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兰兰和吴飞灵刚认识,根本不了解她的为人,所以便相信了她的话,一脸紧张之色。自己,还有王淑芳,魏婷,李若萍,崔晓芳和赵长枪苦苦相恋,到现在还没个结果,这一下子来个要认爸的,这谁受的了啊!

    王淑芳却深知吴飞灵的品性,知道她的话可能是故意气谢兰兰的,于是笑着说道:“飞灵妹子,你就别吓兰兰妹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快说吧。”

    “唉!没什么了啦,就是一个走错门的女人,说是他老公经常夜不归宿,她今天晚上本来打算跟踪她老公的,结果跟到后来跟丢了,于是稀里糊涂便找到我们这里来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吴飞灵扯起谎来,一套一套的,眼皮都不眨一下。

    说完后,吴飞灵又撅着嘴,不无妒忌的说道:“淑芳姐真没意思。我就是要让兰兰姐着急一下嘛,这下被你戳穿了,没戏了。不过,看兰兰姐刚才的样子,是真喜欢枪哥啊!”

    “兰兰妹子是小枪的女朋友,她当然喜欢小枪了。”王淑芳笑着说道。

    “淑芳姐,那你算不算小枪的女朋友啊?”吴飞灵忽然又问道。

    “呵呵,我老了,哪有资格和你们比?”王淑芳很自然的笑了一下,说道。

    吴飞灵忽然将手搭在赵长枪的的脖子上,将半个身子也靠上去,说道:“枪哥,你告诉我,你这么多女朋友,你到底最喜欢谁?别忘了,我也是你的女朋友哟,你可是当着无数人说过你爱我的!”

    赵长枪不禁一阵蛋疼,连忙将吴飞灵的手从脖子上取下来,站起身说道:“你们继续聊,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完,赵长枪蹭蹭蹭的就上了二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这家伙心中还想呢:“丫挺的,好长时间不见兰兰,本来还想今天晚上和她小聚一下,有吴飞灵这个丧门星在,看来是愿望泡汤了。”

    吴飞灵看着狼狈逃窜的赵长枪,忽然问谢兰兰:“兰兰姐,枪哥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不然为什么他整天和我们这么多美女在一起,却从来就不想那事呢?”

    王淑芳,谢兰兰甚至连顾晓梅听了吴飞灵的话,不禁全都心中一抖。赵长枪那方面有问题?我的天!问题好像是有,但是绝不是吴飞灵想象的样子!

    吴飞灵看到这几个女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于是奇怪的问道:“怎么了?你们?难道我刚才的话说错了?”

    “哦,有没有说错,你自己上去试试就知道了。我也累了,去休息了。”王淑芳笑着说道,一边说,一边起身和顾晓梅一起回了房间。

    吴飞灵被王淑芳的话气的牙痒痒,王淑芳明知道赵长枪不会和自己在一起,还让自己上去找赵长枪,这是明摆着想看自己的笑话啊!

    “哼哼,你们等着瞧吧,用不了几天,我就会让赵长枪真正成为我的男朋友,到时候我让你们哭都找不到坟头!”吴飞灵一边心中恨恨的想着,一边和谢兰兰打声招呼,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谢兰兰看了看通往二楼的楼梯,心中发出一声幽幽叹息,二楼是男生宿舍,女生止步!

    第二天,赵长枪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吃过早饭去上班,顺便给宗伟阳带一份早餐。这两个多月来,这已经成了赵长枪的生活定式。

    赵长枪发现顾晓梅让自己带的东西,竟然和刚才吃的东西不一样。于是笑着说道:“嫂子,怎么着,给宗书记开小灶了?”

    顾晓梅面色微微一红,说道:“宗伟阳这几天血糖有点高,所有给他做了点不含糖的早餐。”

    “哦,宗书记可真幸福。”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行了,别贫了,赶紧走你的吧。要说幸福,我看没有人比你更幸福了,这里都成了美女集中营了。我正考虑要不要搬出呢。”顾晓梅笑着说道。现在她的确比以前开朗了很多。

    “咦?宗书记昨天也说准备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你们不会是商量好的吧?”

    “走你的吧!”顾晓梅推了赵长枪一把,将赵长枪推出了家门。

    在前往县政府的路上,赵长枪忽然接到了王诗韵的电话,王诗韵告诉他,她的航班今天凌晨便到了临河市,此时她正在赶往平川县的路上,让赵长枪尽快联系一家兽药生产厂,由于新药并不复杂,所以只要是中等规模的兽药生产厂家就可以。

    王诗韵的速度将赵长枪吓一跳,本来他以为王诗韵要明天才能回国,没想到现在就回来了!这可太好了。对赵长枪来说,王诗韵现在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他能早赶到平川县一秒钟,平川县的养殖户们就能早一秒钟脱离苦海。

    赵长枪想不到的是,在周家辉的幕后操纵下,在孙大壮的努力下,那些养殖户却是一分钟也不想多等了!恨不能立刻就拿到他们的经济损失!

    赵长枪将早餐送到宗伟阳的办公室后,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批阅了不到两份文件,秘书洪光武便一把推开他办公室的门,急促的说道:“赵县长出事了!”

    “又出什么事情了?”赵长枪皱眉说道。他一看到洪光武这种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赵县长,你看看窗外。”洪光武说道。

    平川县县委县政府大楼,坐北朝南,大门在南边,而赵长枪的办公室也在办公楼的南面,所以他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大门口的情况。

    赵长枪一把拉开窗帘,将目光投向大门口的方向。当他看到大门口的景象后,脸色不禁顿时一变。

    只见县政府的大门口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人,目测最少也得几大百!这些人打着条幅,举着大牌子,口中更是不断的喊着口号,不过由于办公室的窗户关着,所以听不清他们喊的口号是什么。

    赵长枪一把将窗户推开,那些人的口号声马上排山倒海一样,清晰的传入了赵长枪的耳朵。

    只听他们高声大喊着:“打倒大大贪官赵长枪!”

    “赵长枪下课!”

    “赵长枪滚出平川县!”

    “赵长枪是喝人血的跳蚤!”

    “我要吃饭,老婆要穿衣,孩子要上学,还给我的钱!”

    “赵长枪必须立刻偿还所有养殖户的经济损失!”

    这些人手中举着的条幅上也写着类似的标语。那些大牌子上更是贴着赵长枪被放大的照片,然后被画上了大大的红色叉号,写着一些不堪入目的标语。

    最让赵长枪吐血的是,他看到一块大牌子上竟然画了一个巨大的跳蚤,而跳蚤的脑袋却正是他赵长枪的脑袋!跳蚤的旁边还有一段文字说明,说赵长枪是一只跳蚤精,是跳蚤下凡,专门吃人肉喝人血的,跳到哪里,哪里倒霉!

    当赵长枪发现这些人的时候,周家辉也早在自己办公室里看到这些人了。当他看到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时,不禁暗叹:“嗯,孙大壮这个家伙,别看上学的时候是个窝囊废,现在竟然有如此组织能力,也是个人才嘛!嗯,等我以后当了县长,如果机会合适,就提拔一下他。”

    周家辉看完这些养殖户的示威队伍后,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些举着长枪短炮,一直紧跟着游行队伍的记者们,兴中又暗叹道:“嗯,孙市长不愧是孙市长,不但将市电视台的人弄了过来,竟然将省台的人也弄了过来,厉害啊,厉害!赵长枪,我看你今天到底怎么办!呵呵,也许过不了几天,我的位置也能往上挪挪了。”

    赵长枪趴在窗户上看着大门口越聚越多的人群,不禁爆了粗口:“我靠!这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多人?”

    赵长枪知道这些人都是养殖基地的养殖户,可是养殖基地总共才只有八十个养殖户,就算每个养殖户都是四口人,并且老少全来,也不过三百多口人而已,可是眼前这些人搭眼一冲不得足有七八百口人?

    赵长枪仓促之间忘了一件事,每个养殖户都是有亲戚朋友的,都是有七姑八大姨,五娘六婶子的,如果加上他们,这个队伍可不就得这么大?

    “赵县长,我看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头啊?”旁边的洪光武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赵长枪问道,其实自从他看到这些人时就觉得不对头。

    洪光武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就是觉得不对头,但是你让我说什么地方不对头,我却说不上来。”

    赵长枪的眼中忽然闪出一丝寒光,一闪而逝,同时冷笑一声说道:“哼哼,这是有人想阴我!”

    洪光武脸色一变,说道:“赵县长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针对您的阴谋?”

    “不错,事实应该就是这样!你看到那些记者了吗?他们有榆林市电视台的,有省电视台的,还有市报的,省报的|!就是召开省两会的宣传阵势也不过如此吧?如果说这些养殖户来围堵县政府,是自发的行为,这我可以勉强相信,但是那么这些记者是怎么来的?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些养殖户今天要围堵县政府的?这些媒体记者总不会是这些养殖户自己弄来的吧?我想他们还没有这个能量!”赵长枪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五二章 初见王妃    “不去!”内屋传来一声抗拒。

    媚娘快步而入,见女儿低个头坐榻旁,手里一匹锦绣不断被撕拉成一条条。

    她上前直接捞住女儿胳膊拽了起来,怒声道:“该说的道理都跟你说明白了,你还耍什么任性?现在心里有疙瘩,等你嫁过去了别人羡慕你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娘是为你好!”

    广媚儿跺脚道:“不嫁!要嫁你嫁给他好了!”

    啪!媚娘抬手朝她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喝斥道:“说什么胡话呢!他哪点不好了,你说说你认识的那些当中有哪个比他更好的!”

    广媚儿不屑道:“你看他多凶,凶神恶煞似的,进城就杀人,这种人谁敢嫁给他。”

    媚娘哭笑不得道:“他不是刚领兵打仗回来嘛,沙场上哪有讲斯文的,不想活命了还差不多!那不叫凶,那叫男儿气概,等你以后和他真正相处了,自然会发现他的好。”

    “娘!”广媚儿抱住了她的胳膊,哀求道:“他在城上抱着那个女人,那样那样的,我要真嫁给了他还不得被别人给笑话死!”

    媚娘苦口婆心叹道:“那都不算事,这事娘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解决好的,谁也威胁不了你正室夫人的位置,娘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别人笑话,那你就当做笑话来看,回头你男人成了侯爷、成了星君,而她们的男人却没个正事靠着家族混日子连给她们挣个诰命的资格都没有时,或她们的男人在你男人手下当差要看你脸色时,你再看看是谁笑话谁!再说了,你想让人笑话也得有让人笑话的资格啊,你当人家牛有德就一定能看上你啊!”

    广媚儿哼道:“看不上最好,我才不稀罕!”

    一听这话,媚娘彻底怒了,这是想故意搞破坏吗?一把将她拉了个正面对,指着她鼻子,声色俱厉道:“我警告你。今天你必须好好表现,若是把事情给办砸了,回去我立马找个能让你哭一辈子的把你给嫁了,让你后悔一辈子去!”

    广媚儿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来。之前已经被母亲的各种诉苦和厉害关系的劝说给劝通了,临时变了主意也只是事到临头矫情一下而已,对苗毅也谈不上反感,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有期待。也很紧张,更多的是面子上磨不开,想找个台阶下证明自己是被逼无奈才去配合的,没想到母亲把话说的这么重。

    见她这个样子,媚娘恍然大悟,也意识到了点什么,她毕竟也是女儿家过来的,马上又变得温和了起来,“媚儿,听娘的没错。娘是过来人,从一贱卑身份走到今天,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排除其他的原因不说,就凭他为救人能不惜犯这么大的事,这就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人肯定坏不到哪去的。娘也承认一开始想把你嫁给他的确是存了为利益盘算的心思,可现在看来,能得如此有情有义之人,把你嫁给他娘倒是放心了,从各方面来说目前真的帮你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男人了。媚儿。凭你的身份,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这个‘情’字指的不是情情爱爱,指的是‘情义’啊。情爱这东西只是一时的欢愉,是难以持久的,只有真正重情义的男人才值得你托付此生啊!哪怕他以后不再新鲜你了,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谁也动摇不了你原配的地位,娘这个过来人的话。你懂不懂啊!”

    广媚儿嘤嘤啜泣了起来。

    媚娘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盯着女儿的双眼,温柔道:“媚儿,娘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

    广媚儿嘤嘤哽咽声中似有似无的微微“嗯”了声。

    “真是我的好女儿!”媚娘张开双臂拥抱住了她拍着她后背慈母般的安抚了一阵,终于舒心了,笑吟吟帮她抹了眼泪儿,重新帮她整理发饰,拉理整齐衣裙,温言细语道:“别哭了,哭花了脸待会儿怎么见人?待会儿也不会让你难为情,不需要你多主动,只需让人家看出你愿意就行了,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凭我们家媚儿的姿色,哪个男人看了能不心动?这事肯定能成!等到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烈马配好鞍,好女配好男,说的就是你们两个,让那些说酸话的人羡慕嫉妒去吧。嗯,娘还等着你们给娘生个外孙,到时候娘帮你们带。”

    广媚儿顿时破涕为囧,跺脚不依道:“娘!你再说我不去了!”

    这是答应了!媚娘赶紧认输,“好好好,我不说了,快点把妆容收拾一下,勾管家为你这终身大事花了不少的心思,别让他久等了。”把女儿推到了梳妆台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想到回头要跟那人见面,而那人十有要成为自己将来的夫君,因为自己没办法拒绝家里的安排,顿时心跳加速,掌心里有点冒汗,不知道见面后该说什么做什么。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也曾幻想过自己将来的夫郎,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突然就这么来了,也未曾想过自己要嫁的人竟然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天帝御封的第一;数次凌虐满朝权贵家的商铺;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旗杆上吊打如意天妃;御园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狠狠扫了嬴天王的脸;竟然还被罚进荒古死地,还活着回来了;自己更是亲眼在城头目睹了那人直接恐吓威胁要血洗屠城,他所带领人马的气势更是自己见所未见的,果然是不负其名。

    尽管姐妹们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时候会骂那人几句,但哪次不是一听到牛有德的事迹便引得大家一片哗然惊叹,尤其是获知御园闹事那次,连陛下的亲事上都敢那样,姐妹们更是惊叹连连。

    若是姐妹们又听说了五万大军击溃百万精锐的事,又不知会该如何议论?

    若是姐妹们突然知道大家经常议论的坏人成为了她广媚儿的夫郎,不知又会是何种反应……对着镜子的广媚儿自己都想的羞了脸,她内心其实挺期待姐妹们届时看见自己时的震惊反应的。

    藏真阁外,苗毅的手下止步在外,人家以天旨压人,说只传苗毅一个人进去问话,谁也不好强闯进去打扰人家奉旨办差。

    内园的优雅环境自是不提,寒冬一路在前领路,每到拐弯处客客气气伸手相请,那真是相当的客气,一直将苗毅领到了一片幽静小树林边。

    小树林中一座亭子,勾越就坐在亭内,没有伪装,露出了真容,自有一番威仪。

    将人领到,寒冬拱手报道:“大总管,牛总镇来了。”

    大总管?苗毅审视着亭子里蛮有雅兴坐那煮茶的人,琢磨着难道这人就是广天王府的大管家勾越?

    勾越回头一看,明知顾问道:“你就是牛有德?”

    “是!”苗毅拱手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勾越放下了手里的活,慢慢走出了亭子,“天王府的管家勾越便是我,因为我恰好在此,西军那边遂下令命我为特使,先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若有什么疑虑可即刻向你上司请示核实。”

    苗毅回:“不用了,不知大总管想要了解什么?”

    “不要紧张,西军只是命我问话先了解情况,审案的事等具体的人到了再说吧。”勾越挥手向林中小径,“放松点,便走边说吧。”

    苗毅跟在了他身后,两人慢慢走入林中,寒冬隔了段距离跟在后面。

    没走几步,勾越回头温和笑道:“说说吧,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

    “本将之前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从荒古死地出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调整轮换贡园的值守人马,人马在这边酉丁域这一带碰头后,谁知刚好碰上了淫贼江一一劫持了人质撞上来……”苗毅将准备好的说辞娓娓道来。

    勾越听着不断点头,偶尔插嘴问上两句,两人在林中交错小径中慢慢游走。

    说了一阵后,勾越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王妃的传讯星铃在异动,遂不知不觉领着苗毅向林中另一条小径走去。

    林子其实也不大,不一会儿走了出来,眼前碧波潋滟,湖上亭台水榭华美。

    苗毅刚扫了眼环境,谁知对面阁楼的上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朝这边笑道:“勾管家,倒是难见你如此悠闲,不知你身旁是何人,为何看着有些面生?”

    苗毅抬头一看,只一眼便暗暗惊讶于对方的姿色,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暗叹,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尤物。

    勾越赶紧拱手道:“回王妃,老奴并非闲逛,而是奉命问案情,老奴身边这人便是御园总镇牛有德。”

    王妃?苗毅心中一惊,察觉到自己有些无礼,赶紧低头将目光从那女人身上挪开了,原来这女人就是广天王的夫人。

    果然,阁楼上的媚娘诧异道:“他就是牛有德?本妃可是久闻大名,本人倒是第一次见到,若是不误事的话,不妨带上来一见。”

    “是!”勾越应下,继而向拱桥那边伸手道:“牛大人,请吧。”

    苗毅估计寇家说的事要发生了,心有抗拒,沉吟道:“牛某为公事而来,这怕是不妥吧?”

    谁知上面的媚娘淡然接话:“本妃听说牛大人是最重尊卑和上下规矩的,一进城就因为天街大统领目无尊上而加以惩处,不知是本妃的诰命级别不够,还是牛大人不给本妃面子?”话里软中带硬,暗示她也可以学他那样做的。

    人家拿他的话来压他,还能怎么办,除非想自寻倒霉,这种人身边的护卫岂能是一般人,苗毅只能是跟着勾越过了拱桥,登上了阁楼。(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