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听着王诗韵的话,不禁一脸苦笑,不过他却没有阻止王诗韵

    虽然和王诗韵认识的时间不长,呆在一起的时间更短,甚至电话都很少打,但是赵长枪却很清楚王诗韵的为人。

    他知道王诗韵这样说不过是撒撒心中的怒火而已,绝不会真的对那些兔子坐视不理的。

    就像她说的,如果这个项目彻底的失败了,最倒霉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赵长枪!

    王诗韵忍心看着自己倒霉吗?

    肯定不!

    想到这一点,赵长枪又有些蛋疼了,王诗韵看到自己受伤,便生了这么大的气,要说她心中没有自己,是不是有点自欺欺人了?如果她心中没有自己,她会对这些兔子如此上心?

    当然,对于王诗韵的付出,赵长枪会以县政府的名义给她补偿,这也是当初王诗韵和他说好的。

    可是,药可以买回来,难道这一份情也是能买回来的吗?

    赵长枪竟然不知道王诗韵这样对自己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都说女人长得太靓是祸害,其实男人长得太帅也是罪过。赵长枪如是想。

    就在众人听着王诗韵的话,心中正追悔莫及的时候,毕燕青又站了出来,他让老婆沈霞将他推到了王诗韵面前,面色平静的说道:“姑娘,我知道大家刚才做的有些过分了”

    “不是有些过分,是太过分了!是十分非常太过分了!这是犯罪!”王诗韵寒着一张俏脸说道。

    毕燕青苦笑着说道:“是,是,他们的确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糊涂透顶!可是,姑娘,他们都是受人蒙蔽,受人欺骗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能不能原谅他们这次,将药卖给他们?”

    “是啊,是啊,姑娘,我们是受人蒙蔽啊!孙大壮呢?孙大壮,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你跑到我家里挑唆我,我今天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孙大壮,今天这位姑娘如果不答应给我的兔子治病,我就扒了你的皮!你个狗日的,竟然还想让我小姨子嫁给你弟,你做梦去吧!我小姨子就算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弟!”二蛋说道。

    “二蛋子,你胡说什么呢?你妹才嫁给一头猪!”二蛋的老婆说道。

    “唉,老婆,你别生气嘛!我这不也是为了孩子他二姨好嘛,孙大壮这么混蛋,他弟弟能是个好玩意吗?咱不能将咱妹往火坑里推不是?”二蛋说道。

    毕燕青听着这帮家伙说着说着说跑题了,于是抬头冲他们喝道:“行了!都别吵了!还嫌今天的事情不够丢人?”

    看到众人不言语了,毕燕青才又转身陪着笑脸,对王诗韵说道:“姑娘,你看,大家是真被别人骗了。你刚才也说了,这个项目如果出了问题,最倒霉的是赵县长。就是为了赵县长,你也应该救救大家的兔子啊。再说了,兔子虽然不是人,但是毕竟也是一条命啊,是不?我们怎么能忍心看着它们就这样死去呢?没有药,我们没办法救活它们,如果我们有了药,怎么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去死呢?”

    王诗韵眼珠转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媒体朋友,他们可能还不知掉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要你们能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媒体朋友仔细的说一遍,并且郑重的给赵县长道歉。我就去救你们的兔子。”

    对这些养殖户来说,王诗韵的条件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他们听完王诗韵的话之后,马上开始找媒体记者,诉说事情的经过。从陈挂面的谣言说起,一直说到孙大壮昨天晚上挨家挨户挑唆,然后又说到孙大壮今天早上东跑西颠的集合人口,并且免费给大家提供条幅标语,等等等!

    这些人生怕自己表现不积极,王诗韵不给自己的兔子看病,所以逮住一个记者,便呼啦围上去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

    今天来的记者虽然不少,但是和这些闹事的众人相比,还是没法比。于是乎,每一个记者都好像一块强力磁铁,而众人则像流沙河里的铁砂,全被一块一块的磁铁吸引了过去。几乎每一个记者的身边都围满了人。

    众人的热情倒是将这些记者吓了一跳,以前他们碰到这种集体件,想找个人做采访,很难。老百姓不敢说,当官的不愿说。今天倒好,一帮人竟然把他们好像唐僧肉一样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嗡嗡的说个不停。

    没办法,这些记者只好让他们选出一个代表,详细的说,原本有些混乱的场面这才又恢复了秩序。

    这些记者都是人精,他们既然被孙国伟和吴飞灵请过来,当然知道孙国伟和吴飞灵的意思,无非就是给赵长枪制造一点负面新闻。但是此刻他们听完这些养殖户将事情的经过说完后,逐渐明白过味来,这就是一个针对赵长枪的阴谋!

    此时,周家辉也已经从办公楼里下来,和宗伟阳等人站到了一起。,他看到眼前的局面后,脑门上的汗噌噌的向外冒,心说:“完了,这下全完了。本来是打倒赵长枪的一场运动,成了给赵长枪歌功颂德了!我草,这叫什么事啊?”

    这些养殖户为了获得赵长枪的原谅,也为了获得王诗韵的原谅,在和记者诉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不断的说赵长枪的好。说他一心为公,无私奉献,蜡烛成灰泪始干。他们今天弄出这样的事情,是他们混蛋,是他们无知,不是赵长枪的责任。

    周家辉也不是糊涂虫,他知道张立武既然将孙大壮抓起来了,肯定还想从他嘴里套话,到时候,如果孙大壮将自己给供出来,自己别说往上爬爬了,不让宗伟阳和赵长枪一撸到底就不错了!

    宗伟阳看到身边的周家辉一脑袋的汗,身体好像还不时的颤抖两下,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周家辉同志,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怎么出这么多汗?”

    “哦,不。不不。不是身体不舒服,是天太热。唉,这鬼天气,也不下雨。”周家辉连忙掩饰道。不过这家伙刚说完,马上就后悔了,心想:“我草啊,刚才我为什么不顺杆爬,就说身体真的不舒服离开这里?呆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如果孙大壮将我给告了,我就彻底的完蛋了。”

    “嗯,没事就好。虽然今天是有点热,但是事情却好像要圆满结束了。呵呵,这个王诗韵,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宗伟阳呵呵一笑说道。

    等到众人将事情的经过和记者朋友说完之后,又派出代表给赵长枪道了歉。最后才又将目光投向了王诗韵,心说:“我的姑奶奶。现在我们也坦白了,也交代了,你总该要去救救我们的小兔子了吧?”

    王诗韵看着众人焦急的目光,脸上原本冰冷的神色这才又缓和了一些,不过她并没有马上跟着大家走,而是转身对带着手铐的孙大壮说道:“还有你,你总也应该说点什么吧?我不相信这是你自己的主意。说说吧”

    王诗韵正要继续说下去,却听赵长枪在旁边说道:“算了,诗韵,你还是先去帮大家救兔子吧。早去一分钟,或许就能多救活几只兔子。孙大壮自然有专门的人审问他。”

    赵长枪心中门清,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人操纵,而目标正是自己!毫无疑问,这个站在背后的人肯定是官场之内的。而孙大壮肯定有渠道和这个幕后操纵者联系。

    就孙大壮这种货色,如果王诗韵以不去给兔子治病为理由要挟孙大壮,孙大壮或许就真的会把幕后的黑手给供出来!

    赵长枪虽然希望孙大壮能将他背后的人物供出来,但是他却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场这么多人,这种负能量的东西,这种给党丢脸的事情,还是不要当众说出来的好。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暗中向王诗韵挤了挤眼睛。王诗韵冰雪聪明,马上明白了赵长枪的意思。她打开药箱,取出一张配方单,然后又交给赵长枪一**针剂,说道:“赵县长,你马上让人将药品样本和配方交给已经联系好的兽药生产厂家。让他们连夜生产。我先和他们去养殖基地。”

    王诗韵说完后,又转身对就在身边的毕燕青说道:“大叔,我们走,我先去看看你家的兔子。”

    “哎,哎,好,好。”毕燕青一边高兴的答应,一边招呼自己的老婆将他推出了人群。王诗韵便跟在他们身后。

    “张立武,你派辆车将王诗韵送到养殖基地。”赵长枪看着王诗韵的背影,对张立武说道。

    王诗韵刚才可是得罪了不少人,赵长枪怕她到了养殖基地后,有人会对她不利。

    “是。赵县长。”张立武答应一声,让两个警察跟在王诗韵的后面也出了人群。

    毕燕青的老婆沈霞推着毕燕青出了人群后,将他抱进皮卡,然后将轮椅放到皮卡的车斗内,打火离开了。而王诗韵则坐着一辆警车紧随其后,也离开了。

    这一波人离开后,所有的养殖户,都呆不住了。谁再呆下去谁成傻瓜了!早回去一刻,或许就能巴结上王诗韵,巴结上王诗韵,他们的兔子或许就能少死几个!

    这些人就是这样的现实。

    不到十分钟,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竟然变得一片冷清,那些记者原本想再采访一下赵长枪,想挖出一些黑幕,但是却被赵长枪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忙给婉拒了。

    赵长枪将王诗韵交给他的药方和针剂交给洪光武,让他马上送到某兽药制造厂,然后对张立武说道:“张立武,将这个人交给我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情。”

第一五五六章 情不自禁    午宁联系完毕,收了星铃后见她眼中隐隐流露犹豫,伸手抓了她的柔荑,“夫人,怎么了?”

    皇甫端容叹道:“那牛有德怎么突然就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四大天王竟然要抢着把闺女塞给他,这叫什么事,我看他也就那样,连寡妇都不放过,简直是畜生不如!”

    午宁一愣,呵呵道:“你看起来对他意见很大,难道还是因为他当年抓了媃媃的事?”

    皇甫端容咬牙切齿道:“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才对,四大天王都瞎了眼吗?”

    午宁拍着她的手背,“你这不是说气话么,火修罗的弟子,率五万近卫军击溃酉丁域百万精锐,此乃将帅之才,得一人足抵百万雄兵,四大天王有心联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足为奇。媃媃当年的一点小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反正媃媃也没吃什么亏,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你…”皇甫端容有种憋的吐血的感觉,瞪眼道:“有你这样做爹的吗?”

    午宁呵呵道:“我这样做爹有什么不妥吗?我这种爹叫做心胸开阔!”

    “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事了,再说下去我非要被气死不可。”皇甫端容挥手甩开他手,推掌打住,道:“我问你,如果有一天媃媃知道了你的身份,你该怎么面对媃媃?”

    “知道了就知道了,有什么关系。”午宁翻了个身侧躺,懒洋洋道:“媃媃不会在乎这个,只要我对她好,对她娘好就足够了。”

    皇甫端容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媃媃的将来?她年纪也不小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你能不能求大总管网开一面放她离开皇甫家族,让她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过正常的日子?”

    午宁笑眯眯道:“就算总管大人能答应,我也不会开这个口。”

    皇甫端容吃惊道:“为什么?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午宁笑道:“正因为是亲生女儿才这样。女儿嘛,留在身边多好,有喜欢的男人让他入赘好了,她看上了哪个让她跟我说。我亲自来操办,这样女儿能永远留在我们身边,多好的事,我现在发现有点喜欢皇甫家的家规了。”

    “少在这里说大话,就怕她看上的你给不了!”皇甫端容霍然站起。咬牙切齿道:“假如有一天,媃媃那进了皇甫家的夫君最后也是和你一样身份的人,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媃媃,而是来监视媃媃的,你愿意吗?”

    午宁笑不出来了,默然许久,最终徐徐道:“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好了,你想多,对了,我倒要问问你。媃媃到底犯什么错了,你要把她给软禁在家里?”

    “跟你说也是白说!”皇甫端容砸下一句话扭头便走。

    “夫人…夫人…容容…容容…”午宁翘首连喊几声,直到皇甫端容的身影不见了,方摇头躺下了,又扬起了手中的古卷,架了腿悠哉,嘀咕自语:“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藏真阁,小树林内,广媚儿和苗毅并肩行走在林中小径内,已经在林中来回绕了好几趟。一体态婀娜曼妙,一身穿紫甲英武。

    隔了短距离跟在后面的婢女也不知道前面两人在说什么,总之不时能看到广媚儿笑得咯咯的,貌似有点开心。

    藏真阁掌柜夏玲玲突然从林中横穿了出来。对苗毅和广媚儿行礼后笑道:“王妃在那边小楼内给小姐和将军准备了一些点心,请二位过去坐下慢慢聊。”

    苗毅顺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是花园中的一座孤零零小楼,雅致的很,不过还是笑着拒绝道:“刚吃喝过不久,王妃的好意心领了。”

    广媚儿赞同点头道:“走走也不错。”

    “是!”见两人都不愿去。夏玲玲只好笑着退下了。

    不过没多久,夏玲玲又出现了,手上多了只食盒,这次却是拦住了后面的两名婢女,低声交代了几句后,再三强调:“东西放下后你们就退下,没我的允许谁叫你们都不准过来。”

    两名婢女本就是她安排的人,自然是遵命照办。

    两人快步走到了苗毅和广媚儿的前面,一人告知:“王妃让人把东西送过来了。”另一人则快步去了前面的一座亭子里打开了食盒,摆放东西。

    广媚儿看向苗毅笑道:“牛大哥,既然是我母妃一番心意,那就过去坐坐吧。”

    苗毅看看四周,又不是在封闭的屋里,估摸着不会出什么事,遂点头答应了。

    两名婢女很自觉的退下了,广媚儿和苗毅落座在亭内,前者主动提袖执壶帮苗毅倒酒。

    “不敢有劳,我自己来!”苗毅推挡,广媚儿却盯着他笑道:“说好了以后是朋友的,何故如此客气?莫非只是嘴上虚与委蛇并未真把我当朋友?”

    苗毅苦笑,只好放开了手,这一番接触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并没有什么心机,为人落落大方,见识也不凡,不愧是王府出来的。

    填满酒的广媚儿举杯,“牛大哥,认识你很高兴,我敬你。”

    苗毅盯着酒杯瞅了瞅,最终还是端了起来,他反正也不怕别人在吃的东西里面动手脚,“我先干为敬吧。”

    两人一杯酒之后,广媚儿又帮他斟满,随后瞅了瞅周围,有点好奇地问道:“牛大哥,你真把如意天妃打了一顿吊在了旗杆上啊?”

    苗毅小汗一把,战如意如今是什么身份,那是天帝的宠妃,哪是能拿来随便乱谈的,立马一本正经道:“没有的事。”

    广媚儿媚眼一翻,“没意思了啊!这里又没外人,反正又没人知道,说说嘛。”

    苗毅摇头:“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

    广媚儿撅了下嘴,“就算天妃知道了又怎样,我和她很熟悉的,以前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的,她肯定不会责怪我。哎!不过依我看,如意姐姐是个很要强的女人,她只怕未必愿意去天宫做什么天妃。”

    闻听此言,苗毅脑海中又浮现出某一幕,莫名揪心了一下,暗暗深吸了口气,抓起酒杯一口喝光了,又主动倒了两杯痛饮才放下,淡淡笑道:“天妃之位几乎已经做到了女人中的极致,既然要强,也算是遂了愿,有什么不愿意的。”

    广媚儿又看看四周,低声道:“那是你不了解如意姐姐,她很早就立志要做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人,家人说她迟早要嫁人的,说大军中不适合女人厮混,不愿动用关系帮她,她就隐姓埋名主动跑去做了一名小兵,从最底层做起,听说有几次还差点死在了别人的手上,最后才一步步爬到了大统领的位置。当然,后面她的身份也暴露了。你说她如此要强的性格,怎会愿去后宫和一群女人争宠献媚讨好陛下,肯定是不愿意的。”

    苗毅神情木讷,两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也不知是不是有了真正接触的原因,苗毅开始打量起了广媚儿的姿色,那真是世间少有的尤物,越看越让人心动,渐有股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而广媚儿两颊也渐渐有些潮红,本就媚态横生的眉目越发撩人,明眸水汪汪的,嘴中话渐渐有些暧昧,“听母妃说已经为我向你提亲了,牛大哥并未反对,不知是不是真的?”

    苗毅含糊其辞地“嗯”了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应了。

    “牛大哥会答应这门亲事吗?”广媚儿语气渐渐发媚,甚至慢慢站了起来,靠在了苗毅身边斟酒,两人身体不知不觉磨蹭在了一起。

    苗毅自然知道自己不会答应,可一只手却是想入非非地碰到了广媚儿的腿,情不自禁地慢慢随着大腿滑了上去,抚在了广媚儿后翘充满弹性的丰腴之地,那手感销魂,五指不禁蹂躏不放。

    广媚儿娇躯一颤,身体有些发软,嘤咛一声趴在了苗毅的肩头,搂住了他的脖子,与他耳鬓厮磨在一起,呼吸有些急促,“牛大哥会答应吗?”

    谁知苗毅眉头猛然一跳,那只躁动的手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体,发现体内法源涌动,心焰不驱自动,蔓延体内,在五脏六腑及四肢百骸中然起一阵冥冥飞烟,心神一激灵,察觉到自己中毒了。

    施法内视,立马一惊,与飞红相遇时的情形一模一样,竟然又中了七情六欲中的情欲,怪不得之前有心查探都没发现,居然不知道是怎么中的毒,难道又是那见鬼的东西?

    苗毅猛然扯开了广媚儿的双臂,起身闪到了一旁,沉声道:“媚儿姑娘,你喝醉了!”

    他知道下这种毒不会下得过量,否则会被察觉到,所以他知道该怎么解救,翻手两颗冰魄在手,一只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一只塞入了广媚儿的手中。

    广媚儿手上瞬间染上寒霜,且往胳膊上蔓延,整个人冻的一哆嗦,激灵中清醒了过来,猛然反思起刚才的情形,羞的“啊”一声,后退几步。

    星空中,庾重真忽然看到前面飞行的高冠摸出了一只星铃,也不知高冠在和谁联系,随后只听高冠“哼”一声冷哼,双袖一甩,整个人骤然加速飞走,速度快了不止一点点,脱离了后面大队人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