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不淡定了

    比他更加不淡定的是秘书洪光武,这家伙的脸都绿了如果老太太的话一旦成为现实,平川县不但会扬名整个华国,恐怕会扬名整个世界

    洪光武刚想劝说安慰一下老太太,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他千万不要这么干,却听到老大爷忽然冲老伴说道:“死老婆子,你胡说什么琼楼镇那些养殖户都是糊涂虫,难道我们也是糊涂虫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赵县长愿意的我虽然没见过赵县长,但是我相信赵县长的为人,当初那些黑心打井队想糊弄我们,是谁处罚了他们还不是赵县长就单单我们田间地头的这些深水井,就比我们的庄稼值钱。 我们的庄家绝产了,也不过是一年,咬咬牙也就过去了,还能饿死人不成但是这些水井却能保我们一辈子种出好庄稼如果谁因为今年的粮食绝产,就去闹政府,闹赵县长,谁的良心就都让狗吃了”

    老太太看到老伴说话有点重,擦了擦眼泪,嘟囔了一句:“你这个死老头子,我也就是说说,又没真去围堵县政府,你发什么羊角风”

    赵长枪听着老大爷的话,眼角不禁也有些湿润。他真的很庆幸南宫镇有这些明事理的百姓,如果没有这些人,恐怕南宫镇早就乱了套了

    平心而论,其实南宫镇的这些老农民自从立秋之后,就知道他们今年要绝产了都是种了一辈子地的农民,庄稼长成个什么样,最后能有个什么收成,他们心能估摸的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玉米虽然玉米杆长得很喜人,也结了玉米棒子,但是玉米棒子上没有玉米粒

    这是致命的

    但是这些农民却没有像琼楼镇的养殖户一样去围堵县政府,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也是最大的原因,这些农民的经济损失不如那些养殖户大。琼楼镇的养殖户,凡是承包养殖场的,每家的投入都不下十万多的有投入二十多万的,可谓倾家荡产搏一回所以当他们发现他们的兔子出了毛病之后,情绪非常的不稳定,最终被人利用,干出了围堵县委县政府,殴打县长赵长枪的事情。

    而南宫镇农民经济损失便小一点,他们往年的玉米收入大概在三万元左右,这三万多块钱里面,包括种子钱,化肥钱,人工钱等等。由于绿色新农业拒绝农药,所以农药这一项就省了。今年就算颗粒无收,也最多不过损失这些钱。只要家里还有第二项收入,他们忍一忍也就把这一年熬过去了。

    南宫镇没有发生骚乱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南宫镇和琼楼镇的人员构成不同。琼楼镇的养殖户都是以前就养殖长毛兔,是生意人,比较看重利益,而南宫镇的农民都是纯粹的农民,他们更看重人情。

    除了这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南宫镇的老百姓对赵长枪的印象普遍要比琼楼镇好。这主要就是归功于今天春天,赵长枪带着人亲自一口井一口井的搞验收,这让南宫镇的老百姓看到了赵长枪这个年轻县长的执着劲儿,也让他们明白了赵县长也确实是想为大家干点事儿

    赵长枪使劲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迈步走到大爷身边,抓住他的手,使劲摇晃了几下,说道:“大爷,我就是赵长枪。谢谢你对我、对县政府的理解和支持我赵长枪在这里给你表个态,县政府绝对不会让大家白白吃下这个哑巴亏的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

    不远处正在砍玉米杆的老大娘听了赵长枪的话,马上眼睛溜圆的看着赵长枪,然后有些惊慌的说道:“你你说什么你是赵长枪赵县长你真的是赵县长”

    “大娘,他真的是赵县长。我是他的秘书。”洪光武在一边笑着的说道。

    “哎呀赵县长,我刚才的话都是胡说的也就是发发牢骚,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老大娘连忙说道。

    “大娘,您刚才说的对这件事办成这样,确实怪我,我对不起大家我对不起南宫镇的父老乡亲们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绝不能让父老乡亲们吃亏还希望大爷大娘能将我刚才的话都告诉其他人,让大家不要着急。另外,你们两个也不用自己收割这些没有棒子的玉米秆了,我会让镇农机公司的机械来帮你们收割。”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可太谢谢赵县长了你说这些玉米杆吧,烧了怕引起火灾,砍吧又太耽误工夫,还累死个人,用联合收割机收吧,还要花钱,唉,这些天都快把我愁坏了”老大娘笑着说道,仿佛忘记了他们的玉米已经绝产的事情。

    赵长枪心又有些感慨:“这就是平川县的老百姓啊,哪怕一点点的帮助,也让他们感激莫名。”

    赵长枪又安慰了老大爷几句后,和洪光武一起回到车上,向着南宫镇镇党府办的方向疾驰而去。

    玉米地里,老大娘看着超级悍马消失的方向,问老伴:“老头子,你说刚才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县长”

    “废话当然是。我才刚刚想起来,我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他。唉,年纪轻轻,就要挑起平川县近百万口人的生计,不容易啊”老大爷一声慨叹。

    “老头子,赵县长刚才说政府会赔偿我们,你说他说的话算不算数”老大娘又问。

    “当然算。”

    “你怎么知道算”

    “就凭他是一名县长,却刚刚和我握过手我这一辈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位县长,但是和我说过话,握过手的,就只有他这一个赵县长,就凭这一点,他的话,我信”老大爷一脸笃定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弯腰开始继续砍玉米秆。

    “你个死老头子,没听到赵县长说吗农机公司要来免费为我们收割玉米秆,你还砍什么砍走吧,我们先回家等消息。”老大娘说道。

    “唉”老大爷收起镰刀,抬头看看面前一望无际的玉米杆,忽然发出一声长叹。

    虽然赵长枪刚才已经向他承诺,县政府会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但是老大爷仍然为他的玉米感到可惜

    职业农民对庄稼的感情是非常朴素的,他们对庄稼的感情有时是外人难以理解的。庄稼长好了,丰收了,他们将庄稼卖掉会感到高兴。但是如果庄稼没有长好,没有收成,即便有人会赔偿给他们两倍的经济损失,他们仍然会为庄稼感到可惜。

    农民对庄稼的这种感情会延伸到粮食。有时,锅里剩下饭,他们明明已经吃饱了,再吃对身体就不好了,但是他们怕下一顿饭会发馊,仍然会坚持着将饭吃下去,哪怕对身体不好。

    农民常说的一句话是:“扔了可惜,吃了不可惜。”有时他们可能会因为吃了一碗发馊的饭,而去吃药打吊**,而药和吊**的钱可能会远远大于那一碗发馊的饭可是他们不会去算这笔账,即便他们去算,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可能还去吃

    看上去好像有点傻,但是谁又能理解一个农民对土地和粮食的感情

    琼楼镇镇委书记肖品祥并不知道赵长枪要来,所以,当赵长枪进入他的办公室后,他才慌忙站起身来迎接赵长枪。

    赵长枪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黄云光同志呢,把他喊过来,我们一起谈谈吧。”

    肖品祥不敢怠慢,连忙将镇长黄云光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赵长枪看到黄云光也来到之后,向秘书洪光武示意了一下,洪光武马上将手的一个塑料袋放在桌子上。

    肖品祥和黄云光满脸诧异的看着洪光武拆解塑料袋的动作,等到洪光武将塑料袋解开后,他们才看到里面竟然是几个棒子棒子虽然长得很长,但是很瘦,显然,里面没有几颗玉米粒。

    肖品祥和黄云光一看这些玉米,马上知道赵长枪是为什么而来的了。今年南宫镇玉米要绝产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们没有向上面汇报。

    两人的心不禁都有些忐忑,担心赵长枪会因为此事批评他们,但是他们仔细想想,好像赵长枪也不是那种人。于是紧张的心情才稍稍有所放松。

    “两位,今年南宫镇的玉米绝产的事情,你们知道吧”赵长枪沉着脸说道。

    “知道。其实,不只是玉米绝产了,大豆也绝产了,鲍家庄的植物工厂也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他们的种子全都烂在了培养液。唉”镇长黄云光长叹一口气说道。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赵长枪问道。

    “唉赵县长,这种事情报到县里又有什么用难道县里会赔偿大家的经济损失那可是好几亿啊这还是少说了。如果县里不能赔偿大家的经济损失,我们报上去又有什么用无非是给县领导徒增烦恼而已我和老黄这两天一直在思考怎样安抚老百姓的情绪,我们本来是打算将这件事压在我们这一级就算了。”肖品祥叹了口气说道。

    “糊涂啊这种事情是能压下去的嘛如果大家都像琼楼镇的养殖户一样,去围堵县政府,那怎么办”赵长枪的话说的非常严厉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能压的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六七章 牛小兵    “哦!”寇凌虚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叫近卫军怕是要出事?牛有德没事劝说那些人干嘛?凭牛有德的实力劝了也没什么用,貌似对寇家的作用更大点,他听出了老唐话里的深意,问:“老唐,你能肯定牛有德能说动他们?”

    唐鹤年:“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说动,但只要牛有德开口,应该能劝动一些人,现在最重要的是维持关系。老奴建议以牛有德的名义对那些人暗中进行资助扶持,现在他们念牛有德的情正是下手的好时候,时间久了人心难测,关系免不了会淡漠,所以需要维持。老爷,这正是介入近卫军的好机会,这些人现在虽然还没什么作用,一旦将来上位了,哪怕有极少数登上了高位,都能发挥大作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将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的上!”

    寇凌虚眯眼沉吟许久,方徐徐道:“这事要绝对隐秘,一旦让青主知道我们把手伸进了他的后院,后果你知道的。”言下之意是答应了。

    唐鹤年低声道:“所以要借牛有德的名义,不能让资助者知道和我们有关,同样也能借牛有德的名义叮嘱他们保密,而他们之%间被打散了,正方便我们逐一行事,这事暂时也不能让牛有德知道。”

    寇凌虚微微点头,“你去办吧,稳妥第一。”

    “是!”唐鹤年应下,又问:“牛有德被贬之事怎么办?”

    寇凌虚:“改天我去找青主谈。”

    寇天王府大院内,那叫一个热闹。寇家三兄弟面带微笑在旁看着。

    “七妹,我是文蓝的娘舒欢娘。你和文蓝也是老熟人,一点小小心意做见面礼。不要嫌弃。”寇文蓝的母亲舒欢娘第一个跑了过来,脸蛋上笑出两只漂亮的酒窝,一只储物镯塞进云知秋的手中,便挽了云知秋的胳膊不放,开始在旁给云知秋做介绍。“这是文白、文红的娘隋楚楚,这是文黄、文绿、文青的娘阮镜。”

    “七妹长的真漂亮,一点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寇铮和寇勤的夫人也陆续拿出了见面礼。

    寇家的三个女儿也回来了,都带了夫婿回来,也都代表各家送上了见面礼给云知秋。

    还有寇天王的一百多个美妾。也都作为长辈拿出了见面礼,其中尤以为寇天王生下了儿女的妾室地位尊贵,尤其是生下了儿子的,母凭子贵在寇家的地位不用担忧,这些云知秋都努力记下了名字,其余的妾室也实在是人太多了,云知秋一时间还真记不下。

    宼文白与寇文蓝一批小辈随后一起上前行礼,“见过姑姑。”其中寇文黄和寇文蓝心里别提多别扭,牛有德居然要成为他们的姑父。

    然而今天不管有多别扭。都得挤出笑脸来,谁都知道那牛有德是王爷准备下气力培养的人,极得王爷看重,迟早要成为王府手握重兵的大将。所以大家对云知秋的态度都很不错。

    云知秋自然也有礼物回敬给大家,在这家子人面前送什么厚礼是贻笑大方,人家这出身什么没见过。只能是拿出点心意,幸好她带来了不少的首饰。礼不重,但精致漂亮。拿了一部分出来,让大家自己挑。

    一群女人立刻把云知秋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惊喜声不断,各自挑选几件自己喜欢的首饰退开,让了后面的人过来挑选,真正是热闹了好久。

    寇家三兄弟在旁看的直摇头,受不了这群女人,男人会在乎女人戴什么首饰吗?只怕女人全身上下男人最不在乎的就是女人身上佩带的首饰。

    寇铮笑道:“寇家倒是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寇勤和寇勉点了点头,这点他们承认……

    御园,牧雨莲本想关照苗毅让他住在总镇府内,可苗毅自己拒绝了,没必要让牧雨莲不自在。按规矩来,他在分扎在御田附近的营地内弄了个单间。

    负责苗毅的伍长虽然是新来的,但人的名树的影在这里,不说苗毅即将成为寇天王的女婿,好歹也是黑龙司上一任总镇,是率领半支虎旗击败百万精锐大军的威名赫赫人物,现总镇可是人家的旧部,敢慢待是自找麻烦,伍长客客气气地把最好的单间划给了苗毅。

    处了一段时间,发现人家的人脉关系也不是盖的,虽穿着一节银甲晃来晃去,可经常有守卫天宫的红甲大将跑来找这位喝酒,牛小兵来往的朋友真正是把伍长看傻了眼。

    其实那些红甲大将苗毅一开始也不认识,头回是闻泽来看他,将苗毅在荒古死地那些年积攒下来的俸禄交给了苗毅,顺带跟苗毅喝了顿酒。后来闻泽那些在天宫的朋友都想认识一下这位被一撸到底的奇葩,于是闻泽隔三差五会带些人来,来过的人和苗毅熟了,又会另带上一些好奇的朋友来找苗毅喝酒。

    反正左督卫和右督卫的人都有,苗毅这辈子也是头回接触到这么多的天宫大将,顺带着让这些人帮帮忙,让他们帮忙打个招呼关照关照他那些被解散的旧部,尤其是他那些心腹旧部。事情好说,也许帮忙提拔做不到,但是打声招呼让人不要欺负还是没问题的。

    也是经由这些人,苗毅惊讶的发现,那些随他在酉丁域血战的残兵竟然全都高升了,无一有漏,最少都连升了两级,有些直接从最底层跨过伍长、百夫长升成了偏将,上万人最差的一调任都直接混成了偏将,升统领、大统领的也不少。而未参与酉丁域大战的黑龙司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平级调动,没有获得这快速晋升的机会。

    后来闻泽过来,苗毅问其原因,闻泽笑道:“老弟,五万人马遭受百万精锐大军围攻,在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舍命血战,还能击溃百万精锐大军阵斩数十万敌军,这能活下来的就是一份硬邦邦的资历,提拔他们谁也说不得什么。虽然把他们都打散了,可近卫军什么时候亏待过有战功的人,只会表彰,不会打压,上面还希望他们在近卫军传播酉丁域一战的经验,都当成了各部的种子培养。当然,你是唯一被贬的,谁叫你为个女人站错了队。说来,那上万人也是沾了你的光,若不是因为这一战,许多人一辈子也未必有这样快速蹿升的机会,算是拿命拼了个前途吧!”

    苗毅默然,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是少了几分内疚,那些人能活下来不容易,就算留在黑龙司,黑龙司也没这么多位置给他们,如今看来把他们打散了倒是成全了他们的前途。

    而黑龙司之所以把苗毅调到御田附近驻守,也是为了照顾苗毅,那些轮值看大门的事情哪好让苗毅去做,可是不给苗毅安排事情又不行,这是上面交代下来的惩处。御田好啊,没什么贵重物品看守,天宫那些贵人不会常来,平常可以让苗毅安心修炼,上面真要有什么贵人来了,再让苗毅出来应付一下,反正那些贵人也是来装模作样一下,呆不了多久就会走,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事,算是特殊关照苗毅。

    而上面的伍长、百夫长、偏将之类的都知道上面的意思,也没人会指使苗毅,更别说为难他。集体出勤之类的苗毅来不来都没关系,大家也巴不得他不出来,否则这位来了,你使唤不是,不使唤也不是,倒是闹得大家尴尬。

    关键这位在近卫军里的名声太大了,如今只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硬是打出了一份近卫军有史以来以弱胜强的最强战绩,硬生生在崇尚战功的近卫军里缔造出了一座令人难以逾越的丰碑!不是他们能亵渎的。

    在近卫军内,比这位级别高的很多,可敢在这位面前显摆战绩的估计如今找不出那么厚脸皮的人,所以不少人都唏嘘感叹,这位就算是不做寇天王的女婿,前途也不会差的,假以时日晋升大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搞不好现在就已经特例提拔成了近卫军都统,却偏偏为个女人闹成这样,这得多少年后才能升回原来的级别?寇天王也不能太假公济私三天两头给你升官吧!

    悠闲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某天正在修炼,苗毅突然接到了炼狱之地无量道将主金漫的传讯。

    金漫开口便问:魔道圣主的孙女真的成了寇凌虚的义女?

    苗毅:是!

    金漫:圣主真的要娶寇凌虚的义女为正妻?

    苗毅:是!

    金漫:圣主,先不说我们和魔道之间的关系,有件事情圣主不知道,属下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海渊客和寇凌虚之间有血海深仇,海渊客最爱的女人和全家上下全部死在了寇凌虚的手上。

    苗毅没想到还有这事,默然思索了一会儿,回:只是相互利用罢了,你不觉得寇凌虚是上了六道的贼船吗?这船上了他就下不去了!

    金漫:圣主能这样想,是这样安排的,那属下就放心了也必然全力支持。另外属下想问一声,听说圣主在近卫军的人马都打散了,海平心也调走了,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苗毅:你放心,我已经托付了人打招呼关照,等到机会合适了,我会再想办法把她调回身边的。

    金漫:有劳圣主多费心。(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