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旁侍女羡慕到眼冒异彩,在她们的印象中,向来只有后宫佳丽讨好陛下的份,陛下亲自给妃子梳头更是听都没听说过,也就是在这里常能见到,更让人无语的是,天妃受之泰然,平静的不像话,连个稍微感谢的意思都没有。

    可越是这样,越是看不到天妃的笑容,陛下似乎越想讨天妃欢心,竟然提出了让战平侯成为星君。几名侍女都知道,这就是后宫无数佳丽讨好陛下希望能得到的。

    两名从嬴家来的贴身侍女银霜和白雪更是暗暗高兴,只是估计天妃未必会领这个情。

    果然,战如意神色清净道:“陛下心意,臣妾心领了,无功不受禄,还是算了吧。”

    青主一手扶住了她的肩头,看着镜子里的她,“战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还给朕培养出了这么好的爱妃,你放心,这事虽然一时落实不下来,但朕会放在心上的,等个合适的机会吧。”手又捋起了她的秀发,“听说你几乎不出后宫,朕给了你随时能出宫回家的特权,为何不回家看看?可以带上天妃的仪仗,风风光光回去看看…难道嫁给朕不能给你带来丝毫荣耀吗?”

    战如意:“陛下多想了。”

    青主犹豫了一下又问:“或是说嫁给朕让你不开心了?”

    战如意:“宫内宫外有什么区别?那是生我养我的父母,臣妾不愿回去让父母给臣妾行礼,一些面子上的风光陛下觉得有意义吗?”

    “爱妃是真正有孝心的人。”青主笑了笑,淡然一声:“银霜!”

    “奴婢在!”银霜迅速上前行蹲礼。

    青主道:“回头和上官总管说一声,赐一套三品诰命的赏给战平侯夫人。”

    天庭的诰命有级别,王爷夫人一品,元帅夫人二品,星君夫人三品,侯爷夫人四品,都统夫人五品,总镇夫人六品。大统领夫人七品,统领夫人八品,共计八品。

    四品以上,其夫能进入天庭朝堂的一般弄个诰命的面子还是有的。随着其夫高升,诰命的级别也很容易跟着高升。

    四品以下不入天庭朝堂的诰命可封可不封,需知诰命的封发独独掌握在天帝一人的手中,四大天王之类的是无权给下面封的,有诰命之身的不管品级高低。一旦天后在御园举办宴会,那都是有资格进御园赴宴的,这是一项殊荣。试想看,其夫能出入朝堂的,一般在御园本就有别院,去御园赴宴自然也正常,连进朝堂资格都没有的,其夫若不是立了大功一般是很难沾这光的,而一旦封了诰命就享受相应的品级俸禄待遇。

    譬如一品诰命享受的是元帅的俸禄,二品诰命享受的是星君俸禄。后面以此类推。

    所以赏赐也是有级别的,三品诰命的赏那是给星君夫人的,却赏给了侯爷夫人,荣宠可见。

    “是!”银霜应下后退开到了一旁,这赏连她都应的习以为常了,这么多年来,陛下基本上每年都会有赏,开始那些年赏的还是四品诰命的赏,如今赏的都是三品,估计侯爷夫人每年受的这些赏就足够开销了。

    其他侍女看向梳妆台前的天妃。眼神里透着羡慕,来了东宫后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同人不同命了,后宫那么多佳丽,绝大多数一辈子都没得过陛下一次赏。赏的这么频繁的,天妃是这天宫内独一个。而她们跟着天妃也沾光不少,陛下动辄就会把东宫的下人给赏赐一遍,让她们照顾好天妃。

    银霜、白雪心中也颇为感慨,早先嬴家那边还因为天妃什么都不掺和非常生气,后来发现天帝似乎真的喜欢上了天妃。这就是争宠成功了啊!嬴家认为这也是天妃的一种争宠方式,于是不再逼迫天妃了,反而更加看中,因为嬴家知道,天妃不开口则已,一旦开口,只怕天帝难以拒绝,所以这样的机会宝贵,嬴家不会轻易动用,把天妃送进宫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瞅瞅镜子里波澜不惊的人儿,一点感谢的意思都没有,青主暗暗苦笑,不过他也习以为常了,手上不停,“没事多出去走走,别老是闷在宫里,把自己心情都给闷坏了,需要添置什么让银霜她们和上官总管打招呼。”

    战如意:“听说嬴天王的义女要送首饰来宫里?”

    青主见她说出了这样的闲话,立刻高兴了起来,“怎么?爱妃对首饰之类的东西感兴趣?是朕疏忽了,女人都喜爱这些东西。”

    战如意:“臣妾原本是牛有德的下属,算是多少了解牛有德的为人,不是个为女色乱来的人,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牛有德不惜代价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青主呵呵笑道:“说的是,爱妃这么一说,朕倒是也来了兴趣,回头招来,朕陪爱妃一起见见。”

    战如意:“陛下准备怎么处置牛有德?”

    青主手上一停,看着镜子里的人笑道:“莫非爱妃还记着当年的旧怨?”

    战如意:“都过去了。”

    青主不信,被人吊在旗杆上受了那么大的侮辱,又被人骂做求荣的卖女,能轻易忘记才怪了,笑道:“爱妃放心,朕会给你出这口恶气的。”他不介意送个顺水人情讨美人欢心。

    战如意再强调了一次:“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

    至于青主有没有听进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御园,庾重真率领人马从天而降,落在了总镇府外。

    大门外有不少人候着,该来的都来了,现场的气氛有点凝重,因为出现了两个不该出现的人。

    唐鹤年一脸微笑地陪在一名花白头发的老者身旁,老者身材高大,一身素衣便装,然那气势如坐云端,眼缝开阖间精光慑人,气场强大,令在场的人没一个敢大声喘气,不是别人,正是寇天王。

    庾重真见之一愣,快步上前,拱手道:“末将拜见天王。”

    不管是不是同一系统内的,人家的级别和地位在那,惹怒了人家除非北斗军的人永远别出现在人家的地盘上。

    寇凌虚目光在他脸上落了落,淡淡“嗯”了声,目光又扫了下苗毅,最后落在了人群中便装打扮的云知秋脸上。

    他身旁的唐鹤年对云知秋暗暗使了个眼色微微点头示意,表示确认这位就是寇天王,毕竟寇天王和云知秋彼此都从来没见过。

    圆谎得有个圆谎的样子,云知秋款款走了出来,到了寇天王面前,半行蹲礼,“见过义父!”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云知秋身上,杨庆目光中透露着惊疑不定,不时看看苗毅的反应。徐堂然脸上则是震惊的神色,做梦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成了寇天王的女儿,这真正是一步登天了啊!他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火热,大人若是娶了这个女人,那真是要飞黄腾达了呀!回头得让雪玲珑多来往。

    寇凌虚微微一笑:“秋儿不必多礼,有什么话咱们父女回家再说。”

    不管是不是做戏,人家能做到这个地步,以堂堂天王之尊亲自来应付场面,苗毅暗叹一声,这人情真是欠大了。

    “是!”云知秋应下起身。

    寇凌虚又朝身边指了下,示意云知秋站在了他的身边,盯着庾重真道:“本王带女儿回去小聚一趟,庾都统不会有意见吧?”

    庾重真抱拳:“末将乃是奉命行事,不能做主。”

    寇凌虚冷哼一声,“那就立刻上报,让能做主的回话,本王倒要看看什么人敢从中作祟!”语气和神态不怒自威,给人很大的压力。

    “是!”庾重真应下,摸出了星铃对上联系。

    这种事情是没办法阻拦的,案子结了,云知秋又没犯什么事,谁还能拦着寇天王的女儿回家?何况寇天王亲自出面了,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否则此时身在寇天王地面上的近卫军立马有麻烦,人家的确有这个能量。不需要再上报,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就直接做主了,让庾重真放人。

    收了星铃,庾重真侧身让开,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寇凌虚不急着走,目光落在了苗毅的身上,问的却是云知秋,“秋儿,那小子跟你闹成这样,怎么收场吧?”

    云知秋矜持道:“全凭义父做主。”

    寇凌虚负手慢步,左右之人自觉退让出一条路来,放他走到了苗毅的跟前。

    苗毅拱手:“末将拜见天王。”

    “少来这套!你胆子不小,竟敢欺到本王的女儿头上,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信不信本王现在活劈了你,你也是白死?”

    “末将之前真的不知她是您的义女。”

    “现在知道了,你准备怎么办吧?”

    苗毅抬头挺胸道:“娶她!”

    非常直接,不带一点掩饰的。

    见这小子没什么演戏的觉悟,寇凌虚想想也是,许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做做样子就行了,回头看向云知秋,道:“那就这样定了,另择吉日,本王给你们操办婚事!”

    苗毅拱手:“谢王爷成全!”

    站在不远处本是来迎接的飞红黯然低头,陪同在旁的绿婆婆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背,一脸同情,“哎!”轻轻叹了声,发现这牛有德还真是一点都不把飞红的感受给当回事。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说明也知道结果的,寇天王的女儿怎么可能给人家做妾室,就算是天帝也不敢这样说,飞红虽然是她绿婆婆的义女,可她绿婆婆在寇天王面前什么都不是,争都不需要去争,也没有和人家争的资格,那云知秋一娶进门自然就是正室。(~^~)

第1406章    第1406章

    “该死,白清源白痴啊,没搞清吕重的底细,就让我等围杀对方?这他娘的给我们找了多强的一个敌人……”

    “所有的事都是白奇那小辈招惹出来的,我们居然还傻得要为白奇那小畜生报仇?”

    “混蛋!我是白家人不错,可是我只是白家旁支之人,得到的资源少、修炼的功法级别低。却每每要我们完成最危险的任务,他m的,老子不干了,闪人……”

    “万兽大阵都对付不了吕重,我们才不留下来陪你白清源死呢……”

    “娘的,这到处都是虫子,我……我们要怎么才能杀出去……”

    ……

    之前主持[万兽大阵]的白家仙帝们,也彻底地反水了。

    白清源根本就束缚不了这些仙帝。

    只一瞬间,就有七位仙帝,不顾他的命令与节制,自顾自地逃命突围。

    “哈哈,白清源,今天你要彻底翻船了!”吕重狂声大笑,目光中杀气冲霄。

    白清源的脸色铁青无比,这时候,他对吕重有着刻骨铭心的恨。

    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把吕重千刀万剐。

    不过白清源也是一个心中城府极深的人。

    面对吕重这无穷无尽的虫族大军,他虽然心生惧意,却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跑。

    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要逃跑、突围,只怕也会被吕重穷追猛打。故而他也并不在虫族大军中突围,相反,还保持着一脸的平静。看着吕重,白清源目光中的杀意也是凝重无比。

    就是他!

    让整个白家都在这一天蒙羞!

    也正是他,白家的声望于一天之中迅速下跌。

    更因为吕重,整个白家的实力要下降至少两成!

    更别说,这一天,白家的几根中流砥柱也陨落了。

    而在无形之中,于这次的大战之后。会有更多的家族、势力蠢蠢欲动,与白家争夺资源。争夺弟子……

    ……

    这一切的一切,让白清源对吕重恨到了极点。

    正因为这种疯狂的恨,白清源也悄悄捏碎了一块玉牌。

    这块玉牌可是能直接与圣人白玄风联系。

    白清源相信。只要自家的圣人出手,吕重的虫族集团大军就算数量再多,实力再强,他也必死无疑!

    毕竟,一直以来。不成圣人,终于蝼蚁!

    圣人是凌驾于一切仙魔这上的存在。

    白清源相信,自己捏碎了这求援玉牌之后,自家老祖白玄风会在第一时间赶至,灭杀吕重!

    想到吕重马上就会陨落在圣人的手中,白清源的双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冷笑。

    ……

    吕重瞥了对面的白清源一眼,心如明镜。

    拥有可感知超越自身三个境界的读心术,白清源心中的想法,根本就逃不过吕重的法眼。

    再说了,就算感应不了白清源的心思活动。可吕重也早就感应到圣人白玄风的圣识异动。

    自然,吕重不可能没有防备。

    白清源不逃,吕重也无视了他。并没有最先找白清源的麻烦。

    相反,吕重开始全力指挥虫族大军。围猎突围的仙帝与他们各自的召唤兽。

    “嗷呜……”召唤兽在悲鸣!

    “啊……”仙帝在惨呼!

    ……

    黑宇万兽盟商店上空,吕重与白家从仙帝的一战,可以说出乎所有人的想像与预料。

    白清源、白清玄、白清雪、紫血魔帝等十九位仙帝,组成了一个超级豪华的战斗队伍。

    这个队伍,绝对是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不但他们本身个个实力极为强悍,同时,他们也是超级召唤师。每人能召唤出的超级战斗兽战斗。

    这样一来。一个强大的召唤师,至少能轻松压制住其他宇宙的同级别的强者!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思,白家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因家族小辈白奇引起的战斗,不但在第一时间导致了白奇被毁了元神。甚至白家的仙帝接连陨落。

    更甚至,白清玄、白清雪、紫血魔帝都被敌给一刀爆头了。

    原本,白清源以为凭借众仙帝的召唤兽组成[万兽大阵],足以灭了这个狂妄的吕重。

    结果,吕重大发神威,瞬间以上品巅峰境界的影之大道。灭杀了大量召唤兽与几位仙帝。

    更恐怖的是,吕重还召唤出了无数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极为恐怖的虫族集团大军。

    结果,白家的损失惨重无比!

    “无双吕重?这……这就是他纵横诸天的最大依仗?”白清源双眼喷火地看着吕重灭杀大量的召唤兽。

    不过,他在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吕重的强大与然深不可测!

    就在白清源极度震憾、愣神之际,之前他领导的白家仙帝们与他们各自的召唤兽大军,也在逃跑、突围的时候,迅速被灭杀!

    “万兽大阵与白家仙帝联军,还真的是不堪一击的土鸡瓦狗!在我虫族大军全方位包围的情况下,居然还想逃?天真——”

    话音一落,就见到更多的凶虫,不要命地以更疯狂的姿态,全力攻击这些突围、逃走的仙帝、召唤兽。

    “啊……,不要……,饶命……”

    “别……别吃我……”

    “不……不是我要得到你吕重啊……”

    ……

    好几位仙帝惨叫起来,可是,虫族大军才不会被他们的求饶而停止攻击。

    “噗噗噗……”

    无数朵血雾炸开!

    下一秒,这些仙帝直接被虫族中的皇虫、帝虫们给咬得全身千疮百孔。

    更甚者,他们的灵魂都诡异地消失。

    ……

    全面观看了这一幕,白清源也是脸色发白。

    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白家到底招惹了何等恐怖的怪物。

    单单一个吕重本身就够恐怖了。

    再加上吕重手下的这等恐怖的虫族集团大军。

    别说是白家了,只怕就算是诸天万界排名前十的顶级势力,只怕也无法在突然之间,承受得了吕重以及他席下虫族集团大军的攻击。

    毕竟,诸天万界的超级势力,也不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无数可以抵抗这虫族集团大军的高手。

    所以,除非是圣人赶至,只怕没人能治得了吕重!

    所以,除非是圣人赶至,只怕没人能治得了吕重!(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