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大巅峰仙帝!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近十五尊强弱不等的仙帝!

    这一刻,都天圣尊至强白家,展现出了他们家族最豪华的战力。

    显然,白家,这一次强者齐出,也是要宣告一下白家的存在感了!

    总共十八尊帝级强者齐出,这种豪华阵营,几乎把无数大中小势力给吓住。

    同时,随着黑宇万兽盟商店外至强防御阵法崩溃,整个商店的情况,已完全暴露在无数强者的仙识的感应之下。

    白家出动了十八尊仙帝,这样的豪华阵营,让都天圣星上的所有强者的目光都为之聚集过来。

    “我晕,白家人似乎彻底被激怒了。一下子出动了十八尊仙帝。我靠,到底是哪个牛人招惹了这个疯子家族?”

    “有意思,白玄风嫡孙白奇居然被人废了元神,这下子他还也无力进步了……”

    “哈哈,有好戏看了。能在神器出土前观看这么一场豪华大戏,也不枉我费尽千辛万苦赶到这都天圣星……”

    “不过,那个人类是谁?敢在都天圣星废了白家嫡孙的元神,这牛的真的够大胆的……”

    “哼,别小看了这人类。他能面对白家十八尊仙帝,不对,加上恨手机看小说哪家强手机阅读网天仙帝,那是十九尊仙帝。可见他也绝对不弱……”

    “屁!这人类就算再强,又岂能在白家人手里讨得了好?要知道这次神器出土,白家的高手也提前回归,才聚集了这么多强者。白家十八尊仙帝。而那人类的身边的两女。一个巅峰仙皇。一个才巅峰大罗金仙,只怕根本就帮不了他的忙。这样,那人类只怕要被白家镇压了……”

    ……

    随着白家的强者成群结队地赶至,整个都天圣星的修行者都被吸引了。

    无数人展开各自的仙识、灵魂之力观望。

    不过,几乎没有任何人看好吕重一方。

    只所以说是几乎,却还有两个魔帝级的强者,流露出了与别人不一样的神情。

    这两人正是千手魔帝、六欲桃后。

    “果然是吕重!也只有吕重这家伙,才会走到哪里。就会闹到哪里。哈哈,有吕重出现的地方,必有惊世大战!”千手魔帝对着六欲桃后兴奋地大叫。

    六欲桃后微微一笑,问道:“你就这么看好那吕重?”

    “不是看好,而是崇拜!”千手魔帝双眼放光:“自吕重飞升仙界,每每都在创造奇迹。现在,白家之人围截吕重,也必定要倒霉。”

    “你对这吕重也太自信了。别忘了,这次吕重要面对,包括三位巅峰仙帝级强者在内的十九尊帝级强者。他一个人能同时与这么多仙帝周旋?别忘了。他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两个不是仙帝的女人要照顾……”

    虽然承认吕重的确强大。但是,六欲桃后,这时候也并不看好吕重。

    千手魔帝笑了笑,“呵呵,桃后,你也太小瞧吕重了。这家伙可是曾以一人之力灭杀了上千帝级强者的人物。更说了,他在混沌中还能出手救助魔圣、仙圣等强者,又岂会被区区一些帝级强者打败……”

    不管怎么说,这位千手魔帝十分相信吕重,甚至隐隐都有些崇拜吕重。

    整个都天圣星,似乎只有他才完全相信吕重,至于六欲桃后,有六分相信,却也有四分怀疑。

    而其他人,几乎没有一人看好吕重。

    ……

    “阁下是谁,真的是好大胆,居然敢灭了我白家嫡孙。贵阳市,你今天绝对逃不出都天圣星了!”

    三大巅峰仙帝之中的白清源开口了,此时他也是一脸肃杀。

    而白清玄、白清雪两人则是冷冷地瞪了早前服软的恨天仙帝一眼,几欲杀人。

    “逃?我为什么要逃?就凭你们这些家伙也想让我逃走?嘿嘿,一群土鸡瓦狗……”吕重淡淡地看了白清源一眼,一脸不在乎。

    “哗……”

    无数人被吕重的态度刺激了。

    而白清源更是一脸阴沉,怒极而笑:“哈哈!好一个无知小辈,居然敢这么看不起我白家众帝,那么,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这群土鸡瓦狗的实力——”

    “大哥,忒多的废话,让我先会一会这小子——”白清玄一马当先,如一头杀红了眼的巨狮!

    另外,一个白衣如雪的绝美女子也紧跟在他身后,此人正是白清雪,白家三大巅峰仙帝中的唯一一女性。

    别看她绝美之极,面容清冷。但是,这白清雪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

    陨落在她手里的仙皇、仙帝更不在少数。此时她一面飞驰,一面体内冒出越来越璀璨的白色寒气!

    玄阴九重寒龙劲!

    这是仙界阴之极性的寒功之一!

    “杀——”白清玄手中陡然出现一柄火红色长刀,他一声如雷怒吼,天地都为之战栗:“我白清玄先来会会你,焚圣识天斩——”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白清玄身周火光绽爆,无穷无尽的炽白色光芒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在虚空中幻化出一条浩浩荡荡的火焰星河。

    那星河之中每一颗星辰都燃烧着仙界极负盛名的顶级天火,无数颗星辰之火附在他手中的火红色巨刀之上,仿佛将要烧融苍穹,令整片虚空都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

    “玄阴九重天!”

    白清雪后发先至,她飞掠向前,越过了白清玄,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灰白色玄寒之气,发出了一声钩魂夺魄的轻笑。

    在她身周,一道道至阴至寒的能量从体内爆而出,在虚空中形成了一片寒气凛然的冰冻星河。从另一个方向攻向吕重。

    白清玄、白清雪两人一火、一冰,拥有的是两种极端能量。

    两者联手攻击,所产生的攻击力,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

    灰白色的冰冻星泛出璀璨的冷光,几乎要摧毁一切。

    四周的建筑,仙笼在微泄的寒气之下,顿时直接崩溃。无数被报入禁制的异兽顿时被殃及池鱼,在一瞬间被冻成粉碎。

    同时,另一边,炽火滔天,形成一重重恐怖的火浪狂猛地冲向吕重、云水瑶、胡媚。(未完待续……)i1292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岳南山出马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吴飞灵的结局

    德康集团拒不承认他们的种兔有问题。[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更新好快。 并且理直气壮的告诉赵长枪,如果不服可以上诉!

    赵长枪没有选择上诉,这是跨国经济纠纷案件,如果按部就班的一步步走下去,将会非常麻烦,拖的时间也会很长很长,长到让赵长枪不愿去等待。很可能等到赵长枪退休回家抱孙子时,案子还不会有结果。

    况且即便最后有了审判结果,也不一定是赵长枪想要的那种结果。

    所以,赵长枪选择了走捷径,他直接给岛国的岳南山打了电话。请岳南山好好的和德康家川谈谈。

    岛国东京市,日之丸夜总会某一个包间内。

    德康家川正和两个男人一起喝酒,每个男人的怀都有一个‘女’人。男人的手在‘女’人身上肆无忌惮的游动着,‘女’人口则不断发出嗲嗲的,让人酥麻到骨子里的声音。

    “德康君,听说你和华国平川县的那次‘交’易出了问题?他们兔子出现了大批的死亡?”一个脑地秃顶的男人问道。

    “对啊,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听说他们要德康集团赔偿他们的所有损失?唉,如果那样的话,德康君不就倒霉了?会不会被公司责罚。”另一个男人也随后说道。

    这两个人都是德康家川的生意伙伴,正在和德康家川谈一笔生意,如果德康家川被责罚,甚至被开除了,他们还在德康家川身上下功夫,他们就成傻‘逼’了。所以他们想‘弄’明白这件事情。

    “呵呵,他们那就是无理取闹!这是华国人的老传统了。如果是种兔有问题的话,死的应该是种兔嘛!现在他们的小兔发生了瘟疫,那是因为他们的防疫工作没做好,怎么能将责任赖我们头上。简直岂有此理!可笑的是他们竟然还‘弄’了一份研究材料,想以此来证明那些种兔有问题,简直是笑话!鬼知道他们的研究材料是从哪个墙角旮旯里‘弄’到的?”德康家川说道。

    “哈哈哈,我听说华国造假证的特别多,假牌假证有的是,那份材料恐怕也是假的吧?惠子小姐的脸蛋可真是漂亮,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也这么漂亮啊?”秃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向怀‘女’人下面游走下去。

    就在此时,他们包间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hua 棉花糖四个黑衣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的大汉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质彬彬的。

    德康家川看到这四名大汉之后,马上脸‘色’一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没有经过允许就进入了我的房间?出去!我让你们出去!服务员,服务员!”

    领头的大汉将头上的礼帽摘了下来,笑眯眯的冲德康家川说道:“德康君,不要‘激’动嘛,我只是想和阁下谈点‘私’下的事情而已。”

    大汉的话刚说完,他身后的一个人便马上冲房间里的其他人说道:“都走,都走!马上离开!”

    “你们是谁?我们凭什么要听你们的?穿上黑衣服就以为自己是**了?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让你回不了”

    和德康家川在一起的秃子想说几句狠话,然而还不等他的话说完,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寒光,还不等看清楚那道寒光到底是什么玩意,他的脑袋上便忽然感到一阵发凉,接着他便听到身后的墙上传来嚓的一声轻响!

    德康家川等人循声望去,发现秃子身后的墙壁上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飞刀!四寸多长的刀身几乎打进去了一半!

    德康家川等人不禁吓得心直哆嗦,这所夜总会的主体结构可是砖‘混’!这得多大的劲才能将飞刀打进墙壁?恐怕就是用锤子砸也不容易吧?

    秃子正在惊讶对方的手劲之大,忽然一绺黑‘色’的短发从他的眼前飘落,这家伙下意识的用手一‘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已经被刚才的飞刀划出了一道沟槽!沟槽的底部‘露’出光光的头顶。

    秃子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高人了!对方的刀如果再向下一点点,自己的脑袋就会见血,如果再向上一点点,刀子扫过的地方,头发就不会被剃干净!秃子的心抖成一团,能把飞刀用到这种程度的,简直就是传说的刀神!

    “再重复一遍,除了德康家川,其他人都给我滚!”汉子厉声到。

    这回没有人敢吱声了,那些‘女’人马上用手捂着因为惊吓而张大的嘴巴首先跑了出去,然后秃子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德康家川,也离开了包间。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领头的汉子才将手的礼帽‘交’给身后的一个人,然后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说道:“德康家川先生,坐吧,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你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不要不要胡来啊,不然我会喊警察的。”德康家川没有坐下,而是一脸紧张的说道。他从眼前的大汉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岳南山。来找德康君谈点事情。”大汉说道。

    来人正是岳南山和他手下的三员大将 。

    原来岳南山接到赵长枪的电话之后,便一直在找机会单独和德康家川谈谈,今天终于被他们找到机会了。岳南山在岛国‘混’了这么些年,岛国语说的比岛国人还好,所以他和德康家川之间的语言‘交’流没有任何障碍。

    现在岳南山在岛国可已经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手下的灭魂社几乎已经成为岛国第一大帮派,山口组经过上一次的内‘乱’之后,实力下降,已然有压不住灭魂社的趋势。

    所以,岳南山的话音刚落,德康家川的心马上一震,脸‘色’更苍白了。他心很清楚,别看这些‘混’黑 道的家伙,整天将自己标榜的正人君子一样,但是一旦真把他们惹急了,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而且他们还能绝对有把握,让警察抓不住他们的把柄!

    “岳岳先生,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瓜葛吧?好像也没什么好谈的吧?”德康家川终于壮着胆子坐下来,小心的对岳南山说道。

    “哦,德康先生的确和我没有什么瓜葛,但是你却和我的朋友有瓜葛。忘了告诉你,我的朋友叫赵长枪,是华国平川县的县长。他让我问问你,平川县的那批兔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南山冷着脸说道。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啊?”德康家川刚说完,看到岳南山面‘色’一变,于是心一颤,苦着脸说道:“哦,平川县种兔发生大面积死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可是他们的兔子会大面积的死亡,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德康家川怎么也想不明白,赵长枪是华国的县长,他怎么就和岛国的黑 帮联系上了。这家伙如果稍稍了解一下山口组以前和赵长枪的恩恩怨怨,肯定就不会有现在的疑‘惑’了。

    岳南山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看来德康君好像还没有‘弄’明白你眼前的处境啊。刚子,让他清楚清楚他现在是一种什么处境。”

    岳南山的话音刚落,站在身后的三个彪形大汉便一起迈步到了德康家川的身前,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直接按住了德康家川的胳膊。

    而当一个汉子则左手按住他的脑袋,右手叉开食指和指,瞬间就放到了他的两个眼窝上。

    “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喊警察了!”德康家川厉声喊道。

    岳南山看着德康家川,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德康君,你或许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这所日之丸夜总会正是我名下的企业。所以,在这里,我就是天,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而且你就是死在这里,我也有办法洗清我自己。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德康家川刚要再说话,却听到岳南山又说道:“德康君,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我时间很紧,所以我不喜欢听你那些无聊的废话,从现在开始,我喊十个数,你如果还不把兔子的真相告诉我,你就可以拿着你的眼珠当泡踩了,十,九”

    岳南山的数数声响起。

    虽然房间里的制冷空调呼呼的吹着,但是德康家川的额头鼻尖还是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然后这些细小的汗珠,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顺着脸颊流到衣襟上。

    德康家川能感觉到,每当岳南山喊出一个数,面前大汉放在自己眼眶的手上便会增加一分力气,他的眼球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

    当岳南山喊道“五”的时候,德康家川便感到自己的眼球疼痛的要命,好像就要炸裂一般!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不将真相说出来,眼前的大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的眼球抠出来,然后塞到他的脚底下,让他亲自将自己的眼球当泡踩!

    德康家川的脑海快的转动着。他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将实情告诉岳南山。如果他把实情告诉了岳南山,他在公司的职位肯定会保不住了,他甚至有可能去坐牢,但是如果他不说的话,他恐怕不但保不住自己的眼睛,恐怕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住!

    两者相较取其轻,德康家川马上拿定了主意!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我说,我全说,你们这群魔鬼!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德康家川嘶吼道。

    刚子听到德康家川的喊声,马上停下了手的动作,德康家川感到从眼球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消失了。

    “对,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才是个好同志嘛!不过我们不能这样说,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强迫你说的的呢。我们应该布置一下。服务员,换一桌酒菜!”岳南山笑眯眯的说道。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