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叫得凄惨点是什么意思?苗毅被这家伙弄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问:“天妃要对我动手?”

    红甲大将:“我怎么知道?”

    苗毅:“那你让我叫凄惨点是什么意思?”

    红甲大将:“谁不知道你得罪过天妃,一片好心让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你还不领情了是不是?别磨蹭了,天妃看过来…”

    苗毅闻言看去,果然,远处那裙袂飘飘的女人扭头看向了这边。

    身形一个踉跄,被红甲大将推了一把,没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跟着对方腾空掠去。

    双双落下后,红甲大将拱手道:“禀天妃,牛有德已带到。”说罢退开到了一旁。

    苗毅跟着拱手行礼,“参见天妃!”

    “牛有德,还认识我吗?”战如意淡淡一声。

    银霜、白雪盯着苗毅仔细打量,两人还是头回正式近距离认真看这位名声赫赫的牛有德,目光皆有些不善。首先自然是因为苗毅得罪了她们的主子,也认为她们主子这次是来找苗毅算账的。其次是觉得这牛有德有点傻,嬴天王有意招揽化解前嫌不要,偏偏去投靠寇天王,否则焉能有今天这麻烦。

    一旁的几名红甲大将暗暗交换了个眼色,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都听出了天妃语气中的不善,估摸着牛有德要倒霉了,开始琢磨起了待会儿怎么手下留情。

    这段时间,值守天宫的那些普通大将几乎都和苗毅在一起喝过酒认识了,放以前这些大将中可没什么人会鸟他苗毅,像这次主动找上门喝酒结识的事情就更不可能。对苗毅来说,这恐怕是被贬之后相当大的一个意外。

    “……”苗毅愕然抬头,真正和战如意面对面看上了。这一瞬间,他似乎有种错觉,眼前的明明就是战如意。却又有点不像是战如意了。

    思绪瞬间回到了许多年前初见战如意的情形,当年那一刻的画面在脑海中突然变得异常清晰。也是这样对视在一起。

    那是在进入炼狱之前考核人马集结的时候,下着大雨,棚子屋檐下的雨水滴嗒不停,雨中一个身穿一节上将紫甲身段高挑的女人独自踩着泥泞走来,头盔下眉目如画,英姿飒爽,一股朝气,一股傲气。炯炯有神的明眸环顾之后落在了他的身上。来者不善,开口便问:“你就是牛有德?”苗毅有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的。那女人又砸下一句话,“明人不做暗事,牛有德,你给我听好了,进了地狱我必取你性命!”

    画面很快又到了一间屋里,同样是那个女人,却放弃了所有尊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裳,露出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上身。瑟瑟发抖地哀求他,说不想进后宫为妃,异常卑微地哀求他。求他带她走。

    他拒绝的时候亲眼目睹了那个女人眼中露出的是何等绝望的神情,那似曾相识的绝望他许多年前被困在炼妖壶的时候见到过,没想到在那一刻又重拾,所以转身的时候心窝有点揪心的疼。重拾之前是没有能力去帮忙,重拾之后是有能力帮却为了自己的利益袖手了。

    后来又目送这女人风风光光地登上了凤辇,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如意天妃。

    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才再次见到,可现在这个女人变得让他几乎有些不认识了,有种莫名的陌生感。身段依然高挑傲人,是战如意却不像是以前的那个战如意。没有了头盔下的眉目如画,没有了战甲披身的英姿飒爽。没有了那股朝气,也没有了那股傲气,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寂然,气势上的棱角变得静柔。

    穿上了拖地的银纱长裙,腰带勒出了纤腰,彰显出了饱满的胸,勾勒出了那高挑身段的婀娜曲线,绾起的发髻上插着炫目的头饰,耳悬坠饰,胸挂璎珞,身上环佩叮当。这个女人以前哪怕脱下了战甲,也从来不会佩带这些首饰。

    以前叫嚣着和他决一死战的战如意不见了,更像是一个纯粹的女人了。

    变化非常大,从头到尾彻彻底底的改变,苗毅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想必在天宫应该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所以才养成了这样吧,可他又知道她的性格无法适应天宫,却又得永远在那高高宫墙之中。

    心中又莫名地揪了下,嘴唇绷紧了一下,再次拱手道:“参见天妃!”他没说还认不认识她。

    不回答?战如意明眸凝视着他的反应,两人静默了一会儿,她目光上下扫了眼苗毅身上的战甲,嘴角勾起一抹讥讽意味道:“一节银甲天兵!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被贬了吧?”

    “是!”苗毅应道,炼狱考核结束时他也被贬了一次,如果算上小世界的,不止是第二次被贬。

    战如意:“别人官是越做越大,你却是越做越小,直接从二节上将做成了最低级的一节天兵,你估计是天庭头一个。”

    苗毅:“这都是末将…”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配自称末将了,连称卑职的资格也没有,因为连职位都没有了,级别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改口道:“这都是小的罪有应得!”

    战如意注视着他的眼睛,徐徐道:“我如今贵为天后,你只是个小兵,再见我有何感想?”

    一旁的红甲上将又交换了个眼色,银霜、白雪亦相视一眼,听这口气天后似乎要对牛有德发难了。

    礼数方面的原因,苗毅不敢与她直视,微微低头道:“不敢和天妃相提并论。”

    战如意转身,迎风朝青青陌野走去,“多年不见,陪我走走吧。”轻柔踏青而行,裙袂缎带在风中飘舞。

    和天妃走走,这合适吗?苗毅犹豫。银霜、白雪却很不客气地伸手沉声道:“请!”

    苗毅遂硬着头皮慢慢跟在了后面,还不敢跟的太近,战如意身上的缎带随风飘飘,不便和天妃的衣服有接触。

    银霜、白雪随后,几名红甲大将相随。

    谁知战如意却回头一声,“没让你们也跟着,我和他单独走走。”

    银霜、白雪一愣,几名红甲大将愕然。

    “娘娘,这不妥!”银霜有些着急地喊了声,堂堂天妃和别的男人单独走走,这算怎么回事?

    一名红甲大将亦拱手劝道:“娘娘,卑职等奉命保护您的安全,不敢远离!”

    他们也确实担心,一旦这天妃要报私仇惹得牛有德还手的话,隔得太远一旦有事他们怕是连救援都来不及,真要让天妃出了事,他们怕是也要人头落地。

    苗毅自己也吓一跳,单独和天帝的妃子走走,开什么玩笑?赶紧停步抱拳道:“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小的洗耳恭听。”言下之意是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好了。

    “我再说一遍,我和他单独走走,有点事情要问问他,你们不许跟着!”战如意扔下话继续向前。

    她非要这样,几人能怎么办?

    苗毅也只能保持着距离,不远不近地跟着在了后面。

    走到一座绿草如茵的小土丘上,战如意停步在上面,裙袂随风。

    苗毅站在小土丘下面始终保持着距离。

    站在上面眺望天地间的战如意突然冒出一句来,“云知秋我已经见过了。”

    “……”苗毅愕然抬头看去,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看到她后我有事忍不住想问你。”

    “小的洗耳恭听。”

    “小的?我认识的牛有德怎么变得如此卑微?那个不可一世敢和满朝权贵对着干的牛有德哪去了?一节天兵,这就是你当初放弃我想要的前途?”战如意转过了身来,居高临下看着他,“所以我想不明白,一个寡妇,我没看出她有多好来,也没看出她比我能强到哪去…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追究,我只是对当初的事情感到困惑,你能为一个寡妇如此,说明你根本不是怕事也不是在乎前途,当初为何会拒绝我,难道我比这个寡妇差很多?”

    听她说不会追究以前的事,苗毅暗暗松了口气,“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

    战如意:“是因为我曾经屡次找你麻烦,所以你很讨厌我?”

    苗毅:“不敢!”

    战如意:“这件事情困惑我很多年,我只想知道答案以求心安,没有任何企图,这里没外人,你我不妨坦诚。”

    苗毅默默点了点头。

    战如意:“如果再回到那一刻,再重新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会不会带我走?”

    苗毅静住,最后慢慢吐出两个字,“不会!”

    战如意:“为什么?我想知道为什么,告诉我真正原因。”

    苗毅徐徐道:“娘娘进宫是因为娘娘身上肩负着属于娘娘的责任,牛某拒绝是因为牛某身上肩负着属于牛某的责任。”

    战如意:“我身后有对家族的责任,你身后能有什么责任?为你那些旧部?酉丁域一战你害死多少部从?为你那个小妾?你大可以带上她一起走,你知道我会答应的。或者说,你纯粹就是巴不得我入宫。”

    苗毅:“不!就是我刚才说的原因,以后娘娘也许会明白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着,等到明白的那一天。”(未完待续。)

第1411章 偷袭与反偷袭!    “噗——”

    白玄风整个人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不对!

    没有圣血喷出!

    这不是白玄风的本尊!

    “这怎么可能?”

    正观察这一战的吕重心头一凛,微微一惊。

    一直以来,他以来这是白玄风本人呢。

    对方拥有二阶的圣人圣识,也有不下先天至宝的肉身强度,甚至,还有先天至宝护身。这让吕重第一时间以为这个人就是白玄风。

    可是,剐龙刀的攻击,却让吕重震惊了。

    “我明白了,这厮太好运了,居然有混沌傀儡木一般的至宝护身!”吕重瞬间反应过来,明白这白玄风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混沌傀儡木,拥有极为神奇的能力。

    只要有人炼化一截混沌傀儡木,修炼成化身,当能代替主人免死一次。

    也就是说,有了这混沌傀儡木,你至少可以多出一条性命。

    圣人本就极为强大,非常难以陨落。

    现在,这个圣人居然还拥有用[混沌傀儡木]炼制成的化身。

    这简直就是让白玄风不但多出了一条命,也增强了一倍的实力。

    因为混沌傀儡木的等级也不低,炼化成化身也拥有其本身近七成的实力。

    白玄风是二阶圣人,而这个被剐龙刀斩杀的傀儡化身,至少有一阶圣人的实力。

    现在吕重疑惑的就是这白玄风的本尊到底有没有来。

    没有赶到,还好。如果其本尊也到了,却没有现出身形。那他一定隐在暗处。准备给予他吕重致使一击。

    想到这里。吕重暗自冷笑。心念一动,[大道之眼]第一神通——破虚,第一时间启动。

    破虚:拥有洞察一切虚妄、阴阳的能力,更能看穿所有的迷阵、幻术的伪装,甚至随着[大道之眼]的晋阶、进化,可直观仙神人冥诸界!

    大道之眼启动,吕重意识海内的灵魂功德金身,光华大亮。其额头道眼所在,射出神秘神光。

    一种道的意志,开始融合入此天灵宇宙。

    时间、空间组成的多维宇宙开始以吕重为坐标,呈现在吕重的脑海。

    都天圣星为主轴的主世界以及诸多平行世界的情况,纷纷于吕重意识海中呈现。

    “咦……”

    吕重突然心惊一下,接着双眼闪过一抹了然的笑容。

    是白玄风的本体!

    这家伙居然真的来了!

    而且正躲在[都天圣星]的一个平行空间之内,正极力地压抑、收敛自身的气息,悄悄向吕重本体接近。

    此时,白玄风一脸狰狞与怨恨!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的小辈给逼到如此地步。

    不但一阶圣人境的化身被毁。就连他这个本尊都不敢正面与之对敌。

    毕竟,这个吕重所拥有的东西太恐怖了!

    现在。他才终于知道,那个珠形的空间法宝,绝对不是混沌灵宝。而至少是混沌至宝甚至是道器!

    至于那把诡异的长刀,其来历也绝对不简单,其品质只怕不会在珠形空间法宝之下。否则,这把刀不可能轻松一刀把[混沌傀儡木]炼制顾的圣人化身一斩为二。

    正因为有[大寂灭珠]、[剐龙刀]的镇慑,白玄风的本尊在赶来的一瞬间就隐入了平行空间。

    他的最强大的一个圣人化身已被雷霆斩杀,他自己可不想也犯同样的错误,被[大寂灭珠]先束缚行动速度,再被[剐龙刀]一击袭杀。

    “哼,千不该万不该,吕重,你的底牌已露出来了。灭了我的一个圣人化身,那么本圣只能先灭了你,再夺取那两件超级宝贝……”

    平行空间之内,白玄风一脸阴沉与火热。

    他一向是睚眦必报的人。

    吕重灭了他的圣人化身,毁了混沌傀儡木,已让他彻底与吕重对立。更何况,还有[大寂灭珠]、[剐龙刀]这等顶级的法宝诱惑。

    “吕重,马上……马上你就要死了……而你的两件顶级法宝也将是我的了。哈哈……只要得到这两件超级法宝,这次出土的神器就算伦不到我占有,本圣也绝对不输此行……”

    白玄风的本尊心中狂笑着,打定主意要灭了吕重并强抢这两件顶级法宝。

    这时候,白玄风真的非常自信!

    一来,他如今是躲在[都天圣星]的平行空间之内。敌在明,而他在暗。

    有心算无心,白玄风本人又是二阶圣人,他有信心对吕重偷袭成功,并做到一击必杀!

    毕竟,在白玄风的眼里,吕重之所以能灭了他的那个由混沌傀儡木炼制的圣人化身,也是占了两件顶级法宝之利才成功的!

    而现在,他堂堂二阶圣人要对付一个巅峰仙帝级的小辈,又是偷袭。对方岂能防得住他的雷霆一击?

    想想就兴奋!

    白玄风已全力调动自己的精气神,为自己的雷霆一击作准备。

    “呵呵,有意思,居然想偷袭我?”

    以大道之眼目睹了这一切,吕重心中冷笑着。同时,吕重也开始有了应对。

    大寂灭珠暂时也没有召唤回来,甚至[剐龙刀]也是如此。

    而吕重本人则完全处于两大极品法宝的保护之外。

    给人一种相当轻松的感觉。

    只不过,吕重这时候的表现,完全是外松内紧。

    他并没有让[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等另外两件道器出动。

    毕竟,这两件道器在诸天万界的圣人心中都有极大的名头。

    一旦这两件法宝暴露了,其他圣人、圣尊绝对会第一时间杀向吕重,强抢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以及玄青神石。

    不能动用这两件至宝,并不代表吕重就不能对付白玄风。

    白玄风不是准备偷袭他吕重么?

    那么,吕重为何不能将计就计,反过来偷袭白玄风?

    第一时间,吕重已全力启动体内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右手也多了一柄黑不遛秋的[千秋岁月刀]。

    同时,空间圣纹、火之圣纹也就备就位。

    ……

    平行空间中,白玄风也是极力积聚着全身的能量,准备对吕重一击必杀!

    一柄青色风剑内敛着毁灭宇宙的能量。

    圣识穿梭空间壁垒,白玄风也发现[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正在极速缩小。而剐龙刀也似乎没有赶回吕重的身边。

    “是时候了!”

    白玄风双眼一炯,整个人陡然渗透了空间,以最强、最快的速度从吕重的身后发动了雷霆万钧的一击。

    剑罡如瀑,横穿星河!

    这么璀璨的剑之瀑布,几乎让所有天灵宇宙的人震惊、骇然。

    这一剑,足以毁灭以一个中型星系!

    剑罡如龙,其速度之快,几乎超出所有帝级强者的仙识感应范畴!

    吕重危险了!

    这是无数人的共识!

    甚至就连之前被白玄风那化身以音波魂攻震伤了的千手魔帝也是恐惧起来。

    可就在这时!

    “哈哈,白玄风,本少等候你多时了……”

    一道宏亮的声音响起!

    同时,原本站立的那个吕重瞬间崩溃。可另一方向,新的吕重几乎诡异地就出现在白玄风的侧后方。

    长刀横斜!

    金色火焰幻而化龙……

    “啊……”

    白玄风脸色狂变,几乎惊呼出声。

    吕重的长刀不可怕,甚至,他都不在乎。

    可是那种金色火焰,却是在之前让他的圣人化身几乎吃足了苦头。那是一种能轻松燃烧先天至宝的恐怖火焰啊!

    这样的火焰从侧后方袭击而至,一旦沾染上,绝对会非常可怖的。

    虽然本尊的实力更强,是真正的二阶圣人。但是,白玄风也不觉得自己就承受得住这种金以火焰的燃烧。

    一时间,白玄风只得闪躲。

    “迟了……”突然,吕重冷酷的声音传来。

    顿时,一柄长刀几乎穿越了空间与时间,不可思议地捅入他的心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烟雨流年、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