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他的话,我信!

    赵长枪的话说的有些严厉,说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神在肖品祥和黄云光身上扫来扫去。[hua ]赵长枪早已经不是官场的新兵蛋子,他能猜到肖品祥和黄云光的心思。

    这件事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首先要追究的就是周家辉,因为选购种子的事情是他一手操办的,其次就找到赵长枪了!因为绿色新农业就是他一手负责的。

    现在周家辉已经坐牢,当然不能将他拎出来追究他的责任,那么就只能由赵长枪来承担责任!

    本来应该由赵长枪承担的责任,肖品祥和黄云光却主动压了下来,目的就很明显了,他们在讨好赵长枪。只不过他们也是在玩火,如果事情压不住,最后火山爆发了,就得把他们两个烧死。

    肖品祥和黄云光感受着赵长枪刀子般的目光,心中不禁一阵忐忑,连忙低下了脑袋,没有焦点的看着地面。

    赵长枪看到两人的样子,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这两人没有上报此事,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他们也确实是想将问题在他们这一级便解决了。虽然方法不对,且有私心,但是的确情有可原。

    “记住!任何事情,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老百姓有了损失,我们就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要赔偿他们!绝不能让百姓来为我们的失误买单!即便我们没有钱一下子赔偿他们所有的损失,也要一点点的赔偿他们。是债就总是要还的!”赵长枪深沉的说道。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着赵长枪的话,不禁有些汗颜,他们知道这些种子出了问题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安抚老百姓的情绪,如何将事情压下去。而赵长枪想的却是如何千方百计的赔偿老百姓的损失,这就是差距啊!

    什么叫做时刻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这才是时刻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啊!

    “唉!”赵长枪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忽然变得非常的沉重,他的一句话,一个决定,可能就决定着全县近百万人的生活水平是上升还是下降!许多人一踏入官场,便削尖了脑袋,时刻准备着向上爬,不时的抱怨每次提拔都没有自己,可是他们有没有扪心自问过:“我真的承担起我的责任了吗?”

    “既然已经绝产了,留着那些玉米杆也没用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119;&119;&119;&46;&109;&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用联合收割机都收了吧。费用由县里来出。老百姓没有收成,就是雇联合收割机的钱也不舍得出啊!我来的时候,看到一对大爷大妈在田里自己砍玉米秆呢。这得砍到什么时候?不能耽误了后面的过冬小麦播种啊!”

    一声叹息之后,赵长枪又说道。

    肖品祥和黄云光听完赵长枪的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黄云光马上说道:“赵县长,雇佣联合收割机的钱还是由镇里来支付吧。这点钱我们还是能拿的出来的。出了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心中也不好过啊。每当面对那些老乡焦灼而绝望的眼神时,我的心里就憋的慌,你说我们想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

    “好吧,那就暂时由你们镇上来支付,以后县财政会偿还你们这笔钱。走吧,我们到田间地头看看。”赵长枪说着话走出了肖品祥的办公室。

    这一天,赵长枪在南宫镇跑了整整一上午,跑遍了南宫镇的每一个村子。下午的时候,在南宫镇大会议室,他亲自主持召开了全镇村支书村主任会议,将他和肖品祥黄云光商量出来的办法告诉了各位村干部,让他们回去后一定细心的安抚群众的情绪。

    “大家回去后,一定要认真统计每一家每一户今年到底种了多少新品种的玉米,如果按往年的收成算,大家应该能卖多少钱。我们就按这个标准赔偿大家,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统计,绝不能弄虚作假!”

    在大会上,赵长枪郑重的向大家说道。

    赵长枪此话一出口,下面的众人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开始议论纷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怀疑之色。

    别说下面这些支书村长们,就连肖品祥和黄云光的眼神中都满是不相信。

    虽然赵长枪一直在说要赔偿老百姓的损失,但是他们本来以为县政府也就是赔偿他们一些种子钱,化肥钱,和人工钱就不得了了,没想到赵长枪要按照往年收入对老百姓进行赔偿。

    如果按照赵长枪的这种方式赔偿,老百姓和往年相比将不会有任何的经济的损失!

    可是这种赔偿方式需要的资金太多了!南宫镇总共有一点五万多户,往年每家每户的玉米大概能卖三万元左右,就算按照三万算,这就是四点五个亿啊!

    平川县每年的财政总收入才多少?也就十个亿吧?而现在平川县各种项目纷纷上马,正是投入的时候,这点钱够干什么的?

    “赵县长,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们可就按你的意思给乡亲们传达了。”有人在下面喊道。

    县长讲话,村支书敢质疑,也就在平川县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赵长枪看了看说话之人,是一个黑脸膛的中年汉子,一脸憨厚,正是鲍家庄的村支书鲍永年。他不禁在心中笑了一下,会议室这么多人,估计也就鲍永年敢用这种方式问自己。

    当初,赵长枪刚来的时候,曾经和宗伟阳闹过矛盾,两个人因为新农村建设的理念不同,曾经一起去过鲍家庄村,后来赵长枪因为经济调研,又去过鲍家庄几次,所以他和鲍家庄的村支书鲍永年非常的熟悉。这也是鲍永年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疑赵长枪的话的原因。

    “当然是真的!并且我说的还是保底赔偿。如果有可能,县政府会按照绿色玉米的价格来赔偿老百姓的损失!”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下面的村长书记们顿时又炸了锅,绿色新农业产出的玉米价格可是传统玉米的三倍!赵长枪这样说,县政府可是就要至少拿出十几个亿来赔偿南宫镇的乡亲们!这也太玄了吧?

    众人虽然都有些不太相信赵长枪的话,但是这次却没有人再质疑赵长枪的话了。

    “赵县长,玉米大豆,有了赔偿方式了,我们的植物工厂怎么赔偿?由于菜种子有问题,植物工厂可是也损失惨重啊。”鲍永年又说道。

    “计算出产量,按市场价赔偿!但是,鲍永年同志,你必须得给我把统计弄准了,如果被我查出,有人想钻政府的空子,想着中饱私囊,可别怪我赵长枪不讲客气!”赵长枪大声说道。

    “赵县长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绝对严格按照您的意思办事,绝对不会多要政府一分钱!”鲍永年马上说道。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这些钱县政府不可能一次性给乡亲们。县政府会先拿出一个亿赔偿乡亲们,剩下的在春节前一次性还清!”赵长枪又大声补充道。

    台下掌声一片,这些村长书记们听着赵长枪的话,高兴坏了,这些日子村里的老百姓每天都去他们家中要说法,他们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甚至有的二杆子村民公开扬言,如果村里不给他们赔偿,他们就让村支书村长好看!

    这些村长书记们也冤啊,当初向下发种子的时候,他们不过组织了一下村民,维持了一下秩序而已,种子也不是他们卖给村民的,现在出了问题,凭什么找他们?

    不过村民不和他们讲道理,他们的理论很简单,你是村支书,你是村长,我们是你的村民,出了事情就该找你们!

    这段日子,这些村长书记们被弄得焦头烂额,现在好了,他们终于可以回去给广大乡亲们一个交代了。

    把该说的事情说完后,赵长枪没有再废话,直接宣布散会。那些村长书记们全都嘻嘻哈哈的离开了。

    然而肖品祥和黄云光却没有笑,他们也没有离开会议室,等到所有村长书记们都离开后,肖品祥才试探着问道:“赵县长,县里真有钱能赔偿老百姓的经济损失?”

    “没有!”赵长枪利索的说道。县财政每年就那么点收入,上面播下来的扶持款还不够投入的,哪里还有钱来赔偿这些老百姓?

    “啊?没有?”肖品祥好像被蝎子蛰了一样嚷了一嗓子,然后和黄云光对视了一眼,两张脸都变成了苦瓜色。

    “赵县长,如果到时候县里拨不下来这笔钱,这些村长书记们跑到镇里来和我们要钱,我们怎么办?”肖品祥壮了壮胆说道。

    赵长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紧紧的攥起拳头说道:“这笔钱不应该由县政府来陪!应该由卖给我们种子的人来陪!哼哼,我不管当初卖给我们种子的人是谁,也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他们最好是无心,如果是无心的话,他们只要赔偿我们就好,如果是有意,就不要怪我赵长枪翻脸不认人,对他们不客气了!”

    肖品祥和黄云光看着此时此刻的赵长枪,心中竟然一阵阵悸动!他们竟然从赵长枪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丝杀气!

    不错,是杀气!这样的赵长枪让他们感到陌生!<

第一五六八章 佳丽如云    天庭朝会之后,寇凌虚没有离开,而是求见了青主,陪着青主在夕景园内溜弯。

    君臣和睦,东拉西扯一番,寇凌虚终于提到了来意,“臣有一义女…”

    青主眉头一动,早就在等他开这个口,没想到这老家伙还真沉的住气,拖到了今天才开口,呵呵一笑打断道:“天王是为牛有德来的吧?”

    “陛下英明!”寇凌虚恭维一声,又叹气道:“也实在是没办法,我那女儿的清白已经毁在了牛有德的手上,也只能是将错就错了,否则这辈子就毁了,臣厚颜向陛下请调牛有德到北军,也好择日给他们完婚。”

    青主乐呵呵道:“天王的心意朕理解,只是哪有犯了错不罚的道理,这百年惩处期未满就把人给放了,实在是说不过去,不能徇私啊,天王在这件事情上当以身作则才是。这样吧,既然天王开口了,此等美事朕也当成全,你在御园不是有别院吗?婚事就放那边办了吧。至于牛有德调动的事,百年惩处期满后,朕会放他离开近卫军的。”

    寇凌虚犹豫了一下,察觉到了青主不想痛快放人,可还是拱手谢道:“谢陛下成全!”

    青主忽又偏头道:“对了!听说你那个义女售卖的首饰还不错,后宫的这群女人就好这东西,上次人已经带到了御园,却被天王给领走了,天王看看什么时候方便,让你那义女带上东西到御园,好让后宫这群女人看个新鲜。”

    寇凌虚:“既然是娘娘们喜欢,臣回去立马安排。”

    “嗯!”青主点了点头。

    他都亲自开这口了,寇凌虚回去后自然是立马就进行了安排,次日就派了唐鹤年和两个女儿一起陪同云知秋到了御园中的别院。

    人刚到别院门口。云知秋停步转身看了看门外四周的群山,向唐鹤年请教道:“唐叔,不知御田在哪个位置?”

    陪同的寇倩和寇玉相视一笑。两人是寇凌虚六个儿女中的老五和老六,寇凌虚先有三个儿子。后有三个女儿,出生顺序顺的很,老四寇英没来。实际上云知秋的年纪比寇家三个女儿的年纪都大,但是为瞒身份,老七就老七吧。

    寇倩莞尔调侃道:“七妹这是思郎心切魂不守舍,回头我倒是要看看那牛有德究竟长什么样,能把老七给迷成这样。”

    寇玉掩嘴噗噗笑。

    唐鹤年知道云知秋的心思,如今牛有德受惩处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她也知道了,怕是想去看看牛有德,轻声劝慰道:“七小姐放心,他在这边没事,嫁娶前你们私下相会不太好听,暂且忍耐,等不了多久就能光明正大相见的。”

    天宫那边刚有动静,黑龙司这边已经接到了迎接的消息,修炼中的苗毅也赶紧跑了出来,跑到了御田一角。身穿银甲手持银枪往那笔直一站。

    没多久,苗毅便看到龙凤宝辇在天际翱翔,成群结队的后宫佳丽如云。天将护卫,仙娥陪衬,飘向了天帝离宫所在的方位。苗毅心中琢磨着,不知道荒古死地的和这边的龙凤二族有没有联系。

    离宫,禁卫森严,龙啸凤鸣。

    龙辇上,青主和天后夏侯承宇双双走下,并肩朝巍峨离宫走去。战如意从凤辇下来,跟在了帝后的身后。上万后宫妃子尽出。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佳丽,皆光彩照人。随行在战如意的身后。

    一时间,这座浩大离宫几乎被世间绝色美人给充斥。值守守卫可谓饱览美色,皆心中感叹,见过此情此景再见世间佳丽怕都成了庸脂俗粉。

    寇天王别院内的云知秋很快接到了召见,赶到了离宫,唐鹤年被拦在了离宫外,寇倩和寇玉陪了云知秋进宫。

    繁华奇景的御花园中,无数佳人皆是人比花娇,三三两两成群窃窃私语,长廊主亭内的宝座上,青主和夏侯承宇并排而坐,战如意安静站立一旁,其余妃子都站在了主亭之外。

    寇倩和寇玉,宫中的妃子基本上都是见过的,那么另一个女人的身份不用猜了,一时间无数佳丽的目光都盯在了云知秋的身上,许多人的目光中透着好奇或羡慕。

    对这群妃子来说,这云知秋不知羡煞天下多少女子!

    天下能知道她们这群妃子名字的人怕是不多,她们只是后宫的美丽摆设而已,但那个牛有德冲冠一怒为红颜,却是令这个云知秋名扬天下,必然会成为天下的传奇佳话,若能有一个男人这样为自己,那真是不枉在这世间做一回女人了。

    一开始大家想象中还以为这云知秋长的有多么惊天动地,这也是后宫倾巢而出跑来一看的原因,看到云知秋的相貌以后,发现云知秋长的也不过如此,穿着也笼统土气的很,可就是这么个长相的女人,竟然值得牛有德以五万人马血战百万精锐大军,牛有德竟为这么个女人不惜前途杀了几十万人!

    一时间,绝大多数后宫佳丽都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不少人心中甚至有些嫉妒,觉得云知秋的姿色远不如她们,却能成为寇天王的义女,简直是太没有天理了!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其实谁都知道,寇天王能收云知秋为义女是看中了牛有德,想招揽牛有德而已。

    不少人甚至有‘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的类似幽怨,觉得若自己不是进了后宫,又和牛有德相识的话,怕是没这云知秋什么事了,只能叹这云知秋真是命好。

    夏侯承宇开始是不苟言笑的,也怀疑云知秋是不是那种美得惊天动地的美人,否则何以一域都统不惜强娶,牛有德何以又为之杀得血流成河。她知道自己长的不漂亮,偏偏又在这样的位置上,心里下意识排斥长的太过漂亮的女人,加之天帝又为了这个女人御驾亲出一见,她心里就更加反感了。

    可见到云知秋后,夏侯承宇愣了一下,她在后宫看惯了绝色佳丽,与那些比起来云知秋的姿色实在不算什么。左右看了看那群妃子的神态反应,再看云知秋,脸上不禁浮现几分淡淡笑意,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谁说女人非得有绝色之姿才能让人羡慕,女人不能看外在要看内在!

    就因为云知秋的长相,夏侯承宇竟然对云知秋有了几分好感。

    青主亦眯眼打量着云知秋,见到云知秋的姿色后多少也有些诧异,那猴崽子就为这么个女人瞎胡闹?

    不过多看上几眼又发现了云知秋与众不同之处,神态从容淡定,在这种场合竟然不见丝毫慌乱和紧张,气质中有雍容、有高贵、有端庄、有妩媚、有狂野融合出的风情,确实有一种不同与常人的韵味。

    战如意也是盯着云知秋细细打量,若不是想看看这云知秋,她根本不会随众出来凑这个热闹,看到了本人后心中也诧异,这就是那个令牛有德不惜一切的女人?

    若云知秋真的是艳压四方,她还能坦然点,此时心里涌出一股说不清的复杂情愫。

    “寇倩、寇玉、云知秋,拜见陛下,拜见娘娘。”

    姐妹三人在亭外并排行礼。

    青主微笑道:“倩儿、玉儿,这就是你们的新姐妹?”

    寇倩:“回陛下,是的。”

    青主偏头看向了夏侯承宇,一群女人聚集的时候,是天后的主场。

    这么多人,也没什么好废话的,夏侯承宇亦微笑道:“听说云姑娘经营的首饰很是精巧,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是!”云知秋立刻取出一只只事先准备好的精美匣子,寇倩和寇玉在旁帮忙。

    夏侯承宇偏头示意了一下,两旁立刻涌出一群仙娥,在园子里摆上了成排的长案,帮三姐妹将一只只精美匣子打开,整齐罗列出了阶梯摆放在匣子里的首饰,之后众仙娥又快速退场,三姐妹也站在了亭子一侧。

    那些精美首饰一亮相,立刻惹得周围一双双美目发亮。

    “陛下!”夏侯承宇笑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看看。”青主笑着站了起来,不忘朝战如意招了下手,“天妃,一起看看,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夏侯承宇立马冷冷瞥了眼战如意,眼中的厌恶无法掩饰,跟在了青主身后。战如意默默跟在了两人的后面。

    一排排长案间,只有他们三个游走其间欣赏,周围围着一群妃子对匣子里的首饰指指点点,暂时都没有介入,都知道要等天后和天妃挑选完之后才能轮得到她们,万一拿走了天后和天妃喜欢的那是自找没趣。

    没办法,她们只能是挑剩下的,而她们之中有的人更是只能挑剩下中剩下的,一帮圈养的女人平时在后宫也没事干,除了斗来斗去让自己显得比其他人高高在上点还能干什么?

    青主停步,从跟前匣子里取出了一支蝴蝶发簪,嫩芽青翠的藤枝上歇着一只红艳且栩栩如生的蝴蝶,两种颜色的搭配很显眼,特色是相当逼真,不拿到手中还以为是真的,摸了摸确认只是首饰,他不禁回头问了声,“首饰做成这样是何用意?”

    寇倩和寇玉赶紧拉了下云知秋的袖子,三人快步走到了青主跟前,云知秋随手从旁拿了只相仿颜色却不同的发簪,稍作施法催动,立见枝条上的蝴蝶活了过来,展翅绕飞一圈,又落回了枝条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