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按摩故事,补钾原则,第1408章

已有 29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吕重,我就是吃定了你。”白玄风淡淡一笑,目光中有一丝凌厉光芒射出,“难道你想要拒绝?”

    吕重闻言不由摇头失笑:“如果来的是一个六级圣人,说不定还能用这等语气说吃定了我。不过,就你这区区二阶圣人,还没资格说吃定我吕重!”

    这话一出,顿时无数人震惊、骇然不已。

    一时间,不少人都被吕重一句话中泄露出来的些许信息给惊呆了。

    白玄风则是脸色更冷,觉得自己被吕重侮辱了,不由双眼之中寒芒大盛,沉声冷喝:“真是不识抬举!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圣看看你有何等的本领逃出本圣的五指山——”

    话尚没有落音,白玄风已对吕重发动了攻击!

    快!

    快得不可思议!

    至强的风之圣纹支持之下,白玄风明明在离吕重千里之外的天空,可是吕重的圣识已发现白玄风的本人已直接出现在他身前五十米处。正以更快的速度伸手挥向吕重!

    如果吕重的圣识不是也达到了二阶圣人境界,绝对感应不到白玄风的动作!

    风之圣纹?

    吕重也是脸色为之一变,不过同时,吕重冷笑了一下,身形诡异地消失!

    同时,一缕金色的火苗出现在他之前所立的位置。

    “咦——”

    感应不到吕重的存在,白玄风突然惊咦一声,接着脸色狂变!

    一朵金色的火苗已代替吕重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

    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这朵火苗的来历,但是白玄风却也明白吕重绝不会是傻子。不可能把毫无用处的火苗扔在他要进攻的前线之上。

    想到这里。白玄风本能地抽身闪挪!

    可是他之前动用风之圣纹。速度真的太快了,就算他勉强躲过这缕金色火苗,可依然还是有一片仙甲的衣角给稍稍碰了这缕金色火苗一下。

    “蓬——”

    顿时,这缕火苗就像遇到汽油一般,猛地喷发!

    一瞬间,白玄风的仙甲都被点燃。

    近距离感应到这火苗的恐怖火能,白玄风发出一声暴喝:“啊,这……这到底是什么鬼火……”

    同时。没有任何犹豫,在第一时间解除了自己本体与仙甲的联系。顿时,仙甲从他身上飞出。

    “蓬……”

    被白玄风抛弃的仙甲,直接被这缕金色火苗给点燃。

    这件上品先天灵宝级的防御仙衣,居然就这么被一缕火苗给毁了?

    啪啪!

    啪啪啪!

    白玄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他整个人都有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明明说要吃定了吕重,而且还是当着无数修炼者说的。

    可是,他一出手,非但没有灭了吕重,相反还被吕重稍稍算计。就赔上了一件上品先天灵宝级的防御仙衣。

    这脸被吕重打得简直就是“啪啪”直响啊!

    “哈哈,白玄风。你可是圣人啊,要杀我居然没成功,反而还赔上了自己的一件先天灵宝。我说了,就你这水平,杀不了我,就别吹牛装逼,要知道,装逼会遭雷霹的……”

    吕重从另一个方向闪出,看着一脸“精彩”的白玄风,不由狂笑怒骂,不停地打击着白玄风。

    白玄风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沉声一喝:“吕重,敢算计我,毁了我的仙衣,我要杀了你——”

    下一秒,他手中陡然多了一柄长刀,往下一划,只见整个空间都震动起来,狂风怒号,风刃如飓浪翻滚,犹如一条超级水龙卷,升腾而起,剧烈地旋转起来。

    无穷无尽的风刃被带动,旋转,锋利而张狂地向着吕重席卷而去。

    一开始的时候那满是超级风刃的龙卷,顶多只能伤害仙皇级的存在。

    可是,这龙卷一出,便疯狂暴涨。其吸引的能量让这龙卷很快就暴涨至数万丈高下,其内蕴藏的恐怖能量,足以毁灭几百个巅峰仙帝!

    远远望去,这飓风接连天地,仿佛天地之间突然间出现的一条灭世的超级风之狂龙,从浩瀚的星空之中探头出现,直攻都天圣星!

    随着这巨大龙卷风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恐怖的毁灭之力也在形成!

    甚至这股股毁灭之力也融合进入了这巨大龙卷风之中,并形成无穷的恐怖风刃。

    同时,无穷的吸噬力产生!

    这种吸噬力疯狂地吞噬着四周的能量与物质。

    它们朝吕重所在的方向极速推进。

    甚至,不少人都可以看到,都天圣星之上,有大量的建筑都被吞噬了进去。

    恐怖的是,这些建筑一被龙卷风吞了进去,就被其内的超级旋转风刃,给极速绞成了粉碎!

    恐怖!

    恐怖如斯!

    ……

    一个瞬间,这巨大的龙卷风,就接近到了吕重身前五十米的距离!

    这时候,吕重能清楚地感应到,这巨型龙卷风的吸引力有多么的强横。

    如果没有[大寂灭珠]的超级空间之内的守护,吕重很怀疑自己早就被这超级龙卷风给卷了进去!

    一旦被卷入其中,吕重很怀疑,就算自己的肉身境界达到上品先天至宝境界,只怕时间一久,也会把自己给千刀万剐!

    “闪!”

    吕重诡异一笑,利用[大寂灭珠]的至强空间之力,强行挣脱这超级龙卷风的吸噬之力。

    瞬间就遁入了大地之下。

    轰轰轰……

    巨大的龙卷紧追而至!

    一个个有强大阵法守护的建筑,被吸引着没入超级龙卷风之中,接着被其内的恐怖风刃迅速绞成粉尘……

    “啊,吕重,你这混蛋……”

    见了这一幕,白玄风差点胸膛被气炸。

    居然又被吕重给跑了!

    而且,这吕重还跑得这么轻松写意。

    “轰隆隆……”

    超级龙卷风开始失控一般在[都天圣星]上冲击,无数修行者哭爹骂娘。

    对吕重愤恨不已!

    可是,他们心中对白玄风的恨意也绝对不比对吕重的恨意低。

    “该死,这白玄风亏他还是一个二阶圣人。二手出手,非但没有灭了吕重,居然还伤了我们都天圣星这么多人、毁了那么多的建筑……”

    “圣人?圣人原来也能这么窝囊……”

    “我靠,你丫的是灭吕重就灭吕重啊,怎么毁了我的商店……”

    “呜呜,我的极品仙晶……我的帝级召唤兽……”

    ……

    无数人在心中流泪,对于白玄风这圣人的敬畏也在迅速减少!(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绿色农业失败了!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周家辉交代问题

    榆林市纪委书记虽然和孙国伟同是市委领导,但是此事涉及到党纪国法,他也不敢徇‘私’舞弊,所以接到万宗仁的举报材料后,马上向省纪委汇报了此事。{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 )。 更新好快。

    这个时候,向家庞大的势力又起到了作用,消息竟然传到了向奎阳的耳朵里。

    向奎阳得到消息后,马上拨通了孙国伟的电话。

    “孙国伟,你怎么搞得?你已经大祸临头了!你知道不知道?”向奎阳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

    孙国伟这几天的日子也不好过,自从周家辉被临河市纪委双规之后,她就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周家辉不仗义,将他咬了出来。虽然平川县纪委管不了他,但是总有管的了他的人。

    正因为孙国伟心有鬼,所以他听了向奎阳的电话后,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让他纳闷的是,为什么自己还没有得到消息,而向奎阳却先得到消息了?

    “老领导,你说的是平川县那些兔子的事情?难道您听到什么消息了?可是我这边怎么没有什么消息?我可是都已经和周家辉安排好了,他应该不会出卖我吧?”

    虽然是对着电话说话,但孙国伟的脸上仍然一脸媚笑。

    向奎阳恨不能甩孙国伟几个耳光,这家伙一点作为地级领导的智慧都没有!孙国伟愚蠢的地方就是采取了和周家辉直接联系的方式,到最后让周家辉死死的咬住了他,使他不能从此事脱身出来!

    向奎阳可不想以后让孙国伟也咬住他,所以他压了压心的怒火,说道:“孙国伟同志,我刚刚得到消息,临河省纪委正在组织专案组,要对你进行调查。”

    孙国伟顿时大惊失‘色’,急促的说道:“老领导,那可怎么办啊?那可怎么办?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你如果不帮我,我就完了!”

    孙国伟感到自己说出的话好像有些耳熟,仔细一想,猛然想起来,就在不久前,周家辉也用同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过同样的话!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不爽?

    孙国伟很快就想明白,肯定是周家辉将他出卖了,他不禁在心开始大骂周家辉不是东西,大骂周家辉不讲义气,还不如专业流氓,专业流氓还知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是周家辉却是拿钱不办事!

    向奎阳心发出悠悠一声长叹,说道:“孙国伟,你去有关部‘门’自首吧,我这边会给你活动一下,尽量争取宽大处理,保住你现在的职位。<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以后你不要轻易向赵长枪出手了,除非赵长枪自己犯下重大错误。”

    通过这件事向奎阳也明白了,要想让孙国伟来对付赵长枪,孙国伟实在难以胜任!如果再让他搞下去,他很可能不但帮不了向家的忙,反而会把向家拖进深渊。

    孙国伟心虽然不甘,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按照向奎阳的吩咐主动找到了省纪委,坦白了自己的错误。

    一个月后,在向奎阳的努力下,孙国伟被记党内大过一次,并且在党内公开检讨。

    孙国伟虽然保住了自己的职位,但是他心却也十分清楚,自己的仕途之路已经到头了,恐怕干完这一届,就要到市政协养老去了。孙国伟心虽然恨透了赵长枪,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只能自己心生闷气。

    周家辉被移‘交’到了司法机关,最终被判刑两年。

    德康集团代表经过仔细的统计之后,对每一户养殖户都做出了合理的赔偿,达到了养殖户的满意。

    兔子不死了,赔偿也拿到手了。这些养殖户又开始一哇声的说赵长枪好,说赵长枪是清官,是他们的活财神。特别是孙大壮,见谁和谁说赵长枪的好。这些人早已经将他们围堵县委县政fu,殴打赵长枪,甚至说赵长枪是跳蚤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原谅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平凡百姓吧!无论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他们都不过是在为自己那渺小的可怜的一点愿望而争斗。

    琼楼镇养殖基地这些兴高采烈的养殖户却不知道,虽然兔子问题解决了,但是赵长枪的日子却一点都不好过,他遇到了另一场危机!

    南宫镇的绿‘色’新农业失败了!

    南宫镇是平川县绿‘色’新农业的试点镇,今年主要种植的农作物是绿‘色’‘玉’米和绿‘色’大豆,而鲍家庄村子在南宫镇的支持下,更是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他们直接建设了一个有相当规模的植物工厂,大力发展无土栽培技术。

    南宫镇的老百姓原本对这些新玩意抱着极大的希望,他们可是听人说了,绿‘色’‘玉’米和大豆的价格可是普通‘玉’米和大豆价格的三倍还要多!如果这样算下来,那么他们今年的收入岂不是往年的三四倍啊!

    今年将要比往年多收入三四倍的钱?想想就让人‘激’动啊!

    然而当‘春’去秋来,他们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们发现他们的‘玉’米和大豆虽然长得很喜人,但是不结果!大豆不长豆荚,‘玉’米不长‘棒’子!到头来,老百姓将要收获的将只是一把柴火!

    赵长枪以前就从别的渠道听到过南宫镇的大豆不长豆荚的消息,但是他没有往心里去,他本来以为那只是个别现象,和土壤土质有关系。可是后来,他听到的这类消息多了,于是便带着秘书洪光武亲自赶往南宫镇。

    当超级悍马进入南宫镇,经过一片‘玉’米地时,赵长枪看到路边有两个老人正在将地里的‘玉’米杆砍倒,于是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从车上走下来,迈步朝老人走去。

    这是一对老夫妻,年纪大约在六十岁左右,两个人正在不紧不慢的用镰刀将‘玉’米杆砍倒,排放在地里。

    赵长枪抬眼看看满地的‘玉’米杆,看到叶子梢才刚刚发黄,于是问道:“大爷,这‘玉’米叶子梢才刚刚发黄,这时候砍‘玉’米还太早吧?应该再下去十几天再砍才正好嘛!哦,南宫镇不是有联合收割机吗?怎么还用动手砍?”

    老两口抬头看看赵长枪,老太太没说话,继续往前砍,老头子却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早砍晚砍有什么区别?这些‘玉’米连‘棒’子都没有!联合收割机?镇农机公司倒是有,可是用它们得‘交’钱啊!连‘棒’子都没有,哪来钱使用联合收割机?唉!慢慢自己砍吧!”

    老头子刚说完,老太太也停下了,接口道:“唉,当初镇上和县里将这些种子说的天‘花’‘乱’坠,说是绿‘色’种子,并且还教导我们如何种植,如何管理,到最后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局!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种普通种子!唉!我们这些职业农民一年可就指望着地里的这点收成过日子,现在‘玉’米和大豆都绝产了,我们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老太太说着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赵长枪分明看到老太太的眼已经噙满了泪珠。赵长枪能理解此时这对老农的心情。他们辛辛苦苦,好像伺候孩子一样伺候了大半年,最后竟然得到这样一个结局,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

    更重要的是平川县的经济比较落后,老百姓普遍比较穷,很多农民都是职业农民,地里的收成,基本就代表了他们的收入,能直接影响他们一年的生活水平!

    “大爷,您能确定这是种子的原因?”赵长枪下意识的问道。他实在不愿相信这是由于种子原因而造成的。平川县的兔子出了问题,虽然现在已经弥补,但是毕竟曾经出过问题,现在如果种子再出了问题,平川县简直会成为一个笑话!

    “怎么不能确定!就是种子的原因嘛!往年我们没有种这种种子,就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嘛!今天其他乡镇没有种这种‘玉’米,也没有这种情况嘛!你说不是种子的问题是啥的问题?”

    老头和赵长枪说完后,又扭头对老太太说道:“你又哭,哭什么哭?不就是今年的收成没了吗?咱儿子今年不是去县里三合制‘药’厂的工地上做工了吗?有他在,还怕饿死你!”

    “你这个死老头子,自己没本事赚来钱,就知道‘花’儿子的钱,儿子在工地上赚那几个钱,刚够他一家三口‘花’的,我们如果再‘花’他们的钱,你想将儿子累死啊!我听说儿子现在每天早上五点就起来上工,干到十点多才下工!儿子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地里没了收成,想着多赚点钱嘛!唉,孩子苦啊!”老太太的眼泪更多了。

    老太太边擦眼泪,边继续嘟囔:“要我说,这事怪就怪那个赵县长,他如果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听说琼楼镇的兔子养殖户去闹县政fu,现在人家都获得赔偿了。我们也应该去闹县政fu,如果不给我们赔偿,我们就住在县政fu不走了!”

    赵长枪听得头皮直发麻,前些日子琼楼镇的养殖户刚刚去围堵了一次县政fu,如果这些农民再去一次,他这个县长就可以直接辞职了!要命的是,这次受到牵连的农民可是比养殖户多得多!南宫镇几乎百分之九十多的农民都有巨大的经济损失!

    南宫镇是平川县的大镇,总人口六万多!这些人如果一起拥入平川县城,别说县委县政fu那方寸之地,就是整个平川县城的大街小巷也都能塞满了!

    六万人喊着口号,举着标语,一起涌入县城,那将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赵长枪能想象到,眼前这个老太太的想法肯定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想法!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很可能会真的行动起来!

    想想有可能变为人山人海的平川县城,赵长枪彻底不淡定了!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