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吴飞灵的结局

    德康集团拒不承认他们的种兔有问题。[hua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更新好快。 并且理直气壮的告诉赵长枪,如果不服可以上诉!

    赵长枪没有选择上诉,这是跨国经济纠纷案件,如果按部就班的一步步走下去,将会非常麻烦,拖的时间也会很长很长,长到让赵长枪不愿去等待。很可能等到赵长枪退休回家抱孙子时,案子还不会有结果。

    况且即便最后有了审判结果,也不一定是赵长枪想要的那种结果。

    所以,赵长枪选择了走捷径,他直接给岛国的岳南山打了电话。请岳南山好好的和德康家川谈谈。

    岛国东京市,日之丸夜总会某一个包间内。

    德康家川正和两个男人一起喝酒,每个男人的怀都有一个‘女’人。男人的手在‘女’人身上肆无忌惮的游动着,‘女’人口则不断发出嗲嗲的,让人酥麻到骨子里的声音。

    “德康君,听说你和华国平川县的那次‘交’易出了问题?他们兔子出现了大批的死亡?”一个脑地秃顶的男人问道。

    “对啊,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听说他们要德康集团赔偿他们的所有损失?唉,如果那样的话,德康君不就倒霉了?会不会被公司责罚。”另一个男人也随后说道。

    这两个人都是德康家川的生意伙伴,正在和德康家川谈一笔生意,如果德康家川被责罚,甚至被开除了,他们还在德康家川身上下功夫,他们就成傻‘逼’了。所以他们想‘弄’明白这件事情。

    “呵呵,他们那就是无理取闹!这是华国人的老传统了。如果是种兔有问题的话,死的应该是种兔嘛!现在他们的小兔发生了瘟疫,那是因为他们的防疫工作没做好,怎么能将责任赖我们头上。简直岂有此理!可笑的是他们竟然还‘弄’了一份研究材料,想以此来证明那些种兔有问题,简直是笑话!鬼知道他们的研究材料是从哪个墙角旮旯里‘弄’到的?”德康家川说道。

    “哈哈哈,我听说华国造假证的特别多,假牌假证有的是,那份材料恐怕也是假的吧?惠子小姐的脸蛋可真是漂亮,不知道下面是不是也这么漂亮啊?”秃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手向怀‘女’人下面游走下去。

    就在此时,他们包间的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hua 棉花糖四个黑衣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的大汉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质彬彬的。

    德康家川看到这四名大汉之后,马上脸‘色’一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没有经过允许就进入了我的房间?出去!我让你们出去!服务员,服务员!”

    领头的大汉将头上的礼帽摘了下来,笑眯眯的冲德康家川说道:“德康君,不要‘激’动嘛,我只是想和阁下谈点‘私’下的事情而已。”

    大汉的话刚说完,他身后的一个人便马上冲房间里的其他人说道:“都走,都走!马上离开!”

    “你们是谁?我们凭什么要听你们的?穿上黑衣服就以为自己是**了?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让你回不了”

    和德康家川在一起的秃子想说几句狠话,然而还不等他的话说完,他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寒光,还不等看清楚那道寒光到底是什么玩意,他的脑袋上便忽然感到一阵发凉,接着他便听到身后的墙上传来嚓的一声轻响!

    德康家川等人循声望去,发现秃子身后的墙壁上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飞刀!四寸多长的刀身几乎打进去了一半!

    德康家川等人不禁吓得心直哆嗦,这所夜总会的主体结构可是砖‘混’!这得多大的劲才能将飞刀打进墙壁?恐怕就是用锤子砸也不容易吧?

    秃子正在惊讶对方的手劲之大,忽然一绺黑‘色’的短发从他的眼前飘落,这家伙下意识的用手一‘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已经被刚才的飞刀划出了一道沟槽!沟槽的底部‘露’出光光的头顶。

    秃子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高人了!对方的刀如果再向下一点点,自己的脑袋就会见血,如果再向上一点点,刀子扫过的地方,头发就不会被剃干净!秃子的心抖成一团,能把飞刀用到这种程度的,简直就是传说的刀神!

    “再重复一遍,除了德康家川,其他人都给我滚!”汉子厉声到。

    这回没有人敢吱声了,那些‘女’人马上用手捂着因为惊吓而张大的嘴巴首先跑了出去,然后秃子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德康家川,也离开了包间。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领头的汉子才将手的礼帽‘交’给身后的一个人,然后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说道:“德康家川先生,坐吧,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你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不要不要胡来啊,不然我会喊警察的。”德康家川没有坐下,而是一脸紧张的说道。他从眼前的大汉身上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岳南山。来找德康君谈点事情。”大汉说道。

    来人正是岳南山和他手下的三员大将 。

    原来岳南山接到赵长枪的电话之后,便一直在找机会单独和德康家川谈谈,今天终于被他们找到机会了。岳南山在岛国‘混’了这么些年,岛国语说的比岛国人还好,所以他和德康家川之间的语言‘交’流没有任何障碍。

    现在岳南山在岛国可已经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手下的灭魂社几乎已经成为岛国第一大帮派,山口组经过上一次的内‘乱’之后,实力下降,已然有压不住灭魂社的趋势。

    所以,岳南山的话音刚落,德康家川的心马上一震,脸‘色’更苍白了。他心很清楚,别看这些‘混’黑 道的家伙,整天将自己标榜的正人君子一样,但是一旦真把他们惹急了,他们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而且他们还能绝对有把握,让警察抓不住他们的把柄!

    “岳岳先生,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瓜葛吧?好像也没什么好谈的吧?”德康家川终于壮着胆子坐下来,小心的对岳南山说道。

    “哦,德康先生的确和我没有什么瓜葛,但是你却和我的朋友有瓜葛。忘了告诉你,我的朋友叫赵长枪,是华国平川县的县长。他让我问问你,平川县的那批兔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岳南山冷着脸说道。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啊?”德康家川刚说完,看到岳南山面‘色’一变,于是心一颤,苦着脸说道:“哦,平川县种兔发生大面积死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可是他们的兔子会大面积的死亡,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德康家川怎么也想不明白,赵长枪是华国的县长,他怎么就和岛国的黑 帮联系上了。这家伙如果稍稍了解一下山口组以前和赵长枪的恩恩怨怨,肯定就不会有现在的疑‘惑’了。

    岳南山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看来德康君好像还没有‘弄’明白你眼前的处境啊。刚子,让他清楚清楚他现在是一种什么处境。”

    岳南山的话音刚落,站在身后的三个彪形大汉便一起迈步到了德康家川的身前,然后两个人一左一右直接按住了德康家川的胳膊。

    而当一个汉子则左手按住他的脑袋,右手叉开食指和指,瞬间就放到了他的两个眼窝上。

    “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喊警察了!”德康家川厉声喊道。

    岳南山看着德康家川,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德康君,你或许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这所日之丸夜总会正是我名下的企业。所以,在这里,我就是天,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而且你就是死在这里,我也有办法洗清我自己。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德康家川刚要再说话,却听到岳南山又说道:“德康君,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我时间很紧,所以我不喜欢听你那些无聊的废话,从现在开始,我喊十个数,你如果还不把兔子的真相告诉我,你就可以拿着你的眼珠当泡踩了,十,九”

    岳南山的数数声响起。

    虽然房间里的制冷空调呼呼的吹着,但是德康家川的额头鼻尖还是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然后这些细小的汗珠,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顺着脸颊流到衣襟上。

    德康家川能感觉到,每当岳南山喊出一个数,面前大汉放在自己眼眶的手上便会增加一分力气,他的眼球承受的压力就会越大!

    当岳南山喊道“五”的时候,德康家川便感到自己的眼球疼痛的要命,好像就要炸裂一般!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再不将真相说出来,眼前的大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的眼球抠出来,然后塞到他的脚底下,让他亲自将自己的眼球当泡踩!

    德康家川的脑海快的转动着。他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将实情告诉岳南山。如果他把实情告诉了岳南山,他在公司的职位肯定会保不住了,他甚至有可能去坐牢,但是如果他不说的话,他恐怕不但保不住自己的眼睛,恐怕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住!

    两者相较取其轻,德康家川马上拿定了主意!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我说,我全说,你们这群魔鬼!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德康家川嘶吼道。

    刚子听到德康家川的喊声,马上停下了手的动作,德康家川感到从眼球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消失了。

    “对,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才是个好同志嘛!不过我们不能这样说,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强迫你说的的呢。我们应该布置一下。服务员,换一桌酒菜!”岳南山笑眯眯的说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六零章 受审2    与此同时,由监察右部人员率领的近卫军和守城军人马在天街展开了大规模的清理。

    天街城门开放,只出不进,所有非天街的商户人员一律驱赶出去,四城区统领府都有各商铺登记人员的名册,非名册上的人员全部赶出城。当然,如果有商户愿意暂时离城,清理人员也不阻拦,被围住的藏真阁四家不在此列。

    此乃严令,若事后发现还有非天街人员存在杀无赦

    而各大商铺里的人员也只能是呆在自家商铺里不得出门,街头发现一个露面,就杀一个。

    很快,四城门再次封闭,一座繁华天街变得空荡荡,看着似乎变成了一座空城,不少商户也出去了,避免殃及池鱼。

    城内各要点位置的商铺屋顶上都有天兵天将站立观察四周街道,还有一群人马在扫荡清查各大商铺,看里面还有没有外人逗留,似乎要扼杀一切可能的隐患。

    目前能在天街有这么大能量的人,除了高冠自然没有别人。

    身在囚笼中的唐鹤年等人不知,自己带来的人或前前后后安排进来的人要么被赶出了城,要么自己乖乖进入了四家的商铺里被禁足,彻底失去了在天街偷偷兴风作浪的任何可能性。

    天翁府,禁园。

    卫枢陪同在夏侯拓身边慢行,夏侯拓呵呵摇头:“知道那位会搅局,没想到是高冠亲自出面。高冠这条咬人的狗还真是会下嘴,一下就把四天王派去坐镇的人给白瞎了,整个天街彻底控制在了高冠的手中。四天王志在必得的派出四个心腹出马,如今却成了高冠手中的人质,谁都不敢再轻举妄动,否则搞不好会给高冠下杀手的借口,反把四家给弄得束手束脚,不知那四位后悔了没有?”

    卫枢:“这高右使还真是厉害。”

    夏侯拓叹道:“青主养了条好狗啊”

    天宫,夕景园。

    漫步在前的青主背手而行道:“高冠就是问问情况,他们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等高冠问过之后自然会把他们给放了。高冠若是敢无理取闹,朕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好了,朕约了天妃下棋。没什么事都散了吧。”

    跟随在后的四大天王你你,最后齐声拱手道:“是”

    等到这四位一走,青主脚步一停,回头转身。上官青靠了过来等他吩咐。

    谁知青主却呵呵一笑:“这高冠,尽给朕惹麻烦。”

    上官青知道他说的是反话,陪笑道:“高右使就这办事风格,天下人怕是被他得罪光了。”

    青主眼中颇有得意之色,呵呵道:“高冠这厮,也真是的,让他干预一下,他怎么就直接把四位天王的管家给抓了?还抓的那么理直气壮,连广令公的夫人堂堂王妃也给扣了,他还真干的出来。又不能把他们给怎么样,何必瞎折腾,让朕说他什么好,回头又要朕给他擦屁股。哎听说他还把那几个家伙关一起了,这不是故意让广家的那位难堪嘛。”

    上官青:“那位打着西军的旗号肆无忌惮,高右使显然正是要给那位点教训。不过不得不说,高右使不愧是做惯了恶人的,这种事情干起来熟练的很,硬是搞的几位王爷没脾气。”

    “呵呵这么多年了,高冠办事朕还是放心的。”青主笑呵呵一阵。忽又捋须迟疑道:“听说天后又把天妃给召去训斥了一顿?”

    上官青声音小了几分,“天后在御园划分了几块御田给天妃打理,天妃却从未前去伺弄过。”

    “承宇的意思是要天妃学其他妃子装模作样吗?天妃是真性情,不会去干这种献媚讨好的事朕好长时间没去天妃那了。这几天你把诸事安排一下,没什么重要事不要来打扰,朕去天妃那小怡几天。”

    “是”

    天宫外,广令公大步在前,身后却传来嬴九光的声音,“广令公。你不准备给大家一个解释吗?”

    广令公顿步转身,见到寇嬴昊三人并排走来,冷笑道:“这明显是高冠故意在我们之间制造分歧,嬴九光,你不会上当吧?”

    寇凌虚:“我只想知道你家婆娘是不是真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乱咬人?”

    说到这事,广令公也火大,他比这几位更清楚当时现场的情况,他也传讯把媚娘给臭骂了一顿,有勾越在现场勾越自有分寸,你一女人不懂瞎掺和什么。

    其实媚娘的事倒是其次,最让他恼火的是,明明已经占了上风的事情却搞成了这样,他都有点恼火勾越这事是怎么办的。当然,他也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勾越,高冠能执掌监察右部本就不是善茬,高冠亲自去镇场子有些事情没办法说,换了别人不能办的事情,高冠都能直接给处理了,还让人没脾气。

    九环星春花秋月楼,一番审问,在审问人的不时打断插话询问细节下,足足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外面天色早已经大黑,漫天繁星,阁内却是华灯璀璨。

    高冠庾重真轩辕侯独孤无一直在旁听,从头到尾都没插嘴。

    这首轮审问其实也说不上是审问,基本上就是由苗毅陈述所有的事发经过,以待研判,为后续的真正审问做准备。

    三方将供词录写好了后,交由苗毅自己亲自看过,苗毅确认无误在上面打下了自己的法印。

    接着,苗毅失去了自由,一身修为被控制住了,同样被高冠下令押往了守城宫的大牢看管。

    离开阁内时,苗毅碰见了被带来的云知秋,两人对视一眼,擦身而过。苗毅再回头,目送云知秋接趟受审。

    守城宫大牢内,勾越不亚于被审问,被逼问得焦头烂额,偏偏他身为奴才又不能对外人说是因为自己女主子愚蠢而弄出了这事,堂堂管家不能给下面人竖这风气,只能是一口咬定不知道。

    可那三位也不是吃素的,三人知道高冠再蛮横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直接把几位天王家的管家给一起抓了,否则高冠要吃不了兜着走,毕竟四大天王不是摆设。加之三人目前受到控制,又没办法和外面联系,外面如今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彻底和外界断绝了联系,自然想从勾越嘴中知道些真相,好做研判以便安心。

    勾越不说实话,三人哪会放过他,自然是逼问不断。

    偏偏几人被关在一起,勾越躲都没办法躲,被折腾得够呛,差点没打起来。

    苗毅被关进来后,隔得老远,虽然看不到人,却听到了几人的争吵声,才发现高冠竟然把这几人给关在了一起,差点没笑出声来,发现那位高右使坑人还真有一套。

    云知秋受审完毕后也被关进了大牢,就关在苗毅对面的牢内,双方隔着数步之遥,隔着栅栏天天能看到对方,都能确认对方无事,也就安心了。

    云知秋之后,酉丁域参与褚子山逼婚事件及血战幸存者也被带来了,逐一接受审问。之后又是蓝虎旗的人逐一受审取口供,还陆陆续续提审了一些外人。

    这一审足足审了好些天,才把几方能拿来做比对的口供给拿全了,三部联审人员又立刻对比几方口供,发现了一些问题。

    蓝虎旗人员的口供和苗毅的口供大同小异,都说是江一一挟持人质撞到了这边手中,而褚子山不由分说就突然对他们动手了,他们是自卫才还击的。

    酉丁域这边的口供能证实蓝虎旗这边的部分口供,可酉丁域这边咬定江一一挟持的是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褚子山是为了救人才一路撞到了。然这条供词不成立,云知秋否认自己曾被江一一挟持,牧雨莲等人都说苗毅现场确认了那个云知秋是假的,若说牧雨莲等人帮偏,那天街许多人都看到了事后云知秋在天街露面,而云知秋也被守城宫给带走了,可以确认那个被江一一抓走的云知秋的确是假的。

    但是,同样有不少人看到那个假云知秋的确是从云华阁出来的,还看到她扇了酉丁域将来一耳光。

    于是云知秋又被再次提审,询问那个假的云知秋为什么是从云华阁出来的,云知秋表示不知道,说那时进出的人皆由褚子山的人盘查,商铺里的人根本没办法进出,怎么会出现个假的应该问褚子山的人,她无法做出解释。

    之后再提苗毅审问,这次动了真格的,轩辕卓亲自审问。

    阁内,轩辕卓开口便问:“牛有德,你和云知秋是什么关系?”

    苗毅:“以前是朋友,现在,我已经把她给睡了,她是我的女人”

    还真有够不要脸的阁内诸人一阵无语,高坐在上的高冠淡淡扫了他一眼,庾重真脸色一沉。

    轩辕卓:“事情为何这么巧,褚子山刚要娶她,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对褚子山动手?难道还不能证明你是因为云知秋而杀褚子山?”

    苗毅:“纯粹巧合罢了,我刚从荒古死地放出来,根本不知道褚子山这事,也不认识这个什么褚子山。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若我事先知道褚子山要抢我女人,就算没这次的事,我也照样不会放过他,事后知道了这事,我只能说一声巧的很,恶有恶报,倒是省事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