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也知道飞红是监察左部安插在牛有德身边的人,可飞红毕竟是女人,遇上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在乎,同为女人能理解。

    “丫头啊!对不住了,婆婆帮不上你什么。”绿婆婆暗中传音劝了声。

    苗毅关押在荒古死地的这些年,飞红一直和绿婆婆在一起,多少有了些感情。

    “我不过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没关系的。”飞红轻轻传音回了声。

    寇凌虚带着云知秋走了,飞红这才上前拜见苗毅,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大人!”

    大家都看着这个女人,想想刚才的云知秋,不知道多少人心中唏嘘,这应该就是强颜欢笑了。

    苗毅伸手扶了她的胳膊,神情复杂,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斜了眼的庾重真却是知道飞红身份的,扭头转身,登上了总镇府的台阶,和闻泽碰头在一起,闻泽递出一块玉牒给他。庾重真看过后,貌似一惊,霍然抬头看向闻泽,闻泽点头确认状。

    看着苗毅的旧部都围着苗毅问安,庾重真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叹了声,沉声一喝:“近卫军法旨,黑龙司上下听令!”

    此话一出,下面诸人赶紧列队肃立。

    庾重真扬起了手中玉牒,铿锵有力道:“黑龙司总镇牛有德,九环星天街城外聚部恐吓,造成天街秩序大乱,进城后纵容部下杀害守军,强行向城中商户募捐,更兼对酉丁域都统妄动私刑,桩桩件件不容抵赖,当严惩以肃纲纪,着立即免去牛有德一应职位及品级,贬为一节银甲天兵,罚在御园站班百年,百年内不得提拔!”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人人震惊,一节银甲天兵岂不是等于一贬到底?就算能升回来,那得何年何月?这惩处未免也太重了点。贬也不带这样贬的,这等于是一下贬了十几级啊!

    有从酉丁域来的人喊道:“都统大人,九环星天街的事和总镇大人无关,是我们擅做主张!”

    “和总镇大人无关!”

    现场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呐喊声。

    谁知庾重真又再次沉声喝道:“黑龙司上下久受牛有德骄纵,在九环星天街所作所为败坏近卫军清誉。此风不可长,着立刻将黑龙司解散交由近卫军各部混编,命北斗军重组新建黑龙司!”

    这下现场没人再喊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但是总镇大人被贬,连黑龙司都要解散掉了。

    “即刻执行!”庾重真补了一声。

    他身旁立刻有人到了苗毅身边,伸出了手,示意苗毅交出一切相应的东西。

    众目睽睽之下,苗毅脱下了身上的二节上将紫甲上交,一应官牒之类的东西也全部上交。最后拿到手的是一套银甲。

    黑龙司上下,尤其是在酉丁域幸存下来的人,皆面露悲愤之色,然而自身难保,想再群聚为大人响应已经不可能了。

    有些人倒是不太担心,譬如徐堂然之类的就认为,这马上要成为寇天王的女婿了,贬个十几级算什么,升回来也快的很,要不了太久。肯定比现在的官职、品级更高。

    上面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连给大家告别的机会都不给,总镇府内走出了一群让大家陌生的近卫军将领,一个个当众点名。很快就将黑龙司的人马给瓜分的几乎一干二净。

    苗毅在旁绷着一张脸听着,脸部表情不时抽搐一下,眼睁睁看着别人瓜分自己部下的滋味不好受,他如今一个一节银甲天兵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徐堂然、杨庆、阎修和海平心等人一个都没落下,全部被近卫军各部瓜分了,唯一的好消息是。牧雨莲连升两级,直接提拔成了黑龙司现任总镇,负责重组黑龙司。两个继续留在黑龙司的副总镇东九真和赤烟脸色不太好看,没想到牧雨莲竟然越过他们成了总镇,压在了他们的头上。

    苗毅也继续留在了御园,百年惩罚还没开始,要在御园站班百年,等于还在黑龙司。

    牧雨莲看了眼静静站在角落的苗毅,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在庾重真亲自坐镇督促下,她现在也顾不上苗毅,领着东九真和赤烟接收新到的黑龙司人马,一些不在的譬如阎修和贡园值守的人马也都要做交接。

    上面不给大家再聚合闹事的机会,点往各部的人都是立刻带走,许多人都来不及和苗毅告别。临走前的徐堂然神色凄惨,他是靠什么爬上来的他心里清楚,离了苗毅只怕以后日子不太好过,谁也没想到上面突然要把黑龙司给打散掉,几乎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闻泽的事已经没了,走到了苗毅的身边,抬手拍了拍苗毅的肩膀,“哎!”叹了声,“老弟,有机会一起喝酒。”

    苗毅默默点了点头,闻泽又是一声叹,转身带了人掠空而去。

    飞红轻轻走到苗毅身边,低声道:“大人。”她现在也不知道该跟苗毅去哪了,总镇府这么大的宅院肯定是不能住了。

    “你先继续在绿婆婆那落脚,等我这里安顿下来了再说。”苗毅淡淡交代了一声。

    也只能是这样,绿婆婆带了飞红离去。

    苗毅随后穿上了银甲,拿了杆银枪就站在外面等吩咐,他如今是黑龙司级别最低的人,只有别人吩咐他的份,可没了他再指使别人的资格。

    没多久,来了一帮从近卫军各地调来的新人,不少人瞅瞅苗毅,都在暗暗窃窃私语。

    发现这位还真是爬的快贬的更快,荒古死地关押了一千年,才刚刑满释放,又闹出事来挨了惩罚被一贬到底,这位也算是奇葩了,大家想不暗中议论一下都难。

    九环星天街,云华阁那边暂时还不知道苗毅的处境,倒是景云堂的人过来打过了招呼,以后在天街有什么事尽管找景云堂,云华阁在天街也算是找到了靠山。

    寇天王府邸,内院正堂,寇凌虚端坐正堂。寇家三兄弟站在一旁,都有些好奇地看着款款走进来的云知秋,显然都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绝色竟能让牛有德冒险闹出那么大的事来。

    这一看,如今的云知秋穿着笼统的衣服看不出什么身段好坏。长的也还算美丽漂亮,但绝对和绝色扯不上关系,也就是气质不错,那股独特的气质有点抢眼。

    三兄弟就纳闷了,御园那个飞红他们都找机会见过。那才是真正的绝色,比眼前这云知秋长的好看多了,牛有德究竟什么眼光啊!

    唐鹤年亲手端了杯茶给云知秋,又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云知秋双手端茶,款款走到寇凌虚身前,慢慢跪下了,双手奉茶举过头顶,“女儿云知秋见过义父!”

    之前所谓的父女关系都是做给外人看的,现在算是把礼给补上了,这一幕也只能是寇家最核心的内部人员能看到。其他人不会让看见的。

    寇凌虚接了茶,喝过一口后,茶盏放在了身旁的茶几上,呵呵笑道:“秋儿,起来吧。”伸手虚扶了一下,云知秋站起后,他拿出了一只储物镯递出,“初次见面,算是为父的一点心意吧。”

    “谢义父!”云知秋收下了。

    唐鹤年又引了云知秋到旁,介绍寇家三兄弟。“大爷寇铮、二爷寇勤、三爷寇勉。”

    云知秋又行礼:“小妹见过三位兄长。”

    “七妹多礼了。”三兄弟一起做出虚扶的手势,都客气的很,之所以叫七妹,是因为寇凌虚还有三个亲生女儿。云知秋这个义女算是排行老七了。

    寇凌虚站了起来笑道:“秋儿,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找老唐,他的意见可以代表我的意见。”

    三兄弟心中一凛,这是能跟唐叔直接联系了,父亲果然是厚待。

    “是!”云知秋应下,又对唐鹤年行礼道:“以后有劳唐叔。”

    “份内之事。七小姐折杀老奴了。”唐鹤年赶紧还礼。

    寇凌虚挥手道:“好了!你们三兄弟带老七去见见家里的其他人吧,把家里的大概情况跟老七介绍一下。”

    “是!”三兄弟领命,老大寇铮伸手相请,“七妹,跟我们来吧。”

    兄妹几个出去后,寇凌虚乐呵呵笑了声,“老唐,这次的事情你办的漂亮,你是没看到那三个老家伙的脸色。”

    “是老爷的调子定的好。”唐鹤年恭维一句,又沉声道:“老爷,刚收到御园那边的消息,我们刚走不久,近卫军就以九环星天街出的事为由,下旨对牛有德进行了惩处,剥夺了牛有德的一切职务,直接贬成了一节银甲天兵,罚其在御园站班百年,百年内不得提拔。”

    “哦!”寇凌虚冷笑一声,“青主这是恼羞成怒了吗?”能贬他就能提。

    唐鹤年:“还有件事,牛有德手下的黑龙司被当场打散了,散往了近卫军各部,另提拔了牛有德手下的蓝虎旗大统领牧雨莲为新的黑龙司总镇,负责重建黑龙司。”

    寇凌虚叹道:“那支人马已经无视上命只听从牛有德一人的号令,连上面的都统都指挥不了,青主能容的下才怪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可惜了这支经过特殊洗礼的好苗子,加以锻造的话,一旦实力上来了,将来必能组成一支战无不胜的雄师,真是可惜了!”

    唐鹤年道:“老奴倒是认为青主走了招昏招。”

    “嗯?”寇凌虚偏头看来,“怎讲?”

    唐鹤年道:“没在现场目睹过这支人马的人是无法理解的,那支人马的气质无法形容,连老奴看了也震撼!那支人马对牛有德已经达到了盲目听从的地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牛有德已经不是他们级别上的统帅,而是和他们同生共死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心目中的统帅,非常信任牛有德,竟然无一人质疑牛有德是为了云知秋搞出这样的事来。青主偏偏把这些人打散到了近卫军各部,一旦将来有事,牛有德若是对他们加以劝说的话,近卫军怕是要出事!”(未完待续。)

第1407章 圣人现!    “救命啊……”

    “我……我不要被虫子吃掉……”

    “嗷呜……”

    ……

    万兽大阵崩溃,白家的仙帝与无数召唤兽在惨叫。…

    短短的一分钟之内,成千上万的召唤兽就陨落了九成五以上。

    就连白家所剩的十五尊仙帝,也陨落了十一人!

    恐怖!

    这就是吕重席下虫族集团大军的实力!

    而且,随着时间地延长,白家的仙帝与召唤兽陨落得更多、更快!

    “完了……”白清源心中悲苦无比!

    这一次出动十八尊仙帝,再加上之前就赶到的恨天仙帝,一共十九尊帝级强者。原本足以镇慑一个中大型势力。

    可是,仅仅对付吕重一个人,没想到居然遭到如此大的损失!

    突然之间,白清源觉得这次的神器出土,对白家来说真的是一个超级不好的事情。

    因为如果没有神器出土,白家的这么多仙帝绝对不会聚集到一起。

    自然而然,也不会陨失这么大。

    可是,白清源却把最根本的忘了。

    如果不是白奇自己找死,如果不是他们白家一向嚣张惯了。怎么会一窝蜂地赶来威慑吕重?

    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等人所有威慑的人,居然是吕重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

    “哈哈,白家这次要彻底陨落了……”

    “不会吧?就算仙帝损失得有点多,可只要白家的那么圣人存在,白家就有镇慑其他势力的能力。”

    “不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白家的帝级强者大批次陨落。可有白玄风这尊圣人存在,他们就能再次制造大量帝级强者。”

    “是啊,只要白玄风圣人随便收服一些帝级召唤兽送予白家之人,他们就能再次威胁整个都天圣星……”

    “可如果有人把白玄风也干掉了呢……”

    ……

    无数人兴奋地讨论,有人觉得白家一定会彻底地没落下去,也有人肯定白家能重新崛起,毕竟白家是有圣人存在!

    可是,当一人突兀地说出“如果有人把白玄风也干掉了……”的话后。所有暗中观战的强者,都是一脸震惊与目瞪口呆。

    震惊之后,无数人的仙识、魔识四下探查,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居然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呵呵,有意思,本圣不出,居然连一些小魔崽子也敢放肆地评论了……”

    这时候,突兀地有一个神秘的声音在[都天圣星]的上空响起。

    话音一落,就见到正搂着六欲桃后观战的千手魔帝。全身猛地一震。

    “噗噗噗噗噗……”

    五团血雾陡然从千手魔帝的嘴里喷出,接着他全身一软。一脸苍白地倒在六欲桃后的怀里。

    “哼,小魔崽子,如果不是看在天渊魔圣的面子上,就在刚才,你已经死了……”

    千手魔帝倒下,一个声音冷哼而出。

    “千手……”六欲桃后尖叫起来,一脸地恐惧。

    强!

    太强了!

    这时候六欲桃后才明白,自己这样的巅峰魔帝与圣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白玄风只不过是一个二阶圣人,却能随便一语就能重伤比她还要强上一两筹的千手魔帝。

    突然,一个巨大虚影从都天圣星的上空出现,几乎把整个天空都占满。

    接着,一个白衣如雪的美男子,从虚影中直接走出。

    虚实转换!

    虚影具现化!

    这是更高级的影之大道!

    吕重双眼一眯,也全力戒备起来。

    他已看出来,这个人使出的是[影]之圣纹!

    是比他的影之大道还要高出太多的影之圣纹!

    他是白玄风!

    吕重在第一时间猜测出来人是谁,顿时心神完全启动,全神地戒备着这人。他可是知道,能把影之道,修炼至圣纹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心善的圣人。

    皱着眉头看了施施然出现的白玄风一眼,吕重脸上闪过一丝郁闷。

    这个家伙赶来,他要灭掉白家所有仙帝与召唤兽,却是进行不下去了!

    当下,吕重心念一动,对着虫族大军传音:“散开吧……”

    哗……

    整个虫族集团军,果断地散开。

    不过,它们也感应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极具威胁力,所以还是本能地守卫在吕重的四周。

    “啧啧,原来你就是吕重?”白玄风优雅地从天空中走下,看上去缓缓而行,可是一步间就走到了吕重的上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吕重,一脸笑容,似乎并没有把吕重伤亡了白家大量强者的事放在眼里。

    可他越是这样,吕重越觉这人阴险。防备心也越重。

    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吕重大刺刺地道:“不错,我就是吕重,阁下有何见教?”

    白玄风双眼微微一眯,脸上的笑容似莲花盛开:“呵呵,吕小友,自从你在混沌中大发神威后,本圣对你可是想念得紧。所以,你不如随我到我的道场玄影天去坐而论道?如何?”

    “呵呵,白玄风,你这是强来么?或者是你认为吃定了我吕重?”吕重淡淡一笑,脸上闪过一鸶 讥讽。

    一个圣人,居然找他这样的巅峰仙帝论道?

    而且,这个人还是灭了他白家大量中流砥柱级的仙帝级强者,是真正的白家仇人。他居然还能保持面不改色,甚至邀吕重坐而论道?

    这家伙当他吕重傻么?

    白玄风?

    居然直接叫了白玄风圣人的名字?

    无数人震惊于吕重的大胆。

    更有无数人在心里暗暗为吕重捏了把汗。

    同样,也有无数人也看到了更疯狂的一幕!

    这吕重真的太狂了,居然连圣人都敢直呼其名,而且一点也不尊重。

    这家伙是真的狂,还是脑子有问题?

    一时间,不少人的心中,也对吕重没有任何好感。

    连圣人都不尊重,这么妄自尊大的家伙简直是在丢修炼者的脸呢!

    如此狂妄的人,最好是神形俱灭的为好!

    嫉妒者的心里想法,也是展露无疑!

    毕竟,吕重崛起得太快了!

    可以说,如今天的诸天万界,吕重已像一个超级宇宙般压在无数仙帝、仙皇、仙王等修行者的心头。

    吕重的天赋、才情、实力,把整个诸天万界的天才、妖才、变态都打压了下去。成为诸天万界最亮的一颗星,自然而然,有无数人不喜吕重,恨不得这诸天万界就从来没有吕重这样的一个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