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恨天仙帝的瞳孔陡然猛烈地收缩起来,看着吕重的目光中满是震憾!

    这个少年!

    对,就是少年!

    明明身上没有时间的长间沉淀,其骨龄顶多千万年顶天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家伙,居然挥手间击杀了两个巅峰仙皇。

    甚至连他堂堂恨天仙帝都看不清他的出手速度……

    这得是多么变态的速度?

    这绝逼的是巅峰仙帝级强者才拥有的能力!

    他是人吗?

    这个年青得不像话的小子,难道是来自圣神界?

    ……

    一时间,恨天仙帝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看向吕重的目光,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与惧意。

    对方可是巅峰仙帝级的强者!

    而他才区区一个下位巅峰的仙帝啊!

    “呵呵,老小子,你骂我?”吕重流露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伸手一挥,刚刚陨落的两位仙皇的尸体以及他们的所有装备都凭空消失。

    显然,吕重也把这两大仙皇的尸体当作虫粮了。

    对于吕重来说,仙皇级强者的尸体如今对虫族大军的效果也没多大了。

    不过,蚊子/ 肉再少也是肉啊。

    这样的两个巅峰仙皇,也至少能成就几只虫皇级的异虫!

    “不……不……不是……”恨天仙帝此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傲气与风度,一脸紧张地看着对面的吕重。

    这一刻,他突然后悔赶来这黑宇万兽盟的商店。

    好可怕的人物!

    这人敢堂而皇之地在都天圣星灭了少主白奇而不逃。自然有其强大的一面。自己居然傻傻地第一时间赶来。这是自己为自己找罪受!

    正所有不是猛龙不过江!

    这人敢在这里灭掉白奇。却不怕白家的疯狂报复。绝对是一个凶神啊!

    想着这些,又看到吕重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目光。

    恨天仙帝第一次发现,自己就算成为仙帝,在一些更强者的眼里也与蝼蚁差不多!

    而眼前这人看向他的目光,便有着一股漠视生命的冷意。

    一时间,恨天仙帝心乱了,不过就在他的念头千转之际,之前的四个没有被吕重灭掉的男女。也是乱成了一锅粥!

    “天啊,这个男子太恐怖了,白清、白离两位可是巅峰仙皇,居然被他秒杀了……”

    “嘶,看样子,连恨天仙帝都在忌惮这人!我靠,这次踢上铁板了……”

    “快逃,大家快逃啊……”

    “离他越远越好,大家分头逃!”

    ……

    眼见着两位巅峰仙皇被吕重挥手间秒杀,再加上白奇少主之前被其一道心剑轰碎了元神。甚至连恨天仙帝都被震信了,这让那四个青年男女在这一刻彻底的崩溃了。

    一时间。商店内一片慌乱,四个大罗巅峰境的家伙有如遇见末日降临一般,挣扎着要逃散开来!

    “本少没同意,你们敢走?”

    突然,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陡然着,四人脸色惨白地软了下来,一一栽倒在商店之内,连大门都无法迈出。

    “咝……”

    黑宇万兽盟商店之内的服务员发现了这一幕,个个都倒吸着一口冷气。

    音之大道!

    而且至少是上品境的音之大道!

    恨天仙帝一脸骇然,脸色越见悲苦。

    吕重并没有灭了这四个小小的大罗金仙,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罢了。这样的小角色,吕重已看不上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四人之前并没有如他们少主一般口出秽言。

    “老家伙,你不是要灭了我吗?现象你的两个跟班都完了,不如你本人出手吧。也让本少看看你有几分实力。”吕重淡淡然走到恨天仙帝面前,淡然说道。

    恨天仙帝闻言顿时一阵头皮发麻。

    都猜测到了吕重的修为境界,他哪里还能狂傲得起来。更不敢与吕重战斗了!

    恨天仙帝顿时语塞,有些支支唔唔地说道:“刚……刚才只……只不过是……是误会……”

    “误会?”吕重冷笑起来,“我先毁了你的道基与仙体,我再说是误会可好?”

    恨天仙帝顿时大汗淋漓,张大了嘴,目光中多了一丝恐惧。

    这一刻,他真的于无形中感应到了吕重身上那恐怖之极的威势。

    这是一种比圣人白玄风也不惶多让的强大威势!

    “这……这怎么可能……”恨天仙帝心中滔天巨浪翻腾,“难……难道面前的这……这人不……不是巅峰仙帝,而……而是圣人……”

    也由不得恨天仙帝不误会。

    吕重早就凝聚了“威”之圣纹,同时更是见过无数圣人、圣尊,甚至还通过几件道器间接阴死过好几位圣尊。

    所以他还没有证道圣人境,其圣威之强,已不比一般的一二阶圣人差了。

    更何况吕重本就进化出了圣识,之前大道之眼晋阶,又得[鸿蒙帝青木](虫神之心)改造了[虫神皇冠],让其所拥有的[虫神圣感光波]更强。

    自此,吕重不是圣人,也胜似圣人。

    其实力境界可能比不过恨天仙帝心中的白玄风,但是,单论圣识、威势也应该绝对不会在白玄风之下。

    恨天仙帝被吕重的威势潜力吓住,认命似地道:“前辈,这次恨天认栽了,您要怎么处罚我,就随您了!”

    吕重也是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位仙帝如此不经吓。他只是动用了一点圣识、圣威,居然震慑住了对方?要知道,之前刚进来时,这家伙可是相当地傲气凛然呢。

    就在吕重想着要怎么处置这恨天仙帝之时,此[黑宇万兽盟]商店外阵法疯狂震动。

    “轰……”

    突然,店外至强的防御阵法崩溃,一瞬间,三位巅峰仙帝级的强者冲了进来。

    此三人一进来,顿时商店内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他们正是白家圣人以下的最强三人。白清源、白清玄、白清雪。

    在白家,圣人白玄风是真正的核武器的存在,不会轻易出手。而白清源、白清玄、白清雪三人却是除圣人之外,最顶端的战斗力了。

    不过,这三人来了还不止!

    外面越来越多的白家强者,闪了过来,几乎把整个商店都挤满了。(未完待续……)i1292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吴飞灵的结局    一直以来,所有这一切原因,让吴飞灵越来越恨赵长枪!

    但是她却一直压制着心中对赵长枪的恨。不但如此,她还要表现出对赵长枪百依百顺!唉!也难为吴飞灵吴大小姐了。

    然而,此时此刻,吴飞灵听着赵长枪训斥的话,却再也难以忍受下去了!

    只听吴飞灵忽然暴喝道:“赵长枪!你给我闭嘴!”

    吴飞灵的突然发飙倒把所有人都吓一跳,连赵长枪都真的闭嘴不说话了!

    吴飞灵的眼中忽然噙满了泪花,是委屈的。只听她一边流泪,一边说道:“赵长枪,既然大家已经撕破了脸”

    赵长枪很委屈,他什么时候撕过吴飞灵的脸啊?他如果想撕吴飞灵的脸,吴飞灵还能是现在这副样子?

    “,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我告诉你,赵长枪!不要以为我真的喜欢你,我从来都没爱过你!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我所表现的一切就是要报复你!我恨你!我恨你在大火中不先救我,我恨你不去医院看我,我恨你这些日子一直拿我当透明!从小到大,都是我看不起别人,还从来没有别人看不起我!赵长枪,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不错,事情都是我干的,昨天那个乡巴佬女人告诉了我那些养殖户要闹事,她还一个劲的叮嘱我不要忘了告诉你!哈哈哈,我还就是不告诉你!我不但没有告诉你,我还通知了省台的记者,让他们来给你曝光!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让你声名扫地,我要让你声名狼藉!当你丢官罢职,当你成为一个普通的百姓,赵长枪,我看看你还怎么骄傲的起来,我看看你还怎么看不起我!”

    吴飞灵歇斯底里的喊道。赵长枪不禁听得一个愣一个愣的。长期以来,他虽然不待搭理吴飞灵,虽然知道吴飞灵很自私,但是他却从来没想到吴飞灵竟然自私到这种程度!

    毫不客气的说,吴飞灵的性格已经发生扭曲了!赵长枪毫不怀疑,即便吴飞灵这次不坑自己,她也早晚有一天,会给自己挖个大坑,让自己跳进去!

    吴飞灵说的太多,赵长枪竟然无言以对!

    “赵长枪,既然你让我走,那我现在就走!但是请你记住我今天晚上说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我要让你跪在我的面前给我摇尾乞怜!”

    吴飞灵说完后,一边哭一边跑进自己的的卧室,哐当一声将们关上了。

    王淑芳和谢兰兰几人生怕吴飞灵在里面会干什么傻事,她可是曾经打算跳过楼,如果此时再跳一次楼就麻烦了!哦,她住的是一楼。一楼也不行啊,她如果故意头朝下栽下去,恐怕也得摔个半死。

    “飞灵!飞灵妹子,你开门啊!”

    “飞灵!快开门,枪哥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不就是几句话的事情吗,什么大不了的?说过去不就算了嘛!飞灵,快开门,快开门啊!”

    王淑芳和谢兰兰,顾晓梅正在砸门,门忽然哗啦一声开了!

    只见吴飞灵一脸寒霜,手中拖着一个拉杆旅行箱,冷眼看着面前王淑芳和谢兰兰,说道:“闪开!不要当着我的去路!哼哼,我告诉你们,你们跟着赵长枪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早晚有一天,赵长枪会丢官罢职,一文不值!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么多人争赵长枪,简直就是犯贱!”

    王淑芳等人没想到吴飞灵竟然能说出这样的重话,不禁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吴飞灵没有理会他们,拖着箱子便出了客厅,走向别墅院子的大门。

    “飞灵,飞灵妹子,你等一下,你慢点走!”

    一直等到吴飞灵走到别墅的大门口,拉开了别墅院子的大铁门,王淑芳才猛然清醒过来,一边喊,一边朝别墅外面追去。

    然而,王淑芳刚跑出两步,却听到赵长枪轻声喝道:“淑芳嫂子!别管她!让她走!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变态!我们凭什么要追她?我们凭什么要留下她?她还真以为她是人类的太阳,是宇宙的中心了?”

    王淑芳的脚步戛然而止。王淑芳虽然看上去温温柔柔的,浑身上下充满知性美,但是这却是个性格非常刚硬的女人!她对吴飞灵刚才的话也非常的不满意。不过为了顾全大局,她刚刚才想追上吴飞玲,做最后的努力。

    现在听了赵长枪的话,王淑芳也不打算再去追吴飞灵了,只是转身对赵长枪说道:“唉!吴飞灵这一走,对我们可不是什么好事。这个人是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我敢肯定她以后很可能会报复我们。”

    谢兰兰也看着赵长枪说道:“她不会跑到她爸爸面前,告枪哥的黑状吧?如果那样的话,吴副省长会不会给你小鞋穿?枪哥。”

    “放心吧,吴副省长不是不明事理的那种人!”赵长枪摆摆手说道。

    “对不起,枪哥,如果不是我忽然到来,恐怕今天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王诗韵面色有些苍白的说道。

    她之所以坚持要跟着赵长枪到这里住,也是为了能和赵长枪多呆一会儿。却没想到竟然弄出这样的事情。这让王诗韵感到很不自在。很不自在的同时,她又满心的失落。本来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一下,或许就能将赵长枪拉到自己手中,没想到赵长枪的倾慕者竟然这样多!而且还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优秀!

    王诗韵决定了,今天晚上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就搬走。她不想被王淑芳,或者谢兰兰误会自己也在追赵长枪,虽然她的确想追。

    赵长枪看了看王诗韵清澈的眼神,仿佛明白了她的心。他平静的说了一句:“你不用道歉,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走,大家一起去吃饭吧,不要再让吴飞灵这种女人玷污我们的记忆力了。”

    吴飞灵就这样的走了。不过她虽然离开了赵长枪的别墅,却没有离开平川县,因为她还在平川县酒厂任职。打死赵长枪都没想到的是,吴飞灵虽然不直接阴谋祸害他了,但是这个女人却将自己对赵长枪的怒气撒到了尹大路的身上,动辄就和尹大路吵架。尹大路一把年纪,懒得和这位官家大小姐计较,见到她便躲开。实在脱不过去,便只和吴飞灵说好听的。不是说她越长越漂亮,就是说她是商界精英,说赵长枪看不上她,简直就是瞎了一对钛合金的狗眼|!

    当然,每次尹大路对吴飞灵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都会在心中加上一句话:“如果赵长枪看中了你,才是瞎了他一对钛合金的狗眼。”

    吴飞灵见尹大路就像一只老狐狸一样,不接她的招。她针对尹大路发出的每一招都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于是便将怒气洒在了工地上那些建筑工人的身上。

    她每天都去工地,亲自检查工程质量。她如果真是好好的检查工程质量,那还好了,她常常是不懂装懂,对工程质量横挑鼻子竖挑眼,还经常辱骂那些下苦力的农民工。说他们都是笨蛋,是饭桶,连这么点工作都做不好!

    结果有一天,当吴飞灵又说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是废物,是窝囊废,一辈子都要打光棍时,这个年轻人让她知道了什么是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这个鲁莽的年轻人竟然扬起手中的六八大方子,啪嚓一下就砸在了吴飞灵的脑门上!吴飞灵当时便血流满面,噗通一声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送到医院后,ct显示,颅骨骨折!

    吴飞灵在医院呆了快两个月才出院,讽刺的是,在平川县人民医院,给她做颅骨矫正手术的正是她曾经肆意伤害过的谢兰兰!

    吴飞灵伤愈之后,便回到了临河市,再也没有踏入平川县半步!那个干建筑木工的年轻人用他一年的自由让吴飞灵明白了一件事情:工作有贵贱之分,但是生命没有贵贱之分!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说。

    榆林市某大型兽药制造厂接到平川县养殖基地的兽药订单后,连夜生产,第二天上午便生产出了相当数量的特效药!

    这些特效药马上便被运送到了平川县养殖基地,小兔子不断死亡的现象终于被遏制住了!

    而由于昨天下午养殖户们便跟着沈霞一起买回了对症的药物。所以,大兔子的死亡情况也得到了全面的控制。这些养殖户们看到他们的兔子不再继续死亡,原本暴躁易怒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一场灾难终于要过去了!

    然而对赵长枪来说,这件事里过去还早得很!

    在王诗韵的帮助下,赵长枪亲自搜集了大量的,能证明那些种兔有质量问题的证据,然后一股脑的发给了德康集团,要求德康集团给平川县一个说法,要求他们赔偿平川县养殖户的所有经济损失。

    赵长枪交到德康集团的材料最终落到了德康家川的手中。德康家川当然不会承认他们的种兔有问题。他直接无视了王诗韵的研究成果,否认他们的种兔有问题,赵长枪说他们的种兔有问题是非常荒谬的,是故意讹诈!德康集团绝不会赔偿平川县一分钱,平川县如果不服,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诉!德康集团会奉陪到底。

    赵长枪接到德康集团反馈回来的信息后,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他没有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而是直接拨通了岳南山的电话。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吴飞灵的结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