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噗,白家老大的这话太好笑了,人都杀人,居然还说人家不把他白家老祖放在眼里?这丫的白痴么?”

    “你丫的才白痴,你难道没看明白这白清源是惧了,正把自家老底给亮出来,想用圣人白玄风来镇慑那个强者……”

    “原来是这样!哈哈,这白清源也是一个孬种,亏他还是一个巅峰仙帝呢,居然惧了。哈哈,只怕他以后的修行之路再无寸进之可能了……”

    “不过,说实话,这个男子究竟是谁?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灭杀白家三帝,几乎有如杀鸡屠狗……”

    “哈哈,这人之前可是说了白家之人都是一群土鸡瓦狗,看来还真是……”

    “哼,如果白家人是土鸡瓦狗,那你们这些被白家欺压得不敢坑声的垃圾又能算什么?鸡狗不如?”

    “谁……谁他m的敢这么说话……”

    ……

    战场之外,无数人利用仙识开骂起来。

    可是,战场之上,吕重却是嘿嘿冷笑:“嘿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行犯人。你们白家好大的凶威,一上来什么都不问,居然敢强行对我出手。那么,我为何不能灭了你们?至于白玄风,虽是圣人,但是你们白家既然招惹我那我吕重也不会在乎白玄风的面子。再说了,只要惹上了我吕重,别说是你们这些仙帝,就算是白玄风亲来,我又有何惧。所以。你也不必拐弯抹角地用白玄风的圣名来威胁我!”

    哗!

    吕重这话一句。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要知道。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这么对白玄风不敬呢。

    这可是圣人啊!

    居然连圣人都有不放在眼里了?

    这家伙是谁,也太狂了吧!

    “等等,他……他说他是吕重……”一个于暗中用仙识观战的帝级强者惊叫起来,“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吕重,诸天万界,独一无二的吕重……”

    这人大叫之后,不少强者都惊得哗然。

    “天啊,居然是吕重。他……他居然来我们天灵宇宙了……”

    “原来他就是吕重!真的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难怪他能一招秒杀三大巅峰仙帝……”

    “太厉害了!这吕重简直比传闻中的还要强大!”

    “是啊,传说吕重曾在一神秘空间,以一人之力灭了上千仙帝。我一直以为传闻夸大了。现在,我却肯定吕重有这等实力!”

    “不错!这白清玄、白清雪、紫血魔帝三人都是帝级强者中的王者。连他们三人联手都被吕重一招给秒了,就算有上千仙帝来了,也应该不够吕重杀的。”

    “我的娘!原来这诸天万界,真的有吕重这样猛的凶神。只是,他现在到底达到什么境界了?难道他也是圣人不成?”

    “就算不是圣人,只怕也不差圣人多少了。他连圣人白玄风都不在乎呢……”

    “哈哈,我决定了。从今以后,认吕重为我的第一偶像……”

    “居然连吕重前辈都赶来了。天啊,这次的神器争夺战,我们还有希望吗?”

    “我靠,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神器出土连吕重大人都被吸引过来。只怕之后会有更多像与吕前辈一样强大的人物赶过来。我们这些人只怕没戏了……”

    “没戏就没戏!神器呢,就算被我得到,只怕也会是一场祸事。”

    “是啊,我们这些家伙还是安心看热闹,开开眼界罢了,至于抢夺神器的事,还是交给吕重前辈这样的牛人……”

    “哈哈,相比起其他圣人,我倒希望吕重大人能抢到神器。那样的话,又有得乐子可瞧了……”

    “对!有吕重大人出现的地方,必有豪华大战可观摩……”

    ……

    越来越多的人以仙识传音交流,只不过一下子,大家的交流就跑题了。

    这样,在无形中,整个都天圣星,白家的威望也在无形中下跌。

    甚至连白玄风这圣人的那种无形的镇慑力也被大幅度削弱。

    人心一失,威慑力降低。自然而然,白家甚至是白玄风的气运都在下降。

    这一点,普通仙魔不清楚。

    甚至就连白清源都不明白。

    但是,正在天灵宇宙天外天修炼的圣人白玄风却是突然感应到了。

    “该死,居然有人坏了我的气运?”

    从入定中清醒,白玄风一脸阴沉,他也被彻底地急怒了。

    连忙伸手掐算起来。

    可让白玄风震惊的是,天机似乎隐晦起来。让他很难在第一时间算清到底是谁坏了他的气运。

    不过,白玄风也是极快地反应过来。

    这次可不单是他的气运在跌,似乎白家的气运下跌得更快、更猛。

    很显然,这次的事情应该是白家引起的!

    找到了头绪,白玄风也干脆不再推演天机,而是直接动用自己的圣识,全力感应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咦……”

    正在与白清源对峙的吕重也陡然感应到有人动用圣识在探查什么,心中惊咦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

    说实话,吕重的圣识强度也不低,之前有[鸿蒙帝青木]的帮助,他的圣识已经提升到可媲美二阶圣人的圣识的地步。

    所以单论圣识强度,他已经能与白玄风不相伯仲。

    现在,天外有等同于二阶圣人的圣识在闪动,吕重第一时间就明白,这是白玄风的圣识到了。

    不过就算是白玄风赶至,吕重也是丝毫不惧。

    先不说,这次的事情可不是他吕重挑起来的。

    再说了,吕重也有不少底牌护身,不见得怕了白玄风这一尊二阶圣人。

    只不过,为防意外,吕重与云水瑶、胡媚暗中交流了一下,果断地把二女送入了[大寂灭珠]。

    只有吕重一个人的话,他有信心面对白玄风的追杀与打击。

    最近实力大进,让吕重也多了一份面对圣人的信心。

    在吕重看来,就算他正面依旧远远不是圣人的对手,但是,他还可以来阴的。

    当然,有[大寂灭珠]傍身,吕重相信就算是白玄风也无法灭了自己。

    因为吕重的圣识也不差,本身实力再不济,也有足够他反应的时间遁入[大寂灭珠]。

    有了这样的想法,吕重反而不准备第一时间躲开圣人了,相反,他有心一试白玄风这样的圣人到底有多强……(未完待续……)

    ps:感谢烟雨流年、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i1292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赵长枪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周家辉知道。他也曾经想过赵长枪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自己,训斥,公开批评,降职等等。

    他就是没想到赵长枪竟然会打他!而且是真打!

    大家都是文明人,赵长枪怎么能这样呢?太粗暴了,太没水平了!这实在有失一个县长的身份!周家辉心中如是想。

    “赵长枪!你放手!你不能打人,打人是违法的!你这个混蛋你放手!”周家辉一边挣扎,一边拼命的喊道。然而,就周家辉这点本事,在赵长枪手中什么都不是,他根本阻止不了赵长枪对他的狂虐!

    周家辉很快不嚷嚷了,因为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嚷嚷的越紧,赵长枪手上的力道就越猛,赵长枪虽然口中没有让他闭嘴,但是他在用行动让他闭嘴。好在周家辉还够聪明,及时闭上了嘴巴。

    赵长枪看到周家辉不再嚷嚷,这才停下了手,从车上的储物盒中取出一包纸巾,撕开,取出一沓后,其余的扔给了周家辉。

    “周家辉,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赵长枪一边用纸巾擦着手,一边说道。周家辉的头发不知道早上喷上了什么东西,赵长枪感到油腻腻的。

    “因为你是一个疯子,你是一个变态!”周家辉气狠狠的说道。任谁被别人打一顿后,脾气也不会好。周家辉也一样,被赵长枪暴打一顿后,他对赵长枪说话当然不会再向以前一样卑躬屈膝,点头哈腰了。

    周家辉虽然很贱,但是毕竟是个现代人,被人砍头还得跪下磕头说谢主隆恩的事情,他干不出来。

    周家辉说话的时候,用纸巾胡乱的擦了擦额头上的血,然后直接将一块纸巾当做消毒纱布贴在了脑门上。

    刚才赵长枪虽然手上留了力,但是周家辉的脑门上还是被撞的鲜血淋漓。

    “赵长枪,你敢胡乱打人,我要去法院起诉你!我一定要去起诉你!”周家辉继续嘟囔道。

    “周家辉,我揍你是因为你欠揍!我如果不揍你一顿,难解我心头之恨!我可以原谅你恨我,可以原谅你使用卑鄙的阴谋诡计陷害我,但是我不能原凉你坑害那些普通的老百姓!”赵长枪瞪着周家辉,厉声说道。

    “赵长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坑害普通的老百姓了?孙大壮的话就是一派胡言,你不能只听信孙大壮的一面之词!”周家辉说道。

    赵长枪忽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家辉说道:“周家辉,你知道周家辉告诉我了什么?不然你怎么知道周家辉的话都是一派胡言?”

    周家辉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刚才说漏嘴了。自从孙大壮将事情的真相告诉赵长枪之后,赵长枪从来就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这件事。按照正常思维,自己根本不知道孙大壮和赵长枪说了什么才对。

    现在自己忽然说孙大壮的话都是假的,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周家辉倒也光棍,知道自己暗中指使孙大壮挑唆那些养殖户围堵县委县政府的事情已经无法抵赖,于是一咬牙说道:“赵长枪,你不用和我假惺惺,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隐瞒你。孙大壮挑唆其他村民围堵县委县政府确实是我指使的。当时,我只是想让他们用这种方式来给你施压,让你快点给养殖户解决这个问题。我也是为这些养殖户的利益着想嘛。然而,我可没想到孙大壮那个混蛋最后竟然弄来那么多人!而且还打了你。”

    赵长枪冷冷一笑,说道:“周家辉,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傻子,或者说你认为我是一个三岁的小孩?能让你随便欺负?”

    周家辉心中又开始骂娘:“妈的,谁欺负谁啊!是老子被你欺负好不好?”

    “周家辉,我真怀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刚才你说什么?你说你也是在为那些养殖户着想?我呸!我看你是想把我搞下去吧?”赵长枪重重的呸了一声说道。

    “好吧,赵长枪,就算我的目标是你。这也不能成为你打我的理由吧?难道那些种兔有问题,你不应该负责任吗?你不要告诉我,事情都是我负责的,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责任!是,我承认,和德康集团交易的整个过程,都是我在负责的,可是当时你也去岛国了!你才是领队!你不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刚刚到岛国,你就踪影皆无,不知所终。现在兔子出了问题,难道你不该承担责任吗?难道那些养殖户去找你有错吗?”周家辉大声说道,估计在车外都能听的见,好在路上人不多,也没人搭理他们。

    自从赵长枪在岛国离开考察团的时候,周家辉就想好了这套说辞,所以,此时一口气将这番话说出来,倒也颇具威势。他想用这番话让赵长枪收敛一些,不要过分的追究他指使孙大壮围堵县委县政府的责任。

    周家辉说话的时候,赵长枪就看着他的脸,一直等到周家辉说完之后,赵长枪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嘲讽,说道:“周家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岛国的时候,你就一直在想着如何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吧?”

    “你胡说!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这些兔子会出事,怎么想着会将责任推到你身上?”周家辉马上说道。这家伙这回倒是反映挺快,没说漏嘴。他如果承认赵长枪的话,可就等于承认那时候他就知道种兔日后会出问题了。不然他为什么那个时候就开始考虑推卸责任?

    周家辉还要说下去,却见赵长枪冲他摆摆手说道:“行了,周家辉,我告诉你,我赵长枪不是个喜欢推卸责任的人。我如果打算推卸责任,那天也不会任由乡亲们将我打骂!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仅仅因为这件事,我虽然会处理你,但是我不会亲自打你!真正让我动怒打你的原因是,你为了搞臭我,竟然会勾结德康家川,故意从德康集团引进有缺陷的种兔!你这不是在坑害我赵长枪一个人,你这是坑害那些买了县政府兔子的父老乡亲们|!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不打你一顿,我心里实在憋的慌!”

    周家辉愣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他可没想到赵长枪竟然连这些内幕都知道了!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

    要知道,如果周家辉只是指使孙大壮围堵县政府的话,虽然肯定也会受到处分,但是最多也就是被清理出公务员队伍。如果他能处理好,或许只要降上个一级两级的就能将事情摆平。

    但是现在赵长枪把内幕给拎了出来,如果此事曝光,自己犯下的就是经济欺诈罪!一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

    周家辉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坐了牢,将会是什么样子。

    周家辉很快便从惊呆模式中跳了出来,他马上厉声说道:“赵长枪!你胡说!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自己想逃避责任,想让我当你的替死鬼,所以才诬陷我勾结德康家川,故意购进这批有毛病的种兔!”

    赵长枪鄙夷的看了周家辉一眼,说道:“周家辉,你不要老是这么大吵大闹好不好?你有点风度好不好?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你这样大吵大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周家辉恨不能吐血三升,三观尽毁!赵长枪以前在他心中的形象也轰然崩坍!他一直以为赵长枪是个严谨,做事认真的县长。没想到他若不讲理起来,竟然如此可怕!

    老子大吵大闹?老子没有风度?你过来,我把你的脑袋也在方向盘上撞个稀巴烂,我看看你不大吵大闹,你还有风度?哦不,你现在就没有一点点风度了,简直就是个土匪!还和你好好的聊天?鬼才愿意和你好好的聊天呢!

    周家辉一边在心中腹诽,一边打算再为自己申辩几句,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看到赵长枪从身上取出一个u盘,插进了车上的usb接口。然后赵长枪也没用周家辉开电锁,他直接将手伸到周家辉这边,拧动一下钥匙,在触摸屏上点了几下。

    当周家辉看到出现在液晶屏上的人时,差点再一次一头栽在方向盘上!他震惊的看到出现在屏幕上人竟然是德康家川!

    德康家川正在和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长得文质彬彬的男人一边喝酒,一边说话,而他们说话的内容竟然是周家辉和德康家川的合作经过!德康家川几次提到周家辉,在他口中,他之所以卖给平川县那批有毛病的兔子,都是周家辉的意思,为此周家辉还给了他五百万人民币!

    周家辉心中这个骂啊!心说,德康家川,你这个老混蛋。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和你喝酒的是你大大啊?还是你爷爷?你为什么要把这种事情告诉他?这种事情能是随便告诉人的吗?你就算不替老子考虑考虑,难道你就不怕德康集团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把你给开除了?

    周家辉哪里知道,德康家川也不想说,可是他不说不行啊!他不说,人家就会挖出他的眼珠当泡踩啊!

    视频总共有十几分钟。当视频播放完后,赵长枪关闭了视频,收起u盘,然后说道:“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