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好得很!原来你就是那个狂人吕重。+◆现在连我家大兄都不放在眼里。那么,就让我等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到这里,白清源陡然对其他十五尊仙帝沉声大喝:“白家子弟,这吕重没有传说中的强,大家布万兽大阵——”

    布阵?

    所有白家仙帝都是微微呆滞了一下,接着,包括恨天仙帝在内,所有仙帝都迅速走位,开始把吕重给围了起来。

    更恐怖的是,随着这十五尊仙帝的走位,无穷无尽的召唤兽大军也凭空出现。

    第一次!

    吕重也遇到上集团大军!

    不过,面对这无穷无尽,几乎遮天蔽日的召唤兽大军,吕重也是毫不畏惧。

    此刻,吕重依旧拖着一把巨刀,目光冷凛如霜。

    “嗷呜……”

    “吼……”

    “昂……”

    ……

    无穷召唤兽,嚎吼起来。

    整个万兽大阵之内,杀气森森,腥风狂啸。

    见吕重被万兽大阵围住,白清源狂声大笑:“哈哈,吕重小儿,这里可是天灵宇宙,是召唤师称王的世界。你死定了……”

    甚至,主阵的其他十五尊仙帝也是心中多了一丝安全感。看向吕重的目光,也是如看死人一般。

    “召唤兽?”吕重目光一冷,不屑地吐出一句:“土鸡瓦狗!”

    土鸡瓦狗?

    哗……

    这下子,又有所有人哗然。

    这可是白家主持的最顶级的召唤兽大阵,在仙界的诸天万界。也能算是真正的顶级大阵了。

    甚至。无数天灵宇宙的人。都认为这个[万兽大阵]绝对不会低于地仙界截教的[万仙大阵]。

    这样的大阵,应该连圣人都会忌惮的。

    偏偏这吕重居然一脸不屑,认为其是土鸡瓦狗?

    “我靠,这吕重太狂了!居然敢说白家仙帝召唤出的万兽是土鸡瓦狗。那什么东西才能被他看得上?”

    “狂!真的狂拽酷吊天,这应该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无视白家的万兽大阵。”

    “哈哈,这吕重可别光说不练……”

    “吕重一个人是强,可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没有势力、没有靠山。势单力薄的他只怕要被白家万兽大阵镇压……”

    ……

    不知道吕重性格的人,全都认为吕重狂妄无比,可唯有千手魔帝心中多了一丝兴奋与期待。

    他可是知道,这吕重从来都不会说什么大话。

    而且,前段时间去过地仙界、蛮荒仙域的他,可是隐隐知道吕重除了自身强大外,还能役使无数强大异虫。

    “呵呵,真是期待,不知吕重这次会不会把他的虫族大军召唤出来。那样的话,战斗场面就会更宏大、壮观了……”千手魔帝微微嘀咕。可双眼已放光,搂着六欲桃后的双手也是突兀地青筋暴露。

    “杀——”

    白清源猛地对着万兽大阵挥了挥手。

    “吼……”

    “嗷……”

    ……

    飞天神龙、离火青鸾、八爪恐鸟、玄音魂兽……

    无穷召唤兽。开始对着吕重发动攻击。

    “哼,本座最不怕的就是群殴——”吕重冷笑一声,整个人以身化影。

    无数影子从身上分离而出,更是诡异地扩散、渗透。

    同时,本尊不停与其他影子进行虚实转换。

    忽之在左,瞬之在右。

    明明在上方天空,可同时又几乎在下方地面出现。

    只一瞬间,吕重几乎无处不在!

    更恐怖的是,吕重的本尊,每一次与影子虚实转换。都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杀一头超级召唤兽。

    “噗噗噗……”

    长刀入体的声音不绝入耳!

    一时间,整个天空,有如天河倒泄。

    可泄下的不是雨水,而是浓稠的血水。

    甚至,混在血水之中,更有一头头实力强大的召唤兽陨落,从高空中跌落。

    “轰隆隆……”

    整个大地,不停传来有如彗星撞地球的恐怖冲击。

    天空完全被血色覆盖。

    “哈哈,万兽大阵?也不过如此!”一瞬间灭杀了上千头大罗金仙境以上的凶兽,吕重狂笑而起:“接下来,我就不陪你们玩了。哈哈,来而不往非礼焉,看我的虫族大军……”

    吕重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天空之中陡然出现遮天蔽日的各种云团。

    噬魂虫、回音虫、霸电虫、霉运虫……

    无数凶虫,疯狂涌现。

    一时间,整个[都天圣星]的天空,完全被虫族大军给遮盖。

    此翻虫族集团大军一出动,顿时,万兽大阵之内,还没有陨落的无数召唤兽,都惊恐起来。

    它们这些凶兽,更能感应到虫族大军的恐怖。

    要知道,这出现的虫族集团大军,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恐怖到了极点。

    “呜……”

    “嗷……”

    “吼……”

    “昂……”

    ……

    所有召唤兽大军都惊了,无数召唤兽开始发出恐惧的悲鸣。

    面对数量更为庞大的虫族集团大军,这些由仙帝召唤出来的战斗宠兽,个个的灵魂都在恐惧、颤抖。

    不堪者,更是直接被吓得从高空坠落。

    甚至,好些召唤兽都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五体投地,瑟瑟发抖。

    完了!

    随着吕重的虫族集团大军一起,整个[万兽大阵]此刻已是阵不成阵。

    第一时间,万兽大阵崩溃于召唤兽的骚乱!

    召唤兽的骚乱,也同时引发了他们主人内心的恐惧。

    “快逃!万兽大阵已被破,白清玄、白清雪、紫血魔帝都家族的顶级长老都陨落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的,逃命为上……”

    “阵不成阵,我们已经没有了与吕重抗衡的资格,我们还也不用坚持战斗了,跑吧!”

    “快跑,谁能活下来,就是自己的运气!”

    ……

    刚刚形成的[万兽大阵]在瞬间崩溃,无数召唤兽都无法形成战斗力,阵内白家的十几个仙帝,这一刻都像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窜,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实际上不光是那些白家的仙帝都恐慌、绝望,没有了战意。

    这一瞬间,就连无数暗中以仙识观望看到这一幕的各个强者,也如坠冰窖一般,全身泛寒。

    这个吕重真的太可怕了!

    不但自身实力强得变态、恐怖。而且手中还掌控了一只庞大数量的恐怖虫族大军。

    谁他m的说吕重势单力薄了?

    到底谁镇压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烟雨流年5888币的打赏,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赵长枪揍周家辉的真正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周家辉的心开了锅,他在痛骂德康家川是个大笨蛋的同时,也很纳闷赵长枪是怎么‘弄’到这段视频的。[hua ]-79-最让他的疑‘惑’的是,视频拍的很清楚,几乎媲美专业的影视视频,显然不是‘偷’拍的。

    既然不是‘偷’拍的,拍摄这段视频的人在拍摄时,肯定是得到德康家川允许的。德康家川为什么会允许别人拍下这样一段视频呢?

    周家辉怎么也想不明白。

    就在周家辉脑子‘乱’成一锅粥的时候,视频播放完了。赵长枪取出u盘问道:“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周家辉强做镇定的说道,“赵长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德康家川刚才的话?他可是明白说了,德康集团故意将有‘毛’病的种兔出售给平川县,可都是听了你的话才这样干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哼哼,赵长枪,鬼知道你这段视频的人是不是真的德康家川?现在的电脑技术如此发达,合成这么一段视频好像不是难事吧?就算视频的德康家川是真的,你又怎么能证明他说的话是真的?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诬陷我?我还说是你故意串通了德康家川想害我呢!”

    周家辉一边说,一边向远离赵长枪的方向挪了挪屁股。因为他发现他说话的时候,赵长枪仿佛刀子一样的眼神就直直的看着他,看的他心有些发‘毛’。他真害怕赵长枪又忽然发疯,摁住他脑袋往方向盘上砸。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嗡嗡‘乱’响呢。

    不过这家伙刚刚挪了一下屁股,就忽然想起一件事,车内的空间总共才有多大?赵长枪如果想打他,他能躲得开?

    让周家辉欣慰的是,赵长枪最终还是没再打他,并且也没打断他的话,等到他的话说完了,赵长枪才瞥了瞥嘴角,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周家辉,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算了,天要黑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见。”

    赵长枪说完,竟然推开车‘门’下了车!

    周家辉看着被赵长枪砰的一声关上的车‘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长枪就这样走了?他让自己看了这么一段视频,总应该拿这东西再威胁自己一下,或者要挟自己一下吧?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呢?真是莫名其妙。<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难道他今天下午‘弄’出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揍自己一顿?或者是想用这段视频给自己一个警告?

    周家辉正在纳闷,却见到赵长枪又回来了,拉开车‘门’,弯腰对着车里的周家辉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纳闷我今天下午为什么这样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揍你一顿撒撒气。现在我撒气了,感觉好多了。晚安,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赵长枪“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径直回到了自己的超级悍马,打火离开了。

    “赵长枪!你个‘混’蛋!我草泥马!你这个土匪!”

    直到赵长枪的车子已经跑远,周家辉才歇斯底里的喊道!直到发泄完了,这家伙才一打方向盘,向县人民医院的方向开去。这家伙的额头被赵长枪撞破了,现在只贴上了一块纸巾,必须得去医院处理下。不然如果发炎了可就不好了。

    周家辉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按动车载导航屏幕上的号码,他要给榆林市长孙国伟打电话。周家辉的车载导航和他的手机是匹配在一起的。

    孙国伟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老婆做饭。市委已经给他分了房子,他便把老婆接过来了。

    孙国伟一看是周家辉的电话,眉头就是一皱,心说:“这个周家辉怎么这么不晓事?早就告诉他以后尽量不要和我联系,怎么又把电话打过来了?”

    孙国伟心很清楚,周家辉现在很危险,自己现在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但是孙国伟还不敢让周家辉太过伤心,不然,一旦将周家辉被‘逼’急了,让他感到了绝望,他说不定会把自己给供出来。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孙国伟虽然接通电话的时候,拖拖拉拉,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刚一接通,他还是首先热情的说道:“哦,是小周啊,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听着话筒传出的热情声音,周家辉烦闷的心情稍稍缓解了一下,虽然他也明白,自己已经成了孙国伟的一颗弃子,但是,他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希望孙国伟到时候能站出来为自己说句话。

    “孙市长,事情糟了。德康家川将我们故意从岛国购进有病长‘毛’兔的事情都说出去了!”周家辉说道。

    孙国伟听到周家辉说“我们故意从岛国购进”,眉头马上就是一皱,早就告诉过周家辉让他不要将他和这件事牵扯到一起,他还用“我们”这个字眼!

    孙国伟强忍住心的不快,说道:“周家辉同志,你说的是真的?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

    “刚才赵长枪找到我了,他让我看了个视频,而且这个‘混’蛋还将我打了一顿!”周家辉说道。

    “什么!他把你打了一顿?打成什么样了?严重不严重?”孙国伟惊讶的问道。

    官场如江湖,即便大家心恨不能向对方身上捅刀子,但是表面上还是嘻嘻哈哈,你好我好大家好。虽然很多官员也有训斥辱骂下属的情况,但是当真动手打人的还真是凤‘毛’麟角。

    “唉!脑袋给打破了,不过问题不算严重,应该不用缝针,我现在正在向医院赶。孙市长,你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但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赵长枪为什么要来和我说这些?为什么让我看那个视频?”周家辉说道。

    “赵长枪怎么说?”孙国伟皱着眉头问道。

    “他说他就是想我打我一顿。”

    憋屈啊!一提起这句话,周家辉就感到无比的憋屈!

    孙国伟差点笑出声来,这是什么狗屁的理由?孙国伟使劲忍住了笑说道:“小周同志,既然赵长枪那个‘混’蛋这样说,或许他就是真的想出口恶气而已。别忘了,前几天他可是刚刚被人打了一顿。先不用管那个视频,毕竟德康家川的家在岛国,只凭借一个视频,是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的,只要形不成完整的证据链,赵长枪就拿你没有办法。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这样吧。”

    孙国伟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他虽然在电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却明白,周家辉的形式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了。他的脖子上已经被赵长枪套上了一个无形的绳索,赵长枪正在不断的收紧这个绳索。当赵长枪将这个绳索彻底收紧的时候,周家辉也就完蛋了。孙国伟现在最担心的是到最后周家辉会顶不住压力,将他给供出来。

    “唉!但愿这个家伙能是个优秀的gcd员吧!”这个家伙竟然想起了那些在日本鬼子屠刀下,仍然面不改‘色’的党的好儿‘女’!

    大众朗逸内,周家辉随手将手机仍在副驾驶座上,皱了皱眉头,然而他刚刚皱了皱眉头,便感到眉头一阵生疼。这家伙不禁又骂道:“***赵长枪,你这个‘混’蛋敢撞老子的脑袋!唉,这个‘混’蛋今天下午忽然‘弄’出这么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周家辉并不是很相信孙国伟的话。赵长枪真的是为了想打自己一顿,所以才故意来打自己一顿?周家辉怎么想,怎么感到不对劲。

    当周家辉赶往医院的时候,赵长枪正不紧不慢往王淑芳的别墅赶。

    赵长枪的一个耳朵里塞着耳麦,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就在刚才,周家辉和孙国伟的通话全都落在了他的耳,不但落在了他的耳,而且还在他的手机留下了备份音频!

    自从赵长枪拿到岳南山给他的视频后,赵长枪就猜想到这件事里面肯定有孙国伟的影子!搞不好周家辉就是奉了孙国伟的命令而行事。原因很简单,如果上面没人支持,周家辉干不成这样的事情,单单是‘交’给德康家川的那五百万,周家辉就拿不出来!这就说明肯定有人在帮助周家辉。周家辉只是别人手的一杆枪而已。

    至于周家辉的背后站的是谁,赵长枪在养殖户围堵县委县政fu的时候,就猜的八 九不离十了。

    赵长枪虽然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猜想不能当证据。他必须要拿到周家辉和他背后的人联系的证据,才能将周家辉背后的人揪出来。

    于是赵长枪很自然的便想到了要窃听周家辉的手机。而要想窃听他的手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周家辉的手机植入**。

    可是这几天赵长枪一直不待见周家辉,两人见面之后,连话都不说,他怎么才能将周家辉的手机要到自己手,植入软件?

    赵长枪是个聪明人,想了片刻便将主意打在周家辉的车载导航上。周家辉的手机和车载导航肯定是匹配好的,自己只要将**植入周家辉的车载电脑,然后就能通过蓝牙传到周家辉的手机上。

    赵长枪说干就干,他先将软件下载到了有视频内容的u盘,然后便开始找机会进周家辉的车子。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下午的一幕。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