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藏真阁上上下下的人噤若寒蝉,算是领教了传说中的监察右使高冠的威风,不愧是天帝身边的近臣,压根不把王妃给放在眼里。而对这些人来说,高冠经过的气场慑人的很,吓得一群下人连头都不敢抬。

    一群人目送高冠等人出了藏真阁大门,紧接着,近卫军的人迅速将藏真阁给控制住了。

    内中闻报获悉自己果真被高冠给软禁了,媚娘气得够呛之余又有些惊恐,死在高冠手上的权贵实在是太多了,不知冷面判官还会对她干出什么事来,赶紧摸出星铃联系广天王。

    景云堂内,棋局已经结束,寇文蓝陪在唐鹤年身边在园子里遛弯,撞上了速速赶来的寇家大掌柜沈丁臣来报。

    “呵呵!就知道天宫那位耐不住,没想到是让高冠出手了。”唐鹤年笑着摇了摇头,复问:“藏真阁有什么动静吗?”

    沈丁臣:“高冠进去了没多久就出来了,勾越一群人被监察右部的人给押走了,藏真阁被近卫军给围了。”

    寇文蓝倒吸一口凉气,唐鹤年亦是吃了一惊道:“勾越被押走了?还围了藏真阁?王妃在不在里面?”

    沈丁臣还来不及答话,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三人猛地回头看去,只见有人飞奔而来,急急忙忙道:“大掌柜不好了,监察右部的人强闯了进来。”

    这里刚说完,一群监察右部装扮的人已经如狼似虎般地冲了来,直接将在场几人一围。

    寇文蓝又惊又怒,喝道:“大胆!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岂由得你们擅闯!”

    唐鹤年眉头紧皱,抬手阻止了寇文蓝,盯着为首之人沉声道:“姚逊,你想干什么?”

    领队的姚逊拱了拱手,“唐先生,奉右使大人法旨。带先生去问话,还请配合一下。”

    唐鹤年冷哼一声,“配合?天庭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讲理了?监察右部有什么权利无缘无故带人走?”

    姚逊沉声道:“监察右部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招先生去问话,乃是广王妃当众检举先生与酉丁域的事有可疑之处。王妃开口了,右使大人不能当做没听见!”

    “广王妃检举我?”唐鹤年傻眼,什么情况?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姚逊也不多言,手一挥,几人冲了上去。唐鹤年下意识想反抗,可手一抬,终究还是没敢还手,任由被制住了,同时还对欲怒的寇文蓝等人摇了摇头示意不要乱来,就这样被推搡着带走了。

    寇文蓝等人跟着送到门口,却又被近卫军的人给拦了回去,这才知道景云堂也被近卫军给围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齐光轩和星月楼,左儿和断鸿也同样被监察右部给带走了,一个个老老实实。明明都有反抗的实力,却无一敢反抗。

    这情形,这动静,迅速传遍了天街,在天街掀起轩然大波。同时,高冠的到来,也意味着九环星天街彻底被高冠给控制住了,任何人不得进出天街!

    守城宫地牢内,被关押的天街大统领叶易放了出来,叶易刚走出大牢。又目睹了四个老家伙被逐一押进了地牢。他不认识这四人,直到碰到了自己的手下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消息,才知道是什么人被抓了,惊得直冒冷汗。这才发现自己受的那点委屈什么都不算。

    天街暂时已经不是叶易说的算,近卫军上面来了人堂而皇之地接手了,天街上面也来了消息,命他率天街上下人马听从近卫军的调遣。

    地牢内,明明空着的监牢不少,也不知监察右部是怎么想的。把唐鹤年、勾越、左儿和断鸿给关进了同一间牢内。

    在此碰头的四人面面相觑,从未想过四人之间竟然会出现如此碰头的情形。

    此时四人才发现,任自己智计百出,面对挟势而来的高冠,瞬间土崩瓦解。

    “你们也是被检举的?”左儿斜眼三人问了声。

    闻听此言,唐鹤年转身,断鸿转身,慢慢围在了勾越身边,左儿沉声道:“勾越,监察右部的人说王妃检举我们是怎么回事?”

    勾越嘴角抽搐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把他们四个给扔在一起,说白了,高冠还是对他肆无忌惮假冒西军法旨的事耿耿于怀,在给予他颜色看。

    春花秋月楼,夏侯家的产业,每地的天街都有。

    而此地的春花秋月楼在高冠等人来到之前,大好的庄园已经被蓝虎旗的人马给征用了,作为了临时养伤的场所。

    庾重真所部来到后,已经将庄园内的蓝虎旗人马给接手了,城内分散驻守的蓝虎旗人马也给集中了过来,集中看管,等待调查!

    蓝虎旗大统领牧雨莲等候在了春花秋月楼门口恭迎都统大人的到来。

    庾重真一见到她,脸沉了下来,劈头便问:“为何纵容麾下抢掠城内商铺?”

    他已经暗中下令给她,让她阻止苗毅闹事,可从得到的情报来看,牧雨莲根本就没有遵命。

    牧雨莲看了眼人群中的苗毅,拱手回道:“回都统大人,并无此事,只是让城内商户捐献了一点疗伤药物。”

    庾重真很想喷她一脸,把他当傻子耍呢,捐献一点疗伤药物能闹得那么多有背景的商铺向上面控诉?

    可现在轩辕卓上面的人在旁,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暂时按下不提,先挥手请了高冠等人进入。

    牧雨莲在前带路,一路带到了园中空旷坪地,那里稀稀拉拉集中坐了上万人。

    “列队!”发现上面来人了,有人发出了号令,上万人闻令迅速爬起,列队站好了,各部战旗也迅速扬了起来。

    那染血或破或烂的一支支战旗,旗下一群人狼狈不堪的模样不提,只见不少缺胳膊少腿或少了只眼睛的人一个个疼得瑟瑟发抖,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伤残处,新长出的肉芽正在蠕动,明显是使用了疗伤药物之后的情形,尝过这滋味的人都知道这种硬生生拉扯生长的滋味有多痛苦。

    牧雨莲忽然发现身后没了动静,回头看去,发现一群人已经情不自禁止步了,一个个神情凝重地看着这边。

    牧雨莲差点热泪夺眶而出,她看到了所有人发自内心的对他们的尊重,那场浴血厮杀总算是值得的,那些战死的人没有白死。

    北斗军的人、监察右部的人、地申星域的人,一个个默默看着那群残兵,看一眼就知道那一仗打得有多残酷,看一眼就知道那五万近卫军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是怎么来的,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高冠的目光从那些人脸上慢慢上移,落在了上面飘扬的残破战旗上,静默无言。

    庾重真的目光从那残破战旗上又落回了那群残兵的身上,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旋即又绷紧了嘴唇。

    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让这些人把在天街强占来的物资给上缴了,倒不是他没有权利这么做,而是没办法下那个令,真要下了这个令,身后这么多北斗军的弟兄都看着…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世俗中大战之后会有纵兵抢掠这回事,牛有德干的就是这回事,只是牛有德找了个借口掩饰而已。

    他也知道,这个责任他必须要担了,如同牧雨莲说的,只是让天街商铺捐献了一点疗伤物资,他只能这样硬着头皮上报,让上面来补偿那些商户的损失。

    地申星君派来的左监军独孤无,捻须看地不语,神情凝重。

    轩辕卓紧绷着嘴唇把目光从那些人身上挪开了,慢慢回头,看向了后面静默不语的苗毅,心中长叹一声,近卫军能死战到如此地步,酉丁域百万精锐败的不冤!

    “开始吧!先带牛有德过来。”高冠扔下话,朝不远处的湖中亭台楼阁走去。

    自有监察右部的人带苗毅过去,然独孤无却快步追上高冠,“高右使,几个王府的人还关押着,您不是要问他们话吗?不如先把他们带过来问问?”

    高冠脚步不停,“事有轻重缓急,先审主要的,他们…再关一关吧。”

    此话自然是有道理!独孤无却暗暗叫苦,勾大管家和那几位关在一起,让勾大管家怎么向人家解释,难道让勾越亲口说出是王妃愚蠢一时口不择言把那几位给捎带了进去?

    亭台楼阁间,平常的欢场舞台却成了审讯之地,高冠登台坐在了首座上,庾重真、轩辕卓和独孤无站在了下面左右。

    苗毅被带到了下面舞池而站。

    三方录写供词的人都准备好了玉牒。高坐在上的高冠点了点头,负责审问的立刻对苗毅喝道:“下站何人?”

    苗毅平静回道:“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

    审问人:“可知身犯何事?”

    苗毅:“知道为何审我,但并未犯事。”

    审问人:“有没有犯事不是你说的算,为何伏杀酉丁域都统褚子山以至于惹出一场血战,一五一十从头招来。”

    “伏杀?荒谬!我从荒古死地刑满释放,刚召集贡园人马准备进行轮换,人员途中在酉丁域休整……”苗毅将准备好的事发经过从头到尾详细讲述了一遍。(未完待续。)

地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吴飞灵,你走吧    吴飞灵很着急!

    因为她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拆散赵长枪和他女朋友的关系,让赵长枪死去活来的爱上她,然后她再无情的将赵长枪甩掉,无情的和赵长枪说再见!

    很狗血的想法,但的确是吴飞灵的内心想法。

    吴飞灵都想好了,当她无情抛弃赵长枪的那一天,她将送给赵长枪一首诗,徐志摩的:轻轻的我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天边的一片云彩

    然而让吴飞灵郁闷的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的计划始终都没有实现。不但没有实现,而且没有一点进展!

    赵长枪的女人依然那样爱着赵长枪,赵长枪也依然对她那样的冷淡,很多时候,她感到赵长枪对待她还不如对待一个普通人。

    今天晚上吴飞灵看到赵长枪竟然又弄来了一个姑娘,不禁又醋意大发,想在谢兰兰,王淑芳和王诗韵之间制造点麻烦。

    然而王淑芳和谢兰兰根本就没搭理她的话,各人干着各人的事情。王淑芳走到王诗韵面前,将手伸向王诗韵,说道:“我认识你,你叫王诗韵,国际著名兔病防治专家,今天早上如果不是你,恐怕县政府门前的那场闹剧就难以收场了。认识一下吧,我叫王淑芳。”

    原来,王淑芳恰好看过今天早上的直播,所以她认识王诗韵。

    王诗韵热情的握住王淑芳的手,说道:“淑芳姐,你好”

    就在王淑芳和王诗韵寒暄的时候,谢兰兰走到了赵长枪面前,用芊芊素手摸了一下赵长枪脑袋顶上的纱布,温柔的说道:“你傻啊?今天上午就那样站在那里让人打?就算你不还手,难道你不会跑吗?”

    赵长枪的脑袋被砸了一道口子,现在已经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剪掉了一点头发,包上了纱布。为了掩饰,赵长枪本来是带着一顶遮阳帽的,刚才进家后摘掉了。

    赵长枪听了谢兰兰的话,不禁苦笑一下说道:“不能跑啊!那个时候,我越跑恐怕闹出的乱子就会越大!”

    谢兰兰看到赵长枪脑袋上的伤确实不碍事,这才和王诗韵寒暄起来。正在厨房忙活的顾晓梅也走了出来,和王诗韵打招呼。

    “虚伪!卑鄙!阴险!无耻”吴飞灵看到王诗韵竟然没有招来王淑芳等人的妒忌,而且王淑芳等人好像对她还很好的样子,只好一边搜肠刮肚想着世界上最难听的词来腹诽她们,一边装作很热情的样子,和王诗韵寒暄。

    等到大家都认识完之后,赵长枪看着吴飞灵,忽然说道:“吴飞灵,明天搬出去住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吴飞灵愣了一下,然后板着脸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搬出去?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女朋友,这可是你对着整个平川县的人喊出来的!你可不能赖账。”

    赵长枪沉吟一下,说道:“吴飞灵,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弄这些小孩子家家的东西好不好?我问你,昨天晚上沈霞来报信,说今天早上那些养殖户会去围堵县委县政府,你为什么不但不把事情告诉我,还欺骗我们说沈霞是一个怀疑她老公有外遇,抓奸走错路的女人?”

    赵长枪的话说完,王淑芳等人马上都想起了昨天晚上有人来访的事情。原来那个女人就是来给赵长枪报信的!

    毫无疑问,如果赵长枪昨天晚上就知道了这件事,今天早上的闹剧就一定能避免!

    可恶的是,吴飞灵竟然隐瞒了这个消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吴飞灵的身上。吴飞灵的脸色顿时变得青红不定。

    昨天晚上,吴飞灵根本连沈霞家是哪里,姓氏名谁都没有问问,所以她对沈霞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不过看沈霞的穿着打扮和开的那辆破皮卡,她本能的以为沈霞是个不上台面的农村妇女,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得到那个消息,来告诉赵长枪,然后想从赵长枪这里得点好处的。

    她可没想到,赵长枪竟然会认识沈霞,所以昨天晚上她才敢欺骗赵长枪。

    吴飞灵脑袋转的不慢,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说道:“哦,我本来以为那个人是胡说八道的,哪里想到她说的是真的。枪哥,你不要怪我啊,如果我早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我昨天肯定会告诉你的。”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的眼睛,冷笑一声说道:“哼哼,吴飞灵,你就别演戏了。就算你怀疑沈霞的话是假的,你也不应该编造那样一个无厘头的谎言来欺骗我吧?”

    “枪哥,我那不是怕你心烦,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实话吗?我真的没想到那个女人的话是真的。谁能想到那些混蛋养殖户的胆子竟然那么肥,竟然敢围堵县委县政府?枪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下次我再也不敢欺骗你了。”

    吴飞灵一边说,一边抓住了赵长枪的胳膊轻轻的摇晃着,好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嗲嗲的说道。

    赵长枪使劲甩了甩手,将吴飞灵的手甩掉,然后继续冷着脸说道:“吴飞灵,如果说你只是欺骗了我,只要你以后能改,我还可以原谅你,我们还能做朋友。但是我不能容忍的是,你竟然把记者也喊了过来!你想干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想让我赵长枪臭名远播?”

    吴飞灵吓一跳,她实在想不明白,赵长枪是怎么想道那些记者里面有她喊来的。

    不过吴飞灵马上意识到,这件事情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如果一旦自己承认了。赵长枪恐怕就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了。谁会爱上一个时刻想着阴自己的女人?

    于是,吴飞灵马上故意面容一板说道:“赵长枪!你血口喷人!你凭什么说那些记者是我喊来的?”

    赵长枪脸上的寒霜变成了失望,说道:“吴飞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用为自己掩饰什么,我亲口问过省台的台长王二秀,而王二秀又亲口问过那些记者是谁给她们提供的新闻线索!难道无缘无故,无凭无据,他们还会冤枉你不成?”

    赵长枪可不是在骗吴飞灵,他真的联系过临河省电视台台长王二秀。

    自从早上的事情发生后,赵长枪一直很纳闷,今天早上为什么来了那么多的记者。周家辉肯定掌控不了这么大的宣传资源。赵长枪能想象到,榆林市电台派出那么大的阵势,肯定是得到了榆林市某位领导的授意。可是省台和省报的人是怎么回事?

    就算榆林市的某位领导也不能调动省里如此强大的宣传资源吧?

    赵长枪本来一直不明白这件事,但是当他听沈霞说了吴飞灵的事情后。赵长枪心中忽然便茅塞顿开!

    吴飞灵是吴应熊的女儿,而她本身又是搞广告策划和推广的,经常和宣传部门打交道,所以她完全能请动省台的某些记者!

    当然,这只是赵长枪的一个怀疑和推测而已,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他今天下午的时候拨通了临河省电视台台长王二秀的电话,向他询问了一些事情。

    赵长枪担任杜平县教体局副局长的时候,他和王二秀的关系就很好。王二秀也知道赵长枪不好惹,所以他没有隐瞒赵长枪。将吴飞灵给省台某些人打电话让他们今天早上去平川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赵长枪。

    吴飞灵再次被赵长枪的话惊呆了,她没想到赵长枪虽然只是一个县长,竟然连省台的台长都认识!

    这女人也不想想,赵长枪连他爸吴应熊都认识,还曾经参加过她爷爷的寿宴,认识一个省台台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长枪没有理会吴飞灵,继续说道:“吴飞灵,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命应该是我救的吧?虽然我不是施恩图报的人,但是我也不想我救下的人这样对我吧?这让我很容易联想到一个词,东郭先生和狼。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见到你。所以,过了今晚你明天就离开这里吧。”

    吴飞灵听着赵长枪的话,脸上的惊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潮红!越来越潮红!

    别误会,吴飞灵可不是情动了!她是被赵长枪气的!

    吴飞灵感到很憋屈,感到很恼火!

    在没有遇到赵长枪之前,吴飞灵感到自己就是天之骄女,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整个宇宙都围绕着她运动。无论是在华国还是在法国,几乎凡是她见到的男人都对她青眼有加,自己偶尔的一个笑容就能让他们神魂颠倒,情不自已。

    但是自从遇到赵长枪后,吴飞灵感到一切都变了!她感到自己在赵长枪的眼中好像什么都不是!甚至连路边的老乞丐都不如!她感到自己从上帝的宠儿一下子变成了魔鬼的弃子!

    吴飞灵感到自己和赵长枪的交往史,简直就是她个人的一段屈辱史!

    在水林镇的那场大火中,赵长枪竟然宁愿先救声名狼藉的小翠花也不先救她!她住院之后,多次打电话让赵长枪去看她,结果赵长枪就去过一次!到最后,自己以跳楼相威胁(虽然是假的,但是也很危险不是?),赵长枪才又过去一次。

    就说自从来到这个别墅吧,赵长枪对待别人都是笑容满面,唯独对待自己好像陌生人一样!

    吴飞灵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差了?论相貌,自己虽然不能说是万里挑一,但是千里挑一总是有的吧?再说,自己可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赵长枪凭啥这么看不起人?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地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吴飞灵,你走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