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了上面的阁楼,才发现亭台内还有一个女人,背朝这边而坐,似乎也在煮茶。…,

    媚娘一身颇具威仪的华服,裙尾拖地,头戴金灿灿的一品礼冠,傲然独立,面带微笑地盯着走上来的苗毅。

    苗毅在御园多少也长过点见识,一看便知对方穿的是诰命服饰,而且还是他没见过的诰命服,凭广天王的身份不难猜出这便是一品诰命服,这是只有王妃那个级别才有的。

    目前整个天下也只有广天王才有王妃,其余三位都没有续弦,也就是说,有资格穿一品诰命服的只有眼前这一人而已。一品诰命也是官职,享受的是元帅那个级别的俸禄,只是没有任何实权而已。

    苗毅赶紧上前行礼:“末将参见王妃!”

    “私下见个面而已,不用多礼!”媚娘提袖抬手免礼,目光却盯着苗毅上上下下多看了两眼,眼中笑意愈浓,发现换洗干净了的苗毅越发显得英气勃勃,锐气阳刚,气质相当不错。

    她想看看女儿的反应,偏头看去,结果发现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趁她不注意换成了背对,压根就没看到人,顿时好气又好笑,也明白女儿家的害羞心态,当即出声道:“媚儿,为何如此失礼,来了客人不知道吗?”

    跪坐的广媚儿这才默默站了起来,慢慢转身见客,只看了苗毅一眼,便羞答答垂目,不敢再直视,不过却是清清楚楚看清了苗毅的容貌,发现的确是十足的男儿气概。那股英气和阳刚气融合有视觉冲击力,也的确不是自己接触到的那些权贵子身上能看到的。心跳有些加速。

    苗毅一见广媚儿亦是一愣,一袭金色纱衣罩着里面的白色长裙。身段极其妩媚又透着优雅,面容艳若桃李,眸波天生含情勾人,是那种一看便能勾男人魂的尤物,尤其是那羞答答的模样更添风情。

    “这是小女广媚儿,这次随本妃一起出来游玩来了。”媚娘侧抬手笑着介绍了一下,对苗毅的反应暗暗得意,我生的女儿岂能差的了。

    苗毅立刻拱手道:“末将见过小姐。”

    广媚儿微微蹲膝还礼,声音娇糯:“见过牛将军。”

    苗毅无言以对。又悄悄看了眼媚娘,发现这两母女长的还真像,相貌差别不大,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天生尤物,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般,只是一个风韵成熟身段更隆,一个含羞青嫩身段稍收,一盛开一含苞的差别,若不知道两人是母女的话。外貌年纪上怕是要让人误会成姐妹俩。

    他心中暗暗感叹,也是就广天王的权势了,没人敢打这一对母女的主意,换了一般人家里蓄养上这么两个女人。那就是红颜祸水,搞不好能惹来杀身之祸。

    一想到寇家所谓的‘三喜临门’,苗毅暗暗哭笑不得。欲和自己联姻的不会真的是这广媚儿吧?广天王还真是抛出了一个无比香甜的诱饵出来,也算是下血本了。火修罗啊火修罗,借光了。

    他也是男人。看到广媚儿这种尤物女子,若说心里一点异样都没有那是假的,假如对方没那身份背景的话,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像对诸葛清一样一亲芳泽,只是他心里清楚,真要碰了这广媚儿,那就是置云知秋于死地,原因寇家那边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媚娘淡淡笑道:“这是私下见面,牛将军也不是王爷的手下,不用那么拘谨客气,就当是常人聊聊天。”回头吩咐一声:“来人,备酒菜招待客人。”

    很快有婢女上来,摆上了桌案,琼浆玉液美味佳肴自是不用说。

    之后媚娘又以放松为由,屏退了闲杂人等,请了苗毅入座。

    媚娘王妃之尊,自然是坐了上首正中,广媚儿和苗毅在下面的一左一右,算是面对而坐,勾越坐在了广媚儿的下位。

    苗毅坐那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只看着案上,也鲜少动筷子举杯,媚娘问一句他答一句,人家督促一下他才动一下。倒是对面坐的广媚儿不时悄悄抬眼看看对面那位,媚眼如丝,发现对面果然和率兵时的粗鲁不一样,谨守规矩,也没初见到时的那般吓人,而且挺耐看的,想到两人将来会成为夫妻,那眼神渐渐带了几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含情脉脉。

    闲言碎语之间,身为过来人的媚娘看懂了女儿心思中的细微变化,知道女儿这边没问题了,可这牛有德不动如山是个什么态度还有待试探。说实话,这人在眼前近看,和在城头上俯看还是有差别的,她看苗毅的眼神也是越来越满意了。

    现场的变化都在勾越眼中,听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如同旁观者自斟自饮,主要注意力在观察苗毅。

    见女儿和苗毅没有任何交际,媚娘督促一声,“媚儿,来了客人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广媚儿明眸眨了眨,盯着苗毅问道:“牛将军,听说你在天街任大统领的时候砸了我家的商铺,可有此事?”

    苗毅举目看来,完全是事后不认账的态度,回:“绝无此事!”

    广媚儿“咦”了声,“不可能啊!我听说你还不止砸了一次。”

    “怎么说话呢?没点礼貌!”媚娘朝苗毅那边一偏头,“去!罚你给客人倒酒赔礼道歉!”

    “不用不用,末将受之不起。”苗毅连忙摆手拒绝。

    然而广媚儿却提了裙子主动站了起来,拿了酒壶和酒杯,一点都不怯场地迈着小碎步款款朝苗毅这边走来。

    苗毅赶紧起身,拿了酒杯侧避开,“哪敢有劳小姐斟酒,折杀末将了。”

    有些事情不开头还好,只要磨开了面子,广媚儿虽有姑娘家难免的羞涩,却也有大户人家的落落大方与自信,明眸直勾勾和苗毅直视,笑道:“媚儿说错了话自当认罚,将军何故如此拘谨?听闻将军乃是百万军中纵横的英雄,连生死都不怕,莫非还怕小女子一杯酒不成?”

    苗毅的拘谨反而让这丫头恢复了自信,这是好事,勾越见之,笑之。

    媚娘一看就知道自己女儿的本色一面出来了,顿时抚掌笑道:“媚儿说的是,权当是朋友初次见面,无须拘谨!”颇有为自己女儿的落落大方叫好的味道。

    广媚儿端起了酒壶,含笑等着,一副你不同意我就不走的样子。

    苗毅犹豫着将捂在腰间的酒杯端了起来,广媚儿立刻上前执壶斟酒,一股若有若无的女子体香也同时迎面扑来。

    壶一收,又给自己斟酒一杯,广媚儿举杯相邀道:“之前说错了话,还望将军不要见怪,媚儿先干为敬,权当赔礼。”说罢侧颜昂头饮尽,纤纤手指灵巧一翻,亮了杯底给苗毅看,等着。

    动作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出没于宴席上的人。

    “不敢!”苗毅客气一声,自然是喝下了。

    广媚儿正要退下时,媚娘又打蛇顺棍上了,“媚儿,难得见你和人如此投缘,我看将军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多少,难得你有一见如故的人,不妨做个朋友以后常联系吧。”

    广媚儿回头问苗毅:“将军意下如何?”

    苗毅婉拒道:“不敢高攀!”

    广媚儿却放下了酒杯和酒壶,直接摸出了两只星铃,分别打上了自己的法印,两只星铃放在了苗毅案前,什么话也不说,让苗毅自己看着办。

    坐在下首的勾越慢慢举杯唇边,嘴角勾起一抹莞尔,小姐这真性情一出来,倒是省事不少。

    苗毅略作沉吟,想起了寇家的交代,最终还是在两只星铃上留下了自己的法印。广媚儿取了一只在手摇晃,见另一只有了反应,也不再多说什么,将带来的壶杯一起给带了,只留下了一只星铃,回了自己位置上,看似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两颊在逐渐发烫。

    此时媚娘话到了勾越身上,“管家,你请将军来所为何事?”

    勾越站了起来回话:“不瞒王妃,老奴这次是奉命找牛将军问话的,牛将军这边惹出了点麻烦……”当即将苗毅的事大概说了下。

    “原来是这样…”媚娘目光落在了苗毅身上微微闪烁,沉吟许久,似乎在思考什么,最终颔首道:“我看将军在此浑身不自在,既是有公务在身,我们母女就不打扰了。”旋即朝广媚儿点头示意了一下,母女两个一起离开回避了,不过走出楼外时,她忽又回头一声,“管家,你来一下。”

    勾越当即快步而出,跟在了母女身旁一起离去,独留下了苗毅在阁内。

    没多久,勾越回来了,坐回了原位,喝了杯酒方徐徐道:“牛将军,这次也该是你运气,王妃有意帮你一把。”

    苗毅淡然道:“末将不明白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勾越坐那转了身,“王妃仅此一女,视若掌上明珠,一直为小姐的婚事发愁,今日见小姐和将军一见如故,而王妃对将军也颇为满意,遂起了招婿的心思,刚才王妃告知,只需将军点头,王妃愿将爱女下嫁,至于酉丁域的这些事情,王妃自会为将军化解,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绕了半天终于露出了真章!苗毅心中冷笑,表面平静道:“王妃的好意末将心领了,末将不信先生不知道城门上发生的事情,牛某已有意中人,不敢高攀王妃掌上明珠!”(未完待续。)

第1394章    “原来这虫族世代传承的[虫神之心],居然是神界的万木之祖!”

    吕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震动,让心情重归平静。◎

    知道了[虫神之心]的底细,吕重也明白这东西绝对不能外泄。

    与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交流了片刻,吕重才把这一截[鸿蒙帝青]给安排进入了[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

    在这里,有[天光圣水泉]、[混沌逢春木]、混沌十二品青莲等超级宝贝存在。

    “咦……”

    吕重刚把[鸿蒙帝青]带到[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就惊醒了混沌逢春木沐瑶。

    一个绝美的神女从[逢春木]中凸现出来,惊咦地看着吕重,颤音而问:“吕……吕重,你……你带动带来的是什……什么东西……”

    感受着那[鸿蒙帝青]中蕴藏的庞大生之神纹、造化神纹的气息,沐瑶也是被震惊得一脸不敢置信。

    这让吕重也是惊奇不已。

    在吕重的记忆里,这沐瑶可是一直安静得不像话,脸上一直是波澜不惊。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大娴静心态存在。她一直是淡看任何事物!

    甚至很少以人形形太出现在吕重的面前。

    而且,一直以来,她在吕重的面前,都总是在修炼、静养心神。

    在吕重看来,就算是宇宙毁灭,混沌崩溃,这女子也不会太过在乎。

    可吕重没想到。一小截[鸿蒙帝青]。居然把她给惊动了。

    看着不再是一副面瘫相的沐瑶。吕重玩心大起,并没告诉对方这东西的真正底细,笑道:“这就是[太古虫族]最重要的传承法宝——虫神之心。有了它,我就能让席下各大虫族首领,纷纷晋阶虫圣境界。哈哈,怎么样?”

    “这……这是虫神之心?”沐瑶几乎尖叫起来,“天啊,真……真的是暴殄天物。这……这好像是神……神木啊。我……我能感应到它身上的万木之祖的气息。能让我也产生这……这种感觉。天……天啊。这……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神木之祖……”

    沐瑶没去个神界,也不知道这就是[鸿蒙帝青木],但是,凭着木系超级混沌灵根的感应,她就知道这一小截[虫神之心]其本质就是神界的万木之祖!

    “吕重,你这小混蛋。本座绝不容许你如此玷[污]这神木之祖……”话音一落,沐瑶整个人瞬间就出现在吕重的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抓向[鸿蒙帝青]。

    “我勒个去,这鸿蒙帝青的魅力果然够大,居然把她都弄得心神失守了——”吕重暗骂一声。心念一动,[鸿蒙帝青]凭空消失。

    他是大寂灭珠的真正主人。在[大寂灭珠]内,就算沐瑶实力几乎强于普通圣尊,也无法在这里强抢吕重的东西。

    感应到[鸿蒙帝青木]的消失,沐瑶脸色大变,森然地看着吕重,无比愤怒地对吕重喝道:“臭小子,你把神木之祖给我交出来……”

    沐瑶一怒,空间震荡。似乎整个[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都似乎在为她响应。

    见沐瑶如此失态,吕重无奈地翻了翻眼,提醒道:“沐瑶姐,那是我的!我的[虫神之心]!是我千辛万苦历尽九死一生,才从混沌中的一个古神大阵抢出来的宝贝,它就算是神木之祖,也绝不是你的……”

    “呼呼呼……”

    沐瑶重重地呼出了几口浊气,脸上的怒火才渐渐平复下来。

    得了吕重的提醒,她才回过神来。

    的确,不管这东西是[虫神之心],还是神木之祖。可毕竟是吕重找来的东西,她沐瑶没有资格据为己有。

    其实,认真来说,沐瑶之所以想强抢[鸿蒙帝青],其本意也不是真的要把这东西据为己有。而是害怕吕重暴殄天物,本能地想要保护这[鸿蒙帝青木]了,只不过,她表现得太过激烈。

    “哼,这次是我心境修为不到家!”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沐瑶提醒道:“给你一个忠告。这神木之祖用来催化虫子的晋阶,完全是大材小用。也是一种对神木的浪费。有这一小截神木,足以让所有混沌灵根、先天灵根的品质有着质的提升。助它们破除进化的障碍。甚至,神木之祖之所以称之为神木之祖,那是因为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别看这好像是一截枯木,却也能重获新生,再行生长……”

    话音一落,沐瑶的身影已回体其本体。

    空间之中,那巨大的混沌逢春木也似乎在发出一声叹息,并再次安静下来。显然,沐瑶是觉得自己心神不过关,进一步去稳固自身的心神境界了。

    不过此时,吕重却是全身为之一哆嗦。

    如果沐瑶说的是真的,那岂不表明这一小截的[鸿蒙帝青],还有重新成长为苍天大树的可能?

    想到这里,吕重顿时不谈定了,全心被一种巨大的幸福给填满。

    “看样子,我要好好地安置一下[鸿蒙帝青木]了!”

    微微嘀咕了一句,吕重果断再次把[鸿蒙帝青木]拿出,直接在[天光圣水泉]的旁边挖了一个洞,把[鸿蒙帝青木]插了进去。

    接着,给[鸿蒙帝青木]浇上了大量的[天光圣水]。

    这次,让吕重发傻的一幕出现了。

    之前,[天光圣水]对先天灵根、混沌灵根几乎是无往不利。

    它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以极少的数量,起到极大的作用,助灵根迅速生长、增强实力。

    可是用在这鸿蒙帝青木上,居然一点都行不通。

    虽然大量的[天光圣水],还是会被鸿蒙帝青木给吸收,可是,鸿蒙帝青木就像是一个永不知饱的饿汉一般,只是不停地吸收,却没有一丁点反应。更别说重新生长、化为苍天大树了。

    就在吕重不解的时候,沐瑶终于看不过去了,微微传音:“小笨蛋,这天光圣水只是普通的神水,对我等生灵有极大的作用,可对真正的神木之祖,其作用不大。除非,你把所有的天光圣水都给它吸收……”

    “用全部的[天光圣水]?”吕重被吓了一大跳,接着猛地摇了摇头,“不行,这天光圣光我还有大用,绝对不能完全消耗掉……”

    沐瑶似乎早就知道吕重会这么说,再次道:“用天光圣水配合默契玄青神石去滋润它吧,这两种东西应该有用……”

    “我勒个去,居然把这种神石给忘了……”吕重顿时大喜,连忙把聚出几百块玄青神石,把它们垒在[鸿蒙帝青木]的旁边。

    同时,吕重也直接利用[玄青神石]布置了一个超级聚灵大阵。

    “轰……”

    随着超级聚灵大阵的启动,顿时整个地面为之一颤,接着,[鸿蒙帝青木]光华大亮,青光几乎真射九霄。

    大量的能量从[玄青神石]上涌出,毫无泄露地向[鸿蒙帝青木]汇聚而去。

    神奇的一幕出现!

    原本就像一截枯木的[鸿蒙帝青木],开始迅速地生根发芽,并缓缓地成长壮大。

    一股神奇的生之力、造化之力,从鸿蒙帝青木的身上扩散开来。

    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逢春木的本体,都是本能地摇动,向着[鸿蒙帝青木]转动了身子,微微吸收其泄露的一丝生之造化力……

    “真……真的能重新化为一棵神树?”吕重惊喜到了极点,原本拥有的一点肉痛的心思,也彻底地烟消云散。

    能让[鸿蒙帝青木]重新生长,别说消耗几百块玄青神石了,就算把吕重得到的一半以上的玄青神石都消耗掉,他也不会肉痛了。

    (凌晨两点才上传,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