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怕有糊涂事,就怕没明白人。

    毕燕青虽然是个残疾,但是他却是个明白人。

    这帮一头撞南墙,撞死不回头的家伙听了他的话之后,终于开始深度反思自己刚才的行为了。

    “赵二哥,我们刚才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

    “是太过分了。”

    “赵县长好像不是坏人?也好像不是贪污犯?他如果是贪污犯的话,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敢出来见我们?”

    “就是,贪污犯有几个敢直面人民群众的审判,宁愿被大家打也不还手的?”

    “好像没有,就连陈彻那个混蛋我都不敢打他。他还经常欺负我。但是我刚才打了赵长枪!”

    “以前陈彻欺负了我们多少回?王二狗的老婆都让他办了。王二狗去找他报仇,还差点被他送进牢房。”

    “滚你的蛋,你老婆才被陈彻给办了!不过,如果不是赵县长将陈彻送进了牢房,我们还不知道活的多憋屈呢!”

    “最重要的,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犯罪的,我们为什么要打赵县长?打了赵县长,我们的~兔子就活了吗?赵县长走了,下一任县长就真的能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

    “我们好像被人当枪使了。你说以后赵县长会不会报复我们?”

    “我也有这种感觉。孙大壮这个混蛋,孙大壮呢?”

    这些家伙议论纷纷,终于明白过味来了!纷纷开始寻找孙大壮,事情是他挑起来的,现在他需要站出来给大家一个交代。

    躲在人群中的孙大壮听着大家的议论,感到事情不对头。奶奶的,昨天晚上说好的要痛打赵长枪,将事情闹大,怎么着,现在都想反水?被毕燕青几句话一说,就想就此罢休?不行,绝对不行!

    “大家别听毕燕青的话!毕燕青虽然承包的养殖场最多,经济损失也最大,但是毕燕青当初获得了陈彻的巨额赔偿!他不差钱,赔个三十万二十万,根本不算事!他能赔的起,难道大家也赔的起?再说了,赵长枪对毕燕青有大恩,他当然要为赵长枪说话!说不定毕燕青就是他安插在我们中间的间谍,是赵长枪的狗腿子!”孙大壮扯着脖子喊道。

    “孙大壮,你不要血口喷人!赵县长是我们的县长!是我们的父母官!我们是他治下的老百姓!我们和赵县长之间不是对立的敌人关系!你说我是赵县长的间谍,那你告诉我,你们有什么事情是值得我向赵县长高密的?难道你们还想瞒着赵县长,瞒着天下人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成!?”毕燕青厉声喝道。

    孙大壮顿时哑巴了。他感到毕燕青的话,他竟然无法反驳!

    毕燕青说的对啊,赵长枪是县长,是党员。如果毕燕青是他安插在他们中间的间牒,那么他们是什么身份?国民党?日本鬼子?

    赵长枪早就注意到这个煽风点火的的孙大壮了!他看到孙大壮再次冒头后,马上向身边的公安局长张立武使了个眼色。

    张立武会意,带着两个警察挤开人群就朝孙大壮的方向走去!

    孙大壮看事不好,低着脑袋弯着腰,就想从人群中溜走。然而,他刚刚迈了两步,就有人抓住他的脖领子将他拎了起来,在他耳边喝道:“孙大壮!你站住,你想干什么去?想到哪里去?今天你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王二蛋,你放手!不然我跟你没完!”孙大壮低声冲将他抓起来的人喝道。然而,这家伙刚刚把话说完,张立武便带着警察挤到了他的面前,直接将他摁倒在地,双手反背,咔嚓一声带上了手铐,然后将他拖出了人群,拖到了赵长枪的面前。

    赵长枪连看都没看孙大壮一眼,只是仔细的将脸上的血污擦干净。

    要想打人,先练挨打。赵长枪打人厉害,挨揍的功夫也厉害。别看刚才他看上去被人打的很厉害,血流满面的,看上去挺吓人。其实对赵长枪的伤害根本就不大,即便是脑袋上的伤口也不大,只破了一个口子,只不过刚才赵长枪故意将脑袋轻轻的摇晃了两下,搞的脸上好几道血道道,好像满脑上都是口子一样。

    赵长枪将脸上的血污擦干净之后,脸上竟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然后对大家说道:“大家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能不能静下来听我说两句话?”

    赵长枪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他的话说完后,原本嘈杂的人群竟然全都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偌大个场地上除了记者手中相机的快门声,竟然没有任何人再说话!所有人都等待着赵长枪说话!

    赵长枪平静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遍,然后说道:“说实话,虽然今天大家打了我,但是我不恨大家,更不会让警察将大家抓起来。作为平川县的县长,我没有为大家做好事情,我该打!我这顿打挨的不冤!我知道,此时此刻我如果说别的东西,恐怕大家都不爱听,所以我就不说别的了。我只给大家一个承诺:这一次事件,政府不但负责赔偿大家所有的经济损失,而且一定会挽救这个项目!挽救大家的兔子!”

    “赵县长,你说的是真的?”

    说话的是处在人群最前面的毕燕青,此时也只有他能问出这句话了,其他人根本就没脸问了。

    “当然是真的!我说到就一定能做到!在此,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个人。”赵长枪说着话,指了指就在身边的王诗韵,然后接着说道:“这位是王诗韵小姐,是我国乃至世界上最著名的兔病防治专家!她已经研究出了治疗小兔死亡的特效药!也就是说,以后大家的小兔不会再死了!”

    赵长枪此话说完,人群中马上就炸了锅!要知道,他们饲养的大雪球长毛兔,如果不死的话,的确是世界上最优质的兔种!它的年产毛量几乎是普通长毛兔的两倍!

    如果赵长枪的话是真的,他们的兔子能保住,他们生活水平在两年内就能得到质的提高!

    “王大夫,这是真的吗?我们的小兔子真的有救了?”

    “可是我们的种兔现在也摊上瘟疫了,大兔子能不能救过来啊?”

    “为什么以前我们给小兔子打了那么多防疫针都不管用啊?”

    众人心中有愧,不敢问赵长枪,但是他们敢问王诗韵。

    赵长枪笑着看了看王诗韵,说道:“诗韵,你给大家说两句话吧。这个项目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获得成功,就看你的了。”

    赵长枪想让王诗韵给大家吃颗定心丸,却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王诗韵冷冷的冲众人说道:“不错!我的确已经研制出了防止小兔死亡的特效药!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我可以让你们看看我饲养的小兔!”

    王诗韵说着话,挤开人群迈步走出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一辆出租车面前,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兔笼,兔笼里面有三只小兔子。

    原来,为了研究方便,王诗韵出国的时候,便带去了一只已经怀孕的母兔,回国的时候,她将母兔和几只小兔都留给了自己的导师,只带回来了三只小兔。为的就是想用这三只小兔向大家证明她的特效药是管用的。

    王诗韵提着小巧的兔笼重新回到众人前面,举起兔笼大声说道:“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饲养的种兔生产的小兔!因为注射了我的特效药,所以,他们现在很健康!如果你们的小兔注射了这种药,它们也会很健康!”

    众人都是识货的人,他们一眼就看出,王诗韵没有骗他们,她手中的这三只小兔,品种和他们的长毛兔是一样的!

    “陈二哥,你看,她的兔子真是是大雪球!和我们的兔子是一模一样的!”

    “对,是一模一样,可是她的兔子怎么就没死呢?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下太好了,我们的小兔也有救了。我的五只母兔昨天又生了二十多只小兔呢!”

    这些人正说着,却听到王诗韵忽然又大声说道:“怎么样,大家是不是很希望马上让你们的小兔也注射我的特效药?”

    “是!”很多人马上异口同声的喊道。

    然而他们的话刚说完,却见王诗韵柳眉一竖,冷笑一声说道:“哼哼,你们是想要,但是我告诉你们,我不卖给你们!我毫不掩饰我对你们的讨厌!你们就是一帮蠢货!我就愿意看着你们的兔子去死!我就愿意看着你们倒霉!反正我和你们也无亲无故!”

    所有人都傻眼了!心说,坏了,看来这姑娘和赵县长不是沾亲就是带故,我们刚才打了赵县长,她这是记恨上我们了,这可怎么办?

    “我从来就没见过你们这么蠢的人!你们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们知道这些兔子出了事情最倒霉的是谁吗?最倒霉的是赵长枪!是赵县长!不是你们!他有可能因为这件事丢官罢职,倾家荡产!你们说他能不着急吗?他能去故意害你们吗?你们竟然说他是贪官,说他是坏蛋,你们这是对他的侮辱!最可气的是,你们竟然敢动手打人!有你们这样的吗?你们说有你们这样的吗?!有你们这样办事的吗?”王诗韵大声嘶吼道。

    王诗韵怒火冲天,自从她看到赵长枪满头是血的样子时,她就怒火冲天了,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人怎么能干出这样愚蠢的事情!现在,她只想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出来!

    众人都傻了,好不容易出来个能挽救他们小兔子的生命的人,现在却不想帮忙,这可怎么办?

    唉!今天这事办的,真他娘的操蛋啊!孙大壮真是该死!有人想道。

第1396章    readx;雅琳娜的确是真正的精灵,更有一种属于精灵的天生神通。对危险的感知远超同境界的仙人。

    这会儿,她甚至觉得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其危险程还远在自己那已经是中位仙皇的顶头上司之上。

    至于,她却是真的看不清其虚实。但是,这人即然以这个男人为主,可见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一眼看出这么多,雅琳娜尽管心里鄙视吕重等人的虚伪,可表面上也没有任何不愉的表现。

    而且,让雅琳娜真正震惊的是,明明自己理智上对这个男仙没有任何好感。

    可偏偏感性上本能上,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亲近这个男仙。

    不可思议了!

    古怪了!

    是因为这男仙用诡异的秘法引起的?还是他本身就能吸引自己的亲近?

    雅琳娜顿时有些疑惑了。

    “原来如此!”压下心中的震动与疑惑,雅琳娜微微一笑,提醒道:“位大人既然是补充物资,那就尽快搞定。也请尽快离开都天圣星,不然,过段时间却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哦,怎么回事?为何过段时间我想走也走不了?”吕重明知故问。

    雅琳娜微微一笑,绝美的容颜上有如鲜花盛开,悄然传音:“因为都天圣星最近有可能会有神器出土,到时候我们都天圣会全力启动星级防御大阵,一来保护天圣星],二来阻止神器逃离。来,防止有心人的觊觎……”

    吕重一奇,不明白这个女仙为何会告诉自己都天圣帝的意图,一时间不由有些发愣,竟然傻呆呆地看着雅琳娜绝美的脸庞。

    如此赤]裸地注视着雅琳娜,原本是应该引起雅琳娜的反感的。

    可是,让雅琳娜震惊的是,她的内心甚至是潜意识中。居然一点也不反感这人。

    吓?

    雅琳娜本能地惊恐起来,悄然间拉开了与吕重的距离,连忙道:“位,我还有事。就不与你们聊了,告辞……”

    这样的人,让她如何不慌张?她甚至以为这男仙是不是对她施展了魅心惑神的功法了。

    是以,雅琳娜果断地撤退。

    “咦,这女人怎么闪了?”有些后知后觉的吕重不由再次愣了。

    他哪里知道。自己一直与木苍穹这个精神族的生命神皇双修,最近又被蒙帝青木]改造了一下灵魂。让无数木系生灵都对他有一种本能的亲近。

    而雅琳娜理智上是反感吕重的,可是本能与潜意识居然亲近吕重。发现这一点,雅琳娜才被吓退。

    胡媚可不知道这一点,不由白了吕重一眼,气呼呼地道:“你看着人家都差点流口水了,能不把人吓跑?”

    说到这里,胡媚也是心中暗气。这雅琳娜虽然容貌美,可也应该比不上她这个九尾天狐才对。而且这些年她也得了大量的金玄女丹]。不论身体还是气质,都有大的提升。

    如今。她的美,绝对能让无数仙皇仙帝都为之惊艳。

    可吕重一直无视她的,现在居然盯着一个精灵看得火热,甚至发愣了。

    这岂不是说她堂堂九尾天狐没有刚才的那个精灵美?

    这简直是在狠狠地打她的脸啊!

    “呵呵,我是看到美人就流口水的人么?你也小瞧我吕重了。”吕重摇头失笑,看了胡媚一眼,解释道,“我刚刚是在好奇这女仙提醒我说的一些话。我真要是能被人迷住,也铁定是被你这狐迷住啊……”说到最后,吕重却是向胡媚不大不小地开了个玩笑。

    听吕重这么一说。胡媚莫名地就感觉心中一阵激荡,脸儿更如红霞一般瑰丽无比。

    一双水汪汪的明眸中也勾出了浅如弯月般的笑意。一种甜甜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头狐狸也要沦陷了!”

    旁边的微不可察地扫了胡媚一眼,脸上也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神情。

    吕重没兴趣去理胡媚云水瑶的心思,他大笑一声。道:“都别发愣了,走——”

    话音一落,吕重一手牵一个,拉着两女从外天空冲向天圣星]……

    “咦,这人感觉有点熟悉……”

    都天圣星上空,又有一人马赶来。一个魁梧的黑衣汉。看着吕重消失的背影,深思了一下。接着脸色倏地一变,惊叫起来:“我靠,不会是他吧……”

    “嘻嘻,千手魔帝,你认识刚才的那人?”一个手持桃花扇的妖艳女,伸手在黑衣汉的眼前晃了晃,嬉笑嫣然,“呆,盯着男人看有什么意思?怎么不看奴家……”

    黑衣汉脸色一冷,伸手推开妖艳女的玉手,正色道:“六欲桃后,刚才的人如果真是我知道的那人的话,这都天圣星只怕要血流成河了……”

    “哦,这人有这么厉害,居然有这么厉害?”六欲桃后一脸不信,“哼,信不信我能直接让那人拜倒在我的桃花裙之下,到时候我就一腿把你踢开……”

    千手魔帝古怪地看了六欲桃后一眼,嘿嘿一笑:“嘿嘿,六欲桃后,你这在大话说得虚。真要是那人,别说他不会拜倒在你的桃花裙下,只要你勾引他,他绝对会毫不留手,对你辣手摧花。说不定,连我都不敢去为你收尸……”

    六欲桃后顿时被激怒了,一脸阴沉地看着千手魔帝,喝道:“千手老淫棍,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千手魔帝哈哈一笑,伸手把六欲桃后的身搂到自己的怀里,道:“哈哈,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那个人真的过于变态。如果你真的知道他是谁的话,你绝对不敢去招惹他……”

    六欲桃后顿时被激怒了,一脸阴沉地看着千手魔帝,喝道:“千手老淫棍,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千手魔帝哈哈一笑,伸手把六欲桃后的身搂到自己的怀里,道:“哈哈,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那个人真的过于变态。如果你真的知道他是谁的话,你绝对不敢去招惹他……”(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