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进入这个名个“黑宇万兽盟”的召唤兽商店,吕重、云水瑶、胡媚三人也是眼界大开。+

    此商店的空间也运用了须弥空间技术,外面看来虽大,可在里面,空间更是大了无穷倍。

    在这里,各种奇珍异兽,让他们双眼应接不暇。飞禽、走兽、昆虫甚至植物系的召唤兽都是应有尽有。

    “三位贵客,欢迎光临我店,不知三位大人看上了那种召唤兽?”一个明显异于人类的女性店员轻盈地走近吕重、云水瑶、胡媚三人的身边。

    这女子相貌奇美,皮肤白净如雪,双眸是棕红色的,更让吕重、云水瑶啧啧称奇的是,她有一对兔耳,真正像极了一个兔女郎。

    以吕重、云水瑶的眼力,一眼就可以发现此女也有金仙的实力与灵魂境界,照理能轻松改变自己的相貌。可她偏偏以兔女郎的形象出现,也不知是什么缘由。

    不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别说这仙界诸天了,就连地球凡俗之地,也有不少商人爱剑走偏峰,利用兔女郎来招揽顾客呢。

    放下心中的好奇,吕重径直出现在那[末日蟑螂]所在的仙笼之前,淡淡一问,“这头凶兽看着卖相不错,我要了!”

    话语间,显得相当豪气。

    面前的这只[末日蟑螂]极为巨大,不过实力也并不太强。仅仅可媲美大罗金仙巅峰境界的仙人罢了。

    但是,这样的凶虫,对于吕重来说。要培育起来。是相当容易的。更主要的是。这只蟑螂还远远没有进化到它的终极版本。一旦成为虫神级的存在,它的威胁力会恐怖到极点。

    对于吕重来说,这真的是一头潜力极为惊人的异虫。

    也是吕重绝对要拿下的东西。

    故而,一开始,吕重就先声夺人,没有出价,直接就要拿下。

    兔女郎双眼闪过一丝玛瑙般的精光,连连道:“大人。您真是太有眼力了,这头恶魔臭虫拥有极强悍的防御与不死之力,更拥有超级神经毒素。别看其样子凶恶,却绝对是顶级的战斗伙伴。这是一头巅峰大罗级的毁灭系凶兽,价值十万极品魔晶!”

    极品魔晶与极品仙石价值相等。

    这头末日蟑螂价值十万极品魔晶,也是非常昂贵的了。它等同于1000万上品魔晶、10亿中品魔晶,1000亿下品魔晶。

    以这样的价格,在其他宇宙说不定都可以购买一先天灵宝了。

    不过吕重并没有太在乎。

    在他的手里,不但极品仙石多得惊人,极品魔晶也是应有尽有。

    要知道。在蛮荒仙域的阴邙星地洞魔窟核心,吕重也挖出了无数极品魔晶。甚至。被[大寂灭珠]吞噬的那个混世魔界,拥有的极品魔晶更足以堆积成一个中小型星系。

    “十万极品魔晶?价格是有点贵了,不过千金难买我高兴。给——”吕重豪气十足地说道,心念一动,挪入十万极品魔晶,投入一个空间戒指,向兔女郎扔了过去。

    兔女郎顿时一脸放光,连忙小心地接住了这个空间戒指。仙识一扫,发现居然真的是十万极品魔晶,而且不多不少。

    太豪气了!

    这丫的绝对是一个超级富豪!

    想到这里,兔女郎看向吕重的双眼,都有些心驰神迷,犹如花痴。

    要知道,像她这样的售员,一个月的拥金,也不够一枚上品魔晶,更别说是极品魔晶了。

    而吕重能随便为一头异兽挥霍十万极品魔晶,可见有多么的富有。

    “大人,这……这笔交易的数额太大,我……我做不了主,我还是请店长过来……”兔女郎满目含情地给吕重抛了一个媚眼,连忙以心神传音,通知着这个商铺的店长。

    看着这个兔女郎如此放肆地当着自己与云水瑶的面勾引吕重,胡媚本能地脸色一冷,低声骂了一句:“不要脸!狐狸精!”

    她却忘了,她自己才是一个狐狸精呢!

    云水瑶并没有生气,相反,双眼之中还流露一丝窃笑,看着神情反常的胡媚。暗自一叹:“这丫头也陷了进来……”

    其实,云水瑶等人都明白,只要与吕重相处日久,胡媚等女的心也绝对会被吕重给俘获。

    而胡媚会一直跟着吕重等人从不言离去,也是摆明了她的态度。

    吕重要收了她,也是迟早的事!

    ……

    本就离得近。兔女郎自然也听到了胡媚的声音,不过她也不敢反击。

    毕竟,她只是一个店员,而胡媚进来就算是顾客。再说了,兔女郎也感应到胡媚的实力远强于她。更是不敢反击。顿时收敛了一下有些春心放滥的心,装做没听见一般,兀自在另一边通知着店长。

    “等等,这头凶虫本少看上了,还是卖给我吧——”

    就在此时,一个极为傲气的声音传来。

    接着,一个十分英俊的男子,领着一行人进入了这个商店。

    这英俊男子十分高大,有两米高,剑眉斜插入鬓,有一种霸道气质流露。双眼大如铜铃,目光中锐利十足。全身肌肉虬结,显得极为强健。更主要的是,这男子居然拥有下位仙皇级的实力。

    而在这英俊男子之后,跟着三五个青年男女以及好几头召唤兽,个个也是实力不俗,都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

    只不过,这英俊男子说是要买[末日蟑螂],但是他的目光却极度放肆地在云水遥、胡媚两女的身上扫荡,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惊喜与狂热。

    显然,这家伙也发现了云水瑶、胡媚身上的不同!

    两女服用了大量的[千金玄女丹],体内的玄阴初元庞大无比。这是无数人都会觊觎的顶级修炼炉鼎!

    “放肆!”

    发现对方居然如此放肆地打量自己,甚至双眼中还流露出一丝淫猥之意,云水瑶陡然沉声一喝。面如亿载寒冰,肃煞无比!

    只是,云水瑶一向娴静、淡雅,很少发怒。这使得她这会儿的表现,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威慑力度。

    “哈哈,这娘们连发怒都不会,绝对是一个极品的人儿,看你体内玄阴之气如此强大,可见你身边的男人绝对是不行啊。哈哈,要不,你就做我的女人,如何?”英俊男子傲然狂啸,毫不把吕重放在眼里。

    胡媚突然对着云水瑶娇笑:“水瑶姐,我今天才明白你们地球的那句话……”

    “什么话?”云水瑶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不作死,不会死!”胡媚一脸怜悯地看着前方的英俊男子。

    什么?

    这下子英俊男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鸷,“臭[婊]子,如此不识时务,看来等下我要把你炼成我的性[奴]……”

    话还没有落音,一旁的吕重双眼一敛,一道精光猛然炸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想逃跑    “头儿,你不会想连他也给放了吧?大家刚才可是都说了,事情都是这小子挑唆的,这家伙已经涉嫌违法了!”张立武看着低头耷拉脑的孙大壮说道。他实在不想将孙大壮这种家伙放掉。

    一个老鼠屎坏一锅汤,孙大壮这种人就是传说中的老鼠屎,而且还是发馊发酵的老鼠屎!

    张立武虽然不想放掉孙大壮,但还是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孙大壮的手铐。

    “跟我来。”赵长枪说着话,迈步朝自己的超级悍马走去。他连看都没有多看孙大壮一眼。

    孙大壮贼眉鼠目的看看走在前面的赵长枪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就站在他身边的张立武。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马上逃跑,他在思考自己如果逃跑的话,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张立武迎着孙大壮的目光瞪了他一眼,冷酷的说道:“你最好不要打什么鬼主意。就你这样的,再来一百个,赵县长一个人将你们包圆!”

    “草!赵长枪是神啊?一百个我这样的他能包圆?如果真有一百个我,就是一个连了,到时候每人一口吐沫也能将赵长枪淹死!”孙大壮心中想道。这家8∞伙心中想的歹毒,嘴上却什么都没敢说。他看到张立武腰间枪套中的手枪了,他怕他一旦逃跑,张立武的子弹会射在他的屁股上!

    孙大壮最终还是低着脑袋朝赵长枪的超级悍马走去。不过他的脚步很慢,直到赵长枪已经拉开了驾驶位的车门,他离车子还有十几米。

    这家伙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逃跑!他知道自己犯的是什么事,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自己被警察或者赵长枪带走,自己少不了要被拘留,要花钱费事。如果自己能跑掉,那也就跑掉了。自己在外面呆上三五个月,再回家就屁事没有了。那些警察整天忙的脚打屁股,他们总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整天在自己的家中盯着,更不会为了这点屁事发个通缉令啥的。

    正是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孙大壮才一直想跑。

    张立武仿佛没有看出孙大壮心中正在想什么,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孙大壮有些猥琐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便快步上了自己的警车。

    张立武的动作很快,孙大壮的动作很慢,当张立武钻进自己的警车时,孙大壮离赵长枪的车子还有七八米的样子。

    虽然赵长枪的官比张立武大,但是孙大壮更害怕的却是张立武,因为张立武有枪。至于赵长枪嘛,虽然他听过许多关于赵长枪的传说,但是他还真不怎么害怕赵长枪。他认为关于赵长枪的那些传说,夸张成分居多,是某些人为了讨好赵长枪而编出来的。

    赵长枪如果这么牛逼,他会老老实实的被他们这些泥腿子打?他难道不会反抗?明明就是不敢反抗嘛!孙大壮是这样想的。

    当孙大壮这样想的时候,他的胆子就越来越肥了。

    孙大壮看到赵长枪钻进了超级悍马,而公安局长张立武也钻进了警车。他感到自己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孙大壮忽然转向,猫着腰拼命的朝一个墙角跑去!

    孙大壮的逃跑方向选择的很好,远离了市委市政府大门口的保安,远离了赵长枪,远离了张立武!只要他能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那个墙角,就能翻墙而过!只要他能翻墙而过,他就能安全逃离!

    当然,也就孙大壮这么认为。

    孙大壮很快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他刚刚跑出了不到五米远,就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然后一个狗啃屎摔在了地上,差点将鼻子磕平了。

    当孙大壮嘴里发出一声怪叫,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赵长枪那张酷酷的脸,冷冷的眼,还有挂在嘴角邪邪的笑容。

    “跑啊,跑啊,怎么不跑了?让我看看你到底能跑多快。如果跑的快的话,我可以推荐你进入省田径队,然后让你进国家队,走出国门,为国争光!当然,你这次所犯的错误,我也自然就不会追究了。”赵长枪似笑非笑的说道。

    孙大壮听着赵长枪的话,恨不能一头撞死在地上!心说,我草,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我如果有那本事,还呆在平川县这样的穷乡僻壤?老子早搬到珠穆朗玛峰去住了!哦,珠穆朗玛峰好像不能住人,那老子就去海口,去找柳下饭。

    孙大壮当然不会用脑袋去撞地面,他只是低下了头。当他底下头的时候,他就看到了赵长枪黑黑的皮鞋,宽宽的脚,还有一股脚臭味!

    “起来!走!跟我去养殖基地!如果你不走,我马上让张局长把你带到警局!”赵长枪厉声喝道!

    赵长枪没说后半句,如果他不跟自己走,他不介意再给他几脚!现在养殖户走了,记者也走了,赵长枪不用担心有人会歪曲事实的报道他了。

    孙大壮不敢乱动了,站起来老老实实的跟着赵长枪走向超级悍马。他现在有些相信那些关于赵长枪的传说了。别的不说,赵长枪实在跑的太快了!就在刚才,自己只是跑出了五六步远,赵长枪竟然就完成了发现自己逃跑,拉开车门,跳出车,然后关上车门,然后再追上自己等等一系列的动作!

    高手啊!不是高手,速度能这么快吗?孙大壮心中想道。

    “赵县长,你不应该当县长,你应该去跑百米,为国争光。”孙大壮哭丧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跟在赵长枪的屁股后面重新朝赵长枪的超级悍马走去。

    孙大壮敢肯定,赵长枪是他见过的跑的最快的人!电视电影中的人除外。自己要想在他面前逃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孙大壮低头耷拉脑经过张立武的警车时,张立武将脑袋探出车窗,一脸嘲讽的对他说道:“怎么样?我说过你最好不要打什么鬼主意,就你这样的,赵县长一个人能包圆你一百个。现在信了吧?”

    整个过程,张立武连下车都没有,只是坐在车里静静的看着。他知道赵长枪的本事,他的话可不是威胁孙大壮,更不是和孙大壮开玩笑,在他心中,一百个孙大壮的确不是赵长枪的对手。

    赵长枪看到孙大壮上车之后,便拧动钥匙打着了火。但是就在他要挂档离开的时候,副县长周家辉却快步朝他跑过来,一边跑一边不断的朝他摆手,显然有话要对他说。

    赵长枪放下车窗,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周家辉。

    “赵县长,我跟你一起去养殖基地吧?兔子出了问题,我也有责任嘛!”周家辉站在车外弯着腰,有些气喘的冲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敏锐的发现,周家辉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神竟然不经意的扫了一下坐在后排的孙大壮。

    “你愿意去也行,坐另一辆车。”赵长枪面无表情的说道,说着话,脚下一松离合,车子不紧不慢的离开了。

    周家看着拐出县委县政府大门的超级悍马,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焦急之色。他并不是真想去看看那些养殖户,还有他们的兔子。而是想和赵长枪共乘一辆车,找机会警告一下孙大壮,让他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千万不要乱说。

    这家伙心中很清楚,如果孙大壮将他供了出来,他的仕途之路也就彻底的完蛋了。

    让他郁闷的是,赵长枪竟然没让他上车,而是让他乘坐另一辆车前往。这让周家辉又担心又郁闷。他有些不想去养殖基地了,但是刚才他已经和赵长枪说过要去养殖基地,只好走一趟了。

    “你个狗日的孙大壮,但愿你能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周家辉一边想,一边让人给他安排车去了。

    赵长枪之所以没有让周家辉上他的车,原因很简单,他最近对周家辉很不满意!甚至有些反感他。

    虽然直到现在为止,赵长枪还不知道这场闹剧和周家辉有直接关系,更不知道这些兔子有问题,周家辉就是原罪!但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赵长枪发现周家辉是个没有担当,没有责任心的人!

    因为自从兔子出了事情之后,周家辉好想从来就没有亲自去过养殖基地哪怕一次!周家辉甚至很少过问这些兔子!

    “丫挺的,这些兔子可是你一手和德康集团谈判的!现在出了事情,你竟然不管不问,实在有些过分。别忘了,你才是主管此事的副县长!”

    自从兔子出事后,赵长枪虽然没有打算将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但是他的心中偶尔也会这样想。

    还有,就在刚才那些养殖户来闹事的时候,赵长枪发现无论县政府这边,还是县委那边,许多干部都下来了,但是他唯独没有看到周家辉下来!周家辉是一直等到事态几乎要平息的时候,才下来的!

    这说明什么?这至少说明周家辉是个胆小怕事之人!

    正是应为这些原因,赵长枪现在对周家辉很不爽!

    超级悍马中。

    “孙大壮,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犯了什么罪吗?”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冷声问坐在后面的孙大壮。

    “我我没犯罪吧?”孙大壮将几乎耷拉到裤裆的脑袋稍稍抬起来一些,说道。

    “哼哼,你聚众闹事,围堵县委县政府,而且打伤县长!这还不是犯罪,那你说什么才是犯罪?我的脑袋是你给开瓢的吧?别以为那时候人多,我就不知道谁打的我,其他人虽然也动手了,但是他们不过就是在做做样子而已,可是你是真打啊!如果不是我从小练过铁头功,脑袋长得结实,恐怕早就被你一棍子开瓢了!”赵长枪厉声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