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周家辉的心开了锅,他在痛骂德康家川是个大笨蛋的同时,也很纳闷赵长枪是怎么‘弄’到这段视频的。[hua ]-79-最让他的疑‘惑’的是,视频拍的很清楚,几乎媲美专业的影视视频,显然不是‘偷’拍的。

    既然不是‘偷’拍的,拍摄这段视频的人在拍摄时,肯定是得到德康家川允许的。德康家川为什么会允许别人拍下这样一段视频呢?

    周家辉怎么也想不明白。

    就在周家辉脑子‘乱’成一锅粥的时候,视频播放完了。赵长枪取出u盘问道:“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周家辉强做镇定的说道,“赵长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难道你不想解释一下德康家川刚才的话?他可是明白说了,德康集团故意将有‘毛’病的种兔出售给平川县,可都是听了你的话才这样干的。”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哼哼,赵长枪,鬼知道你这段视频的人是不是真的德康家川?现在的电脑技术如此发达,合成这么一段视频好像不是难事吧?就算视频的德康家川是真的,你又怎么能证明他说的话是真的?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诬陷我?我还说是你故意串通了德康家川想害我呢!”

    周家辉一边说,一边向远离赵长枪的方向挪了挪屁股。因为他发现他说话的时候,赵长枪仿佛刀子一样的眼神就直直的看着他,看的他心有些发‘毛’。他真害怕赵长枪又忽然发疯,摁住他脑袋往方向盘上砸。他的脑袋到现在还嗡嗡‘乱’响呢。

    不过这家伙刚刚挪了一下屁股,就忽然想起一件事,车内的空间总共才有多大?赵长枪如果想打他,他能躲得开?

    让周家辉欣慰的是,赵长枪最终还是没再打他,并且也没打断他的话,等到他的话说完了,赵长枪才瞥了瞥嘴角,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周家辉,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算了,天要黑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再见。”

    赵长枪说完,竟然推开车‘门’下了车!

    周家辉看着被赵长枪砰的一声关上的车‘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赵长枪就这样走了?他让自己看了这么一段视频,总应该拿这东西再威胁自己一下,或者要挟自己一下吧?他怎么就这样走了呢?真是莫名其妙。<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strong>难道他今天下午‘弄’出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揍自己一顿?或者是想用这段视频给自己一个警告?

    周家辉正在纳闷,却见到赵长枪又回来了,拉开车‘门’,弯腰对着车里的周家辉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很纳闷我今天下午为什么这样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揍你一顿撒撒气。现在我撒气了,感觉好多了。晚安,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赵长枪“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径直回到了自己的超级悍马,打火离开了。

    “赵长枪!你个‘混’蛋!我草泥马!你这个土匪!”

    直到赵长枪的车子已经跑远,周家辉才歇斯底里的喊道!直到发泄完了,这家伙才一打方向盘,向县人民医院的方向开去。这家伙的额头被赵长枪撞破了,现在只贴上了一块纸巾,必须得去医院处理下。不然如果发炎了可就不好了。

    周家辉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按动车载导航屏幕上的号码,他要给榆林市长孙国伟打电话。周家辉的车载导航和他的手机是匹配在一起的。

    孙国伟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老婆做饭。市委已经给他分了房子,他便把老婆接过来了。

    孙国伟一看是周家辉的电话,眉头就是一皱,心说:“这个周家辉怎么这么不晓事?早就告诉他以后尽量不要和我联系,怎么又把电话打过来了?”

    孙国伟心很清楚,周家辉现在很危险,自己现在必须要和他保持距离。但是孙国伟还不敢让周家辉太过伤心,不然,一旦将周家辉被‘逼’急了,让他感到了绝望,他说不定会把自己给供出来。那自己可就完蛋了。

    孙国伟虽然接通电话的时候,拖拖拉拉,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刚一接通,他还是首先热情的说道:“哦,是小周啊,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听着话筒传出的热情声音,周家辉烦闷的心情稍稍缓解了一下,虽然他也明白,自己已经成了孙国伟的一颗弃子,但是,他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希望孙国伟到时候能站出来为自己说句话。

    “孙市长,事情糟了。德康家川将我们故意从岛国购进有病长‘毛’兔的事情都说出去了!”周家辉说道。

    孙国伟听到周家辉说“我们故意从岛国购进”,眉头马上就是一皱,早就告诉过周家辉让他不要将他和这件事牵扯到一起,他还用“我们”这个字眼!

    孙国伟强忍住心的不快,说道:“周家辉同志,你说的是真的?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

    “刚才赵长枪找到我了,他让我看了个视频,而且这个‘混’蛋还将我打了一顿!”周家辉说道。

    “什么!他把你打了一顿?打成什么样了?严重不严重?”孙国伟惊讶的问道。

    官场如江湖,即便大家心恨不能向对方身上捅刀子,但是表面上还是嘻嘻哈哈,你好我好大家好。虽然很多官员也有训斥辱骂下属的情况,但是当真动手打人的还真是凤‘毛’麟角。

    “唉!脑袋给打破了,不过问题不算严重,应该不用缝针,我现在正在向医院赶。孙市长,你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但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赵长枪为什么要来和我说这些?为什么让我看那个视频?”周家辉说道。

    “赵长枪怎么说?”孙国伟皱着眉头问道。

    “他说他就是想我打我一顿。”

    憋屈啊!一提起这句话,周家辉就感到无比的憋屈!

    孙国伟差点笑出声来,这是什么狗屁的理由?孙国伟使劲忍住了笑说道:“小周同志,既然赵长枪那个‘混’蛋这样说,或许他就是真的想出口恶气而已。别忘了,前几天他可是刚刚被人打了一顿。先不用管那个视频,毕竟德康家川的家在岛国,只凭借一个视频,是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的,只要形不成完整的证据链,赵长枪就拿你没有办法。好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这样吧。”

    孙国伟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他虽然在电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却明白,周家辉的形式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了。他的脖子上已经被赵长枪套上了一个无形的绳索,赵长枪正在不断的收紧这个绳索。当赵长枪将这个绳索彻底收紧的时候,周家辉也就完蛋了。孙国伟现在最担心的是到最后周家辉会顶不住压力,将他给供出来。

    “唉!但愿这个家伙能是个优秀的gcd员吧!”这个家伙竟然想起了那些在日本鬼子屠刀下,仍然面不改‘色’的党的好儿‘女’!

    大众朗逸内,周家辉随手将手机仍在副驾驶座上,皱了皱眉头,然而他刚刚皱了皱眉头,便感到眉头一阵生疼。这家伙不禁又骂道:“***赵长枪,你这个‘混’蛋敢撞老子的脑袋!唉,这个‘混’蛋今天下午忽然‘弄’出这么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周家辉并不是很相信孙国伟的话。赵长枪真的是为了想打自己一顿,所以才故意来打自己一顿?周家辉怎么想,怎么感到不对劲。

    当周家辉赶往医院的时候,赵长枪正不紧不慢往王淑芳的别墅赶。

    赵长枪的一个耳朵里塞着耳麦,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就在刚才,周家辉和孙国伟的通话全都落在了他的耳,不但落在了他的耳,而且还在他的手机留下了备份音频!

    自从赵长枪拿到岳南山给他的视频后,赵长枪就猜想到这件事里面肯定有孙国伟的影子!搞不好周家辉就是奉了孙国伟的命令而行事。原因很简单,如果上面没人支持,周家辉干不成这样的事情,单单是‘交’给德康家川的那五百万,周家辉就拿不出来!这就说明肯定有人在帮助周家辉。周家辉只是别人手的一杆枪而已。

    至于周家辉的背后站的是谁,赵长枪在养殖户围堵县委县政fu的时候,就猜的八 九不离十了。

    赵长枪虽然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猜想不能当证据。他必须要拿到周家辉和他背后的人联系的证据,才能将周家辉背后的人揪出来。

    于是赵长枪很自然的便想到了要窃听周家辉的手机。而要想窃听他的手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周家辉的手机植入**。

    可是这几天赵长枪一直不待见周家辉,两人见面之后,连话都不说,他怎么才能将周家辉的手机要到自己手,植入软件?

    赵长枪是个聪明人,想了片刻便将主意打在周家辉的车载导航上。周家辉的手机和车载导航肯定是匹配好的,自己只要将**植入周家辉的车载电脑,然后就能通过蓝牙传到周家辉的手机上。

    赵长枪说干就干,他先将软件下载到了有视频内容的u盘,然后便开始找机会进周家辉的车子。于是才有了今天的下午的一幕。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六三章 咱们输了    没完,随行的沈丁臣等人亦一起恭敬行礼,“奴才见过小姐。”

    小姐?什么小姐?近卫军这边有点凌乱,庾重真霍然回头看向身后,这边哪来的寇家小姐?他在天宫当差时,寇家的女儿他都见过,目光遍扫身后人马中的女人。

    察觉到不对,急匆匆赶到城外的勾越、左儿和断鸿等人抬头上看,听到‘小姐’二字可谓脸色大变,他们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已经意识到所谓的小姐很有可能就是云知秋。

    云知秋瞥了眼苗毅,苗毅老神在在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是一种暗示。

    上下一片诧异中,唐鹤年再次拱手道:“我等奉命来保护小姐,小姐这是要随近卫军去哪?”

    云知秋终于回话了,“唐叔,天宫那边让云华阁送点首饰过去看看。”

    此话一出,无异于当众承认了自己和寇家的关系,所有人的目光骤然盯在云知秋身上,都有点懵,寇天王府的管家称呼云知秋小姐?这女人是寇天王的女儿不成?

    果然是她!下面城门外的勾越等人神情抽搐,有种瞬间被打得手足无措的感觉。

    庾重真的目光霍然从云知秋脸上转到苗毅脸上,目泛怒色,恶狠狠道:“牛有德,这怎么回事?”

    苗毅脸上也露出的很惊讶的样子,“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唐鹤年点了点头,又朝庾重真拱手道:“庾都统,小姐乃是天王早年收的义女。这次听说小姐出了事,特派我等来暗中保护!天王有吩咐。若这边事了,就让我等护送小姐回府父女团聚。能否让小姐跟我们先回府,之后王府会送其去天宫,不知可否?”

    义女?勾越等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脸色皆是剧变,一个个差点气得吐血,寇家闷声不响的后招居然是这个,如此简简单单的一招,大家居然没人能想到!

    然而谁又会往这上头去想?自己家里都有女儿。想联姻自然是派出自家有血缘和有亲情关系的人才最可靠,有选择的情况下谁会收个没狗屁关系的义女嫁出去联姻?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可寇家偏偏就这样干了,有自家信任的女儿不用,竟然收个义女来奇袭,这一招太过出其不意,实在是太凶残了,一下把所有人给打懵了。

    勾越等人真可谓是一个个恨得牙痒痒,一个个费尽心思忙活了这么久,发现大家伙都被寇家给耍了次狠的。不得不承认这寇家实在是太阴险了。他们在这边逼迫,等于是逼得云知秋记下了寇家的大人情,让这‘义女’变得有意义多了,等于是成全了寇家。大家全部被寇家给利用了!

    勾越等人看向唐鹤年的眼神有点冒火,这老狐狸居然还带个寇文绿来,这老王八蛋摆明了在掩人耳目故意误导大家!

    义女?还是早年收的义女?褚子山强娶的时候你们去哪了?牛有德在城头非礼强抱走的时候。你们去哪了?鬼才相信!庾重真再次看向苗毅,恶狠狠传音道:“你敢说你不知道?”

    苗毅打死不承认。“都统大人,我是真的不知道。从未听她提起过这事。”

    庾重真胸脯急促起伏,“牛有德,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我看天宫那边你怎么交差!”霍然扭头看向唐鹤年,怒声道:“天宫那边的意思不是我能更改的,唐先生,对不住了,人!我必须带走!”

    听这语气,苗毅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唐鹤年扫了眼苗毅,似乎猜到了他的担忧,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倒是不好勉强。小姐姑且先去天宫吧,想必王爷会在天宫那边等候。”接着回头一喝,“来人!”

    唰唰!十几名法力无边修士闪到了他左右,唐鹤年沉声叮嘱道:“一路随行保护小姐,小姐若是少了根头发,你们提头来见我!”

    “是!”十几人一起拱手领命。

    苗毅闻听松了口气,路上有人保护,天宫那边有寇天王亲自出面撑场子,应该不会有事了。

    庾重真再次回头冷冷盯了眼苗毅,怒喝道:“走!”

    把差事办成了这样,不火大才怪了,一挥手领着众人迅速飞离。

    寇家派出的十几名修士在近卫军的上下左右随行护送。

    目送的唐鹤年笑眯眯捋须,成了!

    寇文蓝多少有些担心,传音问道:“唐爷爷,义女的事情是不是公布的早了点,会不会给苗毅带来麻烦?”

    唐鹤年摇头道:“再晚的话,怕是黄花菜都凉了,你以为把云知秋招去天宫是干什么?迟早要成全牛有德和云知秋,天宫搞不好会玩出个赐婚的把戏,事情到了现在,哪能让天宫那边摘桃子!把天宫的把戏给憋得发不出来,这一对新人才能念寇家的人情。至于牛有德,麻烦是肯定会有一些的,不过大的案子已经定下来了,天宫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再翻案,有王爷在那边撑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原来如此!”寇文蓝恍然大悟。

    此时,把事情从头看到尾的寇文蓝才算是对唐鹤年真的心服口服了,在唐鹤年的点拨下,也算是看明白了。

    他之前还认为这样的事情用不着这位老管家亲自出马,大材小用了,他寇文蓝来把‘义女’的身份一公布,事情就成了。现在看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事情没那么简单,认义女这事锦上添花可没雪中送炭好啊,意义不一样,承载的情分也不一样,稳住各方帮助苗毅渡过酉丁域一劫也是关键,亲自指点苗毅应对几家更是让苗毅承了人情,消息泄露的早了的话,苗毅这次就死定了!

    还有另几家,若是寇家派个他来的话,肯定会引起其他几家老家伙的怀疑,所以看似简单,却是早不得晚不得,轻不得也重不得,各方面的火候都要视情况而定拿捏的恰当才行,他寇文蓝目前还玩不出这种火候的把戏,这次也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差距。

    “小少爷,老奴这边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唐鹤年拱了拱手。

    寇文蓝点头:“唐爷爷放心,回头我会跟四姐一起回去。”

    就在这时,勾越等人闪身上来,左儿冷哼道:“姓唐的,你还真是不择手段!”

    勾越寒着脸道:“这次算你们寇家狠!”

    “彼此彼此!老夫有事先走一步,恕不奉陪!”唐鹤年朝几人一拱手,挥手招呼上大掌柜沈丁臣等人迅速射空而去。

    星月楼,返回的断鸿在后院找到了昊轻燕,拱手道:“小姐,事情已经过去了,您不用再担心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站在雕栏旁郁郁寡欢的昊轻燕一愣回头,“过去了?大执事的意思是说我不用再嫁给牛有德了?”

    断鸿叹道:“想嫁也嫁不成了,这次是老奴办事不利,有负王爷重托!回去后,老奴自会向王爷请罪,不过也算是遂了小姐的意,总算是成全了一头。”最后一句有自嘲的意味。

    齐光轩,左儿也见到了依旧坐那刺绣的嬴月,行礼之后叹道:“小姐,这次遂您的愿了,牛有德那边您不用嫁了,咱们可以回去了。”

    本已麻木的嬴月闻声霍然扭头看来,“管家是说真的?”

    左儿苦笑:“咱们输了,让寇家得手了。”

    嬴月似乎瞬间有了生气,站了起来,神色间有几分惊喜,又有几分好奇,“是寇文绿吗?是绿姐姐要嫁给牛有德吗?”

    左儿叹道:“小姐看来是解脱了,不过恕老奴说句不当说的,老奴在这件事情上也许是办的刻薄了点,但也是为小姐好,老奴看过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看人多少还是有几分心得的,小姐现在也许是高兴了,可小姐以后未必能找到比牛有德更合适的男人,不仅仅是指牛有德的前途,也是指男女之间情意方面的。小姐若是不信,请牢牢记住老奴这句话,这次错过了牛有德,只要牛有德将来能一直活下去,小姐迟早会有后悔的那一天,那时便会明白家里也是为你好!”

    嬴月淡淡一笑:“管家放心,嬴月永远都不会后悔!”

    “哎!”左儿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下去,也不愿再多说了,拨了拨手道:“小姐,咱们回吧。”

    藏真阁,面见了媚娘母女的勾越同样行礼请回:“王妃,咱们可以回府了。”

    媚娘眼睛一闪一闪道:“听说牛有德随近卫军回去了,是不是在御园还能相见?”

    勾越苦笑摇头:“没必要再见了,这次让寇家得手了,老奴办事不利,咱们输了。”

    媚娘顿时被针扎了般的反应,瞪大了眼睛道:“难道是寇文绿?牛有德是不是瞎了眼,那丫头哪一点能比得上媚儿,这怎么可能?”

    一旁的广媚儿有些心不在焉,她这些日子里脑海中不断浮现自己对苗毅耳鬓厮磨搂抱、苗毅那只手在她屁股上又揉又捏的情形,每天都在羞羞中渡过,此时闻听亦愣愣抬头看着勾越。

    勾越语气近乎哀叹道:“寇天王收了云知秋为义女!”

    媚娘一时间没听懂什么意思,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吃惊不小道:“这怎么可能?寇家不是没有女儿,怎么会用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义女来联姻?”

    谁说不是呢,谁又能想到?勾越一脸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再次给予了确认。(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