑虑。

    万达县和平川县相邻,赵长枪一路疾驰,不用两个小时便赶到了万达县县委。

    赵长枪刚到万达县县委大院‘门’口,便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让赵长枪‘门’口登记。赵长枪一边登记,一边掏出兰泰山,给‘门’口的三名保安每人递上一根,还亲手给他们点上。三名保安对赵长枪好感顿时蹭蹭的上涨。

    一名头上没有几根‘毛’的保安一边美美的‘抽’着烟,一边看着赵长枪填写来客登记表,当他看到赵长枪在工作单位栏填写的是“平川县县政fu”时,不禁笑着说道:“哟,在平川县政fu工作啊?哥们,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

    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呵呵,大哥不是在县委工作嘛!我在县政fu工作有什么稀罕?”

    “哎哟,我们可不敢和你比哟,我一看你这车子,就知道你是领导,不是领导能开这样的车子?这车得五六十万吧?”

    “不到,旧车市场淘来的二手货,几万块钱的事。”赵长枪随口说道。

    赵长枪和这名保安说话的功夫,一名保安拿起桌子上的电话,问道:“你找谁?我给你通报一声。”

    赵长枪知道这是人家这里的规矩,为的就是让被找的人有点准备。然而赵长枪现在最怕的就是李东生有了准备。如果他知道自己来找他,说不定会偷偷跑了。这种事情李东生绝对能干的出来。

    可是除了李东生,赵长枪还真不认识万达县委的其他人。于是只好说道:“我来找县委书记李东生商量点事。我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你们就不用通报了。”

    三名保安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全部将目光重新聚焦到了赵长枪的身上,心不断猜测着眼前这个叫赵长枪的年轻人的身份。

    李东生可是万达县的县委书记,是万达县的一把手!岂是一般人说见就能见到的?

    “请问你和李书记什么关系?”秃子歪着脑袋问道。

    “哦,我和李书记以前是同学,现在是同事,我是平川县县长。他早几天就让我过来有事情商量,今天才到。”

    赵长枪知道如果不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这三名保安恐怕还会给李东生的秘书打电话通报。所以他一边说话,一边将工作证掏出了递给了秃子。

    秃子和他的两个小伙伴看着赵长枪递过来的证件全都傻眼了!虽然他们刚才已经知道赵长枪在平川县政fu工作,他们也没认为赵长枪是像他们一样的保安,不过在他们的认知,赵长枪也就是个小办事员啥的,来送送件。没想到人家年纪轻轻竟然是县长!堂堂国家正处级干部!

    我擦!有没有搞错啊?

    “几位,我现在能不能进去了?”赵长枪看到眼前的这三位只发呆,不说话,于是笑着提醒道。

    “哦,去吧,去吧。”秃子连忙说道。

    “记住,别给李书记打电话哟,打了电话就不好玩了。”赵长枪一边往办公楼的方向走,还不忘一边回头继续嘱咐三个人。

    “唉!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秃子将手的烟头仍在地上,使劲踩了一下,然后捡起来狠狠的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他受刺‘激’了。

    “赵县长和李书记不会有基情吧?”

    “你去死吧!你不想干了,我们还想干下去呢!”

    赵长枪迈步走进万达县委的办公大楼后,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的一干二净,转而变的一片‘阴’冷。

    “李东生,但愿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如果孙建新做出这件丧尽天良的事情,真是你指使的。我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周家辉更惨。”赵长枪一边想,一边直接来到了书记办公室‘门’口。

    赵长枪一路走到书记办公室,一个人也没碰到,他随便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李书记,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啊?”赵长枪随手将‘门’关上,迈步走向李东生。

    李东生看着从天而降一般的赵长枪,顿时吓一跳,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紧张的说道:“赵长枪?你怎么来了?你不要胡来啊!你想干什么?”

    李东生自从上次被赵长枪‘逼’着学了狗叫之后,他就恨透了赵长枪。时刻想着黑赵长枪一下子,不过这家伙有个优点,当他决定对付某个人时,必先将对手研究一番。

    李东生搜集了赵长枪很多资料,对他开始进行深入的研究,他研究赵长枪本来是想更好的对付赵长枪。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李东生的座右铭。

    然而当他深入的了解赵长枪之后,这家伙直接放弃对付赵长枪了。因为他发现和赵长枪作对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他发现赵长枪不但自己能能武,能力出众,而且上面有人罩,下面有人捧,还有,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赵长枪曾经任职的地方,凡是和赵长枪关系不错的官员,最后的结局都不错,凡事和赵长枪对着干的人基本都去了牢房!

    特别是周家辉坐牢后,李东生更加认定赵长枪不能惹!

    周家辉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在赵长枪手底下做事,但是他毕竟是市长孙国伟的人啊!赵长枪竟然愣是将他送进了牢房,甚至连市长孙国伟都栽在了赵长枪的手!党内记大过,公开检讨,足以给孙国伟日后的仕途之路画上叉号了!

    ‘弄’清楚这些东西之后,李东生心便打定了主意,以后见了赵长枪就要像见了疯狗一样,要躲着走!千万别被他咬着,更千万别试图招惹他!

    让李东生想不到的事,他躲都躲不开,赵长枪今天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而且脸‘色’看上去好像也不怎么好看。看来没憋什么好主意。

    “他来干什么?不会又想咬人吧?***,‘门’口的保安怎么回事?怎么早不给我个电话?”李东生懊恼的想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七零章 等到明白的那一天    叫得凄惨点是什么意思?苗毅被这家伙弄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问:“天妃要对我动手?”

    红甲大将:“我怎么知道?”

    苗毅:“那你让我叫凄惨点是什么意思?”

    红甲大将:“谁不知道你得罪过天妃,一片好心让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你还不领情了是不是?别磨蹭了,天妃看过来…”

    苗毅闻言看去,果然,远处那裙袂飘飘的女人扭头看向了这边。

    身形一个踉跄,被红甲大将推了一把,没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跟着对方腾空掠去。

    双双落下后,红甲大将拱手道:“禀天妃,牛有德已带到。”说罢退开到了一旁。

    苗毅跟着拱手行礼,“参见天妃!”

    “牛有德,还认识我吗?”战如意淡淡一声。

    银霜、白雪盯着苗毅仔细打量,两人还是头回正式近距离认真看这位名声赫赫的牛有德,目光皆有些不善。首先自然是因为苗毅得罪了她们的主子,也认为她们主子这次是来找苗毅算账的。其次是觉得这牛有德有点傻,嬴天王有意招揽化解前嫌不要,偏偏去投靠寇天王,否则焉能有今天这麻烦。

    一旁的几名红甲大将暗暗交换了个眼色,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都听出了天妃语气中的不善,估摸着牛有德要倒霉了,开始琢磨起了待会儿怎么手下留情。

    这段时间,值守天宫的那些普通大将几乎都和苗毅在一起喝过酒认识了,放以前这些大将中可没什么人会鸟他苗毅,像这次主动找上门喝酒结识的事情就更不可能。对苗毅来说,这恐怕是被贬之后相当大的一个意外。

    “……”苗毅愕然抬头,真正和战如意面对面看上了。这一瞬间,他似乎有种错觉,眼前的明明就是战如意。却又有点不像是战如意了。

    思绪瞬间回到了许多年前初见战如意的情形,当年那一刻的画面在脑海中突然变得异常清晰。也是这样对视在一起。

    那是在进入炼狱之前考核人马集结的时候,下着大雨,棚子屋檐下的雨水滴嗒不停,雨中一个身穿一节上将紫甲身段高挑的女人独自踩着泥泞走来,头盔下眉目如画,英姿飒爽,一股朝气,一股傲气。炯炯有神的明眸环顾之后落在了他的身上。来者不善,开口便问:“你就是牛有德?”苗毅有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的。那女人又砸下一句话,“明人不做暗事,牛有德,你给我听好了,进了地狱我必取你性命!”

    画面很快又到了一间屋里,同样是那个女人,却放弃了所有尊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裳,露出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上身。瑟瑟发抖地哀求他,说不想进后宫为妃,异常卑微地哀求他。求他带她走。

    他拒绝的时候亲眼目睹了那个女人眼中露出的是何等绝望的神情,那似曾相识的绝望他许多年前被困在炼妖壶的时候见到过,没想到在那一刻又重拾,所以转身的时候心窝有点揪心的疼。重拾之前是没有能力去帮忙,重拾之后是有能力帮却为了自己的利益袖手了。

    后来又目送这女人风风光光地登上了凤辇,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如意天妃。

    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才再次见到,可现在这个女人变得让他几乎有些不认识了,有种莫名的陌生感。身段依然高挑傲人,是战如意却不像是以前的那个战如意。没有了头盔下的眉目如画,没有了战甲披身的英姿飒爽。没有了那股朝气,也没有了那股傲气,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寂然,气势上的棱角变得静柔。

    穿上了拖地的银纱长裙,腰带勒出了纤腰,彰显出了饱满的胸,勾勒出了那高挑身段的婀娜曲线,绾起的发髻上插着炫目的头饰,耳悬坠饰,胸挂璎珞,身上环佩叮当。这个女人以前哪怕脱下了战甲,也从来不会佩带这些首饰。

    以前叫嚣着和他决一死战的战如意不见了,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女人了。

    变化非常大,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改变,苗毅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想必在天宫应该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所以才养成了这样吧,可他又知道她的性格无法适应天宫,却又得永远在那高高宫墙之中。

    心中又莫名地揪了下,嘴唇绷紧了一下,再次拱手道:“参见天妃!”他没说还认不认识她。

    不回答?战如意明眸凝视着他的反应,两人静默了一会儿,她目光上下扫了眼苗毅身上的战甲,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意味道:“一节银甲天兵!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被贬了吧?”

    “是!”苗毅应道,炼狱考核结束时他也被贬了一次,如果算上小世界的,不止是第二次被贬。

    战如意:“别人官是越做越大,你却是越做越小,直接从二节上将做成了最低级的一节天兵,你估计是天庭头一个。”

    苗毅:“这都是末将…”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配自称末将了,连称卑职的资格也没有,因为连职位都没有了,级别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改口道:“这都是小的罪有应得!”

    战如意注视着他的眼睛,徐徐道:“我如今贵为天后,你只是个小兵,再见我有何感想?”

    一旁的红甲上将又交换了个眼色,银霜、白雪亦相视一眼,听这口气天后似乎要对牛有德发难了。

    礼数方面的原因,苗毅不敢与她直视,微微低头道:“不敢和天妃相提并论。”

    战如意转身,迎风朝青青陌野走去,“多年不见,陪我走走吧。”轻柔踏青而行,裙袂缎带在风中飘舞。

    和天妃走走,这合适吗?苗毅犹豫。银霜、白雪却很不客气地伸手沉声道:“请!”

    苗毅遂硬着头皮慢慢跟在了后面,还不敢跟的太近,战如意身上的缎带随风飘飘,不便和天妃的衣服有接触。

    银霜、白雪随后,几名红甲大将相随。

    谁知战如意却回头一声,“没让你们也跟着,我和他单独走走。”

    银霜、白雪一愣,几名红甲大将愕然。

    “娘娘,这不妥!”银霜有些着急地喊了声,堂堂天妃和别的男人单独走走,这算怎么回事?

    一名红甲大将亦拱手劝道:“娘娘,卑职等奉命保护您的安全,不敢远离!”

    他们也确实担心,一旦这天妃要报私仇惹得牛有德还手的话,隔得太远一旦有事他们怕是连救援都来不及,真要让天妃出了事,他们怕是也要人头落地。

    苗毅自己也吓一跳,单独和天帝的妃子走走,开什么玩笑?赶紧停步抱拳道:“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小的洗耳恭听。”言下之意是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了。

    “我再说一遍,我和他单独走走,有点事情要问问他,你们不许跟着!”战如意扔下话继续向前。

    她非要这样,几人能怎么办?

    苗毅也只能保持着距离,不远不近地跟着在了后面。

    走到一座绿草如茵的小土丘上,战如意停步在上面,裙袂随风。

    苗毅站在小土丘下面始终保持着距离。

    站在上面眺望天地间的战如意突然冒出一句来,“云知秋我已经见过了。”

    “……”苗毅愕然抬头看去,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看到她后我有事忍不住想问你。”

    “小的洗耳恭听。”

    “小的?我认识的牛有德怎么变得如此卑微?那个不可一世敢和满朝权贵对着干的牛有德哪去了?一节天兵,这就是你当初放弃我想要的前途?”战如意转过了身来,居高临下看着他,“所以我想不明白,一个寡妇,我没看出她有多好来,也没看出她比我能强到哪去…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追究,我只是对当初的事情感到困惑,你能为一个寡妇如此,说明你根本不是怕事也不是在乎前途,当初为何会拒绝我,难道我比这个寡妇差很多?”

    听她说不会追究以前的事,苗毅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

    战如意:“是因为我曾经屡次找你麻烦,所以你很讨厌我?”

    苗毅:“不敢!”

    战如意:“这件事情困惑我很多年,我只想知道答案以求心安,没有任何企图,这里没外人,你我不妨坦诚。”

    苗毅默默点了点头。

    战如意:“如果再回到那一刻,再重新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会不会带我走?”

    苗毅静住,最后慢慢吐出两个字,“不会!”

    战如意:“为什么?我想知道为什么,告诉我真正原因。”

    苗毅徐徐道:“娘娘进宫是因为娘娘身上肩负着属于娘娘的责任,牛某拒绝是因为牛某身上肩负着属于牛某的责任。”

    战如意:“我身后有对家族的责任,你身后能有什么责任?为你那些旧部?酉丁域一战你害死多少部从?为你那个小妾?你大可以带上她一起走,你知道我会答应的。或者说,你纯粹就是巴不得我入宫。”

    苗毅:“不!就是我刚才说的原因,以后娘娘也许会明白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等到明白的那一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