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那人应该就是最近两百年仙界最负盛名的绝世强者,无双吕重!”千手魔帝一脸放光地说道。

    六欲桃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吕重是谁,不由再次疑惑起来,问道:“吕重是谁……等等,你……你说的是……”可话一出口,她的脸色倏地一变,骇然失声,惊呼:“你……你说是那……那个……灭了无数帝级强者的吕重……”

    “不错,正是他!”千手魔帝重重地点了点头。

    居然是他?

    六欲桃后顿时有些花容失色。

    如今,整个诸天万界,所有帝级以上的强者,又岂能不知道吕重是谁?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超级杀神。

    甚至在无数圣人、圣尊的心里都挂上了号。

    传说中,他单独以一人之力,就灭了几千的仙帝级强者。

    甚至,连圣人的圣识、圣人分身都有几尊陨落在这个绝世狂徒或者又叫无双吕重的手里。

    无数种怀大神通、大异能的强者,都在招惹吕重的时候被彻底斩杀,形神俱灭。

    可以说,赐人神形俱灭,已是吕重的招牌!

    也正因为吕重向来杀人不留余地,让无数强者都记住了诸天万界还有这样的一个凶神存在。

    而且,最近还有传说,这吕重似乎还进入了混沌之中。

    要知道,混沌之中,极为危险,一般就算圣人、圣尊都不敢在混沌中恣意穿梭。而这吕重却比圣人们呆在混沌中的时间还要长久啊!

    难怪这千手魔帝说她无法诱惑得了这人!

    原来,这个家伙就是传说中的吕重。

    传言。这吕重灵魂意识海广阔无际。更有无数层禁制与守魂法宝保护。一些曾想打吕重灵魂主意的超级强者。都纷纷陨落。更何况是他这六欲桃后。

    “原来是他!”六欲桃后终于压下心中的惊骇,苦笑着看向千手魔帝,脸上有些不解,“他怎么会赶来天灵宇宙?”

    千手魔帝摇头苦笑:“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像吕重这样的新生代至尊,他的心思,别人岂能猜透。”

    六欲桃后赞同地点了点头,微微道:“不过这家伙所到之处,每每都会发生大战。希望别波及到我们才好……”

    千手魔帝深以为然,“这倒也是,看来,我们接下来得小心了,有这吕重的参与,我们混幽魔宇要想得到这快要出土的神器,怕是会难上加难了……”

    “罢了,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我们还是不要打这神器的主意了。”

    见吕重也在这里出现,六欲桃后也误以为对方是来争夺神器的。顿时有了退意。

    神器虽好,可也要有命拿才好!

    她虽然是一个魔帝。却也是一个极注重自身安全的魔帝。

    “是啊,如果实在不可为,我们还是尽快远离这家伙千里之外,最好是第一时间离开天灵宇宙……”千手魔帝也是点了点头。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如果是别人,以千手魔帝与六欲桃后的性子,绝对不会有退却的想法。

    可这人如果是吕重,那就不同了。

    这个吕重,在诸天万界已屡屡创造了大奇迹。

    更主要的是,上次的混沌之行,他们宇宙也有一位魔界圣人存在。甚至也曾得了吕重的一丝恩惠,从[金晶神焱]的攻击中被吕重救出。

    这位魔圣,可是深深明白,能从[金晶神焱]中救人是有多么的困难。

    毕竟,当时,十几位圣尊都没办法。

    可是,吕重愣着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成功救了好些圣人。

    有圣人为吕重传名,也因此,吕重的威名,比之前更是大了不知多少倍。

    而这些圣人一回到各自的宇宙,也自然而然提醒席下的门人弟子,千万不能招惹吕重。

    也正因为如此,千手魔帝、六欲桃后才会被吕重吓着。

    对于魔界的人来说,欺弱怕硬是常事!

    他们更信奉“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更容易臣服真正的无法反抗的强者!

    而吕重在他们眼里,正是这样的一个无法反抗的强者!

    毕竟,连圣人都极为忌惮吕重呢!

    ……

    两人相互交流了一会儿,这才闪入了都天圣星。

    *************

    吕重并没有想到自己被人认出来了。

    他更没想到,自己的威名已如此可怖,居然单是一个露面,就能吓得两尊魔帝收了争夺神器的心思。

    这会儿,吕重已领着云水瑶、胡媚两女进入[都天圣星]的商业区,不停地逛了起来。

    都天圣星是一个比仙幻星还要发达、繁荣的商业星球。

    这里到处充满了商业气息!

    各个宇宙的特产也是数之不尽。

    每一个商铺,都有上品的仙阵守护。更有不少高手坐镇。

    同时,都天圣星之上,更有类似一星之主的管理者。

    这里是完全受都天圣帝管辖的星球!

    稍稍地感应了一下这星球的管理人员,吕重就能明白这都天圣帝的势力有何等庞大。

    不过,吕重也绝对不会惧了这都天圣帝。

    此时,吕重笑意盈然地跟在云水瑶、胡媚两女的身后,随着她们不停地进入各个商铺。

    云水瑶一向比较淡雅娴静,本来不会外界有多大反应。

    可她的身边有一个九尾天狐存在,却是让她也变得多了一丝兴奋。对逛街、购物也多了一份热情。

    只不过仙界的商业星球,商品再怎么丰富,也多是丹药、法宝、功法、药材、器材、异兽等几大类。

    一直以来,有吕重的大量修炼资源支持,这些东西诸女都不缺。

    是以,真正能吸引云水瑶、胡媚两女的都是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小东西。而这些小东西,也花不了几个仙石。

    一路上,只要两女心动的东西,吕重都会爽快地给钱。

    逛了几个小时,这会儿,云水瑶、胡媚突然走到一个宠兽店的时候,吕重突然停止了脚步。

    “夫君,怎么了?”云水瑶第一时间发现吕重的异样,不由好奇问道。

    胡媚也是转头看向吕重,美目一张一翕:“不是吧,吕大哥,你对这些宠兽也能看上眼?”(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两位兄弟的打赏!

第一五五五章 还藏真阁清净    齐光轩,亭台楼阁间,左儿静立看着水中的游鱼。

    嬴家商铺大掌柜折春秋收了星铃后报知:“那边说公事还没谈完。总管,三部联查的人抵达之前,勾越怕是不会再让他出来和其他三家见面了,广家占尽了优势,这次的事情怕是…”

    “哼哼!”左儿冷笑两声,“怕是不见得!此来只需尽力,我们得不到,其他人也未必能得到,还有人没出手呢!事情到了现在,我就不信天宫那位不知道,牛有德受其栽培多年,岂能轻易放弃,勾越的如意算盘未必能得逞!把我们的人撤回来,不要再登门打扰了,我们没了辙,就不信那不露面的还能沉住气。”

    折春秋若有所思,明白了,只是仍有迟疑,“总管,昊家那边要不要知会一声,否则我们退下了昊家还在纠缠岂不坏事?”

    左儿嗤声道:“断鸿能被委以重任代替苏韵来此,也不是吃素的,回头见只有他一家在闹,却不见咱们这边和寇家有反应,自然能反应过来。倒是唐鹤年一直不声不响实在是让人忌惮,那老狐狸十有八九也是这打算,倒是咱们有些后知后觉平白让其看了场笑话。”

    折春秋点头:“属下这就吩咐下去,只是难道这事就这样放弃了吗?”

    “还未尽力,哪能轻易放弃!现在勾越抱着天旨压人,扣着牛有德不放,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等机会钻空子。”左儿叹了声,回头道:“你先去办好眼前的,后面的事情我再办法。”

    “是!”折春秋领命离去。

    左儿撒了把食进水里,轻轻拍了拍手掌,也转身慢慢离去了,一路走进了庭院深处,进了一间清雅院子。

    亭子里,嬴月安静而坐,手里捧着绣框埋头一针一线。抬头见是左儿来了,又继续埋头干自己的,无惊无喜,无悲无惧。

    左儿微微偏头示意了一下。陪在亭中的两名侍女立刻老老实实退下了,她这才行礼道:“老奴见过小姐。”

    嬴月没吭声,也没任何反应,依然埋头做自己的,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左儿微微一笑。进入了亭内,站在了嬴月的身后,只见绣框里在一针一线下出现了一片精致的蓝色羽毛,不禁赞道:“小姐真是巧手,这片羽毛简直是绣活了,乍一看还以为是落了片真的羽毛在上面,真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终究是一片羽毛,身不由己,风一吹就跑了。”嬴月不冷不热地回了声。

    左儿叹道:“羽毛也是身上长的,掉了主人也心疼。”

    嬴月:“掉了还可以再长。不是吗?”

    左儿:“一只鸟之所以好看,是因为身上长满了各种羽毛,长出这些好看羽毛的前提是那只鸟能吃饱喝足,才能输送养分让一身的羽毛光鲜亮丽,若是连鸟都饿死了,哪还有羽毛的存在。而长成的羽毛迟早都是要脱落的,有些坠落山野烂泥里腐烂掉,而有些则登堂入室成为精美之物,被人长久供着,既然都是迟早的事情。为何不选个好的归宿?”

    嬴月:“登堂入室?被人长久供着?那只是一件玩物而已,不是吗?”

    左儿摇头:“看来小姐误会颇深!有些事情呐,不是小姐想的那样,等到小姐以后当家了。自然会知道当家的难处。”

    嬴月:“我已经听之,任之,管家再说这些道理不觉得多余吗?”

    左儿道:“事情有变,广家那边不择手段,咱们这边怕是已经落了下风,所以小姐听之任之未免太木讷了些。还需动起来,主动些。”

    嬴月手上不停,“又要我做什么?”

    左儿:“广家占了上风,我们已经难再有攻势,只能是尽量稳住局面,后面老奴会尽量创造小姐和他单独见面的机会,若能生米煮成熟饭,那事情就定了。”

    嬴月霍然抬头,冷笑道:“莫非还要我主动宽衣解带自荐枕席不成?这种事情男人不愿意,女人还能勉强的成吗?”

    “所以才要小姐配合!”左儿翻手在掌中亮出了一只小匣子,轻轻打开了,里面有一撮琥珀凝脂般的膏状物,略现橙色光华。“此物只需指甲刮上一点掺和进酒水里面,无色无味,根本察觉不到,喝下后就什么都成了,小姐备在身边,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也算是先做好不时之需的准备吧。”

    嬴月立刻明白了这大概是什么东西,又惊又恼,霍然站起,“你竟敢逼我拿此淫秽之物做此下作之事?”

    “哎!”左儿摇头叹道:“小姐有所不知,此物可是好东西,乃是监察左部的秘配之物,要弄到点可不容易。监察左部为了完成任务,此物已经不知用过多少回了,天庭可有觉得此物下作?小姐已经长大了,以后会接触到许许多多的事情,大多都是就事论事,和下作牵扯上没任何意义。”

    嬴月怒了,“左儿,你好大的胆子,我敬你是爷爷身边的人,你怎敢如此欺我?”

    “小姐言重了,老奴怎敢欺小姐,只是小姐父母在嬴家也不容易,老奴只是想帮小姐,绝不敢逼小姐!小姐应该知道有一个得王爷器重手握重兵的人成为小姐父母的女婿该是多大的助力,人的寿命大多是有限的,能越过鬼门关的人凤毛麟角,若不能突破到神魂境,终究要尘归尘土归土,不是谁都能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小姐不妨问问父母的意思再做决定,老奴告退!”左儿将东西留在了桌上,拱手退出了亭子,方转身而去。

    满脸悲愤的嬴月抓了桌上的东西扬手就要扔掉,可最终还是没能扔出手,一脸伤绝,颓然而坐……

    星月楼。

    把自己关在黑暗屋内对着朦朦亮窗子的断鸿猛然转身,“就剩我们一家在藏真阁外纠缠?”

    昊家大掌柜潘赛仙点头道:“是的。”

    “我说唐鹤年怎么没动静,害我一直在高度提防着那老狐狸!广家占尽优势,当以退为进逼该出手的人出手才能把局给拉平才是!我现在才想到,那老狐狸却是一早就料到了和广家硬抢没用,所以一直没动静。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他在一旁淡定看戏,我们几家却在这上蹦下跳落了下乘,手段高下立见,回头倒是要让王爷轻看!”断鸿抬手重重拍了下额头,复又指着潘赛仙,“不显出我们的无奈、造成广家要得手的假象,搅局的人就会一直坐在一旁看我们内斗,我们自己能乱他就不会出手!快!立刻让我们的人撤下还藏真阁清净。”

    “是!”潘赛仙立即拿出星铃对外联系,得了回复后收了星铃,告知:“已经退了。”

    断鸿颔首之余又叹了一声,“如果广家不能得手,最后势必就要变成从天宫的手里抢人,怕是不容易得手啊!唐鹤年那老狐狸迟迟不出手是对的,就算抢到了也白抢!”

    潘赛仙奇怪道:“为何?”

    断鸿苦笑道:“因为案子还没定下来!”

    潘赛仙愣一下,旋即恍然大悟,沉声道:“不错!现在谁得手了都会让上面恼羞成怒,上面如果真的要搅局的话,一旦搅局不成,案子还没完,随时可以置牛有德于死地,所有的黑锅都会让牛有德一个人去背,抢到了也是个死人,还得搭个闺女的名声进去!西军介入此案的作用就大了!”

    “办法也不是没有!”断鸿迟疑声中偏头问道:“让你弄的东西弄到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潘赛仙摸出了一只小匣子,一打开,里面绽放出淡淡的橙色光华,状如琥珀凝脂。“既然现在得手了也没用,这东西还用得上吗?”

    断鸿:“得手了不要声张,对牛有德言明厉害关系,等案子定下了,再公开!”

    潘赛仙微微点头,又略带迟疑道:“小姐那边能配合吗?”

    断鸿:“享受着世人难以企及的显贵,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事由不得她。另外,这事得做两手准备,若牛有德真的因为那个寡妇不识相的话,就把那寡妇抓来,从那寡妇身上下手,让她去劝牛有德。”

    潘赛仙:“我去准备。”

    断鸿:“糊涂!现在可不是动手的时候,云华阁有近卫军守卫,你难道要强冲进去不成?回头三部联查肯定还要提她问话,人不见了,城门又封闭着!”

    城中,群英会馆,皇甫端容款款走入一片竹林。

    林中有竹子做的躺椅,一个白衣如雪的中年人赤足躺在上面,眉目俊逸,拿了本古卷看的津津有味,不时有打着旋的竹叶儿飘落在他身上,整个人透着慵懒和逍遥自在。

    皇甫端容走到一旁,一屁股坐下,把中年人的身子拱开了点,挤占了个位置,挨他身旁,揪了把他耳朵,“你倒是心闲的,让我跑东跑西。”

    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皇甫端容的丈夫,也就是皇甫君媃的父亲,名叫午宁。

    午宁闻声,脑袋从古卷旁偏了出来,看着她乐呵呵道:“夫人一向能干,我自然是省心了。说说吧,藏真阁那边什么情况?”

    皇甫端容:“已经不闹了,人都走了。”

    “都走了?”古卷扣在了胸前,午宁皱眉道:“藏真阁以天旨压人,看来是逼得那几家没办法了,再拖下去怕是真要被广家得逞了。”顺手摸出了星铃不知在和哪联系。

    皇甫端容看着他,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说,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眼神中透着一股复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