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勾越既然能跪在她面前,就不会牵连到王爷,媚娘也知道自己惩处不了他,只能说是让王爷来处理,至于王爷会不会处理,也不是她能追究的。¥f,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陡然浮空悬停,在封闭的天街城门外与城楼齐平。

    来人头戴黑色高帽,背后抖开的披风徐徐垂下,正是先到一步的高冠。

    城楼上不少近卫军的人镇守御园时都见过高冠,发现了他的到来后,皆默默看着。

    高冠也在默默审视着这群一来到此地便接防还未收拾自身的残兵,最终徐徐出声道:“某乃监察右使高冠,打开城门!”

    城上守军面面相觑,无人响应。

    等了会儿,高冠挥手亮出一面令牌,青主赐予的‘龙令’,沉声道:“开门!”

    一位守将抬手摁在了墙跺上,绷了绷嘴唇道:“高大人,监察右部无权调遣近卫军,恕难从命!”

    高冠淡然道:“本使奉天命查案,尔等莫非想抗旨不成?”

    守将回道:“我等只知尽责,天命如何我等也不懂,此并非调兵令牌,不能仅凭高大人一面之词说是天命就是天命,说开城门就擅开门,高大人不妨先和我等上峰联系,若的确有天旨,上峰有令,我等自当开门!”

    高冠没再废话,轻飘飘落地,转身背对城门方向,笔直而立,也没跟谁联系,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候。

    天将暮色之际,庾重真、轩辕卓及监察右部的人从天而降,落在了高冠的身边。正诧异高冠站在这里干什么,高冠已经偏头看向庾重真:“下令开门吧。”

    庾重真和轩辕卓下意识相视一眼,大概明白了原因,又齐齐看向城门上,很显然城门上的守将在跟高冠较真。近卫军真要较起真来,只听天旨和近卫军内部调遣。其他任何部门没人能调动。

    庾重真一挥手,身后人马一变十,十变百,转瞬间上万人马罗列身后。

    “开门!”庾重真喝了声。

    谁知城头守将道:“为防有人假冒,还请先验明正身。”

    假冒?轩辕卓偏头看向庾重真,一脸古怪。庾重真身后的那批人马亦难以置信地看着城头上。

    庾重真怒容满面,自己麾下人马自己居然都调遣不动了,开什么玩笑,喝道:“不开城门。防护阵外,如何验证!”

    城头守将:“总镇大人就在城内。”言下之意是,你越级了。

    庾重真霍然挥手指向城头,嘴巴张了几次,硬是找不出理由说什么。

    有些规矩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渐渐模糊了,人家非要较真,他也不能说人家做错了。否则谁的职位高就能为所欲为还得了,若破军下令攻打天宫怎么办?

    当然。世上没什么规矩是完美的,都有许多矛盾之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才给了人钻空子的机会。

    庾重真手重重放下,摸出了星铃联系苗毅。

    很快。城门洞开。

    背对城门的高冠冷冷瞥了眼庾重真,转身,领着监察右部的人马掠入城内,直奔藏真阁。

    庾重真手下分出了四批人直奔四城门进行控制,另有一支人直奔守城宫。这次是真正接管九环星天街的城防,庾重真自己则跟了监察右部的人走,也想知道苗毅如今怎么样了。

    藏真阁大门外,一群人落下,高冠拖着一身黑色披风登上台阶大步直闯。

    守门的一群人还想阻拦问话,高冠身后闪出两人,亮出了监察右部的令牌开路,让开稍晚的,立刻被后续而来的刀枪给顶到了一旁靠墙让路,不敢乱动。

    一路就这么直闯内院。

    “高右使大驾光临怎么不先打个招呼!”

    被惊动的勾越带着人露面了,勾越老远乐呵呵拱手打招呼。

    高冠脚步一停,身后随行众人一停,待勾越近前,高冠冷冷问道:“你有天庭官身吗?”

    勾越愣了一下,干笑道:“没有。”

    别说他了,四大天王府邸的管家都没用官身,不是录用不上,而是有了官身就要接受天庭的调用,一旦被天庭找到机会把他们从四大天王身边调走,那是四大天王的损失。

    高冠又问:“你是西军派来的特使?”

    “不是!”勾越反应也快,心中一惊,赶紧摆手,有些事情在苗毅面前能玩,在高冠面前却玩不得,他回头一偏,后面立刻出来一位有天庭官身的人,双手奉上一块官职玉牒:“回高右使,末将是西军派来的特使。”

    话刚落,高冠身后有人上前接了玉牒验证了身份后朝高冠点了点头。

    “呵呵!高右使…”又有话说的勾越神情一僵,因为高冠都不带正眼瞧他,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若仅仅是这样走了也罢,偏偏还扔出了一句话,“把他扣起来!”

    数名右部人员立刻上前,就要将勾越给拿下,勾越后面人员一惊,迅速闪身上前挡住。

    前面的高冠又是脚步一停,慢慢转过了身来,面无表情地冷冷看着这对峙一幕。

    唰唰!监察右部数百人员突然间全部刀枪出手,围住了勾越等人。

    勾越赶紧摁了下手,护住他的人员亦默默退开了。勾玉寒着一张脸:“高大人,不知为何要拿我?”

    高冠冷冷道:“全部拿下!”

    监察右部人员立刻刀枪齐出,架在了这群人的身上,而勾越等人也没还手,硬生生被制住了。

    “咳咳!”轩辕卓身后走出一长须魁梧汉子,正是地申星君安屠的心腹手下,左监军独孤无,拱手道:“高大人,这无缘无故拿人,未免太过不妥。”

    “本使奉天命查案,相关可疑人员带回去问话很正常。”高冠扔下话又调头走了。

    独孤无欲要快步追上,还想说什么,勾越却朝他微微摇头,表示不会有事,让他不要再说了。

    勾越心里明白,谁都知道他之前把牛有德给带来是假冒西军的名义,只是这种事情没办法揭穿,然此风不可长,高冠同样以‘奉旨查案’来压他,这是在故意给他颜色看,并不能把他怎么样。

    独孤无只能眼睁睁看着勾越等人被押到一旁,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轩辕卓,冷哼一声。

    小树林中,高冠止步,亭子里的苗毅亦平静打量着突然冒出的这群人。

    上下打量苗毅一眼,“带走!”高冠扔下话又转身而去。

    奉命就地看管的赵光对苗毅做出了请的手势,带上了苗毅随众离去。

    庾重真是领会了上意而来的,见苗毅无事,既松了口气,又气恼,后悔当初答应了把这人弄到北斗军来,尽给自己惹麻烦,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群人刚走出小树林,撞见了闻讯而来的王妃媚娘。

    她一出现,高冠身后大部分人都拱手行礼,唯独高冠止步后傲然而立,冷目盯着。

    高冠的级别无须对她行礼,天帝身边的人,这天下能受他礼的人本就不多。

    “高右使,这是什么意思?”媚娘指了指后面被控制住的勾越等人。

    高冠平静道:“可疑人员带回去问话而已,王妃莫非想干预天庭办案?”

    “这帽子可就扣大了。”媚娘冷笑道:“本妃只是想问问他们有何可疑?”

    高冠不假颜色:“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九环星天街不寻常的人都可疑。”

    媚娘摇了摇头,冷笑道:“照高大人这么说,景云堂的唐鹤年,齐光轩的左儿,星月楼的断鸿,岂非都可疑?”

    高冠偏头斜眼身后,淡淡问道:“王妃刚才点出的人可都听清了?”

    “听清了。”后面有人回道。

    高冠又盯向媚娘,道:“立刻带人去把王妃检举的人扣押。”

    “是!”那人领命后,一挥手,迅速带了支人马离去。

    “……”媚娘有点傻眼,这怎么就成检举了,有点恼怒道:“本妃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也很可疑?那高右使是不是也要把本妃给扣押起来?”

    高冠断然接话,“王妃提醒的对,庾都统!”

    “在!”庾重真拱手领命。

    高冠:“立刻调派人马,将藏真阁、景云堂、齐光轩、星月楼给围起来,在未结案前,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违令者…不管是什么人,杀无赦!若执行不利,提头来见我!”

    “是!”庾重真领命,朝身后一挥手,迅速有人去下令调兵。

    “你…”媚娘指着高冠,一张俏脸气得煞白。

    高冠突然挥手亮出一块‘龙令’,直接亮在她眼前,双目漠然盯着她。

    一见这令牌,媚娘瞳孔一缩,这是天帝特赐给监察右部先斩后奏大权的令牌,她没想到高冠竟敢直接对她堂堂王妃亮出这面令牌来吓唬她,到嘴的话硬生生给堵了回去,心生寒意,下意识后退几步让出了路来。

    令牌一收,黑色披风随着高冠的脚步荡动,高冠目不斜视,与之擦身而过。

    裹挟在人群中的苗毅瞅瞅差点咬碎银牙的媚娘,心中不禁小汗一把,这高冠办事的风格估计一般人还真吃不消,那可真是不管对谁都一点情面都不留,这简直是把天下人给得罪光也无所谓。

    不过想想也是,这位冷面判官是怕得罪人的人吗?(未完待续。)

第1399章 作死!    进入这个名个“黑宇万兽盟”的召唤兽商店,吕重、云水瑶、胡媚三人也是眼界大开。+

    此商店的空间也运用了须弥空间技术,外面看来虽大,可在里面,空间更是大了无穷倍。

    在这里,各种奇珍异兽,让他们双眼应接不暇。飞禽、走兽、昆虫甚至植物系的召唤兽都是应有尽有。

    “三位贵客,欢迎光临我店,不知三位大人看上了那种召唤兽?”一个明显异于人类的女性店员轻盈地走近吕重、云水瑶、胡媚三人的身边。

    这女子相貌奇美,皮肤白净如雪,双眸是棕红色的,更让吕重、云水瑶啧啧称奇的是,她有一对兔耳,真正像极了一个兔女郎。

    以吕重、云水瑶的眼力,一眼就可以发现此女也有金仙的实力与灵魂境界,照理能轻松改变自己的相貌。可她偏偏以兔女郎的形象出现,也不知是什么缘由。

    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别说这仙界诸天了,就连地球凡俗之地,也有不少商人爱剑走偏峰,利用兔女郎来招揽顾客呢。

    放下心中的好奇,吕重径直出现在那[末日蟑螂]所在的仙笼之前,淡淡一问,“这头凶兽看着卖相不错,我要了!”

    话语间,显得相当豪气。

    面前的这只[末日蟑螂]极为巨大,不过实力也并不太强。仅仅可媲美大罗金仙巅峰境界的仙人罢了。

    但是,这样的凶虫,对于吕重来说。要培育起来。是相当容易的。更主要的是。这只蟑螂还远远没有进化到它的终极版本。一旦成为虫神级的存在,它的威胁力会恐怖到极点。

    对于吕重来说,这真的是一头潜力极为惊人的异虫。

    也是吕重绝对要拿下的东西。

    故而,一开始,吕重就先声夺人,没有出价,直接就要拿下。

    兔女郎双眼闪过一丝玛瑙般的精光,连连道:“大人。您真是太有眼力了,这头恶魔臭虫拥有极强悍的防御与不死之力,更拥有超级神经毒素。别看其样子凶恶,却绝对是顶级的战斗伙伴。这是一头巅峰大罗级的毁灭系凶兽,价值十万极品魔晶!”

    极品魔晶与极品仙石价值相等。

    这头末日蟑螂价值十万极品魔晶,也是非常昂贵的了。它等同于1000万上品魔晶、10亿中品魔晶,1000亿下品魔晶。

    以这样的价格,在其他宇宙说不定都可以购买一先天灵宝了。

    不过吕重并没有太在乎。

    在他的手里,不但极品仙石多得惊人,极品魔晶也是应有尽有。

    要知道。在蛮荒仙域的阴邙星地洞魔窟核心,吕重也挖出了无数极品魔晶。甚至。被[大寂灭珠]吞噬的那个混世魔界,拥有的极品魔晶更足以堆积成一个中小型星系。

    “十万极品魔晶?价格是有点贵了,不过千金难买我高兴。给——”吕重豪气十足地说道,心念一动,挪入十万极品魔晶,投入一个空间戒指,向兔女郎扔了过去。

    兔女郎顿时一脸放光,连忙小心地接住了这个空间戒指。仙识一扫,发现居然真的是十万极品魔晶,而且不多不少。

    太豪气了!

    这丫的绝对是一个超级富豪!

    想到这里,兔女郎看向吕重的双眼,都有些心驰神迷,犹如花痴。

    要知道,像她这样的售员,一个月的拥金,也不够一枚上品魔晶,更别说是极品魔晶了。

    而吕重能随便为一头异兽挥霍十万极品魔晶,可见有多么的富有。

    “大人,这……这笔交易的数额太大,我……我做不了主,我还是请店长过来……”兔女郎满目含情地给吕重抛了一个媚眼,连忙以心神传音,通知着这个商铺的店长。

    看着这个兔女郎如此放肆地当着自己与云水瑶的面勾引吕重,胡媚本能地脸色一冷,低声骂了一句:“不要脸!狐狸精!”

    她却忘了,她自己才是一个狐狸精呢!

    云水瑶并没有生气,相反,双眼之中还流露一丝窃笑,看着神情反常的胡媚。暗自一叹:“这丫头也陷了进来……”

    其实,云水瑶等人都明白,只要与吕重相处日久,胡媚等女的心也绝对会被吕重给俘获。

    而胡媚会一直跟着吕重等人从不言离去,也是摆明了她的态度。

    吕重要收了她,也是迟早的事!

    ……

    本就离得近。兔女郎自然也听到了胡媚的声音,不过她也不敢反击。

    毕竟,她只是一个店员,而胡媚进来就算是顾客。再说了,兔女郎也感应到胡媚的实力远强于她。更是不敢反击。顿时收敛了一下有些春心放滥的心,装做没听见一般,兀自在另一边通知着店长。

    “等等,这头凶虫本少看上了,还是卖给我吧——”

    就在此时,一个极为傲气的声音传来。

    接着,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领着一行人进入了这个商店。

    这英俊男子十分高大,有两米高,剑眉斜插入鬓,有一种霸道气质流露。双眼大如铜铃,目光中锐利十足。全身肌肉虬结,显得极为强健。更主要的是,这男子居然拥有下位仙皇级的实力。

    而在这英俊男子之后,跟着三五个青年男女以及好几头召唤兽,个个也是实力不俗,都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

    只不过,这英俊男子说是要买[末日蟑螂],但是他的目光却极度放肆地在云水遥、胡媚两女的身上扫荡,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惊喜与狂热。

    显然,这家伙也发现了云水瑶、胡媚身上的不同!

    两女服用了大量的[千金玄女丹],体内的玄阴初元庞大无比。这是无数人都会觊觎的顶级修炼炉鼎!

    “放肆!”

    发现对方居然如此放肆地打量自己,甚至双眼中还流露出一丝淫猥之意,云水瑶陡然沉声一喝。面如亿载寒冰,肃煞无比!

    只是,云水瑶一向娴静、淡雅,很少发怒。这使得她这会儿的表现,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威慑力度。

    “哈哈,这娘们连发怒都不会,绝对是一个极品的人儿,看你体内玄阴之气如此强大,可见你身边的男人绝对是不行啊。哈哈,要不,你就做我的女人,如何?”英俊男子傲然狂啸,毫不把吕重放在眼里。

    胡媚突然对着云水瑶娇笑:“水瑶姐,我今天才明白你们地球的那句话……”

    “什么话?”云水瑶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不作死,不会死!”胡媚一脸怜悯地看着前方的英俊男子。

    什么?

    这下子英俊男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鸷,“臭[婊]子,如此不识时务,看来等下我要把你炼成我的性[奴]……”

    话还没有落音,一旁的吕重双眼一敛,一道精光猛然炸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