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打开周家辉的车载导航,插入u盘后,便先点击了文件安装,当视频播放的时候,软件在后台便自动安装完成了。

    当然,赵长枪选择这样一种方式进入周家辉的车子,主要还是因为他确实想将周家辉暴揍一顿!

    当下,赵长枪听着耳机中的声音,心中暗道:“孙国伟,你一个堂堂市长竟然干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情,实在让人不耻!这回如果不能让你得应有的惩罚,我这个县长就直接不干了!我回家娶媳妇生孩子去!”

    当赵长枪为了搜集周家辉和孙国伟的证据而不懈努力的时候,远在岛国的岳南山已经将视频文件和德康家川的笔录文件,一股脑的亲手交给了德康集团的总裁德康正雄。

    德康集团的总裁虽然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但是以岳南山今日的身份和灭魂社的势力,他想见到德康正雄还是非常容易的。

    德康正雄是个很讲诚信的商人,对集团的下属员工要求也非常严格,当他看过岳南山给他的资料后,顿时大发雷霆,立刻让人将德康家川喊到了自己的面前。

    德康家川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再狡辩下去只能招来更严厉的惩罚,于是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向德康正雄坦白交代了。

    德康集团是家族企业,德康家川虽然犯下了如此严重的错误,但是德康正雄并没有将他交给政府有关部门,而只是让他成为了集团的一个普通员工。而和德康家川同流合污的那两个研究人员却被辞退。

    处理完德康家川后,德康正雄亲自带着德康集团的研究团队飞到了华国平川县。赵长枪并没有因为德康集团出了德康家川这样一个败类,就带着有色眼镜看德康正雄。他带着县政府的主要官员,热情接待了德康正雄的团队。

    德康正雄的到来无异于给周家辉兜头泼了一瓢凉水,周家辉仿佛感到有一把剑忽然洞穿了他的心脏。

    本来,当周家辉只是看到赵长枪的视频时,他还心存侥幸,因为单单一个视频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来证明他和德康家川有勾结。所以,他还抱着能逃脱惩罚的侥幸心理。

    但是现在看到德康正雄的到来,他知道自己彻彻底底的完了!

    德康正雄不但亲口证明了那段视频的真实性!而且将当初周家辉交给德康家川的五百万也归还给了平川县。

    如此一来,周家辉还有什么好辩驳的?如果那段视频是假的,德康正雄根本不会亲自跑到华国,更不会交给赵长枪五百万!

    周家辉终于明白为什么孙大壮将他供出来后,赵长枪一直没有找他算账的原因了。原因就是赵长枪不想只是让他丢官罢职,而是想将他送进牢房!

    周家辉感到自己的末日来临了!他不断的联系孙国伟,请孙国伟给他想想办法。孙国伟已经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孙国伟连续接到周家辉的电话后,觉得有必要亲自和周家辉好好的谈谈了。虽然他已经决定要放弃周家辉,但是他心中也很清楚,在这个危险的关头,他必须要安抚好周家辉。

    就在德康正雄来到平川县的当天晚上,孙国伟也亲自秘密来到了平川县,他和周家辉在事先约定好的一个小酒店的包房内见了面。

    孙国伟赶到的时候,周家辉早已经在小包间中等着他。

    周家辉看到孙国伟进来,也顾不得寒暄,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孙市长,你这回可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现在已经不求能保住这个副县长的职位,我只希望不要去坐牢,还能留在体制内就好!孙市长,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当初我可都是听了你的话,才落到现在这步田地的啊!”

    周家辉最后一句话倒是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表哥李东生的引荐,让他和孙国伟挂上了线,他现在肯定仍然好好的做着他的副县长,怎么会惹出这样的事情?

    周家辉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听了孙国伟的话,当了孙国伟的马前卒。本来以为自己是傍上了一颗大树,可以在大树底下好乘凉,却没想到这是一颗歪脖树,不是用来乘凉的,是用来上吊的。

    孙国伟听到周家辉话中满是抱怨之意,心中不禁有些不满,如果是平时,他可能早就是一通训斥了。但是想想自己此来的目的,他马上将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此刻他可不能得罪周家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别说周家辉一个大活人。如果真把周家辉给逼急了,周家辉给他来个玉石俱焚,将他也给供出去,他也甭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孙国伟没有说话,只是从身上取出一张银行卡放到了周家辉面前。

    “孙市长,您这是什么意思?”周家辉疑惑的问道。

    “小周啊!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出乎了我们的预料,当初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就当那些养殖户围堵县委县政府打算将事情闹大的时候,忽然蹦出来个王诗韵,不但将那些兔子给救活了,而且彻底平息了那些养殖户心中的怒火。同样,我们也没有料到赵长枪竟然会从岛国德康家川的身上打开局面,将藏在背后的你找了出来。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欺骗你。我会尽我的最大努力去挽救你,但是我却不能保证你最后会平安无事。这张卡里有五十万,这些钱和上次给你的五百万不一样,上一次那五百万是别人给我的。你应该知道,我的上面也是还有更高的势力的。这一次这五十万是我自己多年的积蓄,我已经没脸再和上面要经费了。现在我把这些钱给你,你交给你的家人,如果你真被抓起来了,这些钱也够他们花销几年。

    “你这种事情,应该不会被判很长时间。你出来后,虽然不可能再次踏上仕途,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你如果愿意经商,我会给你最大的帮助。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周家辉哪能不明白孙国伟的意思?孙国伟这是要和他摊牌了。

    周家辉还不到四十,原本在仕途之上还能更上一层楼,现在却忽然要去坐牢,就算孙国伟给了他五十万,就算孙国伟向他承诺,他出来后如果愿意经商,孙国伟将会给他最大的优惠,可是他还是感到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他又能怎么样呢?他心中也清楚,只要自己不把孙国伟给供出来,自己以后或许还能有出头之日,如果自己将孙国伟也给供出来了,恐怕自己就再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周家辉缓缓的收起银行卡,然后有些伤感的说道:“孙市长,你放心吧。我知道到该怎么说。唉,不知道赵长枪什么时候派人来抓我?我竟然有些期待了。”

    周家辉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好,好。想明白了就好。小周,你还年轻,以后的机会还多得是,说不定那一天你就成了比尔盖茨,乔布斯一样的商业巨子!到时候,全世界都以你为荣啊!”孙国伟高兴的说道。

    周家辉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虽然孙国伟说他还年轻,但是他却早已经不是十七八的愣头青,孙国伟刚才这话去安慰一下那些小年轻还行,到了周家辉这个年纪,看重的都是眼前的利益。

    “既然我们已经谈妥,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赶回榆林市,太晚了不行。你在这里好好喝一杯吧。好好的释放一下自己的压力。”

    孙国伟说完,起身离开了包房。

    如果是以前,孙国伟从周家辉的面前离开,周家辉肯定会点头哈腰,连说带笑的将孙国伟送走,但是这一次,周家辉看到孙国伟离开,他却连屁股都没有抬。

    面对一个抛弃自己的人,恐怕谁都不会有好心情。

    周家辉就坐在座位上看着孙国伟离开,直到孙国伟的身影从包房消失很长时间,他才忽然冲门口喊道:“服务员!服务员!给我过来!”

    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年轻女服务员推门走进来问道:“周副县长,你有什么要求?”

    周家辉猛然站起来,迈步走到女服务员身边,先是猛然将包房的门哐当一声关上,然后又一把将服务员拉到了自己怀中,紧紧的抱住!

    “周县长,你干什么。快放手啊,来人会看到的!”女服务员嘴里虽然嗲嗲的拒绝着,胳膊却已经使劲的搂住了周家辉的脖子!

    周家辉粗暴的将女服务员按倒在了巨大的餐桌上

    十几分钟后,周家辉看着主动给他打扫卫生的女服务员,心中不禁发出一声哀叹!

    他并不认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知道从什么渠道知道他是县长,竟然就这样欲拒还迎的从了自己。或许此刻这个女人正为已经傍上自己这个副县长而沾沾自喜吧?

    周家辉心中一阵悲凉,自己和眼前这个在他看来非常卑贱的女人又有什么两样?当孙国伟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他屁颠屁颠的便接受了,原本以为自己能跟着他飞黄腾达,直上九重天,没想到九重天没上去,倒是要下地狱了!

    “不知道几天后,这个女人得到老子被抓的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周家辉忽然邪恶的想道。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悲凉

第一五六四章 算你说了句人话    媚娘亦缓缓闭上了双眼,突然又一摇头,不甘心地睁开双眼急切道:“管家,牛有德和那云知秋不是还没修成正果吗?应该还有机会挽回的,是不是?”

    勾越叹道:“牛有德审讯中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自己睡了云知秋,承认了云知秋是他的女人,那是寇天王的义女,寇天王如果要牛有德对他女儿负责,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陛下也没理由阻止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如果老奴没猜错的话,天王此时已经去找寇天王索要好处去了”言下之意是王爷也默认这次输了。

    媚娘恨得牙痒痒,破口大骂:“如此卑鄙的事也干的出来,寇家一家不得好死,迟早要遭报应”

    勾越无奈道:“王妃息怒,以后碰到了更好的良婿,老奴一定在王爷面前进言成全。”

    媚娘掉了心头肉似的表情,痛心疾首道:“哪还有什么更好的,各家子弟我数了个遍,到哪去找条件这么好又没什么复杂背景的去。”

    勾越听明白了,这女人惦记的是能纯粹站在她们母女这一边的,考虑的是自己,而不是整个王府,他还能说什么?

    广媚儿默默低头在一旁,脸上神色有几分失落……

    “什么?义女?”

    天翁府,禁园内,手抚着要十几人才能合抱的一棵大树树干的夏侯拓猛然转身惊问。

    在旁禀报的卫枢苦笑点头,“是的,消息确认了,寇家和云知秋当众互相承认了。”

    啪夏侯拓一手扶杖,一手拍着额头,连拍好几下。似乎在责怪自己糊涂似的,哎哟喂道:“真是老糊涂了,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寇凌虚啊寇凌虚。老夫还真是小看了你,竟能被你想出这么绝的办法来。算你狠,老夫心服口服”

    卫枢在一旁安慰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光是老爷没想到,只怕天庭上下谁都没想到寇凌虚能扯出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人来联姻,一点情分基础都没有的义女拿来联姻,他还真敢做,就不怕将来遭遇背叛?”

    放下手的夏侯拓又是一阵长叹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现在想想,九环星天街那出戏啊,寇凌虚玩的漂亮啊,早不出手晚不出手,一出手就断了青主和其他三位的后招,又做了个几家相迫的危难时刻搭把手的局,还保住了牛有德帮其渡过了难关,有这份大人情在,牛有德和云知秋焉能轻易背叛,那可是要被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的。加上寇凌虚今后笼络人心的手段…这义女收的好啊火候掐的刚好合适,达到的效果不亚于寇家拿血缘女儿联姻。寇凌虚玩出这么一出邪招,青主那边只怕要傻眼要气得够呛。”

    卫枢默默点了点头。也叹道:“还是没能阻止住,还是让他们得逞了,不知道青主接下来会怎么应对。”

    夏侯拓又拍了拍粗糙树干,抬头看了看茂盛枝冠,“拭目以待吧”

    天宫,一顶黑色高帽,一袭黑色披风的高冠大步进入宫墙之内,直奔星辰殿。

    还未走到星辰殿,已经在等候的上官青便迎了过来。提醒道:“牛有德的事,陛下正在气头上。急招你觐见,你待会儿小心点。”都是青主身边的老人。不费事的顺水人情多卖卖也不损失什么。

    高冠:“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区区一个牛有德,陛下何必如此生气。”

    陪同行走的上官青哎哟一声,“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陛下哪是在乎那个牛有德,是气在被寇凌虚当傻子给耍了一把,换了谁能不生气?”

    高冠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因为已经到了星辰殿门口。

    两人进入殿内,只见司马问天破军和武曲都在场,青主身边的老人都到齐了。

    破军的脸色不太好看,牛有德跟寇凌虚的女儿有了那层关系,怕是没办法在近卫军呆了,其实他是很欣赏牛有德的。

    高冠还来不及行礼,站在殿中央的青主已经指着高冠的鼻子劈头问道:“你在那边难道就一点端倪都没发现?”

    高冠还是先行了一礼,才回道:“臣在九环星天街的确是没看出任何端倪,臣在回来的路上听到此事后也很吃惊,后悔走的早了点。”

    青主指了指破军,“那牛有德好大的胆子,竟敢瞒着朕干这样的事情,看看你手下养的是什么东西,吃里扒外左督卫你是怎么管的?”

    破军绷着脸道:“牛有德哪能有这本事,也不可能玩转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这明显是牛有德被寇家给利用了,是寇家精心策划的局,否则凭高右使的神目焉能看不出端倪”

    “你还敢帮他说话?”青主大步上前,手指都快戳到破军脸上,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牛有德的确没这么大的格局,肯定是寇家的精心杰作。

    破军闭嘴了,这事自己这边也多少有责任,没必要为这事争吵。

    青主转身,阴着一张脸,双臂两边一挥,“如今朕怕是成了天下人的笑话,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在场几人暗暗交换眼色,觉得青主太在意那啥了,天下人谁没事笑话这个,偶尔笑话一下又能怎么样。可是也能理解青主的心情,高高在上惯了,自然把自己的形象和脸面看的重一些。

    高冠淡然道:“办法不是没有。”

    青主偏头看来,“说”

    高冠:“纵容部下在天街杀天街守卫和强行募捐的事近卫军还没审,从严审理,从重量刑近卫军若是觉得不方便做,交给监察右部好了,臣保证牛有德必死无疑”

    其他几人无语瞥了他一眼,那么大的事天庭都给压了下来,谁心里不清楚其中原因?如今为这么点小事将牛有德给处死,当寇凌虚是哑巴吗?再说了,陛下吃了这个亏却拿个小人物来泄愤,陛下面子上下得来吗?

    青主一张脸差点贴在了高冠的脸上,阴森森道:“高冠,这就是你的好主意?你是不是看谁的脑袋挂脖子上都不顺眼,杀人杀上瘾了?你难道不知道你杀人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治理这天下若是靠杀能解决,朕还要这满朝大臣干什么?”

    其他几位老神在在,就知道高冠说出这话要自找没趣。

    哪怕青主的脸要贴在自己的脸上,高冠依然是波澜不惊如石雕的样子,丝毫不避挪,面无表情道:“既然陛下觉得杀之不妥,那就贬”

    青主离开了他的脸,两手一背,“贬?朕这里将他贬了,他那便宜岳父要不了多久就能给他升回来。”

    高冠:“那就一贬到底,贬到他一时半会儿升不回来。”

    青主:“他把人家女儿都睡了,寇凌虚要牛有德娶他女儿朕能拦着?说的过去吗?届时近卫军也容不下了他去了寇凌虚的地盘上,一贬到底又有什么用,凭牛有德的能力,寇凌虚有的是办法创造机会让他高升”

    高冠:“近卫军容不下,可以扔到没人愿意去的鬼市去,我就不信寇凌虚还能有办法在鬼市帮牛有德高升”

    “唔…”青主一愣,脸上火气瞬间消了,眯眼捻着胡须沉吟不语。

    另几位看着高冠无语,发现这位高右使那是一贯的心狠手辣啊,这牛有德撞到这位的手上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司马问天拱手道:“陛下,高右使这主意不错。”

    青主还在沉吟不语。

    上官青也笑着提点道:“陛下,不管是天街还是鬼市,市集买卖范围内的都是天后娘娘在管着,牛有德去了鬼市的话,那就是个烂摊子,能把基本的税负给收齐就不错了,还从未听说有人能在鬼市立功的。寇天王若是想帮牛有德有所建树的话,怕是就要和夏侯家发生冲突了。”

    青主眉头挑了挑,上官的提醒让他想起了夏侯拓那老狐狸躲在背后搅浑水的事。

    司马问天又道:“就牛有德那脾气,那是走到哪都能惹祸的主,在鬼市那么复杂的地方,不惹出事来才怪了,那是夏侯家的地盘,牛有德出了事寇凌虚帮还是不帮?不帮的话,他这得意之作就废了,帮的话就要和夏侯家发生冲突,总之能让寇凌虚笑不出来,此乃一石数鸟良策。”

    青主哼哼冷笑了起来,夏侯拓不是躲在背后煽风点火悠哉的很吗?寇凌虚不是得意吗?让这两人斗一斗还是不错的,能斗个两败俱伤就妙了。

    他慢慢转身斜了高冠一眼,冷哼道:“算你说了句人话”

    高冠面无表情,好像什么都没说过似的。

    另几位松了口气,这事终于解决了,不然还不知道陛下这火要发到什么时候,只是那牛有德怕是惨了,火修罗弟子又怎样?这辈子的前途怕是毁在了高冠这几句话上。

    事情解决了,诸人散去后,青主又身心愉快的去了东宫,高兴的时候和不高兴的时候他都要去东宫布施雨露,不知羡煞多少后宫佳丽。

    **之后,轻衣慵懒地侧躺在瑶榻上的青主,眯眼看着轻纱后面的曼妙体躯从浴池内如出水芙蓉般走出,这隔着轻纱若隐若现的欣赏情趣别有一番滋味。

    侍女帮里面高挑的人儿穿好衣裙后,揭开纱帘簇拥着送到了梳妆台旁,帮着梳理。

    青主赤足走了过来,挥手让侍女们让开了,顺手拿了侍女手中的梳子,挽起战如意的秀发,以天帝之尊来帮她梳理长发,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娇容,笑道:“你父亲战平在侯爷的位置上多年,朕会找个机会让他坐上星君的位置,爱妃觉得如何?”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