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轩辕卓:“满口胡言,你刚还说和云知秋是朋友,在此之前你们只是朋友,怎么又成了褚子山要抢你女人?”

    苗毅:“我早年就追求过她,她说不想再嫁,在我再三追求之下,她给了我一个承诺,若她哪天愿意嫁人了,不会嫁别人,只会嫁给我。褚子山不弄出婚事,我和云知秋便是朋友,褚子山弄出婚事,云知秋便是我女人!侯爷,倘若有人抢你女人,你是何反应?”

    众人听了牙疼,别人不弄出婚事就是朋友,弄出婚事就是你女人,这叫什么道理?

    独孤无冷冷喝斥了一声,“牛有德,是轩辕侯在审问你,不是你在审问轩辕侯。”<,/>

    轩辕卓倒不介意苗毅的反问,只盯着主题逼问:“就算是巧合,难道你在酉丁域集结人马也是巧合?这巧合是不是太多了点?”

    苗毅:“我的确是存了私心,想顺道来看看云知秋,我自己也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轩辕卓喝道:“褚子山带人赶到时你为何不言明身份,而是大打出手将其杀害?”

    苗毅:“这一点我在之前的供述中说的很清楚了,褚子山并未给我机会说明身份,见到我等亮出了天庭制式装备依然下令进攻,是他先动的手,难道要我等坐以待毙不成?褚子山不给我部机会率先发难,我部才反击,许多人都亲眼看到了,不是牛某在胡言乱语!”

    轩辕卓:“逃犯呢?江一一和那个假的‘云知秋’去哪了?”

    苗毅:“我已交代过,被他们跑了。”

    轩辕卓冷笑:“你五万大军能击溃百万精锐大军。区区两个逃犯能从重兵围困下跑了,你自己信吗?”

    苗毅:“我自己的确难以置信。可事实的确如此,明明已经制住的两人突然从我兽囊中脱困。我立刻挥剑斩杀,谁知对方大袖一挥,我手中红晶宝剑立刻化作齑粉,还差点被他杀了个措手不及,待我再还手,两人遁地如潜水一般,瞬间就没入了地下,我大军四处搜寻也找不到了踪迹。”

    轩辕卓手中扬起了一块玉牒:“你上次说是因为接到了消息才知江一一挟持了人质朝你部而去,所以你才率部将江一一给拿下。是不是这样?”

    苗毅:“不错!”

    轩辕卓:“不知是何人给你的消息?”

    苗毅:“酉丁域的一位旧识。”

    轩辕卓:“你的旧识怎么知道江一一的逃向?”

    苗毅:“因为他正是追赶江一一人马中的一员,知道我所在的位置。”

    轩辕卓:“说具体点,究竟是谁?”

    苗毅:“酉丁域的一位副统领,名叫周郎!”

    轩辕卓:“也就是说,他在和你星铃传讯联系的?”

    苗毅:“是!”

    轩辕卓:“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和他联系的星铃失踪了吧?”

    苗毅:“那倒没有。”

    轩辕卓:“那就交出来,留作核实证物!”说罢一偏头,有人过去解除了苗毅身上的禁制。

    苗毅挥手提出了一只星铃,立刻有人来将其取走了。

    此时地申星域左监军独孤无发问了:“牛有德。酉丁域的百万人马将你部包围,对你部劝降时,你焉敢下令进攻?”

    苗毅嗓门大了几分,“独孤大人。为何说出如此诛心之言!近卫军乃陛下近卫,焉有向人投降的道理!你怎不说那百万人马为何不退去,退下之后牛某也跑不了。是非黑白自会像今天这般明辨,可他们偏偏要围堵近卫军。存的是何居心?”

    独孤无道:“哪来的什么居心,他们只是想逼你们投降而已。”

    苗毅怒声道:“牛某身为一军统帅。焉能拿手下数万弟兄的性命妄断,当时哪怕有一线脱身的希望,我也不想那场大战发生,我的命也只有一条,也不想去冒那个险。独孤大人可看看牛某麾下那群幸存的弟兄都成了什么样子,命都是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若不是身陷绝境,谁愿意去拼死一搏?牛某在此断定,酉丁域百万精锐当时就是要将我们置于死地,根本不会给我们活路!”

    “你断定?证据呢?”独孤无做伸手索要状,咄咄逼人道:“是你先下令动手他们才反击,你凭什么断定他们要将你们置于死地,拿出证据来,没证据的话不要想当然地乱说!”

    “不需要证据!牛某身为御园总镇,率部为陛下守门,岂有投降的道理,冒犯天威者…”苗毅突然挥手铿锵一指,指着独孤无的脸,怒喝道:“杀!哪怕战至一兵一卒,也绝不投降!”

    阁内一阵静默,几名负责埋头记录的人员也抬起了头来,愕然!

    独孤无顿时有些恼羞成怒,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偏偏被一顶大帽子给扣的无话可说,稍理思路,喝道:“褚子山被你千刀万剐处以极刑,你怎么说?有没有这回事?”

    苗毅断然道:“有!”

    独孤无立马发难:“褚子山乃堂堂酉丁域都统,你有什么资格对他处以极刑?”

    苗毅火气消了,语气轻飘飘道:“败军之将,死不足惜!我若战败,也任由他千刀万剐,绝无怨言!”

    “记下来!”独孤无环指几名记录口供的人员,连连道:“把他这话记下来!”转而又指着苗毅逼问,“事后,你率部赶到九环星,恐吓威胁天街守军要血洗屠城,你怎么解释?”

    苗毅还未开口,庾重真出声了,“独孤大人,三部联审,审的是酉丁域一案,之后的事我近卫军自会审理,不劳独孤大人操心。”

    “哼!”独孤无冷哼甩袖,歇下了。

    其他人暂时也没什么问题,于是苗毅再次确认自己的口供画押,随后再次被带走。

    而情绪稍作平复的独孤无再次朝上坐的高冠拱手道:“高大人,四位王府的人在大牢内已经关押了多日,高大人有什么要问的,是不是该把人带来了?”

    高冠淡然道:“先主后次,先把主要精力放在核实主犯的口供上。”

    独孤无:“高大人,你既然怀疑他们和酉丁域一案有牵连,那就干系重大,怎么会成为次要的?”

    高冠:“不是我怀疑,是广王府的王妃检举的。”

    独孤无:“王妃可没检举广王府的管家勾越,大人不能这样牵强附会,这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高大人若是没时间,不妨由下官去代高大人询问如何?”

    高冠:“陛下有旨,酉丁域一案,三部联审!即刻起,为免有人徇私,所有涉及酉丁域一案的人员,必须三部的人一起到堂才能开审,不许任何一部的人私下接触,否则定不轻饶…独孤大人若是觉得我说的没道理,大可以向上控诉!”

    “你…”独孤无脸露愤怒。

    对苗毅审问的供词核实很快展开了,有关承诺的事情很好验证,云知秋承认的确给了苗毅那个承诺,这事大家心知肚明,肯定是两人商量好了的。

    对于江一一逃跑的事情,这边也查问了不少追捕过江一一的人,和苗毅所言也吻合上了,证明江一一是罕见的同时具备修行金、土两种属性功法的人,苗毅所遭遇的情况不少人都遭遇过,这也是江一一难抓的原因之一。

    至于向苗毅透露江一一逃跑路线的人,三部联查人员也查到了,酉丁域的确有一个叫周郎的副都统,不过却发现此人已经在酉丁域一役中战死。随后又从蓝虎旗下收集的战利品中找到了周郎的物品,找到了有苗毅法印的星铃,从另一面证明了苗毅和周郎有联系。

    但这完全有可能做手脚,可周郎死了,死无对证!

    而江一一为何要弄个假的云知秋挟持,难道是故意挑拨近卫军和地方势力厮杀?这是个大问题,然江一一又不知人在何方,亦无对证。

    根据各项证词和证物还原出来的情形的确是褚子山率部和牛有德所部碰巧撞见了,也的确是褚子山先下令动的手,查出的结果有利于牛有德。

    可透过细节谁都明白,这就是牛有德设下的圈套,牛有德当着褚子山的面对‘云知秋’上下乱摸,马上要将其娶进门的褚子山不火冒三丈下令进攻才怪了。然苗毅咬死了之前不知道褚子山和云知秋的事,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人没一个能做出对苗毅不利供词的,你能拿他怎么办?

    天宫,从如意天妃那小怡了几天的青主步出,上官青在门口相迎,陪同离去。

    “酉丁域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青主随口问了句。

    上官青当即将那边的详细情况报之。

    青主听过后沉吟道:“所有证据都证明牛有德不是故意的,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影射,难道酉丁域一案真是巧合?”

    上官青声音压低提点道:“陛下,江一一是老奴手下群英会的人,此乃群英会机密,连群英会内部知道的人都不多。群英会察觉到了一批可疑人员,派了江一一去秘密接触。案发后,老奴特意核实过此事,据报,江一一至今仍在执行秘密任务,案发时离案发地很远,根本不可能跑去作案,江一一也否认自己干过这事。”

    青主明白了,冷笑一声,“还真是那猴崽子在做局,胆子不小,只怕他做梦也想不到江一一是群英会的人!”然此事他并未追究,反而褒贬不一的来了一句,“不过那猴崽子有件事情是没说错、也没做错的,朕的近卫军焉能向人投降?猴崽子身上的毛病不少,可大的方向和立场是没问题的,朕甚欣慰!年轻人嘛,脾气浮躁、做事毛手毛脚可以理解,小毛病可以打磨一下,谁没点瑕疵,真要是骨子里出了问题那就没用了。”(未完待续。)

    …

第1402章    三大巅峰仙帝!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近十五尊强弱不等的仙帝!

    这一刻,都天圣尊至强白家,展现出了他们家族最豪华的战力。

    显然,白家,这一次强者齐出,也是要宣告一下白家的存在感了!

    总共十八尊帝级强者齐出,这种豪华阵营,几乎把无数大中小势力给吓住。

    同时,随着黑宇万兽盟商店外至强防御阵法崩溃,整个商店的情况,已完全暴露在无数强者的仙识的感应之下。

    白家出动了十八尊仙帝,这样的豪华阵营,让都天圣星上的所有强者的目光都为之聚集过来。

    “我晕,白家人似乎彻底被激怒了。一下子出动了十八尊仙帝。我靠,到底是哪个牛人招惹了这个疯子家族?”

    “有意思,白玄风嫡孙白奇居然被人废了元神,这下子他还也无力进步了……”

    “哈哈,有好戏看了。能在神器出土前观看这么一场豪华大戏,也不枉我费尽千辛万苦赶到这都天圣星……”

    “不过,那个人类是谁?敢在都天圣星废了白家嫡孙的元神,这牛的真的够大胆的……”

    “哼,别小看了这人类。他能面对白家十八尊仙帝,不对,加上恨手机看小说哪家强手机阅读网天仙帝,那是十九尊仙帝。可见他也绝对不弱……”

    “屁!这人类就算再强,又岂能在白家人手里讨得了好?要知道这次神器出土,白家的高手也提前回归,才聚集了这么多强者。白家十八尊仙帝。而那人类的身边的两女。一个巅峰仙皇。一个才巅峰大罗金仙,只怕根本就帮不了他的忙。这样,那人类只怕要被白家镇压了……”

    ……

    随着白家的强者成群结队地赶至,整个都天圣星的修行者都被吸引了。

    无数人展开各自的仙识、灵魂之力观望。

    不过,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好吕重一方。

    只所以说是几乎,却还有两个魔帝级的强者,流露出了与别人不一样的神情。

    这两人正是千手魔帝、六欲桃后。

    “果然是吕重!也只有吕重这家伙,才会走到哪里。就会闹到哪里。哈哈,有吕重出现的地方,必有惊世大战!”千手魔帝对着六欲桃后兴奋地大叫。

    六欲桃后微微一笑,问道:“你就这么看好那吕重?”

    “不是看好,而是崇拜!”千手魔帝双眼放光:“自吕重飞升仙界,每每都在创造奇迹。现在,白家之人围截吕重,也必定要倒霉。”

    “你对这吕重也太自信了。别忘了,这次吕重要面对,包括三位巅峰仙帝级强者在内的十九尊帝级强者。他一个人能同时与这么多仙帝周旋?别忘了。他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两个不是仙帝的女人要照顾……”

    虽然承认吕重的确强大。但是,六欲桃后,这时候也并不看好吕重。

    千手魔帝笑了笑,“呵呵,桃后,你也太小瞧吕重了。这家伙可是曾以一人之力灭杀了上千帝级强者的人物。更说了,他在混沌中还能出手救助魔圣、仙圣等强者,又岂会被区区一些帝级强者打败……”

    不管怎么说,这位千手魔帝十分相信吕重,甚至隐隐都有些崇拜吕重。

    整个都天圣星,似乎只有他才完全相信吕重,至于六欲桃后,有六分相信,却也有四分怀疑。

    而其他人,几乎没有一人看好吕重。

    ……

    “阁下是谁,真的是好大胆,居然敢灭了我白家嫡孙。贵阳市,你今天绝对逃不出都天圣星了!”

    三大巅峰仙帝之中的白清源开口了,此时他也是一脸肃杀。

    而白清玄、白清雪两人则是冷冷地瞪了早前服软的恨天仙帝一眼,几欲杀人。

    “逃?我为什么要逃?就凭你们这些家伙也想让我逃走?嘿嘿,一群土鸡瓦狗……”吕重淡淡地看了白清源一眼,一脸不在乎。

    “哗……”

    无数人被吕重的态度刺激了。

    而白清源更是一脸阴沉,怒极而笑:“哈哈!好一个无知小辈,居然敢这么看不起我白家众帝,那么,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这群土鸡瓦狗的实力——”

    “大哥,忒多的废话,让我先会一会这小子——”白清玄一马当先,如一头杀红了眼的巨狮!

    另外,一个白衣如雪的绝美女子也紧跟在他身后,此人正是白清雪,白家三大巅峰仙帝中的唯一一女性。

    别看她绝美之极,面容清冷。但是,这白清雪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

    陨落在她手里的仙皇、仙帝更不在少数。此时她一面飞驰,一面体内冒出越来越璀璨的白色寒气!

    玄阴九重寒龙劲!

    这是仙界阴之极性的寒功之一!

    “杀——”白清玄手中陡然出现一柄火红色长刀,他一声如雷怒吼,天地都为之战栗:“我白清玄先来会会你,焚圣识天斩——”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白清玄身周火光绽爆,无穷无尽的炽白色光芒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在虚空中幻化出一条浩浩荡荡的火焰星河。

    那星河之中每一颗星辰都燃烧着仙界极负盛名的顶级天火,无数颗星辰之火附在他手中的火红色巨刀之上,仿佛将要烧融苍穹,令整片虚空都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

    “玄阴九重天!”

    白清雪后发先至,她飞掠向前,越过了白清玄,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灰白色玄寒之气,发出了一声钩魂夺魄的轻笑。

    在她身周,一道道至阴至寒的能量从体内爆而出,在虚空中形成了一片寒气凛然的冰冻星河。从另一个方向攻向吕重。

    白清玄、白清雪两人一火、一冰,拥有的是两种极端能量。

    两者联手攻击,所产生的攻击力,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

    灰白色的冰冻星泛出璀璨的冷光,几乎要摧毁一切。

    四周的建筑,仙笼在微泄的寒气之下,顿时直接崩溃。无数被报入禁制的异兽顿时被殃及池鱼,在一瞬间被冻成粉碎。

    同时,另一边,炽火滔天,形成一重重恐怖的火浪狂猛地冲向吕重、云水瑶、胡媚。(未完待续……)i129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