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哦!”寇凌虚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叫近卫军怕是要出事?牛有德没事劝说那些人干嘛?凭牛有德的实力劝了也没什么用,貌似对寇家的作用更大点,他听出了老唐话里的深意,问:“老唐,你能肯定牛有德能说动他们?”

    唐鹤年:“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说动,但只要牛有德开口,应该能劝动一些人,现在最重要的是维持关系。老奴建议以牛有德的名义对那些人暗中进行资助扶持,现在他们念牛有德的情正是下手的好时候,时间久了人心难测,关系免不了会淡漠,所以需要维持。老爷,这正是介入近卫军的好机会,这些人现在虽然还没什么作用,一旦将来上位了,哪怕有极少数登上了高位,都能发挥大作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将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的上!”

    寇凌虚眯眼沉吟许久,方徐徐道:“这事要绝对隐秘,一旦让青主知道我们把手伸进了他的后院,后果你知道的。”言下之意是答应了。

    唐鹤年低声道:“所以要借牛有德的名义,不能让资助者知道和我们有关,同样也能借牛有德的名义叮嘱他们保密,而他们之%间被打散了,正方便我们逐一行事,这事暂时也不能让牛有德知道。”

    寇凌虚微微点头,“你去办吧,稳妥第一。”

    “是!”唐鹤年应下,又问:“牛有德被贬之事怎么办?”

    寇凌虚:“改天我去找青主谈。”

    寇天王府大院内,那叫一个热闹。寇家三兄弟面带微笑在旁看着。

    “七妹,我是文蓝的娘舒欢娘。你和文蓝也是老熟人,一点小小心意做见面礼。不要嫌弃。”寇文蓝的母亲舒欢娘第一个跑了过来,脸蛋上笑出两只漂亮的酒窝,一只储物镯塞进云知秋的手中,便挽了云知秋的胳膊不放,开始在旁给云知秋做介绍。“这是文白、文红的娘隋楚楚,这是文黄、文绿、文青的娘阮镜。”

    “七妹长的真漂亮,一点小小心意不要嫌弃。”

    寇铮和寇勤的夫人也陆续拿出了见面礼。

    寇家的三个女儿也回来了,都带了夫婿回来,也都代表各家送上了见面礼给云知秋。

    还有寇天王的一百多个美妾。也都作为长辈拿出了见面礼,其中尤以为寇天王生下了儿女的妾室地位尊贵,尤其是生下了儿子的,母凭子贵在寇家的地位不用担忧,这些云知秋都努力记下了名字,其余的妾室也实在是人太多了,云知秋一时间还真记不下。

    宼文白与寇文蓝一批小辈随后一起上前行礼,“见过姑姑。”其中寇文黄和寇文蓝心里别提多别扭,牛有德居然要成为他们的姑父。

    然而今天不管有多别扭。都得挤出笑脸来,谁都知道那牛有德是王爷准备下气力培养的人,极得王爷看重,迟早要成为王府手握重兵的大将。所以大家对云知秋的态度都很不错。

    云知秋自然也有礼物回敬给大家,在这家子人面前送什么厚礼是贻笑大方,人家这出身什么没见过。只能是拿出点心意,幸好她带来了不少的首饰。礼不重,但精致漂亮。拿了一部分出来,让大家自己挑。

    一群女人立刻把云知秋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惊喜声不断,各自挑选几件自己喜欢的首饰退开,让了后面的人过来挑选,真正是热闹了好久。

    寇家三兄弟在旁看的直摇头,受不了这群女人,男人会在乎女人戴什么首饰吗?只怕女人全身上下男人最不在乎的就是女人身上佩带的首饰。

    寇铮笑道:“寇家倒是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寇勤和寇勉点了点头,这点他们承认……

    御园,牧雨莲本想关照苗毅让他住在总镇府内,可苗毅自己拒绝了,没必要让牧雨莲不自在。按规矩来,他在分扎在御田附近的营地内弄了个单间。

    负责苗毅的伍长虽然是新来的,但人的名树的影在这里,不说苗毅即将成为寇天王的女婿,好歹也是黑龙司上一任总镇,是率领半支虎旗击败百万精锐大军的威名赫赫人物,现总镇可是人家的旧部,敢慢待是自找麻烦,伍长客客气气地把最好的单间划给了苗毅。

    处了一段时间,发现人家的人脉关系也不是盖的,虽穿着一节银甲晃来晃去,可经常有守卫天宫的红甲大将跑来找这位喝酒,牛小兵来往的朋友真正是把伍长看傻了眼。

    其实那些红甲大将苗毅一开始也不认识,头回是闻泽来看他,将苗毅在荒古死地那些年积攒下来的俸禄交给了苗毅,顺带跟苗毅喝了顿酒。后来闻泽那些在天宫的朋友都想认识一下这位被一撸到底的奇葩,于是闻泽隔三差五会带些人来,来过的人和苗毅熟了,又会另带上一些好奇的朋友来找苗毅喝酒。

    反正左督卫和右督卫的人都有,苗毅这辈子也是头回接触到这么多的天宫大将,顺带着让这些人帮帮忙,让他们帮忙打个招呼关照关照他那些被解散的旧部,尤其是他那些心腹旧部。事情好说,也许帮忙提拔做不到,但是打声招呼让人不要欺负还是没问题的。

    也是经由这些人,苗毅惊讶的发现,那些随他在酉丁域血战的残兵竟然全都高升了,无一有漏,最少都连升了两级,有些直接从最底层跨过伍长、百夫长升成了偏将,上万人最差的一调任都直接混成了偏将,升统领、大统领的也不少。而未参与酉丁域大战的黑龙司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平级调动,没有获得这快速晋升的机会。

    后来闻泽过来,苗毅问其原因,闻泽笑道:“老弟,五万人马遭受百万精锐大军围攻,在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舍命血战,还能击溃百万精锐大军阵斩数十万敌军,这能活下来的就是一份硬邦邦的资历,提拔他们谁也说不得什么。虽然把他们都打散了,可近卫军什么时候亏待过有战功的人,只会表彰,不会打压,上面还希望他们在近卫军传播酉丁域一战的经验,都当成了各部的种子培养。当然,你是唯一被贬的,谁叫你为个女人站错了队。说来,那上万人也是沾了你的光,若不是因为这一战,许多人一辈子也未必有这样快速蹿升的机会,算是拿命拼了个前途吧!”

    苗毅默然,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是少了几分内疚,那些人能活下来不容易,就算留在黑龙司,黑龙司也没这么多位置给他们,如今看来把他们打散了倒是成全了他们的前途。

    而黑龙司之所以把苗毅调到御田附近驻守,也是为了照顾苗毅,那些轮值看大门的事情哪好让苗毅去做,可是不给苗毅安排事情又不行,这是上面交代下来的惩处。御田好啊,没什么贵重物品看守,天宫那些贵人不会常来,平常可以让苗毅安心修炼,上面真要有什么贵人来了,再让苗毅出来应付一下,反正那些贵人也是来装模作样一下,呆不了多久就会走,所以基本上没什么事,算是特殊关照苗毅。

    而上面的伍长、百夫长、偏将之类的都知道上面的意思,也没人会指使苗毅,更别说为难他。集体出勤之类的苗毅来不来都没关系,大家也巴不得他不出来,否则这位来了,你使唤不是,不使唤也不是,倒是闹得大家尴尬。

    关键这位在近卫军里的名声太大了,如今只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硬是打出了一份近卫军有史以来以弱胜强的最强战绩,硬生生在崇尚战功的近卫军里缔造出了一座令人难以逾越的丰碑!不是他们能亵渎的。

    在近卫军内,比这位级别高的很多,可敢在这位面前显摆战绩的估计如今找不出那么厚脸皮的人,所以不少人都唏嘘感叹,这位就算是不做寇天王的女婿,前途也不会差的,假以时日晋升大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搞不好现在就已经特例提拔成了近卫军都统,却偏偏为个女人闹成这样,这得多少年后才能升回原来的级别?寇天王也不能太假公济私三天两头给你升官吧!

    悠闲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某天正在修炼,苗毅突然接到了炼狱之地无量道将主金漫的传讯。

    金漫开口便问:魔道圣主的孙女真的成了寇凌虚的义女?

    苗毅:是!

    金漫:圣主真的要娶寇凌虚的义女为正妻?

    苗毅:是!

    金漫:圣主,先不说我们和魔道之间的关系,有件事情圣主不知道,属下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海渊客和寇凌虚之间有血海深仇,海渊客最爱的女人和全家上下全部死在了寇凌虚的手上。

    苗毅没想到还有这事,默然思索了一会儿,回:只是相互利用罢了,你不觉得寇凌虚是上了六道的贼船吗?这船上了他就下不去了!

    金漫:圣主能这样想,是这样安排的,那属下就放心了也必然全力支持。另外属下想问一声,听说圣主在近卫军的人马都打散了,海平心也调走了,她不会有什么事吧?

    苗毅:你放心,我已经托付了人打招呼关照,等到机会合适了,我会再想办法把她调回身边的。

    金漫:有劳圣主多费心。(未完待续。)

    …

第1408章    “吕重,我就是吃定了你。”白玄风淡淡一笑,目光中有一丝凌厉光芒射出,“难道你想要拒绝?”

    吕重闻言不由摇头失笑:“如果来的是一个六级圣人,说不定还能用这等语气说吃定了我。不过,就你这区区二阶圣人,还没资格说吃定我吕重!”

    这话一出,顿时无数人震惊、骇然不已。

    一时间,不少人都被吕重一句话中泄露出来的些许信息给惊呆了。

    白玄风则是脸色更冷,觉得自己被吕重侮辱了,不由双眼之中寒芒大盛,沉声冷喝:“真是不识抬举!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圣看看你有何等的本领逃出本圣的五指山——”

    话尚没有落音,白玄风已对吕重发动了攻击!

    快!

    快得不可思议!

    至强的风之圣纹支持之下,白玄风明明在离吕重千里之外的天空,可是吕重的圣识已发现白玄风的本人已直接出现在他身前五十米处。正以更快的速度伸手挥向吕重!

    如果吕重的圣识不是也达到了二阶圣人境界,绝对感应不到白玄风的动作!

    风之圣纹?

    吕重也是脸色为之一变,不过同时,吕重冷笑了一下,身形诡异地消失!

    同时,一缕金色的火苗出现在他之前所立的位置。

    “咦——”

    感应不到吕重的存在,白玄风突然惊咦一声,接着脸色狂变!

    一朵金色的火苗已代替吕重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

    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这朵火苗的来历,但是白玄风却也明白吕重绝不会是傻子。不可能把毫无用处的火苗扔在他要进攻的前线之上。

    想到这里。白玄风本能地抽身闪挪!

    可是他之前动用风之圣纹。速度真的太快了,就算他勉强躲过这缕金色火苗,可依然还是有一片仙甲的衣角给稍稍碰了这缕金色火苗一下。

    “蓬——”

    顿时,这缕火苗就像遇到汽油一般,猛地喷发!

    一瞬间,白玄风的仙甲都被点燃。

    近距离感应到这火苗的恐怖火能,白玄风发出一声暴喝:“啊,这……这到底是什么鬼火……”

    同时。没有任何犹豫,在第一时间解除了自己本体与仙甲的联系。顿时,仙甲从他身上飞出。

    “蓬……”

    被白玄风抛弃的仙甲,直接被这缕金色火苗给点燃。

    这件上品先天灵宝级的防御仙衣,居然就这么被一缕火苗给毁了?

    啪啪!

    啪啪啪!

    白玄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他整个人都有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明明说要吃定了吕重,而且还是当着无数修炼者说的。

    可是,他一出手,非但没有灭了吕重,相反还被吕重稍稍算计。就赔上了一件上品先天灵宝级的防御仙衣。

    这脸被吕重打得简直就是“啪啪”直响啊!

    “哈哈,白玄风。你可是圣人啊,要杀我居然没成功,反而还赔上了自己的一件先天灵宝。我说了,就你这水平,杀不了我,就别吹牛装逼,要知道,装逼会遭雷霹的……”

    吕重从另一个方向闪出,看着一脸“精彩”的白玄风,不由狂笑怒骂,不停地打击着白玄风。

    白玄风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沉声一喝:“吕重,敢算计我,毁了我的仙衣,我要杀了你——”

    下一秒,他手中陡然多了一柄长刀,往下一划,只见整个空间都震动起来,狂风怒号,风刃如飓浪翻滚,犹如一条超级水龙卷,升腾而起,剧烈地旋转起来。

    无穷无尽的风刃被带动,旋转,锋利而张狂地向着吕重席卷而去。

    一开始的时候那满是超级风刃的龙卷,顶多只能伤害仙皇级的存在。

    可是,这龙卷一出,便疯狂暴涨。其吸引的能量让这龙卷很快就暴涨至数万丈高下,其内蕴藏的恐怖能量,足以毁灭几百个巅峰仙帝!

    远远望去,这飓风接连天地,仿佛天地之间突然间出现的一条灭世的超级风之狂龙,从浩瀚的星空之中探头出现,直攻都天圣星!

    随着这巨大龙卷风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恐怖的毁灭之力也在形成!

    甚至这股股毁灭之力也融合进入了这巨大龙卷风之中,并形成无穷的恐怖风刃。

    同时,无穷的吸噬力产生!

    这种吸噬力疯狂地吞噬着四周的能量与物质。

    它们朝吕重所在的方向极速推进。

    甚至,不少人都可以看到,都天圣星之上,有大量的建筑都被吞噬了进去。

    恐怖的是,这些建筑一被龙卷风吞了进去,就被其内的超级旋转风刃,给极速绞成了粉碎!

    恐怖!

    恐怖如斯!

    ……

    一个瞬间,这巨大的龙卷风,就接近到了吕重身前五十米的距离!

    这时候,吕重能清楚地感应到,这巨型龙卷风的吸引力有多么的强横。

    如果没有[大寂灭珠]的超级空间之内的守护,吕重很怀疑自己早就被这超级龙卷风给卷了进去!

    一旦被卷入其中,吕重很怀疑,就算自己的肉身境界达到上品先天至宝境界,只怕时间一久,也会把自己给千刀万剐!

    “闪!”

    吕重诡异一笑,利用[大寂灭珠]的至强空间之力,强行挣脱这超级龙卷风的吸噬之力。

    瞬间就遁入了大地之下。

    轰轰轰……

    巨大的龙卷紧追而至!

    一个个有强大阵法守护的建筑,被吸引着没入超级龙卷风之中,接着被其内的恐怖风刃迅速绞成粉尘……

    “啊,吕重,你这混蛋……”

    见了这一幕,白玄风差点胸膛被气炸。

    居然又被吕重给跑了!

    而且,这吕重还跑得这么轻松写意。

    “轰隆隆……”

    超级龙卷风开始失控一般在[都天圣星]上冲击,无数修行者哭爹骂娘。

    对吕重愤恨不已!

    可是,他们心中对白玄风的恨意也绝对不比对吕重的恨意低。

    “该死,这白玄风亏他还是一个二阶圣人。二手出手,非但没有灭了吕重,居然还伤了我们都天圣星这么多人、毁了那么多的建筑……”

    “圣人?圣人原来也能这么窝囊……”

    “我靠,你丫的是灭吕重就灭吕重啊,怎么毁了我的商店……”

    “呜呜,我的极品仙晶……我的帝级召唤兽……”

    ……

    无数人在心中流泪,对于白玄风这圣人的敬畏也在迅速减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