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

    恐怖的龙卷风,远远看去仿佛一条接天连地的超级巨龙,气势惊天动地。∈↗

    恐怖的吸噬力与移动速度,让整个[都天圣星]的所有修行者都一脸骇然与绝望!

    这种巨大的吸噬力,一旦超越了极限,就是真正的毁灭之力、灭世之力!

    恐惧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

    “不……”

    “不要……”

    ……

    无数人在尖叫,开始准备逃离[都天圣星],闪躲这至强的毁灭飓风。

    可是,绝大部分的仙魔都绝望了。

    刹那之间,这些仙魔惊恐地发现,自己被这股庞大的难以想象的吸噬力给拉住,一个个身不由己的向着绝世飓风移动而去。

    “不……,白……白圣,饶命……”

    “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中,无数玄仙、大罗金仙、仙皇、仙帝被卷入超级飓风形成的龙卷之中,瞬息之间便被龙卷风之内那无穷无尽的超级风刃给剐成粉碎。

    刹那间,这个超巨型的龙卷之中出现了一片小小的血色区域。

    “圣人……这就是圣人么?”吕重微微嘀咕,也被彻底激怒,一脸冰寒。

    圣人之下,终为蝼蚁?

    为了杀死自己,这白玄风居然不惜毁灭这么多人!

    这样的人,没有圣人的胸怀,怎么会成为圣人?

    一时间,吕重陡然有一种恨天不公的悲愤。

    “啊,大……大家快跑……”

    都天圣星之上。也有不少强者传音提醒。

    所有人都开始不要命地飞离、挪移出星球。向外天空逃逸。

    “轰隆隆……”

    巨大的龙卷风疾速怒转!

    整个都天圣星上空的空间能量都似乎被在瞬间加强了亿万亿倍的阻力。

    在这种超卓的阻力之力。所有人的速度都被拉了下来。

    甚至有些实力低下的金仙、玄仙更是全身无法动弹,更别说逃跑了。至少大罗金仙也是寸步难行。

    更有一个个飞速动身逃走的仙皇,也被这超卓的飓风那恐怖的吸力,硬生生从远处给拉了回来,没有任何抵抗的,纷纷绞入其内的风刃组成的超级漩涡。

    “噗噗噗……”

    一连串沉闷的爆响声中,所有没入这超级飓风的仙魔佛妖、召唤师、凶兽无一幸免,全部被数量惊人的风刃给千刀万剐。化为一片片碎肉、残骸。

    这样一来,整个超级飓风之内,渐渐变成了淡红色,几乎形成了一条超级旋转的血龙立于天地之间。

    一件件装备、武器仿佛下雨一样从天空坠落,于空中形成了一片奇观。

    吕重的瞳孔再次剧烈的收缩起来,圣人不愧是圣人!

    在外界,没有束缚的情况之下,他们太可怕了!

    吕重可是有屠杀过圣人的壮举,但是,几乎所有被吕重灭杀的圣人、圣尊都是在[大寂灭珠]、[鸿蒙龙墓]等空间之内被灭的。

    这可不是吕重本身就拥有灭圣的实力!

    在[大寂灭珠]、[鸿蒙龙珠]等空间道器之中。这些圣人、圣尊几乎要承受一个道器空间的绝大部分的压制力,逃无可逃之下。才被吕重借九玄寒龙冰棺这样的攻击性道器灭掉!

    可以说,这一次是吕重第一次在外界与圣人对战。

    经过这次战斗,他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实力的确要差圣人太多!

    “混蛋,这白玄风也太不把人命看成一回事了……”

    吕重越看越怒,可是在外界与这白玄风对战,他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轰隆隆……”

    越来越多的建筑被这已经泛着血光的超级龙卷给摧毁。

    整片天地都在这超级飓风血龙的肆虐之下。

    大地在颤动,山岳在崩溃。

    森林在瞬间被摧毁!

    一时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

    整个都天圣星在瞬间黯淡下来,天地之间只见到一条接连天地的血色巨龙席卷苍宇。

    天地之下,所有仙魔佛妖都变得无比的渺小,只剩下这条横贯天地的巨大超级血色巨龙!

    无穷的风刃在旋转,如一片片锋利无双的超级先天至宝,恣意地破坏[都天圣星]上的一切。

    整个都天圣星的空间都似乎被锁定,无数无法逃离都天圣星的强者,正源源不断地被倒吸进入这超级血色龙卷血之中绞成粉碎。

    这让这恐怖的龙卷风之中的血色在进一步加深。

    整个[都天圣星]都像是来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仙帝、魔帝、知帝级境界的强者肉身都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同时,他们的法宝、武器也更强大,因此,只要不是在近距离被龙卷风的吸噬力拖住,他们爆散出来的速度虽慢,却也足以让他们勉强逃过一劫。

    但是逃过一劫之后,这些帝级强者对于白玄风的这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的行为是愤怒到了极点。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对白玄风满是怨恨!

    不过,白玄风才不在乎这些“蝼蚁”的想法与愤怒。

    在他看来,不是圣人,不值得他留情!

    随着死去的生灵越来越多,生灵的等级越来越高,这些强者爆散开来的金色血液也汇入这条超级龙卷风之中,使得那龙卷风开始往暗金色转变。

    到最后,那接连天地的超级龙卷风,直接变成了一条暗金色的龙卷,散发出一股服恐怖而凶戾的血腥气息。

    更有无穷的怨魂、凶煞之气随之产生。不甘地随着这暗金色的龙卷风冲动着[都天圣星]。

    无数残肢断骸在这巨大龙卷风之中进一步被绞碎。

    这……这……这是只存在于地狱修罗之中的凶残场景吧?

    凄厉的超级龙卷,出到到现在也就不到五分钟,但是,却有上百亿的生灵活生生地被它肢解,其中至少还有近亿的仙魔被吞噬、绞成粉碎!

    恐怖!

    这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吕重彻底被激怒!

    这场大战可是因他而起的,势必让他招惹无穷的因果业力!

    如果不是因为有[混沌十二品青莲]全力镇压自己的气运,吕重明白自己绝对会被这无边的业力给弄得直接走火入魔甚至是陨落。

    “该死,白玄风你彻底地触及了我的底线了!”吕重怒骂一声,心念一动,[大寂灭珠]、剐龙刀同时出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73117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他的话,我信!    赵长枪不淡定了

    比他更加不淡定的是秘书洪光武,这家伙的脸都绿了如果老太太的话一旦成为现实,平川县不但会扬名整个华国,恐怕会扬名整个世界

    洪光武刚想劝说安慰一下老太太,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千万不要这么干,却听到老大爷忽然冲老伴说道:“死老婆子,你胡说什么琼楼镇那些养殖户都是糊涂虫,难道我们也是糊涂虫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赵县长愿意的我虽然没见过赵县长,但是我相信赵县长的为人,当初那些黑心打井队想糊弄我们,是谁处罚了他们还不是赵县长就单单我们田间地头的这些深水井,就比我们的庄稼值钱。 我们的庄家绝产了,也不过是一年,咬咬牙也就过去了,还能饿死人不成但是这些水井却能保我们一辈子种出好庄稼如果谁因为今年的粮食绝产,就去闹政府,闹赵县长,谁的良心就都让狗吃了”

    老太太看到老伴说话有点重,擦了擦眼泪,嘟囔了一句:“你这个死老头子,我也就是说说,又没真去围堵县政府,你发什么羊角风”

    赵长枪听着老大爷的话,眼角不禁也有些湿润。他真的很庆幸南宫镇有这些明事理的百姓,如果没有这些人,恐怕南宫镇早就乱了套了

    平心而论,其实南宫镇的这些老农民自从立秋之后,就知道他们今年要绝产了都是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庄稼长成个什么样,最后能有个什么收成,他们心能估摸的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玉米虽然玉米杆长得很喜人,也结了玉米棒子,但是玉米棒子上没有玉米粒

    这是致命的

    但是这些农民却没有像琼楼镇的养殖户一样去围堵县政府,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也是最大的原因,这些农民的经济损失不如那些养殖户大。琼楼镇的养殖户,凡是承包养殖场的,每家的投入都不下十万多的有投入二十多万的,可谓倾家荡产搏一回所以当他们发现他们的兔子出了毛病之后,情绪非常的不稳定,最终被人利用,干出了围堵县委县政府,殴打县长赵长枪的事情。

    而南宫镇农民经济损失便小一点,他们往年的玉米收入大概在三万元左右,这三万多块钱里面,包括种子钱,化肥钱,人工钱等等。由于绿色新农业拒绝农药,所以农药这一项就省了。今年就算颗粒无收,也最多不过损失这些钱。只要家里还有第二项收入,他们忍一忍也就把这一年熬过去了。

    南宫镇没有发生骚乱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南宫镇和琼楼镇的人员构成不同。琼楼镇的养殖户都是以前就养殖长毛兔,是生意人,比较看重利益,而南宫镇的农民都是纯粹的农民,他们更看重人情。

    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南宫镇的老百姓对赵长枪的印象普遍要比琼楼镇好。这主要就是归功于今天春天,赵长枪带着人亲自一口井一口井的搞验收,这让南宫镇的老百姓看到了赵长枪这个年轻县长的执着劲儿,也让他们明白了赵县长也确实是想为大家干点事儿

    赵长枪使劲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迈步走到大爷身边,抓住他的手,使劲摇晃了几下,说道:“大爷,我就是赵长枪。谢谢你对我、对县政府的理解和支持我赵长枪在这里给你表个态,县政府绝对不会让大家白白吃下这个哑巴亏的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不远处正在砍玉米杆的老大娘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眼睛溜圆的看着赵长枪,然后有些惊慌的说道:“你你说什么你是赵长枪赵县长你真的是赵县长”

    “大娘,他真的是赵县长。我是他的秘书。”洪光武在一边笑着的说道。

    “哎呀赵县长,我刚才的话都是胡说的也就是发发牢骚,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老大娘连忙说道。

    “大娘,您刚才说的对这件事办成这样,确实怪我,我对不起大家我对不起南宫镇的父老乡亲们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绝不能让父老乡亲们吃亏还希望大爷大娘能将我刚才的话都告诉其他人,让大家不要着急。另外,你们两个也不用自己收割这些没有棒子的玉米秆了,我会让镇农机公司的机械来帮你们收割。”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可太谢谢赵县长了你说这些玉米杆吧,烧了怕引起火灾,砍吧又太耽误工夫,还累死个人,用联合收割机收吧,还要花钱,唉,这些天都快把我愁坏了”老大娘笑着说道,仿佛忘记了他们的玉米已经绝产的事情。

    赵长枪心又有些感慨:“这就是平川县的老百姓啊,哪怕一点点的帮助,也让他们感激莫名。”

    赵长枪又安慰了老大爷几句后,和洪光武一起回到车上,向着南宫镇镇党府办的方向疾驰而去。

    玉米地里,老大娘看着超级悍马消失的方向,问老伴:“老头子,你说刚才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县长”

    “废话当然是。我才刚刚想起来,我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他。唉,年纪轻轻,就要挑起平川县近百万口人的生计,不容易啊”老大爷一声慨叹。

    “老头子,赵县长刚才说政府会赔偿我们,你说他说的话算不算数”老大娘又问。

    “当然算。”

    “你怎么知道算”

    “就凭他是一名县长,却刚刚和我握过手我这一辈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位县长,但是和我说过话,握过手的,就只有他这一个赵县长,就凭这一点,他的话,我信”老大爷一脸笃定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弯腰开始继续砍玉米秆。

    “你个死老头子,没听到赵县长说吗农机公司要来免费为我们收割玉米秆,你还砍什么砍走吧,我们先回家等消息。”老大娘说道。

    “唉”老大爷收起镰刀,抬头看看面前一望无际的玉米杆,忽然发出一声长叹。

    虽然赵长枪刚才已经向他承诺,县政府会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但是老大爷仍然为他的玉米感到可惜

    职业农民对庄稼的感情是非常朴素的,他们对庄稼的感情有时是外人难以理解的。庄稼长好了,丰收了,他们将庄稼卖掉会感到高兴。但是如果庄稼没有长好,没有收成,即便有人会赔偿给他们两倍的经济损失,他们仍然会为庄稼感到可惜。

    农民对庄稼的这种感情会延伸到粮食。有时,锅里剩下饭,他们明明已经吃饱了,再吃对身体就不好了,但是他们怕下一顿饭会发馊,仍然会坚持着将饭吃下去,哪怕对身体不好。

    农民常说的一句话是:“扔了可惜,吃了不可惜。”有时他们可能会因为吃了一碗发馊的饭,而去吃药打吊**,而药和吊**的钱可能会远远大于那一碗发馊的饭可是他们不会去算这笔账,即便他们去算,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可能还去吃

    看上去好像有点傻,但是谁又能理解一个农民对土地和粮食的感情

    琼楼镇镇委书记肖品祥并不知道赵长枪要来,所以,当赵长枪进入他的办公室后,他才慌忙站起身来迎接赵长枪。

    赵长枪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黄云光同志呢,把他喊过来,我们一起谈谈吧。”

    肖品祥不敢怠慢,连忙将镇长黄云光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赵长枪看到黄云光也来到之后,向秘书洪光武示意了一下,洪光武马上将手的一个塑料袋放在桌子上。

    肖品祥和黄云光满脸诧异的看着洪光武拆解塑料袋的动作,等到洪光武将塑料袋解开后,他们才看到里面竟然是几个棒子棒子虽然长得很长,但是很瘦,显然,里面没有几颗玉米粒。

    肖品祥和黄云光一看这些玉米,马上知道赵长枪是为什么而来的了。今年南宫镇玉米要绝产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们没有向上面汇报。

    两人的心不禁都有些忐忑,担心赵长枪会因为此事批评他们,但是他们仔细想想,好像赵长枪也不是那种人。于是紧张的心情才稍稍有所放松。

    “两位,今年南宫镇的玉米绝产的事情,你们知道吧”赵长枪沉着脸说道。

    “知道。其实,不只是玉米绝产了,大豆也绝产了,鲍家庄的植物工厂也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他们的种子全都烂在了培养液。唉”镇长黄云光长叹一口气说道。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赵长枪问道。

    “唉赵县长,这种事情报到县里又有什么用难道县里会赔偿大家的经济损失那可是好几亿啊这还是少说了。如果县里不能赔偿大家的经济损失,我们报上去又有什么用无非是给县领导徒增烦恼而已我和老黄这两天一直在思考怎样安抚老百姓的情绪,我们本来是打算将这件事压在我们这一级就算了。”肖品祥叹了口气说道。

    “糊涂啊这种事情是能压下去的嘛如果大家都像琼楼镇的养殖户一样,去围堵县政府,那怎么办”赵长枪的话说的非常严厉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能压的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