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张立武鸣枪示警的同时,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手持警械快速的朝人群冲去!

    张立武鸣枪示警后,马上对手下吼道:“把打人的都抓起来,一个不落!还反了天了!”张立武一声怒吼,亲自拎着手铐也冲向了人群。

    有几个闹得最欢的养殖户还没有从枪声的惊吓中清醒过来,就被按到在地带上了手铐!

    四周的记者一看异变陡生,也不再劝架了,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咔咔咔的拍个不停!

    躲在办公室里的周家辉看到张立武的举动后,心中不禁一阵暗喜,心想:“张立武这个莽夫,他这样搞虽然强行制止了动荡,但是他敢擅自开枪,并且当场将人抓起来,经过哪些记者添油加醋的描述,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哈哈,赵长枪,恐怕你这员爱将要给你帮倒忙了!”

    在张立武的带领下,警察的动作非常快,不但迅速的将赵长枪和养殖户隔离开,而且眨眼间就抓了十几个人。不过让张立武心惊的是这些养殖户经过了刚开始的震撼之后,竟然开始试图反抗警察!

    一些人开始大%∮声叫喊道:

    “放开我!我犯了什么法!”

    “老少爷们,打死这些狗警察,他们都是赵长枪的走狗!”

    “打死他们!反正老子的兔子也快死光了,老子也不活了!打死他们老子给他们偿命就是!”|张立武听着这些人的叫喊声,脸色有些发白,对方可是有好几百人,如果一旦真的和警察对抗起来,恐怕他带来的这些人很难控制的住局面,他总不能让手下真的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将这些人都突突了吧?

    就在张立武心中有些紧张时,耳边忽然传来赵长枪的一声暴喝:“张立武!你干什么!放开他们!他们是平川县的人民,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不能抓捕他们!”

    张立武一愣,连忙说道:“赵县长,可是可是打了你的不法分子啊!放开他们,他们还会打人的!”

    “张立武!我命令你放开他们!我赵长枪身为平川县的县长,就是人民的公仆!我这个公仆,没有为大家做好事情,让大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难道还不许大家发发火消消气嘛!放开他们!只要大家能把气顺了,愿意静下心来听我说两句,我就是再挨一顿打也值了!”赵长枪字字铿锵的说道。

    “赵县长!”张立武大声喊道。虽然以前他一直对赵长枪言听计从,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想听赵长枪的,他怕自己自己一放开被他抓住的这些人,这些人马上就会又扑向赵长枪。要知道刚才闹得最凶的就是这十几个人。

    “我让你放开他们!”赵长枪厉声喝道。

    张立武看到赵长枪是真火了,于是气急的一跺脚,冲手下喊道:“放开他们!”

    让张立武奇怪的是,当他放开这些人后,这些人竟然没有再次冲向赵长枪,而只是呆呆的看着一头是血的赵长枪。刚才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兔子死了,自己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只想将当初逼着他们将种兔入栏的赵长枪痛打一顿,以解心头只恨,但是此刻被张立武来了一次捉放曹,然后又听了赵长枪的话,他们原本被愤怒冲昏的头脑忽然清醒了一些!

    许多人心中开始反省自己刚才危险的行为:“天啊,我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啊?赵长枪可是县长啊!我们怎么就敢打他?就算他真的有错,真的是贪污犯,也轮不到我们来打他吧?再说了,赵长枪如果是一个卑鄙的贪污犯,他会如此坦然的来面对我们,甚者宁愿被我们打的头破血流也不还手?除了赵长枪,天下哪里还有这样的县长?”

    就当众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惶急的女人声音忽然从身边传来:“让一让,大家都让一让。”

    众人扭头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发现一个女人忽然从人群外面挤了进来,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手中提了个药箱。

    当女人挤开人群看到众人面前的赵长枪时,她手中的药箱忽然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然后她快步的跑到赵长枪面前,着急的问道:“枪哥!你怎么了?谁打的你,这是谁打的你?你快点让警察将他们都抓起来!”

    女人一边说一边着急忙慌的从兜里掏出纸巾,不断的擦拭着赵长枪脸上的鲜血。

    赵长枪看到来人之后,心中大喜,一把接过女人手中的纸巾,一边自己擦拭着脸上的鲜血,一边急促的说道:“诗韵,你终于回来了,药拿回来了吗?”

    来人正是王诗韵。王诗韵知道,自己早到平川县一分钟,可能就多为平川县的养殖户挽回一点损失,所以,她今天凌晨到达临河市之后,在临河市丝毫没有停留,连夜从临河市赶回了平川县。

    结果,让她想不到的是,他到了平川县之后,竟然碰到这样的事情。

    王诗韵看到赵长枪满脸是血的样子,一颗心顿时便揪成了一团。别人不知道赵长枪的本事,她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当初在万宝村,二十多个彪形大汉都不够赵长枪塞牙缝的。一声暴喝更是吓退了万宝村的近千口人!他现在被打成这样,分明就是他不愿对这些养殖户出手。

    又急又气的王诗韵根本没有理会赵长枪问她什么。而是扭头冲那些养殖户厉声嘶吼道:“谁?谁打的赵长枪?给我站出来!有种的给我站出来啊!”

    众人雅雀无声,只是有些发呆的看着王诗韵,心中猜测着这个女人是谁,这时候忽然来干什么?

    王诗韵看到众人不吱声,继续吼道:“你们这些人太没有良心了!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是,不错,赵长枪引进的兔子有毛病,这是他工作的疏忽。可是赵长枪一直在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自从这些兔子出了事情,他一直想着的不单单是怎样赔偿大家的损失,还有怎样挽救这个项目!赵长枪如此操心为了什么?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大家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可是你们,你们都对他做了些什么!有利益的时候,你们笑的合不拢嘴,一旦出了问题,你们又将全部的责任全都推到赵长枪的身上!不但如此,你们竟然狠心将他打成这样!你们还是不是人?你们的良心呢!”

    人心肉长的,这些养殖户的脸上开始出现愧悔之色。

    夹在人群中的孙大壮一看众人的火气要下去,于是马上弯下腰,在人群中藏起身子,大声吼道:“大家别听这个小娘们的!赵长枪就是个大贪官,他上马兔子项目,绝不是为了帮助大家发财致富,而是为了给他自己捞钱!不把赵长枪拉下马,我们永远也拿不到我们的赔偿!”

    孙大壮本来想躲在人群中吼一嗓子,就能将众人的火气重新烧起来的,没想道他的话音刚落,却听到人群外面传来一声暴喝:“孙大壮!你给我闭嘴!事情都是你挑唆的。如果不是你根本就发生不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闪开,让我进去!”

    众人扭头一看,说话的赫然是毕燕青!后面是他的老婆沈霞。毕燕青两口子是和游行队伍一起来的。沈霞本来以为,昨天晚上他已经将这些人要来围堵县政府的事情告诉了赵长枪。赵长枪一定会做好安排的,没想到事情还是发展成了这样。

    当这些人开始围殴赵长枪的时候,宾燕青两口子就在外面一边喊着让大家停手,一边试图往人群里面挤。可是那时候,就连宗伟阳和县委县政府的一帮大男人都挤不进去,别说毕燕青一个坐着轮椅的残废,和沈霞一个弱女子。

    毕燕青早就不忿这些人竟然敢殴打赵长枪,此时听到孙大壮的话之后,便将他揭发了出来!

    众人看到毕燕青一脸肃然,不禁下意识的便给他闪开了条道路,沈霞推着丈夫从人群中穿过,来到了赵长枪面前。

    “赵县长,我想说几句。”毕燕青先是和赵长枪打声招呼,看到赵长枪点头后,才又对着人群喊道:“乡亲们,我知道大家的兔子没了,心情都不好。我心中更难受,要说起损失,其实我比大家谁都大,我可是一下子承包了三个养殖场,一次性上了五百多只种兔!如今不但我小兔没有能保住一个,而且种兔也已经死了二百多只!”

    众人都静静的听着毕燕青讲话,他们知道,毕燕青说的都是实话。若论起经济损失,没有人比他更大。

    只听毕燕青继续说道:“可是乡亲们,我们不能将损失算在赵县长头上啊!就像刚才这位姑娘说的,赵县长也是满心为了我们好,为了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啊!乡亲们,赵县长是好人啊!难道你们忘了陈家沟的村霸是被谁收拾掉的?不错,我们是有了经济损失,有了经济损失,我们应该按照程序一步一步的来,该是谁的则热便追究谁的责任,该是谁赔就让谁赔偿嘛!大家这样乱哄哄的围堵县政府,就能让自己的兔子活过来吗?就能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吗?不能!大家这样做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啊!”

第一五五四章 不用去了    勾越淡然道:“你这事王妃也有耳闻,正是有感于将军的情义,觉得将爱女托付给将军,将军必不会亏待,这正是王妃看中将军的一个重要原因。王妃亦是情义中人,绝不会做强人所难的恶人,会成全你和那位云掌柜,你若纳她为侧室,王妃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话说的,苗毅不禁多看了对方两眼,果然不是一般人,话说的滴水不漏,若不是得了寇家提醒早知内情,怕还真会被糊弄的感激。轻轻摇头道:“王妃突然垂青,实在是令末将措手不及,末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实在是不敢应此美事。”

    勾越问:“为何不能应下?难道我家小姐长的不够动人?”

    苗毅:“小姐乃世间绝色,但和长相无关,实乃末将高攀不起。”

    勾越:“何来高攀?王妃和小姐对人一向一视同仁,只重情义,不重出身,刚才王妃和小姐对将军可有倨傲之处?难道是担心小姐下嫁将军是有什么隐情?有一点我可以向将军保证,王府的家教不至于干出什么有辱门风之事,小姐至今还是冰清玉洁之身,没有王府的同意,小姐不会也没机会沾染上什么瓜田李下之嫌。”

    他是担心苗毅认为突然冒出这种好事,是因为知道他苗毅连寡妇都不嫌弃想让他吞下什么难言之隐,所以特此声明。

    苗毅:“先生言重了,只是不敢高攀而已。”

    勾越:“将军,有些事情还需往现实里考虑,你正在难关上,王妃绝对是能在王爷面前说的上话的人。”

    苗毅默然许久,最终沉吟道:“事情实在是来得太过突然了,能否容我考虑一下。”

    接下来不管勾越说什么,苗毅都是那个意思,就是要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威逼利诱都没用,勾越最终只能实在点。“有些事情不瞒将军,此次我本是奉王爷之命带小姐一个人来的,不想王妃也跟了来,王妃和小姐都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实际上不用王妃过问此事,王爷也有意将小姐下嫁将军,我此来就是奉命撮合小姐和将军美事的,将军可知这是为何?”

    苗毅貌似惊讶道:“王爷要将小姐下嫁于我?我在酉丁域出了这么大的事,这怎么可能?为何?”

    勾越道:“听说令师就是多年以前横行天下的火修罗?”

    苗毅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勾越:“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颇为敬仰火修罗,顺带着也看中了将军,这才是将小姐下嫁的原因。将军同时接到了几家的请帖,只怕另几家也有这个意思。”

    他也是没办法才说出这事来,苗毅死活不松口,非要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回头苗毅避免不了和其他三家接触,这一接触这边演的戏肯定就要露馅,还不如这边直接说出来。免得回头苗毅恼怒这边骗他。

    苗毅皱眉嘀咕:“竟然是因为这个…”

    勾越:“虽然情况一样,可要论到诚意,我们小姐乃是嫡女,其他家的都是庶子所生,小姐的姿色比其他几家的只强不差,而王妃也确实是在不知情下看中了将军,这就是缘分。不管将来怎么样,王妃就这么一个女儿,无论如何都不会看到自己的女儿、女婿受苦的。而昊家呢,我们几家来的是总管说媒。昊家只派了个大执事来,将军在昊家心目中的份量可想而知。嬴家呢,将军和嬴家的恩怨就不需我多说了,那是赤裸裸的想利用将军。嬴耀之死和将军脱不了干系,难道将军认为自己去了嬴家后,丧子之痛啊,嬴耀的父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将军去了寇家也同样是不得安生!”

    这可是关系到云知秋成为寇家义女的事,苗毅忍不住一问,“我和寇家并无恩怨。为何去了寇家会不得安生?”

    “并无恩怨,真的吗?”勾越嘿嘿两声,反问:“将军莫非忘了无生之地考核之事?将军身为寇文蓝的部下,却在和寇文黄的部下你来我往地斗法,其中内情瞒的过别人,可瞒不过有眼睛的人。不知将军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寇文蓝原本在寇家的地位如何想必将军多少知道一点,那是和夏侯龙城那种混人厮混的角色,但将军无生之地考核助了寇文蓝一臂之力,令寇文蓝争得了寇家的扶持,却把寇文黄给挤出了培养序列,你觉得寇文黄会真心认你这个妹夫吗?我知将军和寇文蓝有交情,然寇文黄和寇文蓝在家族内部的竞争是免不了的,不知将军去了寇家后准备站在哪一边?想卷入寇家子嗣的内斗吗?是帮寇文蓝压倒寇文黄,还是帮寇文黄把寇文蓝给搞下来,最后再对付宼文白吗?不但是寇家,不管将军是进嬴家还是昊家或是寇家,娶了谁的女儿都免不了要站队参与内斗,其中的凶险将军也许不知,我却是心知肚明。唯独我家小姐不一样,王妃只嫡出有小姐一女,王妃地位超然,无需参与那些庶出子嗣的争斗,将军只需站在王妃身后,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管。将军是明白人,何去何从还需多想吗?”

    楼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到了楼上旁听的王妃媚娘闻听此言暗暗叫绝,暗赞这管家果然不愧是王爷最器重的人,这办事能力果然是不一般,三言两语就把其他几家给一棒子敲死了。

    最重要的是,勾越的话说进了她的心坎里,牛有德一旦娶了自己女儿,就是站在她身后的,就是她手中的力量,别人抢不走!

    勾越的修为可不是苗毅能比的,自然是已经察觉到了王妃到了楼上。

    苗毅沉默,对方的话倒是给了他提醒,回去得提醒云知秋,成了寇凌虚义女后不要轻易卷入寇家子嗣的内斗才是。

    见他沉默,勾越还以为自己说动了,又趁热打铁道:“另,还是得回到现实来,将军出的事毕竟是在酉丁域,是在王爷的管辖区内,这次的三部联查,也只有王爷才能真正帮上将军,酉丁域松不松口也只在王爷的一念之间。而得王妃器重,有王妃在王爷身边说话,将军的前途就是保障!”

    景云堂后园雅地,捻子欲落的唐鹤年突然凝目皱眉,道:“有意思了,这勾越还真够可以的,估计是那个王妃给了他不小的压力,或是后面几家给了他压力,这是连脸面都不要了,赤裸裸地让人知道广令公在公器私用,竟假冒上旨把人给弄走了,这是欺负别人没办法揭穿他,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那两家怕是被他弄的没脾气了,该着急了。到了这一步,勾越显然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就算牛有德能拖住,估计勾越也不会让牛有德再去其他几家。少爷,可以适时地和牛有德联系一下,否则我们这边没任何动静的话容易惹人怀疑,顺便提醒一下牛有德,若勾越想拖住不让他去别家,也别勉强,否则有可能弄巧成拙,就拖在那等高冠来,这事有广令公那边松口,也足够了。还有…让他小心吃喝的东西,勾越这是豁出去了,什么下作的手段都可能用出来,让他尽量不要单独待在室内,避免出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况,实在不行的话一旦发现不对让他立刻星铃传讯联系其部从强攻藏真阁,我们这边会派高手去协助。”

    寇文蓝闻听吃惊不小,赶紧拿起星铃联系。

    于是身在藏真阁的苗毅摸出了星铃,稍作了回复后起身道:“寇文蓝传讯催促我过去,末将在此已经逗留的够久了,告辞!”

    勾越起身挡在了苗毅面前,问:“将军可有决断了?”

    苗毅:“容我回去再考虑下,我可以向先生保证,先生的话末将听进去了,要答应只会答应先生,不会答应另三家。”

    勾越目光一亮,“此话当真!”

    苗毅反问:“莫非先生觉得牛某是言而无信之人?”

    勾越:“既如此,那又何必再去下家徒生烦恼,不如就留在这里考虑以证明将军诚意如何?寇家就不用去了!”

    苗毅默了默,最终点头道:“也好!”

    勾越露出一丝笑意,本要安排宅子让苗毅去休息,苗毅拒绝了,说是想走走散散心。

    勾越自然是准了,凭栏目送苗毅慢慢徜徉在湖边,寒冬从一旁走来,告知:“昊家和嬴家不时派人上门催促,要请牛有德过去。”

    “真让他去了,还不知道那几个老家伙会对他上什么手段,就说公事还没谈完。”勾越淡然道。

    “是!”寒冬领命离去。

    而勾越一转身,又快步上了阁楼,见到了等候的媚娘,行礼见过。

    媚娘心热道:“他会答应吗?”

    勾越笑道:“十有八九已经动心了,不然凭此人桀骜不驯的冲动性格不会如此犹豫,而我们这边的条件事实上也强过另三家,关键是能帮上他。只是此事不落实下来仍有变数,如果可能的话…”稍微犹豫一下,试着说道:“最好是生米煮成熟饭,那才是最稳妥的,不知小姐那边…”

    媚娘眉头一皱,“其他的好说,媚儿那孩子性格我知道,就算对牛有德有好感,才初次见面她不可能答应干那种事。”

    勾越目光闪了下,旋即笑道:“那就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王妃,凭小姐的容姿对牛有德最后的决定还是能造成不小影响的,不知能不能说服小姐趁现在去和牛有德单独接触接触以增加可能性?”

    媚娘微微一笑,这个她赞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