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洪光武本来就觉得不对劲,听赵长枪一说马上明白哪里不对劲了。不对劲的地方就在这些记者和这些养殖户竟然凑到了一起,实在太巧合了。这说明这件事的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操纵着。

    想通其中的关节之后,洪光武马上焦急的说道:“赵县长,我我们现在怎么办?”

    赵长枪阴冷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呵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下去见见这些乡亲们,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想黑我!”

    “赵县长,这个时候,您不能去啊!这些人正在气头上,甚至已经失去理智了,你下去会很难危险的!”

    洪光武一边说边抬头看看赵长枪脸上的创口贴,他真怕赵长枪这一下去,脸上会再多出几道血口子。他心中很清楚,自己的担心绝不是多余的,昨天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这些养殖户的疯狂。

    “没事。今天这么多媒体在呢!我是人民的公仆,主人要见我,我绝不能当缩头乌龟,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如果我的受伤能给媒体一个真相,能唤醒这些乡亲们,值了!”赵长枪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的出了办公室,径直向办公楼下走去,洪光武连忙跟在赵长枪的后面也跑了出去。

    赵长枪刚走下办公楼便看到县委书记宗伟阳也从县委的办公楼里面跑出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一脸忧色的工作人员。

    两个人迅速凑到了一起。宗伟阳首先说道:“赵长枪,今天这些群众看来就是针对你来的。你不能出面,你如果出面,很可能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更加激起大家的愤怒!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事情由我来处理。”

    “不!宗书记,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就要承担责任!如果打骂我一顿能让大家出口气,我挨顿打骂又如何?我已经拿定注意了。你们谁都不要跟过来!”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此时此刻,宗伟阳和洪光武哪里会听他的话,仍然要跟着他走向那些养殖户。

    赵长枪看到洪光武和宗伟阳跟了上来,立刻把脸一沉,冲洪光武吼道:“洪光武!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县长?我让你留在这里!不要跟着我!”

    洪光武马上一脸苦涩的停下了脚步。热门

    赵长枪又将目光投向宗伟阳,说道:“宗书记,你不能过去!我能抗的起打,你抗不起!不要让晓梅嫂子担心!”

    赵长枪说完后,再也没有回头,大踏步的朝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走去!

    宗伟阳使劲跺了跺脚,然后冲身边几个工作人员暴躁的吼道:“报警啊!报警了吗?张立武干什么吃的?怎么还没来?”

    此时那些养殖户正在一边吼叫着:“打倒赵长枪!”“让大贪官赵长枪滚出平川县!”,一边疯狂的摇晃着县委县政府的电动伸缩大门,有人更是已经开始翻越大门。县委县政府的保安已经根本拦不住他们了。

    赵长枪大踏步走到大门前,冲几名保安大声喊道:“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

    “不行啊,赵县长!这些人都疯了!让他们进来后果不堪设想啊!”一名老保安擦擦一脸的豆大汗珠,着急的对赵长枪喊道。

    “听我的!打开大门!大家找的是我。我既然让大家蒙受了损失,我就要接受大家的惩罚!开门!”赵长枪厉声喝道。

    “唉!”

    保安看到赵长枪态度坚决,不禁使劲的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迈步走进旁边的保安室,按动伸缩大门的按钮,电动大门哗啦啦打开!

    这些愤怒的养殖户一看大门开了,好像潮水一样便冲进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门,瞬间便将赵长枪围了起来!

    这些人里面不乏被孙大壮怂恿的火撞顶梁的二杆子男人,他们来的时候,恨不能扒赵长枪的皮,喝赵长枪的血,和赵长枪要钱反倒成了次要的事情。

    此时,这些人看到他们恨到骨子里的赵长枪就在眼前,岂会放弃这个机会?这些人挥拳就朝赵长枪打去,有几个人更是扬起手中挑着木牌木棍朝赵长枪的脑袋上砸去!

    大门口顷刻间就乱了套!吵嚷声,叫骂声,记者手中照相机的咔嚓声,顿时响成一片!

    赵长枪的身体一动不动,屹立如山!任凭这些人的拳脚雨点般落到他身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赵长枪的脑袋就被开了瓢,通红的鲜血,将赵长枪的头发浸泡成一绺一绺,然后顺着他的脸流下来,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道的红线,然而赵长枪却一动也不动,仍然咬牙坚持着!

    站在离大门有五十多米远的宗伟阳,本来还以为赵长枪能有办法制止这些人,没想到现在却被众人围起来暴打!

    宗伟阳立刻感到大事不好,抬脚就朝众人冲了过去!跟在宗伟阳身边的人,一看县委书记都上去了,咱也上吧!于是他们冲了上去。

    宗伟阳冲到人群面前后,一边不断使劲往人群里面挤,一边用尽力气的喊道:“住手!都给我住手!你们不能随便打人!随便打人是违法的!”

    那些保安和县委县政府的其他工作人员也和宗伟阳一样,一边叫喊着让众人住手,一边使劲的往人群里面挤!

    场面乱成这样,就连那些记者也看不下去了,他们也是往人群里面挤,企图阻止这些养殖户的暴行。

    然而此刻整个场面已经乱的一团糟,赵长枪的周围已经成了人疙瘩,连点缝隙都没有,宗伟阳等人哪里挤的进去!

    自从事情发生后,周家辉便一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中,隔着窗户看着大门口发生的一切,当他刚刚看到众人将赵长枪围起来,痛打他时,这家伙心中几乎乐开了花,心说:“哈哈,赵长枪,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然而当这家伙看到那些记者竟然放弃报道,而打算制止动乱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妥!他敏感的意识到,这件事情本来养殖户是弱势群体,是值得大众同情的对象,但是现在赵长枪硬拼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让自己变成了弱势一方,成了大家同情和理解的一方。这一点从那些记者能放下手中的东西,跑过去试图分开众人,救出赵长枪就能看出来!

    “唉!孙市长将这些记者弄来,本来是想让他们报道一下关于赵长枪的负面消息的,现在被赵长枪这么一搞,这些记者肯定不会这么狠心了。”周家辉叹了口气想道。

    周家辉虽然觉的事情有些不妥,他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静观事情的发展了。

    此时此刻,正在幕后关注着这件事的可不是只有一个周家辉,还有榆林市市长孙国伟。

    在孙国伟的授意下,榆林电视台对此事做了现场报道。孙国伟通过有线电视,看着屏幕上乱成一团的人群,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冷笑,同时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拨通了市委书记钱志广的电话。

    钱志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文件,到现在还一点也不知道此时正发生在平川县的事情。他看到是孙国伟打来的电话,于是马上接了起来。

    钱志广刚把电话接起来,听筒中就传来孙国伟有些惊慌的声音:“钱书记,你快打到榆林市新闻频道看看吧!平川县出事了!”

    钱志广听到孙国伟语气惶急,知道事情不小,于是马上将挂在墙壁上的电视打开了。当他将节目切换到榆林市电视台之后,看到的是一幅乱糟糟的画面。

    刚开始,钱志广还以为是一群街头小痞子在街头斗殴,但是听了播音员的介绍才知道,发生斗殴的地方竟然就在平川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而被围在人群当中挨揍的人可不就是赵长枪?

    在钱志广的印象中,赵长枪虽然年轻,但是一向老成持重,做事能力更是超强。所以,就算上次赵长枪为了要挟孙国伟,而打算将平川县运作到天水市,他也坚持没有撤掉赵长枪。钱志广实在想不通,赵长枪怎么会在平川县弄出这样的事情?

    “钱书记,赵长枪在平川县弄出这样的事情,还上了电视。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紧急召开常委会,讨论撤掉赵长枪的事情。我认为赵长枪现在在平川县的老百姓之间已经失去了威信,他已经不适合在担当平川县长一职了。”孙国伟毫不客气的说道。

    “先通知各位常委,让他们立刻关注一下这个新闻,等这段新闻结束后,我们再召开常委会议,商量赵长枪的事情。”钱志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电视屏幕,说道。

    “好吧,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孙国伟喜滋滋的放下电话,开始安排人下通知。在他看来,赵长枪这次是真的死定了!

    平川县县委县政府大门口。

    就当大门口的情况变的越来越乱的时候,人群外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两辆桑塔纳警车,和两辆防爆警车开到了现场。

    还不等警车挺稳,一个瘦高个的汉子便噌的一下从车上跳了下来!他一看眼前的景象,眼睛都红了,立刻掏出手枪,对着天空“砰!”就是一枪!

    巨大的枪声镇的所有人的耳朵嗡嗡直响亮。这些处于半癫狂状态人们,这才发现,昨天下午那个在养殖场发威的警察局长又来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五三章 一见如故    到了上面的阁楼,才发现亭台内还有一个女人,背朝这边而坐,似乎也在煮茶。…,

    媚娘一身颇具威仪的华服,裙尾拖地,头戴金灿灿的一品礼冠,傲然独立,面带微笑地盯着走上来的苗毅。

    苗毅在御园多少也长过点见识,一看便知对方穿的是诰命服饰,而且还是他没见过的诰命服,凭广天王的身份不难猜出这便是一品诰命服,这是只有王妃那个级别才有的。

    目前整个天下也只有广天王才有王妃,其余三位都没有续弦,也就是说,有资格穿一品诰命服的只有眼前这一人而已。一品诰命也是官职,享受的是元帅那个级别的俸禄,只是没有任何实权而已。

    苗毅赶紧上前行礼:“末将参见王妃!”

    “私下见个面而已,不用多礼!”媚娘提袖抬手免礼,目光却盯着苗毅上上下下多看了两眼,眼中笑意愈浓,发现换洗干净了的苗毅越发显得英气勃勃,锐气阳刚,气质相当不错。

    她想看看女儿的反应,偏头看去,结果发现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趁她不注意换成了背对,压根就没看到人,顿时好气又好笑,也明白女儿家的害羞心态,当即出声道:“媚儿,为何如此失礼,来了客人不知道吗?”

    跪坐的广媚儿这才默默站了起来,慢慢转身见客,只看了苗毅一眼,便羞答答垂目,不敢再直视,不过却是清清楚楚看清了苗毅的容貌,发现的确是十足的男儿气概。那股英气和阳刚气融合有视觉冲击力,也的确不是自己接触到的那些权贵子身上能看到的。心跳有些加速。

    苗毅一见广媚儿亦是一愣,一袭金色纱衣罩着里面的白色长裙。身段极其妩媚又透着优雅,面容艳若桃李,眸波天生含情勾人,是那种一看便能勾男人魂的尤物,尤其是那羞答答的模样更添风情。

    “这是小女广媚儿,这次随本妃一起出来游玩来了。”媚娘侧抬手笑着介绍了一下,对苗毅的反应暗暗得意,我生的女儿岂能差的了。

    苗毅立刻拱手道:“末将见过小姐。”

    广媚儿微微蹲膝还礼,声音娇糯:“见过牛将军。”

    苗毅无言以对。又悄悄看了眼媚娘,发现这两母女长的还真像,相貌差别不大,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天生尤物,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般,只是一个风韵成熟身段更隆,一个含羞青嫩身段稍收,一盛开一含苞的差别,若不知道两人是母女的话。外貌年纪上怕是要让人误会成姐妹俩。

    他心中暗暗感叹,也是就广天王的权势了,没人敢打这一对母女的主意,换了一般人家里蓄养上这么两个女人。那就是红颜祸水,搞不好能惹来杀身之祸。

    一想到寇家所谓的‘三喜临门’,苗毅暗暗哭笑不得。欲和自己联姻的不会真的是这广媚儿吧?广天王还真是抛出了一个无比香甜的诱饵出来,也算是下血本了。火修罗啊火修罗,借光了。

    他也是男人。看到广媚儿这种尤物女子,若说心里一点异样都没有那是假的,假如对方没那身份背景的话,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像对诸葛清一样一亲芳泽,只是他心里清楚,真要碰了这广媚儿,那就是置云知秋于死地,原因寇家那边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媚娘淡淡笑道:“这是私下见面,牛将军也不是王爷的手下,不用那么拘谨客气,就当是常人聊聊天。”回头吩咐一声:“来人,备酒菜招待客人。”

    很快有婢女上来,摆上了桌案,琼浆玉液美味佳肴自是不用说。

    之后媚娘又以放松为由,屏退了闲杂人等,请了苗毅入座。

    媚娘王妃之尊,自然是坐了上首正中,广媚儿和苗毅在下面的一左一右,算是面对而坐,勾越坐在了广媚儿的下位。

    苗毅坐那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只看着案上,也鲜少动筷子举杯,媚娘问一句他答一句,人家督促一下他才动一下。倒是对面坐的广媚儿不时悄悄抬眼看看对面那位,媚眼如丝,发现对面果然和率兵时的粗鲁不一样,谨守规矩,也没初见到时的那般吓人,而且挺耐看的,想到两人将来会成为夫妻,那眼神渐渐带了几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含情脉脉。

    闲言碎语之间,身为过来人的媚娘看懂了女儿心思中的细微变化,知道女儿这边没问题了,可这牛有德不动如山是个什么态度还有待试探。说实话,这人在眼前近看,和在城头上俯看还是有差别的,她看苗毅的眼神也是越来越满意了。

    现场的变化都在勾越眼中,听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如同旁观者自斟自饮,主要注意力在观察苗毅。

    见女儿和苗毅没有任何交际,媚娘督促一声,“媚儿,来了客人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广媚儿明眸眨了眨,盯着苗毅问道:“牛将军,听说你在天街任大统领的时候砸了我家的商铺,可有此事?”

    苗毅举目看来,完全是事后不认账的态度,回:“绝无此事!”

    广媚儿“咦”了声,“不可能啊!我听说你还不止砸了一次。”

    “怎么说话呢?没点礼貌!”媚娘朝苗毅那边一偏头,“去!罚你给客人倒酒赔礼道歉!”

    “不用不用,末将受之不起。”苗毅连忙摆手拒绝。

    然而广媚儿却提了裙子主动站了起来,拿了酒壶和酒杯,一点都不怯场地迈着小碎步款款朝苗毅这边走来。

    苗毅赶紧起身,拿了酒杯侧避开,“哪敢有劳小姐斟酒,折杀末将了。”

    有些事情不开头还好,只要磨开了面子,广媚儿虽有姑娘家难免的羞涩,却也有大户人家的落落大方与自信,明眸直勾勾和苗毅直视,笑道:“媚儿说错了话自当认罚,将军何故如此拘谨?听闻将军乃是百万军中纵横的英雄,连生死都不怕,莫非还怕小女子一杯酒不成?”

    苗毅的拘谨反而让这丫头恢复了自信,这是好事,勾越见之,笑之。

    媚娘一看就知道自己女儿的本色一面出来了,顿时抚掌笑道:“媚儿说的是,权当是朋友初次见面,无须拘谨!”颇有为自己女儿的落落大方叫好的味道。

    广媚儿端起了酒壶,含笑等着,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走的样子。

    苗毅犹豫着将捂在腰间的酒杯端了起来,广媚儿立刻上前执壶斟酒,一股若有若无的女子体香也同时迎面扑来。

    壶一收,又给自己斟酒一杯,广媚儿举杯相邀道:“之前说错了话,还望将军不要见怪,媚儿先干为敬,权当赔礼。”说罢侧颜昂头饮尽,纤纤手指灵巧一翻,亮了杯底给苗毅看,等着。

    动作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出没于宴席上的人。

    “不敢!”苗毅客气一声,自然是喝下了。

    广媚儿正要退下时,媚娘又打蛇顺棍上了,“媚儿,难得见你和人如此投缘,我看将军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多少,难得你有一见如故的人,不妨做个朋友以后常联系吧。”

    广媚儿回头问苗毅:“将军意下如何?”

    苗毅婉拒道:“不敢高攀!”

    广媚儿却放下了酒杯和酒壶,直接摸出了两只星铃,分别打上了自己的法印,两只星铃放在了苗毅案前,什么话也不说,让苗毅自己看着办。

    坐在下首的勾越慢慢举杯唇边,嘴角勾起一抹莞尔,小姐这真性情一出来,倒是省事不少。

    苗毅略作沉吟,想起了寇家的交代,最终还是在两只星铃上留下了自己的法印。广媚儿取了一只在手摇晃,见另一只有了反应,也不再多说什么,将带来的壶杯一起给带了,只留下了一只星铃,回了自己位置上,看似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两颊在逐渐发烫。

    此时媚娘话到了勾越身上,“管家,你请将军来所为何事?”

    勾越站了起来回话:“不瞒王妃,老奴这次是奉命找牛将军问话的,牛将军这边惹出了点麻烦……”当即将苗毅的事大概说了下。

    “原来是这样…”媚娘目光落在了苗毅身上微微闪烁,沉吟许久,似乎在思考什么,最终颔首道:“我看将军在此浑身不自在,既是有公务在身,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了。”旋即朝广媚儿点头示意了一下,母女两个一起离开回避了,不过走出楼外时,她忽又回头一声,“管家,你来一下。”

    勾越当即快步而出,跟在了母女身旁一起离去,独留下了苗毅在阁内。

    没多久,勾越回来了,坐回了原位,喝了杯酒方徐徐道:“牛将军,这次也该是你运气,王妃有意帮你一把。”

    苗毅淡然道:“末将不明白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勾越坐那转了身,“王妃仅此一女,视若掌上明珠,一直为小姐的婚事发愁,今日见小姐和将军一见如故,而王妃对将军也颇为满意,遂起了招婿的心思,刚才王妃告知,只需将军点头,王妃愿将爱女下嫁,至于酉丁域的这些事情,王妃自会为将军化解,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绕了半天终于露出了真章!苗毅心中冷笑,表面平静道:“王妃的好意末将心领了,末将不信先生不知道城门上发生的事情,牛某已有意中人,不敢高攀王妃掌上明珠!”(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