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日照爆炸,沁源大火,第1396章

已有 27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readx;雅琳娜的确是真正的精灵,更有一种属于精灵的天生神通。对危险的感知远超同境界的仙人。

    这会儿,她甚至觉得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其危险程还远在自己那已经是中位仙皇的顶头上司之上。

    至于,她却是真的看不清其虚实。但是,这人即然以这个男人为主,可见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一眼看出这么多,雅琳娜尽管心里鄙视吕重等人的虚伪,可表面上也没有任何不愉的表现。

    而且,让雅琳娜真正震惊的是,明明自己理智上对这个男仙没有任何好感。

    可偏偏感性上本能上,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亲近这个男仙。

    不可思议了!

    古怪了!

    是因为这男仙用诡异的秘法引起的?还是他本身就能吸引自己的亲近?

    雅琳娜顿时有些疑惑了。

    “原来如此!”压下心中的震动与疑惑,雅琳娜微微一笑,提醒道:“位大人既然是补充物资,那就尽快搞定。也请尽快离开都天圣星,不然,过段时间却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哦,怎么回事?为何过段时间我想走也走不了?”吕重明知故问。

    雅琳娜微微一笑,绝美的容颜上有如鲜花盛开,悄然传音:“因为都天圣星最近有可能会有神器出土,到时候我们都天圣会全力启动星级防御大阵,一来保护天圣星],二来阻止神器逃离。来,防止有心人的觊觎……”

    吕重一奇,不明白这个女仙为何会告诉自己都天圣帝的意图,一时间不由有些发愣,竟然傻呆呆地看着雅琳娜绝美的脸庞。

    如此赤]裸地注视着雅琳娜,原本是应该引起雅琳娜的反感的。

    可是,让雅琳娜震惊的是,她的内心甚至是潜意识中。居然一点也不反感这人。

    吓?

    雅琳娜本能地惊恐起来,悄然间拉开了与吕重的距离,连忙道:“位,我还有事。就不与你们聊了,告辞……”

    这样的人,让她如何不慌张?她甚至以为这男仙是不是对她施展了魅心惑神的功法了。

    是以,雅琳娜果断地撤退。

    “咦,这女人怎么闪了?”有些后知后觉的吕重不由再次愣了。

    他哪里知道。自己一直与木苍穹这个精神族的生命神皇双修,最近又被蒙帝青木]改造了一下灵魂。让无数木系生灵都对他有一种本能的亲近。

    而雅琳娜理智上是反感吕重的,可是本能与潜意识居然亲近吕重。发现这一点,雅琳娜才被吓退。

    胡媚可不知道这一点,不由白了吕重一眼,气呼呼地道:“你看着人家都差点流口水了,能不把人吓跑?”

    说到这里,胡媚也是心中暗气。这雅琳娜虽然容貌美,可也应该比不上她这个九尾天狐才对。而且这些年她也得了大量的金玄女丹]。不论身体还是气质,都有大的提升。

    如今。她的美,绝对能让无数仙皇仙帝都为之惊艳。

    可吕重一直无视她的,现在居然盯着一个精灵看得火热,甚至发愣了。

    这岂不是说她堂堂九尾天狐没有刚才的那个精灵美?

    这简直是在狠狠地打她的脸啊!

    “呵呵,我是看到美人就流口水的人么?你也小瞧我吕重了。”吕重摇头失笑,看了胡媚一眼,解释道,“我刚刚是在好奇这女仙提醒我说的一些话。我真要是能被人迷住,也铁定是被你这狐迷住啊……”说到最后,吕重却是向胡媚不大不小地开了个玩笑。

    听吕重这么一说。胡媚莫名地就感觉心中一阵激荡,脸儿更如红霞一般瑰丽无比。

    一双水汪汪的明眸中也勾出了浅如弯月般的笑意。一种甜甜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头狐狸也要沦陷了!”

    旁边的微不可察地扫了胡媚一眼,脸上也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神情。

    吕重没兴趣去理胡媚云水瑶的心思,他大笑一声。道:“都别发愣了,走——”

    话音一落,吕重一手牵一个,拉着两女从外天空冲向天圣星]……

    “咦,这人感觉有点熟悉……”

    都天圣星上空,又有一人马赶来。一个魁梧的黑衣汉。看着吕重消失的背影,深思了一下。接着脸色倏地一变,惊叫起来:“我靠,不会是他吧……”

    “嘻嘻,千手魔帝,你认识刚才的那人?”一个手持桃花扇的妖艳女,伸手在黑衣汉的眼前晃了晃,嬉笑嫣然,“呆,盯着男人看有什么意思?怎么不看奴家……”

    黑衣汉脸色一冷,伸手推开妖艳女的玉手,正色道:“六欲桃后,刚才的人如果真是我知道的那人的话,这都天圣星只怕要血流成河了……”

    “哦,这人有这么厉害,居然有这么厉害?”六欲桃后一脸不信,“哼,信不信我能直接让那人拜倒在我的桃花裙之下,到时候我就一腿把你踢开……”

    千手魔帝古怪地看了六欲桃后一眼,嘿嘿一笑:“嘿嘿,六欲桃后,你这在大话说得虚。真要是那人,别说他不会拜倒在你的桃花裙下,只要你勾引他,他绝对会毫不留手,对你辣手摧花。说不定,连我都不敢去为你收尸……”

    六欲桃后顿时被激怒了,一脸阴沉地看着千手魔帝,喝道:“千手老淫棍,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千手魔帝哈哈一笑,伸手把六欲桃后的身搂到自己的怀里,道:“哈哈,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那个人真的过于变态。如果你真的知道他是谁的话,你绝对不敢去招惹他……”

    六欲桃后顿时被激怒了,一脸阴沉地看着千手魔帝,喝道:“千手老淫棍,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千手魔帝哈哈一笑,伸手把六欲桃后的身搂到自己的怀里,道:“哈哈,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那个人真的过于变态。如果你真的知道他是谁的话,你绝对不敢去招惹他……”(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王诗韵归来    就在张立武鸣枪示警的同时,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手持警械快速的朝人群冲去!

    张立武鸣枪示警后,马上对手下吼道:“把打人的都抓起来,一个不落!还反了天了!”张立武一声怒吼,亲自拎着手铐也冲向了人群。

    有几个闹得最欢的养殖户还没有从枪声的惊吓中清醒过来,就被按到在地带上了手铐!

    四周的记者一看异变陡生,也不再劝架了,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咔咔咔的拍个不停!

    躲在办公室里的周家辉看到张立武的举动后,心中不禁一阵暗喜,心想:“张立武这个莽夫,他这样搞虽然强行制止了动荡,但是他敢擅自开枪,并且当场将人抓起来,经过哪些记者添油加醋的描述,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哈哈,赵长枪,恐怕你这员爱将要给你帮倒忙了!”

    在张立武的带领下,警察的动作非常快,不但迅速的将赵长枪和养殖户隔离开,而且眨眼间就抓了十几个人。不过让张立武心惊的是这些养殖户经过了刚开始的震撼之后,竟然开始试图反抗警察!

    一些人开始大%∮声叫喊道:

    “放开我!我犯了什么法!”

    “老少爷们,打死这些狗警察,他们都是赵长枪的走狗!”

    “打死他们!反正老子的兔子也快死光了,老子也不活了!打死他们老子给他们偿命就是!”|张立武听着这些人的叫喊声,脸色有些发白,对方可是有好几百人,如果一旦真的和警察对抗起来,恐怕他带来的这些人很难控制的住局面,他总不能让手下真的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将这些人都突突了吧?

    就在张立武心中有些紧张时,耳边忽然传来赵长枪的一声暴喝:“张立武!你干什么!放开他们!他们是平川县的人民,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不能抓捕他们!”

    张立武一愣,连忙说道:“赵县长,可是可是打了你的不法分子啊!放开他们,他们还会打人的!”

    “张立武!我命令你放开他们!我赵长枪身为平川县的县长,就是人民的公仆!我这个公仆,没有为大家做好事情,让大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难道还不许大家发发火消消气嘛!放开他们!只要大家能把气顺了,愿意静下心来听我说两句,我就是再挨一顿打也值了!”赵长枪字字铿锵的说道。

    “赵县长!”张立武大声喊道。虽然以前他一直对赵长枪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想听赵长枪的,他怕自己自己一放开被他抓住的这些人,这些人马上就会又扑向赵长枪。要知道刚才闹得最凶的就是这十几个人。

    “我让你放开他们!”赵长枪厉声喝道。

    张立武看到赵长枪是真火了,于是气急的一跺脚,冲手下喊道:“放开他们!”

    让张立武奇怪的是,当他放开这些人后,这些人竟然没有再次冲向赵长枪,而只是呆呆的看着一头是血的赵长枪。刚才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兔子死了,自己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只想将当初逼着他们将种兔入栏的赵长枪痛打一顿,以解心头只恨,但是此刻被张立武来了一次捉放曹,然后又听了赵长枪的话,他们原本被愤怒冲昏的头脑忽然清醒了一些!

    许多人心中开始反省自己刚才危险的行为:“天啊,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啊?赵长枪可是县长啊!我们怎么就敢打他?就算他真的有错,真的是贪污犯,也轮不到我们来打他吧?再说了,赵长枪如果是一个卑鄙的贪污犯,他会如此坦然的来面对我们,甚者宁愿被我们打的头破血流也不还手?除了赵长枪,天下哪里还有这样的县长?”

    就当众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惶急的女人声音忽然从身边传来:“让一让,大家都让一让。”

    众人扭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发现一个女人忽然从人群外面挤了进来,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手中提了个药箱。

    当女人挤开人群看到众人面前的赵长枪时,她手中的药箱忽然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然后她快步的跑到赵长枪面前,着急的问道:“枪哥!你怎么了?谁打的你,这是谁打的你?你快点让警察将他们都抓起来!”

    女人一边说一边着急忙慌的从兜里掏出纸巾,不断的擦拭着赵长枪脸上的鲜血。

    赵长枪看到来人之后,心中大喜,一把接过女人手中的纸巾,一边自己擦拭着脸上的鲜血,一边急促的说道:“诗韵,你终于回来了,药拿回来了吗?”

    来人正是王诗韵。王诗韵知道,自己早到平川县一分钟,可能就多为平川县的养殖户挽回一点损失,所以,她今天凌晨到达临河市之后,在临河市丝毫没有停留,连夜从临河市赶回了平川县。

    结果,让她想不到的是,他到了平川县之后,竟然碰到这样的事情。

    王诗韵看到赵长枪满脸是血的样子,一颗心顿时便揪成了一团。别人不知道赵长枪的本事,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当初在万宝村,二十多个彪形大汉都不够赵长枪塞牙缝的。一声暴喝更是吓退了万宝村的近千口人!他现在被打成这样,分明就是他不愿对这些养殖户出手。

    又急又气的王诗韵根本没有理会赵长枪问她什么。而是扭头冲那些养殖户厉声嘶吼道:“谁?谁打的赵长枪?给我站出来!有种的给我站出来啊!”

    众人雅雀无声,只是有些发呆的看着王诗韵,心中猜测着这个女人是谁,这时候忽然来干什么?

    王诗韵看到众人不吱声,继续吼道:“你们这些人太没有良心了!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是,不错,赵长枪引进的兔子有毛病,这是他工作的疏忽。可是赵长枪一直在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自从这些兔子出了事情,他一直想着的不单单是怎样赔偿大家的损失,还有怎样挽救这个项目!赵长枪如此操心为了什么?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大家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可是你们,你们都对他做了些什么!有利益的时候,你们笑的合不拢嘴,一旦出了问题,你们又将全部的责任全都推到赵长枪的身上!不但如此,你们竟然狠心将他打成这样!你们还是不是人?你们的良心呢!”

    人心肉长的,这些养殖户的脸上开始出现愧悔之色。

    夹在人群中的孙大壮一看众人的火气要下去,于是马上弯下腰,在人群中藏起身子,大声吼道:“大家别听这个小娘们的!赵长枪就是个大贪官,他上马兔子项目,绝不是为了帮助大家发财致富,而是为了给他自己捞钱!不把赵长枪拉下马,我们永远也拿不到我们的赔偿!”

    孙大壮本来想躲在人群中吼一嗓子,就能将众人的火气重新烧起来的,没想道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人群外面传来一声暴喝:“孙大壮!你给我闭嘴!事情都是你挑唆的。如果不是你根本就发生不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闪开,让我进去!”

    众人扭头一看,说话的赫然是毕燕青!后面是他的老婆沈霞。毕燕青两口子是和游行队伍一起来的。沈霞本来以为,昨天晚上他已经将这些人要来围堵县政府的事情告诉了赵长枪。赵长枪一定会做好安排的,没想到事情还是发展成了这样。

    当这些人开始围殴赵长枪的时候,宾燕青两口子就在外面一边喊着让大家停手,一边试图往人群里面挤。可是那时候,就连宗伟阳和县委县政府的一帮大男人都挤不进去,别说毕燕青一个坐着轮椅的残废,和沈霞一个弱女子。

    毕燕青早就不忿这些人竟然敢殴打赵长枪,此时听到孙大壮的话之后,便将他揭发了出来!

    众人看到毕燕青一脸肃然,不禁下意识的便给他闪开了条道路,沈霞推着丈夫从人群中穿过,来到了赵长枪面前。

    “赵县长,我想说几句。”毕燕青先是和赵长枪打声招呼,看到赵长枪点头后,才又对着人群喊道:“乡亲们,我知道大家的兔子没了,心情都不好。我心中更难受,要说起损失,其实我比大家谁都大,我可是一下子承包了三个养殖场,一次性上了五百多只种兔!如今不但我小兔没有能保住一个,而且种兔也已经死了二百多只!”

    众人都静静的听着毕燕青讲话,他们知道,毕燕青说的都是实话。若论起经济损失,没有人比他更大。

    只听毕燕青继续说道:“可是乡亲们,我们不能将损失算在赵县长头上啊!就像刚才这位姑娘说的,赵县长也是满心为了我们好,为了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啊!乡亲们,赵县长是好人啊!难道你们忘了陈家沟的村霸是被谁收拾掉的?不错,我们是有了经济损失,有了经济损失,我们应该按照程序一步一步的来,该是谁的则热便追究谁的责任,该是谁赔就让谁赔偿嘛!大家这样乱哄哄的围堵县政府,就能让自己的兔子活过来吗?就能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吗?不能!大家这样做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