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来这虫族世代传承的[虫神之心],居然是神界的万木之祖!”

    吕重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压下心中的震动,让心情重归平静。◎

    知道了[虫神之心]的底细,吕重也明白这东西绝对不能外泄。

    与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交流了片刻,吕重才把这一截[鸿蒙帝青]给安排进入了[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

    在这里,有[天光圣水泉]、[混沌逢春木]、混沌十二品青莲等超级宝贝存在。

    “咦……”

    吕重刚把[鸿蒙帝青]带到[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就惊醒了混沌逢春木沐瑶。

    一个绝美的神女从[逢春木]中凸现出来,惊咦地看着吕重,颤音而问:“吕……吕重,你……你带动带来的是什……什么东西……”

    感受着那[鸿蒙帝青]中蕴藏的庞大生之神纹、造化神纹的气息,沐瑶也是被震惊得一脸不敢置信。

    这让吕重也是惊奇不已。

    在吕重的记忆里,这沐瑶可是一直安静得不像话,脸上一直是波澜不惊。有一种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大娴静心态存在。她一直是淡看任何事物!

    甚至很少以人形形太出现在吕重的面前。

    而且,一直以来,她在吕重的面前,都总是在修炼、静养心神。

    在吕重看来,就算是宇宙毁灭,混沌崩溃,这女子也不会太过在乎。

    可吕重没想到。一小截[鸿蒙帝青]。居然把她给惊动了。

    看着不再是一副面瘫相的沐瑶。吕重玩心大起,并没告诉对方这东西的真正底细,笑道:“这就是[太古虫族]最重要的传承法宝——虫神之心。有了它,我就能让席下各大虫族首领,纷纷晋阶虫圣境界。哈哈,怎么样?”

    “这……这是虫神之心?”沐瑶几乎尖叫起来,“天啊,真……真的是暴殄天物。这……这好像是神……神木啊。我……我能感应到它身上的万木之祖的气息。能让我也产生这……这种感觉。天……天啊。这……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神木之祖……”

    沐瑶没去个神界,也不知道这就是[鸿蒙帝青木],但是,凭着木系超级混沌灵根的感应,她就知道这一小截[虫神之心]其本质就是神界的万木之祖!

    “吕重,你这小混蛋。本座绝不容许你如此玷[污]这神木之祖……”话音一落,沐瑶整个人瞬间就出现在吕重的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抓向[鸿蒙帝青]。

    “我勒个去,这鸿蒙帝青的魅力果然够大,居然把她都弄得心神失守了——”吕重暗骂一声。心念一动,[鸿蒙帝青]凭空消失。

    他是大寂灭珠的真正主人。在[大寂灭珠]内,就算沐瑶实力几乎强于普通圣尊,也无法在这里强抢吕重的东西。

    感应到[鸿蒙帝青木]的消失,沐瑶脸色大变,森然地看着吕重,无比愤怒地对吕重喝道:“臭小子,你把神木之祖给我交出来……”

    沐瑶一怒,空间震荡。似乎整个[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都似乎在为她响应。

    见沐瑶如此失态,吕重无奈地翻了翻眼,提醒道:“沐瑶姐,那是我的!我的[虫神之心]!是我千辛万苦历尽九死一生,才从混沌中的一个古神大阵抢出来的宝贝,它就算是神木之祖,也绝不是你的……”

    “呼呼呼……”

    沐瑶重重地呼出了几口浊气,脸上的怒火才渐渐平复下来。

    得了吕重的提醒,她才回过神来。

    的确,不管这东西是[虫神之心],还是神木之祖。可毕竟是吕重找来的东西,她沐瑶没有资格据为己有。

    其实,认真来说,沐瑶之所以想强抢[鸿蒙帝青],其本意也不是真的要把这东西据为己有。而是害怕吕重暴殄天物,本能地想要保护这[鸿蒙帝青木]了,只不过,她表现得太过激烈。

    “哼,这次是我心境修为不到家!”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沐瑶提醒道:“给你一个忠告。这神木之祖用来催化虫子的晋阶,完全是大材小用。也是一种对神木的浪费。有这一小截神木,足以让所有混沌灵根、先天灵根的品质有着质的提升。助它们破除进化的障碍。甚至,神木之祖之所以称之为神木之祖,那是因为它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别看这好像是一截枯木,却也能重获新生,再行生长……”

    话音一落,沐瑶的身影已回体其本体。

    空间之中,那巨大的混沌逢春木也似乎在发出一声叹息,并再次安静下来。显然,沐瑶是觉得自己心神不过关,进一步去稳固自身的心神境界了。

    不过此时,吕重却是全身为之一哆嗦。

    如果沐瑶说的是真的,那岂不表明这一小截的[鸿蒙帝青],还有重新成长为苍天大树的可能?

    想到这里,吕重顿时不谈定了,全心被一种巨大的幸福给填满。

    “看样子,我要好好地安置一下[鸿蒙帝青木]了!”

    微微嘀咕了一句,吕重果断再次把[鸿蒙帝青木]拿出,直接在[天光圣水泉]的旁边挖了一个洞,把[鸿蒙帝青木]插了进去。

    接着,给[鸿蒙帝青木]浇上了大量的[天光圣水]。

    这次,让吕重发傻的一幕出现了。

    之前,[天光圣水]对先天灵根、混沌灵根几乎是无往不利。

    它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以极少的数量,起到极大的作用,助灵根迅速生长、增强实力。

    可是用在这鸿蒙帝青木上,居然一点都行不通。

    虽然大量的[天光圣水],还是会被鸿蒙帝青木给吸收,可是,鸿蒙帝青木就像是一个永不知饱的饿汉一般,只是不停地吸收,却没有一丁点反应。更别说重新生长、化为苍天大树了。

    就在吕重不解的时候,沐瑶终于看不过去了,微微传音:“小笨蛋,这天光圣水只是普通的神水,对我等生灵有极大的作用,可对真正的神木之祖,其作用不大。除非,你把所有的天光圣水都给它吸收……”

    “用全部的[天光圣水]?”吕重被吓了一大跳,接着猛地摇了摇头,“不行,这天光圣光我还有大用,绝对不能完全消耗掉……”

    沐瑶似乎早就知道吕重会这么说,再次道:“用天光圣水配合默契玄青神石去滋润它吧,这两种东西应该有用……”

    “我勒个去,居然把这种神石给忘了……”吕重顿时大喜,连忙把聚出几百块玄青神石,把它们垒在[鸿蒙帝青木]的旁边。

    同时,吕重也直接利用[玄青神石]布置了一个超级聚灵大阵。

    “轰……”

    随着超级聚灵大阵的启动,顿时整个地面为之一颤,接着,[鸿蒙帝青木]光华大亮,青光几乎真射九霄。

    大量的能量从[玄青神石]上涌出,毫无泄露地向[鸿蒙帝青木]汇聚而去。

    神奇的一幕出现!

    原本就像一截枯木的[鸿蒙帝青木],开始迅速地生根发芽,并缓缓地成长壮大。

    一股神奇的生之力、造化之力,从鸿蒙帝青木的身上扩散开来。

    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逢春木的本体,都是本能地摇动,向着[鸿蒙帝青木]转动了身子,微微吸收其泄露的一丝生之造化力……

    “真……真的能重新化为一棵神树?”吕重惊喜到了极点,原本拥有的一点肉痛的心思,也彻底地烟消云散。

    能让[鸿蒙帝青木]重新生长,别说消耗几百块玄青神石了,就算把吕重得到的一半以上的玄青神石都消耗掉,他也不会肉痛了。

    (凌晨两点才上传,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围堵    谢兰兰和吴飞灵刚认识,根本不了解她的为人,所以便相信了她的话,一脸紧张之色。自己,还有王淑芳,魏婷,李若萍,崔晓芳和赵长枪苦苦相恋,到现在还没个结果,这一下子来个要认爸的,这谁受的了啊!

    王淑芳却深知吴飞灵的品性,知道她的话可能是故意气谢兰兰的,于是笑着说道:“飞灵妹子,你就别吓兰兰妹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快说吧。”

    “唉!没什么了啦,就是一个走错门的女人,说是他老公经常夜不归宿,她今天晚上本来打算跟踪她老公的,结果跟到后来跟丢了,于是稀里糊涂便找到我们这里来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吴飞灵扯起谎来,一套一套的,眼皮都不眨一下。

    说完后,吴飞灵又撅着嘴,不无妒忌的说道:“淑芳姐真没意思。我就是要让兰兰姐着急一下嘛,这下被你戳穿了,没戏了。不过,看兰兰姐刚才的样子,是真喜欢枪哥啊!”

    “兰兰妹子是小枪的女朋友,她当然喜欢小枪了。”王淑芳笑着说道。

    “淑芳姐,那你算不算小枪的女朋友啊?”吴飞灵忽然又问道。

    “呵呵,我老了,哪有资格和你们比?”王淑芳很自然的笑了一下,说道。

    吴飞灵忽然将手搭在赵长枪的的脖子上,将半个身子也靠上去,说道:“枪哥,你告诉我,你这么多女朋友,你到底最喜欢谁?别忘了,我也是你的女朋友哟,你可是当着无数人说过你爱我的!”

    赵长枪不禁一阵蛋疼,连忙将吴飞灵的手从脖子上取下来,站起身说道:“你们继续聊,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完,赵长枪蹭蹭蹭的就上了二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家伙心中还想呢:“丫挺的,好长时间不见兰兰,本来还想今天晚上和她小聚一下,有吴飞灵这个丧门星在,看来是愿望泡汤了。”

    吴飞灵看着狼狈逃窜的赵长枪,忽然问谢兰兰:“兰兰姐,枪哥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不然为什么他整天和我们这么多美女在一起,却从来就不想那事呢?”

    王淑芳,谢兰兰甚至连顾晓梅听了吴飞灵的话,不禁全都心中一抖。赵长枪那方面有问题?我的天!问题好像是有,但是绝不是吴飞灵想象的样子!

    吴飞灵看到这几个女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于是奇怪的问道:“怎么了?你们?难道我刚才的话说错了?”

    “哦,有没有说错,你自己上去试试就知道了。我也累了,去休息了。”王淑芳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起身和顾晓梅一起回了房间。

    吴飞灵被王淑芳的话气的牙痒痒,王淑芳明知道赵长枪不会和自己在一起,还让自己上去找赵长枪,这是明摆着想看自己的笑话啊!

    “哼哼,你们等着瞧吧,用不了几天,我就会让赵长枪真正成为我的男朋友,到时候我让你们哭都找不到坟头!”吴飞灵一边心中恨恨的想着,一边和谢兰兰打声招呼,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谢兰兰看了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心中发出一声幽幽叹息,二楼是男生宿舍,女生止步!

    第二天,赵长枪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吃过早饭去上班,顺便给宗伟阳带一份早餐。这两个多月来,这已经成了赵长枪的生活定式。

    赵长枪发现顾晓梅让自己带的东西,竟然和刚才吃的东西不一样。于是笑着说道:“嫂子,怎么着,给宗书记开小灶了?”

    顾晓梅面色微微一红,说道:“宗伟阳这几天血糖有点高,所有给他做了点不含糖的早餐。”

    “哦,宗书记可真幸福。”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行了,别贫了,赶紧走你的吧。要说幸福,我看没有人比你更幸福了,这里都成了美女集中营了。我正考虑要不要搬出呢。”顾晓梅笑着说道。现在她的确比以前开朗了很多。

    “咦?宗书记昨天也说准备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你们不会是商量好的吧?”

    “走你的吧!”顾晓梅推了赵长枪一把,将赵长枪推出了家门。

    在前往县政府的路上,赵长枪忽然接到了王诗韵的电话,王诗韵告诉他,她的航班今天凌晨便到了临河市,此时她正在赶往平川县的路上,让赵长枪尽快联系一家兽药生产厂,由于新药并不复杂,所以只要是中等规模的兽药生产厂家就可以。

    王诗韵的速度将赵长枪吓一跳,本来他以为王诗韵要明天才能回国,没想到现在就回来了!这可太好了。对赵长枪来说,王诗韵现在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他能早赶到平川县一秒钟,平川县的养殖户们就能早一秒钟脱离苦海。

    赵长枪想不到的是,在周家辉的幕后操纵下,在孙大壮的努力下,那些养殖户却是一分钟也不想多等了!恨不能立刻就拿到他们的经济损失!

    赵长枪将早餐送到宗伟阳的办公室后,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批阅了不到两份文件,秘书洪光武便一把推开他办公室的门,急促的说道:“赵县长出事了!”

    “又出什么事情了?”赵长枪皱眉说道。他一看到洪光武这种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赵县长,你看看窗外。”洪光武说道。

    平川县县委县政府大楼,坐北朝南,大门在南边,而赵长枪的办公室也在办公楼的南面,所以他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大门口的情况。

    赵长枪一把拉开窗帘,将目光投向大门口的方向。当他看到大门口的景象后,脸色不禁顿时一变。

    只见县政府的大门口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目测最少也得几大百!这些人打着条幅,举着大牌子,口中更是不断的喊着口号,不过由于办公室的窗户关着,所以听不清他们喊的口号是什么。

    赵长枪一把将窗户推开,那些人的口号声马上排山倒海一样,清晰的传入了赵长枪的耳朵。

    只听他们高声大喊着:“打倒大大贪官赵长枪!”

    “赵长枪下课!”

    “赵长枪滚出平川县!”

    “赵长枪是喝人血的跳蚤!”

    “我要吃饭,老婆要穿衣,孩子要上学,还给我的钱!”

    “赵长枪必须立刻偿还所有养殖户的经济损失!”

    这些人手中举着的条幅上也写着类似的标语。那些大牌子上更是贴着赵长枪被放大的照片,然后被画上了大大的红色叉号,写着一些不堪入目的标语。

    最让赵长枪吐血的是,他看到一块大牌子上竟然画了一个巨大的跳蚤,而跳蚤的脑袋却正是他赵长枪的脑袋!跳蚤的旁边还有一段文字说明,说赵长枪是一只跳蚤精,是跳蚤下凡,专门吃人肉喝人血的,跳到哪里,哪里倒霉!

    当赵长枪发现这些人的时候,周家辉也早在自己办公室里看到这些人了。当他看到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时,不禁暗叹:“嗯,孙大壮这个家伙,别看上学的时候是个窝囊废,现在竟然有如此组织能力,也是个人才嘛!嗯,等我以后当了县长,如果机会合适,就提拔一下他。”

    周家辉看完这些养殖户的示威队伍后,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些举着长枪短炮,一直紧跟着游行队伍的记者们,兴中又暗叹道:“嗯,孙市长不愧是孙市长,不但将市电视台的人弄了过来,竟然将省台的人也弄了过来,厉害啊,厉害!赵长枪,我看你今天到底怎么办!呵呵,也许过不了几天,我的位置也能往上挪挪了。”

    赵长枪趴在窗户上看着大门口越聚越多的人群,不禁爆了粗口:“我靠!这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人?”

    赵长枪知道这些人都是养殖基地的养殖户,可是养殖基地总共才只有八十个养殖户,就算每个养殖户都是四口人,并且老少全来,也不过三百多口人而已,可是眼前这些人搭眼一冲不得足有七八百口人?

    赵长枪仓促之间忘了一件事,每个养殖户都是有亲戚朋友的,都是有七姑八大姨,五娘六婶子的,如果加上他们,这个队伍可不就得这么大?

    “赵县长,我看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头啊?”旁边的洪光武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赵长枪问道,其实自从他看到这些人时就觉得不对头。

    洪光武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就是觉得不对头,但是你让我说什么地方不对头,我却说不上来。”

    赵长枪的眼中忽然闪出一丝寒光,一闪而逝,同时冷笑一声说道:“哼哼,这是有人想阴我!”

    洪光武脸色一变,说道:“赵县长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针对您的阴谋?”

    “不错,事实应该就是这样!你看到那些记者了吗?他们有榆林市电视台的,有省电视台的,还有市报的,省报的|!就是召开省两会的宣传阵势也不过如此吧?如果说这些养殖户来围堵县政府,是自发的行为,这我可以勉强相信,但是那么这些记者是怎么来的?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养殖户今天要围堵县政府的?这些媒体记者总不会是这些养殖户自己弄来的吧?我想他们还没有这个能量!”赵长枪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