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这圣人本就是掠夺宇宙资源的超级强盗,甚至还疯狂地掠夺着其他生灵的气运为己用。

    可是,这圣人自证道成功后,居然就不把帝级以下的修士看在眼里。

    处处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其他人不能证道圣人就是蝼蚁!

    既然是蝼蚁,那么圣人就可以对这些生灵的生命进行生杀予夺!

    可是,这些圣人却不知道,就算是蝼蚁也有可能拥有逆天伐苍的机缘!

    “咻——”

    大寂灭珠直接破空而去,再出现已至白玄风的头领之上。

    顿时,无穷的空间之力扩展开来,瞬间横跨亿万公里,把白玄风置于自己的空间之力的笼罩之下。

    “不好,是顶级的空间法宝——”

    白玄风惊叫一声,脸色一变。

    虽然他看不出[大寂灭珠]的真正等级,但是,他能直觉感应到这个空间法宝极不简直,至少应该是混沌灵宝级的空间法宝。

    这样的空间法宝,先不说他的攻击力是如何变态,@▼单是它的困敌之术,就绝强无匹。

    一旦被这种空间法宝释放的空间之力拖扯住,就算他能挣脱,也只怕会在这些“蝼蚁”的面前大大地丢一次脸,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本能地就要闪躲,可白玄风突然发现,这四周的空间之力陡然化为密密麻麻的空间丝线,对他进行了铁臂合围。

    “开——”

    白玄风扬声大喝,心念一动。至强的风刃化成一道道刀之瀑布。疯狂地向四周劈砍而下。

    “呼呼呼……”

    空间之中。刀风呼啸,可是空间丝线居然任其穿透。这使得白玄风发出的超级风刃几乎每一道都击在了空中。

    本以为这些空间丝线害怕超级风刃的摧残,自行散了开去。可是这个念头刚刚一起,白玄风就发现,四周的空间压力越来越重。

    “怎么会这样?”白玄风有些不解。

    但是他本能地觉得呆在这被束缚的空间不是好事,顿时不再出手攻击,而是直接以身化影。

    白玄风除了是一个撑控风之圣纹的圣人之外,可还掌握了影之圣纹。

    他的影子与本尊之间的虚实具象化。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可以说,如果灭不了他的影子,那么就一定灭不了他的本尊!

    只要有一个影子存在,他的本尊就能安然无恙。

    见白玄风居然动用了顶级的影之圣纹,吕重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微微对[大寂灭珠]传音:“大寂灭珠,收——”

    影之大道虽然极为神奇,可再神奇又岂能与空间大道相比?

    影为虚无之物,但必须要有承载之物。

    无光不成影!

    但是,空间却最是虚无飘渺。却又神奇存在,能容纳万物。更能承载各种能量。

    整个宇宙都几乎由空间与时间组成。

    在任何地方,空间与时间都是宇宙中最核心的能量存在。

    而影之大道,必须要有空间、时间组成的宇宙才能留存!

    “呼呼呼……”

    大寂灭珠陡然颤动起来,一道道神性的光华激射而出,所有空间之力扩展的地方,都形成至强的空间壁垒。

    一种恐怖得让白玄风心悸的空间能力磅礴涌动。

    “啊……该死,居……居然是混沌至宝以上的……”白玄风终于脸色大变,骇得失声惊叫!

    之前他还以为这珠形的空间法宝顶多只是一件混沌灵宝呢。

    可现在,大寂灭珠涌出的这磅礴之极空间能量,让白玄风第一时间明白这空间法宝至少是混沌至宝级别的存在。

    这样的空间至宝,足以封锁他的影子,让他的影子无法脱离出去。

    感觉到越来越危险,白玄风顿时发狂,无穷无尽的影子从他的身形闪出,疯狂地向远处逃逸。

    他相信,只要自己的影子有一个逃出了这个空间之力笼罩的地方,他的本体就足以轻松脱离这空间至宝的压制。

    “火——”

    见到这一幕,吕重哪能不知道白玄风的想法,要知道吕重也凝聚出了影之大道,甚至这枚影之大道也达到了上品巅峰境界。对于影之大道的特性,吕重可是极为了解。故而,吕重在第一时间提醒起大寂灭珠。

    “呼呼呼……”

    无数缕金色的火苗诡异出现,瞬间于空间之力笼罩的地方形成了一张张火网,向白玄风化出的影子罩去。

    “蓬蓬蓬……”

    让白玄风恐惧到极点的一幕出现,无数影子在碰上了这种金色火网后,顿时被燃烧起来。

    “该……该死,这……这金色火焰是……是什么怪……怪火,怎么能把我的影子都……都燃烧起来……”白玄风骇得失声大叫。

    自证道圣人境界以来,白玄风所受到的惊讶,几乎都没有今天这么多。

    这一天,几乎让他的心神也是严重失守。

    “蓬蓬蓬……”

    越来越多的影子被点燃、灼烧。

    白玄风痛苦到了极点,他发现自己的影子一触及这金色火网,就有如遇到火的汽油一般,猛然燃烧。

    而且,影子大量损失,白玄风的圣识甚至心神也是激剧地损耗。

    “噗噗噗噗……”

    不到二十秒,白玄风直接喷出了四口心血。整个人的脸色更是苍白到了极点。

    “怎么会这样?”白玄风这会才真正地恐惧起来。

    此刻,他那高高在上的圣人姿态再无保存,有的只是骇然与恐惧!

    是的,就是恐惧!

    这会儿,他的圣心也是瞬间失守!

    趁他病,要他命!

    这可是在与圣人战斗,吕重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之前早就祭出的[剐龙刀]陡然在[大寂灭珠]的辅助下,冲入[大寂灭珠]形成的战斗空间之内。

    一道凶戾的漆光闪过,剐龙刀带着毁灭天地的无上凶气直接从白玄风的头顶劈了下来。

    “轰……”

    一道璀璨的青光闪过,却见白玄风的头顶上主动钻出了一个塔形极品先天至宝,于毫厘之间挡住了剐龙刀的雷霆一击。

    “砰——”

    此塔形先天至宝直接被轰飞,不但宝塔从十三层直接被削成了六层,同时其上金色已彻底黯淡下来。

    同时,剐龙刀挟着余威,猛然轰向白玄风的头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五六九章 天妃召见    不需要多做什么解释,青主一看就明白了,原来还有这奇异处。稍加施法揣摩,通晓了用法,手中发簪一抬,歇在上面的栩栩如生红艳蝴蝶立刻展翅而飞,轻灵绕飞在几人之间,惹得众人注目。

    青主伸出一根手指接了蝴蝶歇落,呵呵一笑,手指一弹,蝴蝶又惊的飞起,绕了一圈,又落回了嫩芽青翠的藤枝上。

    周围的人看的新奇不已,青主反复看了看手中的发簪,呵呵笑道:“好个灵巧精致的首饰,朕今天倒是头回见到这种东西,嗯!有意思,好看。”

    一听到他说好看,众妃子们立刻两眼冒光地盯着他手上的首饰。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青主目光刚落在战如意头上,夏侯承宇却顺势上前一步,笑吟吟微微低头道:“赏给臣妾如何?”

    她都当众开这口了,青主知道她不想在众妃子面前让别人抢风头,微笑着伸手,将发簪插在了她的发髻上。

    抬头挺胸的夏侯承宇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头顶的发簪,笑道:“陛下觉得臣妾戴着好看吗?”

    好听话又不损失什么,青主笑着点头道:“别有一番风情,好看。”

    夏侯承宇顿时满面生光,下意识左顾右盼众妃子一眼,半行蹲礼道:“谢陛下赏赐。”

    青主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对夏侯承宇和战如意笑道:“朕不懂这些东西,凑合着看看,天后和天妃自己挑吧。”转过了身去,背个手慢慢欣赏那些匣子里的首饰,不再轻易出手了,否则容易引得一帮女人争风吃醋,搞不好后宫又要莫名其妙死上几个。

    这一路看去,夏侯承宇可不手软,觉得好的或好看的,就直接取了。有仙娥过来帮忙拿着,足足挑了上百件,有些刚好是其他妃子看上的,引得一些人暗恨。

    战如意倒是事不过三。挑了三件就收手了。

    几人看完后,夏侯承宇笑吟吟朝其他妃子招手发话了,“东西不错,姐妹们都来看看吧。”

    得了她的话,立刻有一群女人快步步入其间。次序中能看出尊卑地位来,在后宫稍微得宠有点地位的,后面没人敢逾越,跟在后面挑剩下的就对了。

    现场莺莺燕燕一片欢声笑语,拿着首饰互相帮忙戴上品评好看不好看。

    云知秋这次带来的首饰虽然比这里人多,但有些妃子看了火大,等前面的人挑完了,自己再上去捡破烂吗?索性到一旁闲聊去了,懒得凑这热闹。

    可这样也不行,有人瞥了她们一眼。是嫌我们庸俗吗?你们这是在摆清高吗?

    譬如夏侯承宇就是其中之一,以眼色示意其他妃子将那些妃子给记下了,回头再让她们好看。

    青主刚回了亭子里坐下,夏侯承宇跟着坐在了一旁,笑道:“陛下,你看姐妹们多高兴,这些精巧的首饰也的确罕见,依臣妾看,不如就让寇天王义女的商铺停止销售,列为贡品专供天庭后宫如何?”

    青主沉吟道:“这不妥吧。人家打开门做买卖,这不是断人家的生意么。大家真想要的话,以后再让人家送过来就是。”

    夏侯承宇故意用力白了他一眼,“陛下怎么就不懂呢。若后宫姐妹们戴的东西外面也随处可见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岂不失了姐妹们的体面!”

    青主恍然大悟,明白了,这关系到女人的虚荣和面子,又有几分迟疑,“后宫才几个人。岂不是坏了人家的生意。”从某个角度来说,他还是挺在乎天下人对他的看法的。

    夏侯承宇:“价钱上做出补偿,提高价,不让人家吃亏就是了,陛下不会舍不得为姐妹们出这个钱吧?作为贡品后,以后还能当做诰命夫人的赏赐。”

    青主呵呵一笑,“这事你找上官去商量吧。”

    夏侯承宇,“那臣妾可就当陛下答应了。”

    青主指了指她,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算是答应了,在众妃子面前,给足了这位后宫之首的面子。

    一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战如意,他又笑问道:“爱妃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战如意的确有些走神,闻言回过神来,稍作沉默,道:“臣妾听说牛有德在御田受罚,臣妾想过去看看他。”心思一点都没做隐瞒,她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夏侯承宇一听就没好气,警告道:“天妃,这话你怎能说的出口?你现在是陛下的妃子,随意跑去和其他男人见面成何体统!”

    青主抬手阻拦了一下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好奇问战如意,“爱妃,去看他干什么?”

    战如意平静道:“他毕竟是臣妾曾经的上司,现在受罚,臣妾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夏侯承宇听出了别的意思,冷笑道:“天妃,本宫知道你们曾经有些过结,可你如今贵为天妃,以前的一些恩怨过去了就过去了,再斤斤计较不觉得有**份吗?”

    青主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沉吟道:“爱妃想去看看也没什么…”

    “陛下…”夏侯承宇立马要反对。

    青主又抬手阻止了,盯着战如意继续说道:“他毕竟要成为寇天王的女婿,寇天王的面子不能一点不给,你去看看也行,不要做的太过了,真要把人弄出什么事来,你外公怕是要第一个去登门赔礼道歉,朕到时也不好帮你说话,懂吗?”

    战如意其实就是想去看看苗毅,想解开心中的一些疑惑,她也不在乎别人会不会误会,所以有话直说,可听这一帝一后的意思,似乎觉得自己是要去找牛有德算账。

    她也懒得解释,微微欠身行礼,“臣妾告退!”

    青主挥了挥手,准了。

    夏侯承宇脸带余怒,目送战如意远去后,霍然扭头:“陛下,若以后人人像她这般行事,后宫的规矩何在?”

    青主指了指外面一群妃子,“若是整个后宫都能像天妃这样消停,那后宫就清净了,就不会再有什么是非了。”

    夏侯承宇:“臣妾还真没看出她哪消停了,后宫拉帮结伙最厉害的怕就是她了。”

    青主冷眼盯去,“承宇,朕在你眼中莫非是瞎子、是聋子?”

    知道他要发火了,夏侯承宇的气势立刻弱了下去,撇了撇嘴不敢再吭声了。

    贴身侍女银霜、白雪随行,还有几名负责保护的天宫侍卫,一行从天而降,落在了御田一角。

    田野中,各种粮蔬长势喜人,翠绿随风荡漾,专职侍弄这些的仙娥不时来回其间。这些种植的果蔬还真不是摆设,因为天帝带头的原因,这里种出来的东西还真是要送进天宫做食材的,不会浪费。

    “天妃娘娘!”数名仙娥战战兢兢行礼。

    好久没看到如此接地气的绿意生机,在宫墙琼楼玉宇中闷了多年未出的战如意居然有些看痴了,眼神有些迷茫,纤纤玉指伸出,轻轻抚摸,感受着绿叶在指尖滑过的触感。她现在有些理解了青主为什么会偶尔来这里耕种,以前在御园值守的时候还感到好笑,现在才明白,到了这里,才会发现自己还是个正常的人。

    指尖蜷缩回来,手掌又摊开在眼前,白皙,细嫩,光滑…反复看着,以前这只手是握着刀枪上阵和人战场厮杀的手,充满了激情和活力,如今最大的作用却是用来宽衣解带袒露出自己的身子供人寻欢。

    银霜指着眼前一大片绿地,告知:“娘娘,这十亩良田便是划分给我们东宫的,平常都是她们帮着打理。”指了指边上的几名仙娥。

    战如意回过神来,“赏!”

    白雪立刻摸出了几只储物戒分发给那几名仙娥,几人谢过后见无差遣,退下了。

    漫步青草间,睁开法眼环顾四周,看到了零星分布的天庭守卒,却未看到牛有德,偏头问道:“牛有德不是被罚在此站班吗?为何没看到?召他来见我。”

    她当然没看到,苗毅一见她来了,赶紧猫进了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中。可以说是怕这女人报复,也可以说是不愿见她,奈何人家点名要见他,想躲是躲不掉了。

    一名听命的红甲大将似乎知道苗毅站班的方位,闪身落在了一名御田守卒边上,问道:“牛有德呢?”

    那守卒东张西望了一下,也有些奇怪,“刚还见他站那边的,可能有事离开了吧。”

    红甲大将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牛有德,跑哪去了?

    他和牛有德喝过几次酒的,也算是称兄道弟的老熟人了。

    苗毅回:什么事?

    红甲大将:快来御田,天妃召见你。

    苗毅顿时紧张了:甘大哥,我一最低级的小兵,什么都不知道,天妃召见我干什么?我们伍长就在附近,有什么事找我们伍长吧。

    红甲大将:天妃点名要见你,我找你们伍长有屁用,赶紧滚出来,别磨蹭给自己找麻烦。

    他一偏头,看到苗毅从不远处的小树林中闪了出来,不由乐道:“你不会躲在林子里拉屎吧?”

    苗毅翻了个白眼,见边上有其他守卒,换成了传音问:“甘大哥,天妃找我什么事?”

    红甲大将回:“我怎么知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以前那点破事吗?五万对百万拼命的勇气哪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点到了你头上你也跑不掉,痛快点过去,寇天王的女婿,还能把你宰了不成?顶多是让你吃点苦头!你放心,待会儿下手的时候,大家心里有数,你记得叫的凄惨点,别让我们难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