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吴飞灵很着急!

    因为她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拆散赵长枪和他女朋友的关系,让赵长枪死去活来的爱上她,然后她再无情的将赵长枪甩掉,无情的和赵长枪说再见!

    很狗血的想法,但的确是吴飞灵的内心想法。

    吴飞灵都想好了,当她无情抛弃赵长枪的那一天,她将送给赵长枪一首诗,徐志摩的:轻轻的我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天边的一片云彩

    然而让吴飞灵郁闷的是,这么长时间过去,她的计划始终都没有实现。不但没有实现,而且没有一点进展!

    赵长枪的女人依然那样爱着赵长枪,赵长枪也依然对她那样的冷淡,很多时候,她感到赵长枪对待她还不如对待一个普通人。

    今天晚上吴飞灵看到赵长枪竟然又弄来了一个姑娘,不禁又醋意大发,想在谢兰兰,王淑芳和王诗韵之间制造点麻烦。

    然而王淑芳和谢兰兰根本就没搭理她的话,各人干着各人的事情。王淑芳走到王诗韵面前,将手伸向王诗韵,说道:“我认识你,你叫王诗韵,国际著名兔病防治专家,今天早上如果不是你,恐怕县政府门前的那场闹剧就难以收场了。认识一下吧,我叫王淑芳。”

    原来,王淑芳恰好看过今天早上的直播,所以她认识王诗韵。

    王诗韵热情的握住王淑芳的手,说道:“淑芳姐,你好”

    就在王淑芳和王诗韵寒暄的时候,谢兰兰走到了赵长枪面前,用芊芊素手摸了一下赵长枪脑袋顶上的纱布,温柔的说道:“你傻啊?今天上午就那样站在那里让人打?就算你不还手,难道你不会跑吗?”

    赵长枪的脑袋被砸了一道口子,现在已经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剪掉了一点头发,包上了纱布。为了掩饰,赵长枪本来是带着一顶遮阳帽的,刚才进家后摘掉了。

    赵长枪听了谢兰兰的话,不禁苦笑一下说道:“不能跑啊!那个时候,我越跑恐怕闹出的乱子就会越大!”

    谢兰兰看到赵长枪脑袋上的伤确实不碍事,这才和王诗韵寒暄起来。正在厨房忙活的顾晓梅也走了出来,和王诗韵打招呼。

    “虚伪!卑鄙!阴险!无耻”吴飞灵看到王诗韵竟然没有招来王淑芳等人的妒忌,而且王淑芳等人好像对她还很好的样子,只好一边搜肠刮肚想着世界上最难听的词来腹诽她们,一边装作很热情的样子,和王诗韵寒暄。

    等到大家都认识完之后,赵长枪看着吴飞灵,忽然说道:“吴飞灵,明天搬出去住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吴飞灵愣了一下,然后板着脸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让我搬出去?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女朋友,这可是你对着整个平川县的人喊出来的!你可不能赖账。”

    赵长枪沉吟一下,说道:“吴飞灵,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弄这些小孩子家家的东西好不好?我问你,昨天晚上沈霞来报信,说今天早上那些养殖户会去围堵县委县政府,你为什么不但不把事情告诉我,还欺骗我们说沈霞是一个怀疑她老公有外遇,抓奸走错路的女人?”

    赵长枪的话说完,王淑芳等人马上都想起了昨天晚上有人来访的事情。原来那个女人就是来给赵长枪报信的!

    毫无疑问,如果赵长枪昨天晚上就知道了这件事,今天早上的闹剧就一定能避免!

    可恶的是,吴飞灵竟然隐瞒了这个消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吴飞灵的身上。吴飞灵的脸色顿时变得青红不定。

    昨天晚上,吴飞灵根本连沈霞家是哪里,姓氏名谁都没有问问,所以她对沈霞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不过看沈霞的穿着打扮和开的那辆破皮卡,她本能的以为沈霞是个不上台面的农村妇女,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得到那个消息,来告诉赵长枪,然后想从赵长枪这里得点好处的。

    她可没想到,赵长枪竟然会认识沈霞,所以昨天晚上她才敢欺骗赵长枪。

    吴飞灵脑袋转的不慢,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说道:“哦,我本来以为那个人是胡说八道的,哪里想到她说的是真的。枪哥,你不要怪我啊,如果我早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我昨天肯定会告诉你的。”

    赵长枪看着吴飞灵的眼睛,冷笑一声说道:“哼哼,吴飞灵,你就别演戏了。就算你怀疑沈霞的话是假的,你也不应该编造那样一个无厘头的谎言来欺骗我吧?”

    “枪哥,我那不是怕你心烦,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实话吗?我真的没想到那个女人的话是真的。谁能想到那些混蛋养殖户的胆子竟然那么肥,竟然敢围堵县委县政府?枪哥,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下次我再也不敢欺骗你了。”

    吴飞灵一边说,一边抓住了赵长枪的胳膊轻轻的摇晃着,好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嗲嗲的说道。

    赵长枪使劲甩了甩手,将吴飞灵的手甩掉,然后继续冷着脸说道:“吴飞灵,如果说你只是欺骗了我,只要你以后能改,我还可以原谅你,我们还能做朋友。但是我不能容忍的是,你竟然把记者也喊了过来!你想干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想让我赵长枪臭名远播?”

    吴飞灵吓一跳,她实在想不明白,赵长枪是怎么想道那些记者里面有她喊来的。

    不过吴飞灵马上意识到,这件事情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如果一旦自己承认了。赵长枪恐怕就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了。谁会爱上一个时刻想着阴自己的女人?

    于是,吴飞灵马上故意面容一板说道:“赵长枪!你血口喷人!你凭什么说那些记者是我喊来的?”

    赵长枪脸上的寒霜变成了失望,说道:“吴飞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用为自己掩饰什么,我亲口问过省台的台长王二秀,而王二秀又亲口问过那些记者是谁给她们提供的新闻线索!难道无缘无故,无凭无据,他们还会冤枉你不成?”

    赵长枪可不是在骗吴飞灵,他真的联系过临河省电视台台长王二秀。

    自从早上的事情发生后,赵长枪一直很纳闷,今天早上为什么来了那么多的记者。周家辉肯定掌控不了这么大的宣传资源。赵长枪能想象到,榆林市电台派出那么大的阵势,肯定是得到了榆林市某位领导的授意。可是省台和省报的人是怎么回事?

    就算榆林市的某位领导也不能调动省里如此强大的宣传资源吧?

    赵长枪本来一直不明白这件事,但是当他听沈霞说了吴飞灵的事情后。赵长枪心中忽然便茅塞顿开!

    吴飞灵是吴应熊的女儿,而她本身又是搞广告策划和推广的,经常和宣传部门打交道,所以她完全能请动省台的某些记者!

    当然,这只是赵长枪的一个怀疑和推测而已,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测,他今天下午的时候拨通了临河省电视台台长王二秀的电话,向他询问了一些事情。

    赵长枪担任杜平县教体局副局长的时候,他和王二秀的关系就很好。王二秀也知道赵长枪不好惹,所以他没有隐瞒赵长枪。将吴飞灵给省台某些人打电话让他们今天早上去平川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赵长枪。

    吴飞灵再次被赵长枪的话惊呆了,她没想到赵长枪虽然只是一个县长,竟然连省台的台长都认识!

    这女人也不想想,赵长枪连他爸吴应熊都认识,还曾经参加过她爷爷的寿宴,认识一个省台台长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长枪没有理会吴飞灵,继续说道:“吴飞灵,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命应该是我救的吧?虽然我不是施恩图报的人,但是我也不想我救下的人这样对我吧?这让我很容易联想到一个词,东郭先生和狼。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想再见到你。所以,过了今晚你明天就离开这里吧。”

    吴飞灵听着赵长枪的话,脸上的惊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潮红!越来越潮红!

    别误会,吴飞灵可不是情动了!她是被赵长枪气的!

    吴飞灵感到很憋屈,感到很恼火!

    在没有遇到赵长枪之前,吴飞灵感到自己就是天之骄女,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整个宇宙都围绕着她运动。无论是在华国还是在法国,几乎凡是她见到的男人都对她青眼有加,自己偶尔的一个笑容就能让他们神魂颠倒,情不自已。

    但是自从遇到赵长枪后,吴飞灵感到一切都变了!她感到自己在赵长枪的眼中好像什么都不是!甚至连路边的老乞丐都不如!她感到自己从上帝的宠儿一下子变成了魔鬼的弃子!

    吴飞灵感到自己和赵长枪的交往史,简直就是她个人的一段屈辱史!

    在水林镇的那场大火中,赵长枪竟然宁愿先救声名狼藉的小翠花也不先救她!她住院之后,多次打电话让赵长枪去看她,结果赵长枪就去过一次!到最后,自己以跳楼相威胁(虽然是假的,但是也很危险不是?),赵长枪才又过去一次。

    就说自从来到这个别墅吧,赵长枪对待别人都是笑容满面,唯独对待自己好像陌生人一样!

    吴飞灵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差了?论相貌,自己虽然不能说是万里挑一,但是千里挑一总是有的吧?再说,自己可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女儿,赵长枪凭啥这么看不起人? 官途匪路桃花运

    ———————————————————————————————

    正文 地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吴飞灵,你走吧

第1400章    c_t;“咻——”

    一道无形的心剑诡异地从吕重的双眼射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这是灵魂大道道纹凝聚的一道心剑!

    “咦——”

    英俊男子惊骇得脸色大变,终于知道自己踢上铁板了。有心想要闪躲,可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跟不上意识的速度。

    “啊,你……你好……好大胆,居……居然碎了我的元神——”

    惨叫一声,英俊男子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整个人向后倒下。

    “少主……”

    “白师兄——”

    ……

    在他的身后,有一对青年男女惊得连忙上前扶住了他。同时,另两位青年一个捏碎了一个传讯符,另一个招呼着后面跟着的几头召唤兽直接对吕重发动了攻击。

    “吼……”

    一头浑身冒着烈阳仙火的狮型召唤兽,对着吕重狂吼一声,无与伦比的音波攻配合极度压缩的残阳仙火,向吕重喷射而至。

    同时,另外一头巨龙、一头青鸾也从不同的方向攻向吕重。

    三头召唤兽,都是大罗巅峰镜的强大仙兽。更主要的是它们都各带天赋神通。

    如果是一般的下位仙皇,都有可能被这三头召唤兽缠住。

    可吕重却是不屑一顾!

    “死——”

    一声雷霆暴喝从吕重嘴里喷出,形成滚滚雷音以传音入密的方式轰入三兽的双耳。

    “噗噗噗……”

    三头大罗巅峰境的仙兽脑袋顿时被至强的音攻给轰成粉碎reads;。接着一一摔倒在地。再也没有了生气。

    “啊……”那个指挥三兽攻击吕重的年青人,惨然大叫。

    这三头大罗巅峰境的召唤兽,可是他的命根子。却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被人一道音攻给全部震死。

    要知道这三大召唤兽,他得来也极为不易啊!

    “魔头,我们与你无怨无仇,你居然敢下如此狠手……”一个头截金步瑶、身着蓝色宫袍的女子对着吕重怒目而视,大声斥责。求书网

    吕重目光一冷,森然看着对方,“不错。我就是魔头,所以。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吕重本来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这些人不思己过,居然怪他出手犯辣?

    一时间,他的心中陡然升腾起一股至强的戾气。

    这蓝衣女子傲慢、怨毒地看着吕重。虽然被吕重的凶气吓了一下,可也是忍不住冷哼起来:“哼,我们逃不了?只怕你永远不要想离开都天圣星了。割裂了白奇师兄,没有任何人能救你。就算是帝级强者也不行!”

    “呵呵……”吕重一脸讥笑,以更傲气的声音道:“我想要离开的话,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帝级强者不行,圣人也不行!”

    “哈哈,狂妄!”

    “你以为你是谁……”

    “马上。你就要后悔了……”

    “白痴!,都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就敢这么嚣张。你死定了……”

    ……

    对面的四个召唤师,顿时被吕重更狂妄的语气激怒,个个如看疯狂般看着吕重。

    “哼,夏虫不可语冰,给老子闭嘴——”吕重冷哼一声,看着对面无知的四人。一脸漠视。

    这样无知又无实力的人,在吕重的眼里简直与蝼蚁无异reads;。居然也敢嘲笑他?

    同样的,吕重连灭杀他们的心思都懒得升起了。

    只不过,大道之眼,言出法随的神通也第一时间被吕重无意激动。

    顿时,这两男两女再也说不出话。

    甚至连灵魂传音都无法办到。

    一时间,四人都陷入了绝对的恐惧当中。

    这个时候,她们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等人踢到了铁板,个个都惶惶不可终日。

    蔑视地看了这些家伙一眼,吕重伸手一招,顿时之前店家谈好价格的属于[末日蟑螂]的那个仙兽兽笼直接被吕重收入[大寂灭珠]。

    同时,吕重圣识感应之下,把这商店的所有兽笼都探察一遍,没发现有值得出手的异虫、凶兽后,吕重也是暗暗摇了摇头。

    “咻……”

    突然,黑宇万兽盟商店之外的阵法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接着,三个人影凭空出现在商店之内。

    一个下位仙帝,两个巅峰仙皇!

    吕重瞄了这三人一眼,顿时脸上多了一丝玩味的表情。

    领头的仙帝傲气十足,一副强者风范展露无疑。而他身后的两位巅峰仙皇,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一脸奴相。

    这人叫恨天仙帝,是都天圣帝席下的一尊仙帝,实力极不弱。也是专门管理整个[都天圣星]秩序的八大仙帝之一。

    恨天仙帝,长相魁梧,而且身上澎湃着强大的仙元。只不过他的气息稍显不稳。更主要的是,这恨天仙帝身上的功德几乎小得可怜,连身上业力的百分之五都不到。

    可见,这家伙也是一个超级凶神。绝对的祸害。而且手上沾染了无穷血腥。

    至于他的两个跟班,也是被业力深深纠缠。

    只不过,让吕重意外的是,这些人沾染了如此庞大的业力,居然还能完好无陨地活到现在。

    ……

    当吕重在打量恨天仙帝的时候,恨天仙帝的目光先是痴迷地在云水瑶、胡媚两人身上一扫,然后落在吕重的身上。

    虽然看不出吕重的实力,但是他直觉吕重极不简单。

    从巅峰仙皇境的云水瑶本能地屈身于吕重的身后,他就可以看出这男的是三人之中的领导者。

    目光从吕重身上收回,再落在白奇的身上时,恨天仙帝顿时脸色大变,目光看向吕重三人也马上变得森冷起来。对着吕重阴声怒喝:“我家白奇少爷的元神是你等击碎了?”

    愤怒!

    杀机!

    这一刻,恨天仙帝也是心中发冷。

    这白奇可是[都天圣星]最具权势的白家大少。更是真正的一代天骄。修行不到三千万年,都成长为仙皇级的强者。这种天资,让白家完全把他当成下一代家主来培养。

    恨天仙帝虽然也是白家之人,但是却是旁支小族之人。而白奇却是白家嫡系中的嫡系。

    白奇的爷爷更是真正的[都天圣星]的掌控者[都天圣帝]的二弟子——白玄风。

    这白玄风从一开始就追随都天圣帝,现在,其实力也达到了一阶圣人巅峰的境界。

    证道成圣!

    白玄风的势力暴境。

    圣人!

    这白玄风可是真正的圣人。受都天圣星无数人崇拜。

    他的证圣,也一举把其家族白家带到了一个让其他家族难以望其项背的高度。

    现在,居然有人击毁了白玄风嫡亲孙子的元神,让他再无法成为高级召唤师reads;。这绝对是在挑衅白家!

    想到这里,恨天仙帝对吕重的杀意更加的强烈,双眼中也不停地闪烁着一丝丝凶光。

    “呵呵,是我击碎的又如何?他该死而已!”吕重毫不在乎这恨天仙帝的愤怒与杀机,懒洋洋地轻笑。

    恨天仙帝脸色发黑,已被彻底激怒:“既然如此,本座也送你去死——”

    见上司动怒,他的两个跟斑顿时站了出来,一脸谄媚地看着恨天仙帝,前后邀战:“大人,杀兔焉用龙刀,这垃圾交给我们——”

    “好!你们同上,给我灭了这小子——”恨天仙帝的眉头一跳,点了点头。

    可是,吕重再次笑了起来,“呵呵,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呢,你们三人一起上吧……”

    “小子,你狂妄……”

    “太嚣张了,看我如何灭……”

    ……

    恨天仙帝一怒,正要动手,他的两个跟班,已祭出各自的武器,疯狂地攻向吕重。

    “没想到自己作死的人也这么积极……”胡媚兴奋的大叫起来。如今,她也知道吕重的实际战斗力有多么恐怖了。

    这家伙可是有着灭杀三大位圣尊的骄人战绩!

    云水瑶也是双眼温柔一笑,根本就不担心吕重的安危。

    果然!

    不出两女的意料!

    这两大巅峰仙皇级的跟班,还没有冲至吕重的面前,就被吕重随意挥出的掌刀一斩为二。

    “该死,你……你居然是巅……巅峰帝……帝级强者……”恨天仙帝的脸顿时绿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