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此同时,由监察右部人员率领的近卫军和守城军人马在天街展开了大规模的清理。

    天街城门开放,只出不进,所有非天街的商户人员一律驱赶出去,四城区统领府都有各商铺登记人员的名册,非名册上的人员全部赶出城。当然,如果有商户愿意暂时离城,清理人员也不阻拦,被围住的藏真阁四家不在此列。

    此乃严令,若事后发现还有非天街人员存在杀无赦

    而各大商铺里的人员也只能是呆在自家商铺里不得出门,街头发现一个露面,就杀一个。

    很快,四城门再次封闭,一座繁华天街变得空荡荡,看着似乎变成了一座空城,不少商户也出去了,避免殃及池鱼。

    城内各要点位置的商铺屋顶上都有天兵天将站立观察四周街道,还有一群人马在扫荡清查各大商铺,看里面还有没有外人逗留,似乎要扼杀一切可能的隐患。

    目前能在天街有这么大能量的人,除了高冠自然没有别人。

    身在囚笼中的唐鹤年等人不知,自己带来的人或前前后后安排进来的人要么被赶出了城,要么自己乖乖进入了四家的商铺里被禁足,彻底失去了在天街偷偷兴风作浪的任何可能性。

    天翁府,禁园。

    卫枢陪同在夏侯拓身边慢行,夏侯拓呵呵摇头:“知道那位会搅局,没想到是高冠亲自出面。高冠这条咬人的狗还真是会下嘴,一下就把四天王派去坐镇的人给白瞎了,整个天街彻底控制在了高冠的手中。四天王志在必得的派出四个心腹出马,如今却成了高冠手中的人质,谁都不敢再轻举妄动,否则搞不好会给高冠下杀手的借口,反把四家给弄得束手束脚,不知那四位后悔了没有?”

    卫枢:“这高右使还真是厉害。”

    夏侯拓叹道:“青主养了条好狗啊”

    天宫,夕景园。

    漫步在前的青主背手而行道:“高冠就是问问情况,他们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等高冠问过之后自然会把他们给放了。高冠若是敢无理取闹,朕自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好了,朕约了天妃下棋。没什么事都散了吧。”

    跟随在后的四大天王你你,最后齐声拱手道:“是”

    等到这四位一走,青主脚步一停,回头转身。上官青靠了过来等他吩咐。

    谁知青主却呵呵一笑:“这高冠,尽给朕惹麻烦。”

    上官青知道他说的是反话,陪笑道:“高右使就这办事风格,天下人怕是被他得罪光了。”

    青主眼中颇有得意之色,呵呵道:“高冠这厮,也真是的,让他干预一下,他怎么就直接把四位天王的管家给抓了?还抓的那么理直气壮,连广令公的夫人堂堂王妃也给扣了,他还真干的出来。又不能把他们给怎么样,何必瞎折腾,让朕说他什么好,回头又要朕给他擦屁股。哎听说他还把那几个家伙关一起了,这不是故意让广家的那位难堪嘛。”

    上官青:“那位打着西军的旗号肆无忌惮,高右使显然正是要给那位点教训。不过不得不说,高右使不愧是做惯了恶人的,这种事情干起来熟练的很,硬是搞的几位王爷没脾气。”

    “呵呵这么多年了,高冠办事朕还是放心的。”青主笑呵呵一阵。忽又捋须迟疑道:“听说天后又把天妃给召去训斥了一顿?”

    上官青声音小了几分,“天后在御园划分了几块御田给天妃打理,天妃却从未前去伺弄过。”

    “承宇的意思是要天妃学其他妃子装模作样吗?天妃是真性情,不会去干这种献媚讨好的事朕好长时间没去天妃那了。这几天你把诸事安排一下,没什么重要事不要来打扰,朕去天妃那小怡几天。”

    “是”

    天宫外,广令公大步在前,身后却传来嬴九光的声音,“广令公。你不准备给大家一个解释吗?”

    广令公顿步转身,见到寇嬴昊三人并排走来,冷笑道:“这明显是高冠故意在我们之间制造分歧,嬴九光,你不会上当吧?”

    寇凌虚:“我只想知道你家婆娘是不是真的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乱咬人?”

    说到这事,广令公也火大,他比这几位更清楚当时现场的情况,他也传讯把媚娘给臭骂了一顿,有勾越在现场勾越自有分寸,你一女人不懂瞎掺和什么。

    其实媚娘的事倒是其次,最让他恼火的是,明明已经占了上风的事情却搞成了这样,他都有点恼火勾越这事是怎么办的。当然,他也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勾越,高冠能执掌监察右部本就不是善茬,高冠亲自去镇场子有些事情没办法说,换了别人不能办的事情,高冠都能直接给处理了,还让人没脾气。

    九环星春花秋月楼,一番审问,在审问人的不时打断插话询问细节下,足足持续了将近两个时辰,外面天色早已经大黑,漫天繁星,阁内却是华灯璀璨。

    高冠庾重真轩辕侯独孤无一直在旁听,从头到尾都没插嘴。

    这首轮审问其实也说不上是审问,基本上就是由苗毅陈述所有的事发经过,以待研判,为后续的真正审问做准备。

    三方将供词录写好了后,交由苗毅自己亲自看过,苗毅确认无误在上面打下了自己的法印。

    接着,苗毅失去了自由,一身修为被控制住了,同样被高冠下令押往了守城宫的大牢看管。

    离开阁内时,苗毅碰见了被带来的云知秋,两人对视一眼,擦身而过。苗毅再回头,目送云知秋接趟受审。

    守城宫大牢内,勾越不亚于被审问,被逼问得焦头烂额,偏偏他身为奴才又不能对外人说是因为自己女主子愚蠢而弄出了这事,堂堂管家不能给下面人竖这风气,只能是一口咬定不知道。

    可那三位也不是吃素的,三人知道高冠再蛮横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直接把几位天王家的管家给一起抓了,否则高冠要吃不了兜着走,毕竟四大天王不是摆设。加之三人目前受到控制,又没办法和外面联系,外面如今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彻底和外界断绝了联系,自然想从勾越嘴中知道些真相,好做研判以便安心。

    勾越不说实话,三人哪会放过他,自然是逼问不断。

    偏偏几人被关在一起,勾越躲都没办法躲,被折腾得够呛,差点没打起来。

    苗毅被关进来后,隔得老远,虽然看不到人,却听到了几人的争吵声,才发现高冠竟然把这几人给关在了一起,差点没笑出声来,发现那位高右使坑人还真有一套。

    云知秋受审完毕后也被关进了大牢,就关在苗毅对面的牢内,双方隔着数步之遥,隔着栅栏天天能看到对方,都能确认对方无事,也就安心了。

    云知秋之后,酉丁域参与褚子山逼婚事件及血战幸存者也被带来了,逐一接受审问。之后又是蓝虎旗的人逐一受审取口供,还陆陆续续提审了一些外人。

    这一审足足审了好些天,才把几方能拿来做比对的口供给拿全了,三部联审人员又立刻对比几方口供,发现了一些问题。

    蓝虎旗人员的口供和苗毅的口供大同小异,都说是江一一挟持人质撞到了这边手中,而褚子山不由分说就突然对他们动手了,他们是自卫才还击的。

    酉丁域这边的口供能证实蓝虎旗这边的部分口供,可酉丁域这边咬定江一一挟持的是云华阁老板娘云知秋,褚子山是为了救人才一路撞到了。然这条供词不成立,云知秋否认自己曾被江一一挟持,牧雨莲等人都说苗毅现场确认了那个云知秋是假的,若说牧雨莲等人帮偏,那天街许多人都看到了事后云知秋在天街露面,而云知秋也被守城宫给带走了,可以确认那个被江一一抓走的云知秋的确是假的。

    但是,同样有不少人看到那个假云知秋的确是从云华阁出来的,还看到她扇了酉丁域将来一耳光。

    于是云知秋又被再次提审,询问那个假的云知秋为什么是从云华阁出来的,云知秋表示不知道,说那时进出的人皆由褚子山的人盘查,商铺里的人根本没办法进出,怎么会出现个假的应该问褚子山的人,她无法做出解释。

    之后再提苗毅审问,这次动了真格的,轩辕卓亲自审问。

    阁内,轩辕卓开口便问:“牛有德,你和云知秋是什么关系?”

    苗毅:“以前是朋友,现在,我已经把她给睡了,她是我的女人”

    还真有够不要脸的阁内诸人一阵无语,高坐在上的高冠淡淡扫了他一眼,庾重真脸色一沉。

    轩辕卓:“事情为何这么巧,褚子山刚要娶她,你偏偏在这个时候对褚子山动手?难道还不能证明你是因为云知秋而杀褚子山?”

    苗毅:“纯粹巧合罢了,我刚从荒古死地放出来,根本不知道褚子山这事,也不认识这个什么褚子山。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若我事先知道褚子山要抢我女人,就算没这次的事,我也照样不会放过他,事后知道了这事,我只能说一声巧的很,恶有恶报,倒是省事了”未完待续

第1401章 强者齐出!    恨天仙帝的瞳孔陡然猛烈地收缩起来,看着吕重的目光中满是震憾!

    这个少年!

    对,就是少年!

    明明身上没有时间的长间沉淀,其骨龄顶多千万年顶天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家伙,居然挥手间击杀了两个巅峰仙皇。

    甚至连他堂堂恨天仙帝都看不清他的出手速度……

    这得是多么变态的速度?

    这绝逼的是巅峰仙帝级强者才拥有的能力!

    他是人吗?

    这个年青得不像话的小子,难道是来自圣神界?

    ……

    一时间,恨天仙帝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看向吕重的目光,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与惧意。

    对方可是巅峰仙帝级的强者!

    而他才区区一个下位巅峰的仙帝啊!

    “呵呵,老小子,你骂我?”吕重流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伸手一挥,刚刚陨落的两位仙皇的尸体以及他们的所有装备都凭空消失。

    显然,吕重也把这两大仙皇的尸体当作虫粮了。

    对于吕重来说,仙皇级强者的尸体如今对虫族大军的效果也没多大了。

    不过,蚊子/ 肉再少也是肉啊。

    这样的两个巅峰仙皇,也至少能成就几只虫皇级的异虫!

    “不……不……不是……”恨天仙帝此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与风度,一脸紧张地看着对面的吕重。

    这一刻,他突然后悔赶来这黑宇万兽盟的商店。

    好可怕的人物!

    这人敢堂而皇之地在都天圣星灭了少主白奇而不逃。自然有其强大的一面。自己居然傻傻地第一时间赶来。这是自己为自己找罪受!

    正所有不是猛龙不过江!

    这人敢在这里灭掉白奇。却不怕白家的疯狂报复。绝对是一个凶神啊!

    想着这些,又看到吕重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目光。

    恨天仙帝第一次发现,自己就算成为仙帝,在一些更强者的眼里也与蝼蚁差不多!

    而眼前这人看向他的目光,便有着一股漠视生命的冷意。

    一时间,恨天仙帝心乱了,不过就在他的念头千转之际,之前的四个没有被吕重灭掉的男女。也是乱成了一锅粥!

    “天啊,这个男子太恐怖了,白清、白离两位可是巅峰仙皇,居然被他秒杀了……”

    “嘶,看样子,连恨天仙帝都在忌惮这人!我靠,这次踢上铁板了……”

    “快逃,大家快逃啊……”

    “离他越远越好,大家分头逃!”

    ……

    眼见着两位巅峰仙皇被吕重挥手间秒杀,再加上白奇少主之前被其一道心剑轰碎了元神。甚至连恨天仙帝都被震信了,这让那四个青年男女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了。

    一时间。商店内一片慌乱,四个大罗巅峰境的家伙有如遇见末日降临一般,挣扎着要逃散开来!

    “本少没同意,你们敢走?”

    突然,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陡然着,四人脸色惨白地软了下来,一一栽倒在商店之内,连大门都无法迈出。

    “咝……”

    黑宇万兽盟商店之内的服务员发现了这一幕,个个都倒吸着一口冷气。

    音之大道!

    而且至少是上品境的音之大道!

    恨天仙帝一脸骇然,脸色越见悲苦。

    吕重并没有灭了这四个小小的大罗金仙,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罢了。这样的小角色,吕重已看不上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四人之前并没有如他们少主一般口出秽言。

    “老家伙,你不是要灭了我吗?现象你的两个跟班都完了,不如你本人出手吧。也让本少看看你有几分实力。”吕重淡淡然走到恨天仙帝面前,淡然说道。

    恨天仙帝闻言顿时一阵头皮发麻。

    都猜测到了吕重的修为境界,他哪里还能狂傲得起来。更不敢与吕重战斗了!

    恨天仙帝顿时语塞,有些支支唔唔地说道:“刚……刚才只……只不过是……是误会……”

    “误会?”吕重冷笑起来,“我先毁了你的道基与仙体,我再说是误会可好?”

    恨天仙帝顿时大汗淋漓,张大了嘴,目光中多了一丝恐惧。

    这一刻,他真的于无形中感应到了吕重身上那恐怖之极的威势。

    这是一种比圣人白玄风也不惶多让的强大威势!

    “这……这怎么可能……”恨天仙帝心中滔天巨浪翻腾,“难……难道面前的这……这人不……不是巅峰仙帝,而……而是圣人……”

    也由不得恨天仙帝不误会。

    吕重早就凝聚了“威”之圣纹,同时更是见过无数圣人、圣尊,甚至还通过几件道器间接阴死过好几位圣尊。

    所以他还没有证道圣人境,其圣威之强,已不比一般的一二阶圣人差了。

    更何况吕重本就进化出了圣识,之前大道之眼晋阶,又得[鸿蒙帝青木](虫神之心)改造了[虫神皇冠],让其所拥有的[虫神圣感光波]更强。

    自此,吕重不是圣人,也胜似圣人。

    其实力境界可能比不过恨天仙帝心中的白玄风,但是,单论圣识、威势也应该绝对不会在白玄风之下。

    恨天仙帝被吕重的威势潜力吓住,认命似地道:“前辈,这次恨天认栽了,您要怎么处罚我,就随您了!”

    吕重也是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位仙帝如此不经吓。他只是动用了一点圣识、圣威,居然震慑住了对方?要知道,之前刚进来时,这家伙可是相当地傲气凛然呢。

    就在吕重想着要怎么处置这恨天仙帝之时,此[黑宇万兽盟]商店外阵法疯狂震动。

    “轰……”

    突然,店外至强的防御阵法崩溃,一瞬间,三位巅峰仙帝级的强者冲了进来。

    此三人一进来,顿时商店内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他们正是白家圣人以下的最强三人。白清源、白清玄、白清雪。

    在白家,圣人白玄风是真正的核武器的存在,不会轻易出手。而白清源、白清玄、白清雪三人却是除圣人之外,最顶端的战斗力了。

    不过,这三人来了还不止!

    外面越来越多的白家强者,闪了过来,几乎把整个商店都挤满了。(未完待续……)i129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