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灵宇宙是真正的召唤师的天堂!

    这里的土生土长的强者,个个都是十分强大的召唤师。【

    因而,在这[都天圣星],更是随处可见有人领着自己的强大宠兽逛街。

    同样,在这里,宠兽的店铺也最多,而且交易量也是最庞大。

    如果是别人对一些宠兽感兴趣,胡媚、云水瑶两女才不会奇怪。

    可是吕重居然对宠兽也有了兴趣,这就是她们不解的了。

    因为她们都知道,吕重席下的各种虫族大军,是何等凶悍的东西。

    比起,这些单体强大的宠兽(召唤兽),吕重无疑最喜欢的还是群体强大的虫族大军。

    现在,吕重居然对召唤兽产生了兴趣?

    这可能吗?

    “哈哈,我可对召唤兽不感兴趣!”吕重突然一笑,摇了摇头,只不过,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附近这召唤兽商战之内的一头异兽,目光满是惊喜。

    吕重明明说对召唤兽不感兴趣,可他怎么又会双眼放光地盯着一头召唤兽?

    云水瑶、胡媚顿时被吕重弄糊涂了。

    吕重的这副神态,明明已是对那头异兽喜到了极点啊!

    心里有着不解,两女的目光顺着吕重的视线向店里看去。

    这是一个大型的召唤兽商店,它有一个巨大的院门,商店之内的装修相当豪华。

    做为一个贩卖召唤兽的大型商店,居然没有一点臭味、异味,这已是相当干净了。

    而在这商店之内。便有无数仙铁铸就的笼子。里面关押了各种各样的异兽。

    诡异的是。这些仙笼,几乎只有地球普通行礼箱大小,但是,里内却装着体型有可能超过万丈的巨兽。而且能让人一目了然地感到这笼子之内的异兽的状况,不会有一丁点儿失真。

    吕重明白,这是真正的仙家手段,弥须神通!

    至于这异兽被关在仙笼之内,为何还能让人看到不失真的本体。却是用了一种影像仙术,直接被仙笼给扩印了出来,以便给顾客最直接的印象。

    现在呈现在两女眼中的那头异兽,却是一头巨大之极的甲壳怪兽,它的甲壳之内,还有棕红的蝉翼。

    六条巨大的腿,显得极为狰狞,这腿犹如巨大的黑金钢腿,似乎还带着毁灭性的力量!

    其头巨头无比,嘴器强大……

    “夫君。你……你看上的是这东西?我怎么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云水瑶看着这头巨大生物,顿时微微传音。问道。

    吕重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觉得熟悉是对的!因为这东西在地球很常见!”

    “不可能!”云水瑶第一时间摇头。

    这样的凶兽绝对不可能在地球能见到的,否则地球会大乱。

    “哈哈,瑶儿,你太死心眼了。”吕重大笑一声,悄悄传音:“你在心神里把它缩小亿万倍看看……”

    在心神里缩小亿万倍?

    云水瑶一阵迷糊,还真地下意识地做了。

    突然,她双眼瞪得老大,一脸惊讶,诱人的小嘴微微颤动:“这……这怎么可能……居然……居然会是这种生物……”

    “什么生物?”胡媚也急了,连忙传音问了起来。

    云水瑶翻了翻白眼,苦笑道:“蟑螂!在我们地球的凡人眼中,拥有最顽强生命力的一个生物!这……这就是一个放大版的超级蟑螂啊……”

    “什么?居然是蟑螂?那种臭虫?”胡媚也张大了嘴,一脸嫌弃,“我晕,吕大哥,你也太恶心了,居然会对这样的臭虫感兴趣。”

    显然,胡媚也认识蟑螂。甚至对这种生物极为讨厌。

    “呵呵,它的确是蟑螂,但是却是一种特别的蟑螂。对我有极大用处!”吕重轻笑,悄悄传音。

    不错!

    这是一头极不简单的蟑螂!

    在太古虫族之中,也是排名前十的凶虫!

    它叫末日蟑螂!

    可吸收灭世之气、毁灭之气,更能释放至强至幻的毒气。

    在太古虫族时代,它的排名,也仅在 玄虚光阴虫、九幽霉运虫、暗渊回音虫、圣光焚天蝶、暗寂黑洞虫、无双霸体虫、九霄惊雷虫、灯塔长生虫、盗寿金蝉九大神虫之后。位列第十!

    虽然只是排名第十,但是绝对不能小看了它。

    这东西,是一个全能型的战士,可在各种环境下适应、生活、战斗。

    甚至能释放灭世之气!也能释放各种被它吞噬、吸收的负面毁灭气息,并进行揉合再喷射出去。

    可以说,它才是真正的生化战士!

    其喷射出的混合性的毁灭气息,拥有至强的群体型杀伤力!

    可以说,它是对付种群、群居生物的最有效的武器!

    “末日蟑螂?天啊,它会不会创造一个末日世界出来?”云水瑶突然看向吕重,脸色也多了一丝紧张。

    她曾与诸女于吕重的兑鼎[末日世界]修炼,也算是经历过末世灾难的人了。

    故而,一听这蟑螂名叫末日蟑螂,本能地就一阵心悸。

    这不是她害怕这只蟑螂,她是害怕这蟑螂能威胁到一个世界的生灵。

    如果这蟑螂能把一界变成末世,那么,绝对不是云水瑶所希望看到的。

    对于云水瑶的性子,吕重岂能不知。这丫头安静娴淑,也是非常善良。甚至也有悲天悯人之心。

    深深地看了云水瑶一眼,吕重却不会骗她,而是点了点头:“不错,末日蟑螂,顾名思义,它要是够强,的确能利于融合的毁灭之气,影响一个世界,让一个世界灭成末日世界。不过,你要相信你夫君,有你夫君在,它绝无可能毁灭[大寂灭珠]内的任何一个世界!”

    吕重没有把话说满!

    他自然不会让[大寂灭珠]内的世界被末日蟑螂毁灭。但是,不等于他不会对敌人的世界放出末日蟑螂!

    更主要的是,末日蟑螂掌握在吕重的手里,绝对要比掌握在任何人手里要安全得多。同样,也危险得多!

    当然,这个危险针对的只是吕重的敌人!

    云水瑶只是娴静、善良,却不等于她傻。

    自然,她也明白吕重话里隐藏的意思。

    不过,她是吕重的女人,在遇上吕重之前,也是传承了古代女子的观念:妻以夫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王诗韵救场    赵长枪听着王诗韵的话,不禁一脸苦笑,不过他却没有阻止王诗韵

    虽然和王诗韵认识的时间不长,呆在一起的时间更短,甚至电话都很少打,但是赵长枪却很清楚王诗韵的为人。

    他知道王诗韵这样说不过是撒撒心中的怒火而已,绝不会真的对那些兔子坐视不理的。

    就像她说的,如果这个项目彻底的失败了,最倒霉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赵长枪!

    王诗韵忍心看着自己倒霉吗?

    肯定不!

    想到这一点,赵长枪又有些蛋疼了,王诗韵看到自己受伤,便生了这么大的气,要说她心中没有自己,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了?如果她心中没有自己,她会对这些兔子如此上心?

    当然,对于王诗韵的付出,赵长枪会以县政府的名义给她补偿,这也是当初王诗韵和他说好的。

    可是,药可以买回来,难道这一份情也是能买回来的吗?

    赵长枪竟然不知道王诗韵这样对自己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都说女人长得太靓是祸害,其实男人长得太帅也是罪过。赵长枪如是想。

    就在众人听着王诗韵的话,心中正追悔莫及的时候,毕燕青又站了出来,他让老婆沈霞将他推到了王诗韵面前,面色平静的说道:“姑娘,我知道大家刚才做的有些过分了”

    “不是有些过分,是太过分了!是十分非常太过分了!这是犯罪!”王诗韵寒着一张俏脸说道。

    毕燕青苦笑着说道:“是,是,他们的确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糊涂透顶!可是,姑娘,他们都是受人蒙蔽,受人欺骗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能不能原谅他们这次,将药卖给他们?”

    “是啊,是啊,姑娘,我们是受人蒙蔽啊!孙大壮呢?孙大壮,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你跑到我家里挑唆我,我今天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孙大壮,今天这位姑娘如果不答应给我的兔子治病,我就扒了你的皮!你个狗日的,竟然还想让我小姨子嫁给你弟,你做梦去吧!我小姨子就算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弟!”二蛋说道。

    “二蛋子,你胡说什么呢?你妹才嫁给一头猪!”二蛋的老婆说道。

    “唉,老婆,你别生气嘛!我这不也是为了孩子他二姨好嘛,孙大壮这么混蛋,他弟弟能是个好玩意吗?咱不能将咱妹往火坑里推不是?”二蛋说道。

    毕燕青听着这帮家伙说着说着说跑题了,于是抬头冲他们喝道:“行了!都别吵了!还嫌今天的事情不够丢人?”

    看到众人不言语了,毕燕青才又转身陪着笑脸,对王诗韵说道:“姑娘,你看,大家是真被别人骗了。你刚才也说了,这个项目如果出了问题,最倒霉的是赵县长。就是为了赵县长,你也应该救救大家的兔子啊。再说了,兔子虽然不是人,但是毕竟也是一条命啊,是不?我们怎么能忍心看着它们就这样死去呢?没有药,我们没办法救活它们,如果我们有了药,怎么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去死呢?”

    王诗韵眼珠转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媒体朋友,他们可能还不知掉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要你们能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媒体朋友仔细的说一遍,并且郑重的给赵县长道歉。我就去救你们的兔子。”

    对这些养殖户来说,王诗韵的条件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他们听完王诗韵的话之后,马上开始找媒体记者,诉说事情的经过。从陈挂面的谣言说起,一直说到孙大壮昨天晚上挨家挨户挑唆,然后又说到孙大壮今天早上东跑西颠的集合人口,并且免费给大家提供条幅标语,等等等!

    这些人生怕自己表现不积极,王诗韵不给自己的兔子看病,所以逮住一个记者,便呼啦围上去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

    今天来的记者虽然不少,但是和这些闹事的众人相比,还是没法比。于是乎,每一个记者都好像一块强力磁铁,而众人则像流沙河里的铁砂,全被一块一块的磁铁吸引了过去。几乎每一个记者的身边都围满了人。

    众人的热情倒是将这些记者吓了一跳,以前他们碰到这种集体件,想找个人做采访,很难。老百姓不敢说,当官的不愿说。今天倒好,一帮人竟然把他们好像唐僧肉一样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嗡嗡的说个不停。

    没办法,这些记者只好让他们选出一个代表,详细的说,原本有些混乱的场面这才又恢复了秩序。

    这些记者都是人精,他们既然被孙国伟和吴飞灵请过来,当然知道孙国伟和吴飞灵的意思,无非就是给赵长枪制造一点负面新闻。但是此刻他们听完这些养殖户将事情的经过说完后,逐渐明白过味来,这就是一个针对赵长枪的阴谋!

    此时,周家辉也已经从办公楼里下来,和宗伟阳等人站到了一起。,他看到眼前的局面后,脑门上的汗噌噌的向外冒,心说:“完了,这下全完了。本来是打倒赵长枪的一场运动,成了给赵长枪歌功颂德了!我草,这叫什么事啊?”

    这些养殖户为了获得赵长枪的原谅,也为了获得王诗韵的原谅,在和记者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不断的说赵长枪的好。说他一心为公,无私奉献,蜡烛成灰泪始干。他们今天弄出这样的事情,是他们混蛋,是他们无知,不是赵长枪的责任。

    周家辉也不是糊涂虫,他知道张立武既然将孙大壮抓起来了,肯定还想从他嘴里套话,到时候,如果孙大壮将自己给供出来,自己别说往上爬爬了,不让宗伟阳和赵长枪一撸到底就不错了!

    宗伟阳看到身边的周家辉一脑袋的汗,身体好像还不时的颤抖两下,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周家辉同志,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怎么出这么多汗?”

    “哦,不。不不。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天太热。唉,这鬼天气,也不下雨。”周家辉连忙掩饰道。不过这家伙刚说完,马上就后悔了,心想:“我草啊,刚才我为什么不顺杆爬,就说身体真的不舒服离开这里?呆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如果孙大壮将我给告了,我就彻底的完蛋了。”

    “嗯,没事就好。虽然今天是有点热,但是事情却好像要圆满结束了。呵呵,这个王诗韵,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宗伟阳呵呵一笑说道。

    等到众人将事情的经过和记者朋友说完之后,又派出代表给赵长枪道了歉。最后才又将目光投向了王诗韵,心说:“我的姑奶奶。现在我们也坦白了,也交代了,你总该要去救救我们的小兔子了吧?”

    王诗韵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脸上原本冰冷的神色这才又缓和了一些,不过她并没有马上跟着大家走,而是转身对带着手铐的孙大壮说道:“还有你,你总也应该说点什么吧?我不相信这是你自己的主意。说说吧”

    王诗韵正要继续说下去,却听赵长枪在旁边说道:“算了,诗韵,你还是先去帮大家救兔子吧。早去一分钟,或许就能多救活几只兔子。孙大壮自然有专门的人审问他。”

    赵长枪心中门清,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人操纵,而目标正是自己!毫无疑问,这个站在背后的人肯定是官场之内的。而孙大壮肯定有渠道和这个幕后操纵者联系。

    就孙大壮这种货色,如果王诗韵以不去给兔子治病为理由要挟孙大壮,孙大壮或许就真的会把幕后的黑手给供出来!

    赵长枪虽然希望孙大壮能将他背后的人物供出来,但是他却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场这么多人,这种负能量的东西,这种给党丢脸的事情,还是不要当众说出来的好。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暗中向王诗韵挤了挤眼睛。王诗韵冰雪聪明,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她打开药箱,取出一张配方单,然后又交给赵长枪一**针剂,说道:“赵县长,你马上让人将药品样本和配方交给已经联系好的兽药生产厂家。让他们连夜生产。我先和他们去养殖基地。”

    王诗韵说完后,又转身对就在身边的毕燕青说道:“大叔,我们走,我先去看看你家的兔子。”

    “哎,哎,好,好。”毕燕青一边高兴的答应,一边招呼自己的老婆将他推出了人群。王诗韵便跟在他们身后。

    “张立武,你派辆车将王诗韵送到养殖基地。”赵长枪看着王诗韵的背影,对张立武说道。

    王诗韵刚才可是得罪了不少人,赵长枪怕她到了养殖基地后,有人会对她不利。

    “是。赵县长。”张立武答应一声,让两个警察跟在王诗韵的后面也出了人群。

    毕燕青的老婆沈霞推着毕燕青出了人群后,将他抱进皮卡,然后将轮椅放到皮卡的车斗内,打火离开了。而王诗韵则坐着一辆警车紧随其后,也离开了。

    这一波人离开后,所有的养殖户,都呆不住了。谁再呆下去谁成傻瓜了!早回去一刻,或许就能巴结上王诗韵,巴结上王诗韵,他们的兔子或许就能少死几个!

    这些人就是这样的现实。

    不到十分钟,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竟然变得一片冷清,那些记者原本想再采访一下赵长枪,想挖出一些黑幕,但是却被赵长枪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忙给婉拒了。

    赵长枪将王诗韵交给他的药方和针剂交给洪光武,让他马上送到某兽药制造厂,然后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将这个人交给我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