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需要多做什么解释,青主一看就明白了,原来还有这奇异处。稍加施法揣摩,通晓了用法,手中发簪一抬,歇在上面的栩栩如生红艳蝴蝶立刻展翅而飞,轻灵绕飞在几人之间,惹得众人注目。

    青主伸出一根手指接了蝴蝶歇落,呵呵一笑,手指一弹,蝴蝶又惊的飞起,绕了一圈,又落回了嫩芽青翠的藤枝上。

    周围的人看的新奇不已,青主反复看了看手中的发簪,呵呵笑道:“好个灵巧精致的首饰,朕今天倒是头回见到这种东西,嗯!有意思,好看。”

    一听到他说好看,众妃子们立刻两眼冒光地盯着他手上的首饰。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青主目光刚落在战如意头上,夏侯承宇却顺势上前一步,笑吟吟微微低头道:“赏给臣妾如何?”

    她都当众开这口了,青主知道她不想在众妃子面前让别人抢风头,微笑着伸手,将发簪插在了她的发髻上。

    抬头挺胸的夏侯承宇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头顶的发簪,笑道:“陛下觉得臣妾戴着好看吗?”

    好听话又不损失什么,青主笑着点头道:“别有一番风情,好看。”

    夏侯承宇顿时满面生光,下意识左顾右盼众妃子一眼,半行蹲礼道:“谢陛下赏赐。”

    青主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对夏侯承宇和战如意笑道:“朕不懂这些东西,凑合着看看,天后和天妃自己挑吧。”转过了身去,背个手慢慢欣赏那些匣子里的首饰,不再轻易出手了,否则容易引得一帮女人争风吃醋,搞不好后宫又要莫名其妙死上几个。

    这一路看去,夏侯承宇可不手软,觉得好的或好看的,就直接取了。有仙娥过来帮忙拿着,足足挑了上百件,有些刚好是其他妃子看上的,引得一些人暗恨。

    战如意倒是事不过三。挑了三件就收手了。

    几人看完后,夏侯承宇笑吟吟朝其他妃子招手发话了,“东西不错,姐妹们都来看看吧。”

    得了她的话,立刻有一群女人快步步入其间。次序中能看出尊卑地位来,在后宫稍微得宠有点地位的,后面没人敢逾越,跟在后面挑剩下的就对了。

    现场莺莺燕燕一片欢声笑语,拿着首饰互相帮忙戴上品评好看不好看。

    云知秋这次带来的首饰虽然比这里人多,但有些妃子看了火大,等前面的人挑完了,自己再上去捡破烂吗?索性到一旁闲聊去了,懒得凑这热闹。

    可这样也不行,有人瞥了她们一眼。是嫌我们庸俗吗?你们这是在摆清高吗?

    譬如夏侯承宇就是其中之一,以眼色示意其他妃子将那些妃子给记下了,回头再让她们好看。

    青主刚回了亭子里坐下,夏侯承宇跟着坐在了一旁,笑道:“陛下,你看姐妹们多高兴,这些精巧的首饰也的确罕见,依臣妾看,不如就让寇天王义女的商铺停止销售,列为贡品专供天庭后宫如何?”

    青主沉吟道:“这不妥吧。人家打开门做买卖,这不是断人家的生意么。大家真想要的话,以后再让人家送过来就是。”

    夏侯承宇故意用力白了他一眼,“陛下怎么就不懂呢。若后宫姐妹们戴的东西外面也随处可见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岂不失了姐妹们的体面!”

    青主恍然大悟,明白了,这关系到女人的虚荣和面子,又有几分迟疑,“后宫才几个人。岂不是坏了人家的生意。”从某个角度来说,他还是挺在乎天下人对他的看法的。

    夏侯承宇:“价钱上做出补偿,提高价,不让人家吃亏就是了,陛下不会舍不得为姐妹们出这个钱吧?作为贡品后,以后还能当做诰命夫人的赏赐。”

    青主呵呵一笑,“这事你找上官去商量吧。”

    夏侯承宇,“那臣妾可就当陛下答应了。”

    青主指了指她,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算是答应了,在众妃子面前,给足了这位后宫之首的面子。

    一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战如意,他又笑问道:“爱妃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战如意的确有些走神,闻言回过神来,稍作沉默,道:“臣妾听说牛有德在御田受罚,臣妾想过去看看他。”心思一点都没做隐瞒,她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夏侯承宇一听就没好气,警告道:“天妃,这话你怎能说的出口?你现在是陛下的妃子,随意跑去和其他男人见面成何体统!”

    青主抬手阻拦了一下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好奇问战如意,“爱妃,去看他干什么?”

    战如意平静道:“他毕竟是臣妾曾经的上司,现在受罚,臣妾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夏侯承宇听出了别的意思,冷笑道:“天妃,本宫知道你们曾经有些过结,可你如今贵为天妃,以前的一些恩怨过去了就过去了,再斤斤计较不觉得有**份吗?”

    青主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沉吟道:“爱妃想去看看也没什么…”

    “陛下…”夏侯承宇立马要反对。

    青主又抬手阻止了,盯着战如意继续说道:“他毕竟要成为寇天王的女婿,寇天王的面子不能一点不给,你去看看也行,不要做的太过了,真要把人弄出什么事来,你外公怕是要第一个去登门赔礼道歉,朕到时也不好帮你说话,懂吗?”

    战如意其实就是想去看看苗毅,想解开心中的一些疑惑,她也不在乎别人会不会误会,所以有话直说,可听这一帝一后的意思,似乎觉得自己是要去找牛有德算账。

    她也懒得解释,微微欠身行礼,“臣妾告退!”

    青主挥了挥手,准了。

    夏侯承宇脸带余怒,目送战如意远去后,霍然扭头:“陛下,若以后人人像她这般行事,后宫的规矩何在?”

    青主指了指外面一群妃子,“若是整个后宫都能像天妃这样消停,那后宫就清净了,就不会再有什么是非了。”

    夏侯承宇:“臣妾还真没看出她哪消停了,后宫拉帮结伙最厉害的怕就是她了。”

    青主冷眼盯去,“承宇,朕在你眼中莫非是瞎子、是聋子?”

    知道他要发火了,夏侯承宇的气势立刻弱了下去,撇了撇嘴不敢再吭声了。

    贴身侍女银霜、白雪随行,还有几名负责保护的天宫侍卫,一行从天而降,落在了御田一角。

    田野中,各种粮蔬长势喜人,翠绿随风荡漾,专职侍弄这些的仙娥不时来回其间。这些种植的果蔬还真不是摆设,因为天帝带头的原因,这里种出来的东西还真是要送进天宫做食材的,不会浪费。

    “天妃娘娘!”数名仙娥战战兢兢行礼。

    好久没看到如此接地气的绿意生机,在宫墙琼楼玉宇中闷了多年未出的战如意居然有些看痴了,眼神有些迷茫,纤纤玉指伸出,轻轻抚摸,感受着绿叶在指尖滑过的触感。她现在有些理解了青主为什么会偶尔来这里耕种,以前在御园值守的时候还感到好笑,现在才明白,到了这里,才会发现自己还是个正常的人。

    指尖蜷缩回来,手掌又摊开在眼前,白皙,细嫩,光滑…反复看着,以前这只手是握着刀枪上阵和人战场厮杀的手,充满了激情和活力,如今最大的作用却是用来宽衣解带袒露出自己的身子供人寻欢。

    银霜指着眼前一大片绿地,告知:“娘娘,这十亩良田便是划分给我们东宫的,平常都是她们帮着打理。”指了指边上的几名仙娥。

    战如意回过神来,“赏!”

    白雪立刻摸出了几只储物戒分发给那几名仙娥,几人谢过后见无差遣,退下了。

    漫步青草间,睁开法眼环顾四周,看到了零星分布的天庭守卒,却未看到牛有德,偏头问道:“牛有德不是被罚在此站班吗?为何没看到?召他来见我。”

    她当然没看到,苗毅一见她来了,赶紧猫进了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中。可以说是怕这女人报复,也可以说是不愿见她,奈何人家点名要见他,想躲是躲不掉了。

    一名听命的红甲大将似乎知道苗毅站班的方位,闪身落在了一名御田守卒边上,问道:“牛有德呢?”

    那守卒东张西望了一下,也有些奇怪,“刚还见他站那边的,可能有事离开了吧。”

    红甲大将立刻摸出了星铃联系:牛有德,跑哪去了?

    他和牛有德喝过几次酒的,也算是称兄道弟的老熟人了。

    苗毅回:什么事?

    红甲大将:快来御田,天妃召见你。

    苗毅顿时紧张了:甘大哥,我一最低级的小兵,什么都不知道,天妃召见我干什么?我们伍长就在附近,有什么事找我们伍长吧。

    红甲大将:天妃点名要见你,我找你们伍长有屁用,赶紧滚出来,别磨蹭给自己找麻烦。

    他一偏头,看到苗毅从不远处的小树林中闪了出来,不由乐道:“你不会躲在林子里拉屎吧?”

    苗毅翻了个白眼,见边上有其他守卒,换成了传音问:“甘大哥,天妃找我什么事?”

    红甲大将回:“我怎么知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以前那点破事吗?五万对百万拼命的勇气哪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点到了你头上你也跑不掉,痛快点过去,寇天王的女婿,还能把你宰了不成?顶多是让你吃点苦头!你放心,待会儿下手的时候,大家心里有数,你记得叫的凄惨点,别让我们难做。”(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赔偿方式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他的话,我信!

    赵长枪的话说的有些严厉,说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神在肖品祥和黄云光身上扫来扫去。[hua ]赵长枪早已经不是官场的新兵蛋子,他能猜到肖品祥和黄云光的心思。

    这件事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首先要追究的就是周家辉,因为选购种子的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其次就找到赵长枪了!因为绿色新农业就是他一手负责的。

    现在周家辉已经坐牢,当然不能将他拎出来追究他的责任,那么就只能由赵长枪来承担责任!

    本来应该由赵长枪承担的责任,肖品祥和黄云光却主动压了下来,目的就很明显了,他们在讨好赵长枪。只不过他们也是在玩火,如果事情压不住,最后火山爆发了,就得把他们两个烧死。

    肖品祥和黄云光感受着赵长枪刀子般的目光,心中不禁一阵忐忑,连忙低下了脑袋,没有焦点的看着地面。

    赵长枪看到两人的样子,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这两人没有上报此事,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他们也确实是想将问题在他们这一级便解决了。虽然方法不对,且有私心,但是的确情有可原。

    “记住!任何事情,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老百姓有了损失,我们就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要赔偿他们!绝不能让百姓来为我们的失误买单!即便我们没有钱一下子赔偿他们所有的损失,也要一点点的赔偿他们。是债就总是要还的!”赵长枪深沉的说道。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着赵长枪的话,不禁有些汗颜,他们知道这些种子出了问题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安抚老百姓的情绪,如何将事情压下去。而赵长枪想的却是如何千方百计的赔偿老百姓的损失,这就是差距啊!

    什么叫做时刻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这才是时刻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啊!

    “唉!”赵长枪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忽然变得非常的沉重,他的一句话,一个决定,可能就决定着全县近百万人的生活水平是上升还是下降!许多人一踏入官场,便削尖了脑袋,时刻准备着向上爬,不时的抱怨每次提拔都没有自己,可是他们有没有扪心自问过:“我真的承担起我的责任了吗?”

    “既然已经绝产了,留着那些玉米杆也没用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用联合收割机都收了吧。费用由县里来出。老百姓没有收成,就是雇联合收割机的钱也不舍得出啊!我来的时候,看到一对大爷大妈在田里自己砍玉米秆呢。这得砍到什么时候?不能耽误了后面的过冬小麦播种啊!”

    一声叹息之后,赵长枪又说道。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完赵长枪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黄云光马上说道:“赵县长,雇佣联合收割机的钱还是由镇里来支付吧。这点钱我们还是能拿的出来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心中也不好过啊。每当面对那些老乡焦灼而绝望的眼神时,我的心里就憋的慌,你说我们想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

    “好吧,那就暂时由你们镇上来支付,以后县财政会偿还你们这笔钱。走吧,我们到田间地头看看。”赵长枪说着话走出了肖品祥的办公室。

    这一天,赵长枪在南宫镇跑了整整一上午,跑遍了南宫镇的每一个村子。下午的时候,在南宫镇大会议室,他亲自主持召开了全镇村支书村主任会议,将他和肖品祥黄云光商量出来的办法告诉了各位村干部,让他们回去后一定细心的安抚群众的情绪。

    “大家回去后,一定要认真统计每一家每一户今年到底种了多少新品种的玉米,如果按往年的收成算,大家应该能卖多少钱。我们就按这个标准赔偿大家,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统计,绝不能弄虚作假!”

    在大会上,赵长枪郑重的向大家说道。

    赵长枪此话一出口,下面的众人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开始议论纷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怀疑之色。

    别说下面这些支书村长们,就连肖品祥和黄云光的眼神中都满是不相信。

    虽然赵长枪一直在说要赔偿老百姓的损失,但是他们本来以为县政府也就是赔偿他们一些种子钱,化肥钱,和人工钱就不得了了,没想到赵长枪要按照往年收入对老百姓进行赔偿。

    如果按照赵长枪的这种方式赔偿,老百姓和往年相比将不会有任何的经济的损失!

    可是这种赔偿方式需要的资金太多了!南宫镇总共有一点五万多户,往年每家每户的玉米大概能卖三万元左右,就算按照三万算,这就是四点五个亿啊!

    平川县每年的财政总收入才多少?也就十个亿吧?而现在平川县各种项目纷纷上马,正是投入的时候,这点钱够干什么的?

    “赵县长,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们可就按你的意思给乡亲们传达了。”有人在下面喊道。

    县长讲话,村支书敢质疑,也就在平川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长枪看了看说话之人,是一个黑脸膛的中年汉子,一脸憨厚,正是鲍家庄的村支书鲍永年。他不禁在心中笑了一下,会议室这么多人,估计也就鲍永年敢用这种方式问自己。

    当初,赵长枪刚来的时候,曾经和宗伟阳闹过矛盾,两个人因为新农村建设的理念不同,曾经一起去过鲍家庄村,后来赵长枪因为经济调研,又去过鲍家庄几次,所以他和鲍家庄的村支书鲍永年非常的熟悉。这也是鲍永年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疑赵长枪的话的原因。

    “当然是真的!并且我说的还是保底赔偿。如果有可能,县政府会按照绿色玉米的价格来赔偿老百姓的损失!”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下面的村长书记们顿时又炸了锅,绿色新农业产出的玉米价格可是传统玉米的三倍!赵长枪这样说,县政府可是就要至少拿出十几个亿来赔偿南宫镇的乡亲们!这也太玄了吧?

    众人虽然都有些不太相信赵长枪的话,但是这次却没有人再质疑赵长枪的话了。

    “赵县长,玉米大豆,有了赔偿方式了,我们的植物工厂怎么赔偿?由于菜种子有问题,植物工厂可是也损失惨重啊。”鲍永年又说道。

    “计算出产量,按市场价赔偿!但是,鲍永年同志,你必须得给我把统计弄准了,如果被我查出,有人想钻政府的空子,想着中饱私囊,可别怪我赵长枪不讲客气!”赵长枪大声说道。

    “赵县长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绝对严格按照您的意思办事,绝对不会多要政府一分钱!”鲍永年马上说道。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这些钱县政府不可能一次性给乡亲们。县政府会先拿出一个亿赔偿乡亲们,剩下的在春节前一次性还清!”赵长枪又大声补充道。

    台下掌声一片,这些村长书记们听着赵长枪的话,高兴坏了,这些日子村里的老百姓每天都去他们家中要说法,他们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甚至有的二杆子村民公开扬言,如果村里不给他们赔偿,他们就让村支书村长好看!

    这些村长书记们也冤啊,当初向下发种子的时候,他们不过组织了一下村民,维持了一下秩序而已,种子也不是他们卖给村民的,现在出了问题,凭什么找他们?

    不过村民不和他们讲道理,他们的理论很简单,你是村支书,你是村长,我们是你的村民,出了事情就该找你们!

    这段日子,这些村长书记们被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好了,他们终于可以回去给广大乡亲们一个交代了。

    把该说的事情说完后,赵长枪没有再废话,直接宣布散会。那些村长书记们全都嘻嘻哈哈的离开了。

    然而肖品祥和黄云光却没有笑,他们也没有离开会议室,等到所有村长书记们都离开后,肖品祥才试探着问道:“赵县长,县里真有钱能赔偿老百姓的经济损失?”

    “没有!”赵长枪利索的说道。县财政每年就那么点收入,上面播下来的扶持款还不够投入的,哪里还有钱来赔偿这些老百姓?

    “啊?没有?”肖品祥好像被蝎子蛰了一样嚷了一嗓子,然后和黄云光对视了一眼,两张脸都变成了苦瓜色。

    “赵县长,如果到时候县里拨不下来这笔钱,这些村长书记们跑到镇里来和我们要钱,我们怎么办?”肖品祥壮了壮胆说道。

    赵长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紧紧的攥起拳头说道:“这笔钱不应该由县政府来陪!应该由卖给我们种子的人来陪!哼哼,我不管当初卖给我们种子的人是谁,也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们最好是无心,如果是无心的话,他们只要赔偿我们就好,如果是有意,就不要怪我赵长枪翻脸不认人,对他们不客气了!”

    肖品祥和黄云光看着此时此刻的赵长枪,心中竟然一阵阵悸动!他们竟然从赵长枪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杀气!

    不错,是杀气!这样的赵长枪让他们感到陌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