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去!”内屋传来一声抗拒。

    媚娘快步而入,见女儿低个头坐榻旁,手里一匹锦绣不断被撕拉成一条条。

    她上前直接捞住女儿胳膊拽了起来,怒声道:“该说的道理都跟你说明白了,你还耍什么任性?现在心里有疙瘩,等你嫁过去了别人羡慕你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娘是为你好!”

    广媚儿跺脚道:“不嫁!要嫁你嫁给他好了!”

    啪!媚娘抬手朝她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喝斥道:“说什么胡话呢!他哪点不好了,你说说你认识的那些当中有哪个比他更好的!”

    广媚儿不屑道:“你看他多凶,凶神恶煞似的,进城就杀人,这种人谁敢嫁给他。”

    媚娘哭笑不得道:“他不是刚领兵打仗回来嘛,沙场上哪有讲斯文的,不想活命了还差不多!那不叫凶,那叫男儿气概,等你以后和他真正相处了,自然会发现他的好。”

    “娘!”广媚儿抱住了她的胳膊,哀求道:“他在城上抱着那个女人,那样那样的,我要真嫁给了他还不得被别人给笑话死!”

    媚娘苦口婆心叹道:“那都不算事,这事娘向你保证,一定会给你解决好的,谁也威胁不了你正室夫人的位置,娘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至于别人笑话,那你就当做笑话来看,回头你男人成了侯爷、成了星君,而她们的男人却没个正事靠着家族混日子连给她们挣个诰命的资格都没有时,或她们的男人在你男人手下当差要看你脸色时,你再看看是谁笑话谁!再说了,你想让人笑话也得有让人笑话的资格啊,你当人家牛有德就一定能看上你啊!”

    广媚儿哼道:“看不上最好,我才不稀罕!”

    一听这话,媚娘彻底怒了,这是想故意搞破坏吗?一把将她拉了个正面对,指着她鼻子,声色俱厉道:“我警告你。今天你必须好好表现,若是把事情给办砸了,回去我立马找个能让你哭一辈子的把你给嫁了,让你后悔一辈子去!”

    广媚儿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来。之前已经被母亲的各种诉苦和厉害关系的劝说给劝通了,临时变了主意也只是事到临头矫情一下而已,对苗毅也谈不上反感,更多的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有期待。也很紧张,更多的是面子上磨不开,想找个台阶下证明自己是被逼无奈才去配合的,没想到母亲把话说的这么重。

    见她这个样子,媚娘恍然大悟,也意识到了点什么,她毕竟也是女儿家过来的,马上又变得温和了起来,“媚儿,听娘的没错。娘是过来人,从一贱卑身份走到今天,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排除其他的原因不说,就凭他为救人能不惜犯这么大的事,这就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人肯定坏不到哪去的。娘也承认一开始想把你嫁给他的确是存了为利益盘算的心思,可现在看来,能得如此有情有义之人,把你嫁给他娘倒是放心了,从各方面来说目前真的帮你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男人了。媚儿。凭你的身份,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啊!这个‘情’字指的不是情情爱爱,指的是‘情义’啊。情爱这东西只是一时的欢愉,是难以持久的,只有真正重情义的男人才值得你托付此生啊!哪怕他以后不再新鲜你了,也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谁也动摇不了你原配的地位,娘这个过来人的话。你懂不懂啊!”

    广媚儿嘤嘤啜泣了起来。

    媚娘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盯着女儿的双眼,温柔道:“媚儿,娘说的你都听明白了吗?”

    广媚儿嘤嘤哽咽声中似有似无的微微“嗯”了声。

    “真是我的好女儿!”媚娘张开双臂拥抱住了她拍着她后背慈母般的安抚了一阵,终于舒心了,笑吟吟帮她抹了眼泪儿,重新帮她整理发饰,拉理整齐衣裙,温言细语道:“别哭了,哭花了脸待会儿怎么见人?待会儿也不会让你难为情,不需要你多主动,只需让人家看出你愿意就行了,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凭我们家媚儿的姿色,哪个男人看了能不心动?这事肯定能成!等到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烈马配好鞍,好女配好男,说的就是你们两个,让那些说酸话的人羡慕嫉妒去吧。嗯,娘还等着你们给娘生个外孙,到时候娘帮你们带。”

    广媚儿顿时破涕为囧,跺脚不依道:“娘!你再说我不去了!”

    这是答应了!媚娘赶紧认输,“好好好,我不说了,快点把妆容收拾一下,勾管家为你这终身大事花了不少的心思,别让他久等了。”把女儿推到了梳妆台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想到回头要跟那人见面,而那人十有要成为自己将来的夫君,因为自己没办法拒绝家里的安排,顿时心跳加速,掌心里有点冒汗,不知道见面后该说什么做什么。

    哪个少女不怀春,她也曾幻想过自己将来的夫郎,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突然就这么来了,也未曾想过自己要嫁的人竟然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天帝御封的第一;数次凌虐满朝权贵家的商铺;百万大军中三进三出的威名;旗杆上吊打如意天妃;御园陛下迎亲仪式上闹事,狠狠扫了嬴天王的脸;竟然还被罚进荒古死地,还活着回来了;自己更是亲眼在城头目睹了那人直接恐吓威胁要血洗屠城,他所带领人马的气势更是自己见所未见的,果然是不负其名。

    尽管姐妹们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时候会骂那人几句,但哪次不是一听到牛有德的事迹便引得大家一片哗然惊叹,尤其是获知御园闹事那次,连陛下的亲事上都敢那样,姐妹们更是惊叹连连。

    若是姐妹们又听说了五万大军击溃百万精锐的事,又不知会该如何议论?

    若是姐妹们突然知道大家经常议论的坏人成为了她广媚儿的夫郎,不知又会是何种反应……对着镜子的广媚儿自己都想的羞了脸,她内心其实挺期待姐妹们届时看见自己时的震惊反应的。

    藏真阁外,苗毅的手下止步在外,人家以天旨压人,说只传苗毅一个人进去问话,谁也不好强闯进去打扰人家奉旨办差。

    内园的优雅环境自是不提,寒冬一路在前领路,每到拐弯处客客气气伸手相请,那真是相当的客气,一直将苗毅领到了一片幽静小树林边。

    小树林中一座亭子,勾越就坐在亭内,没有伪装,露出了真容,自有一番威仪。

    将人领到,寒冬拱手报道:“大总管,牛总镇来了。”

    大总管?苗毅审视着亭子里蛮有雅兴坐那煮茶的人,琢磨着难道这人就是广天王府的大管家勾越?

    勾越回头一看,明知顾问道:“你就是牛有德?”

    “是!”苗毅拱手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勾越放下了手里的活,慢慢走出了亭子,“天王府的管家勾越便是我,因为我恰好在此,西军那边遂下令命我为特使,先找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若有什么疑虑可即刻向你上司请示核实。”

    苗毅回:“不用了,不知大总管想要了解什么?”

    “不要紧张,西军只是命我问话先了解情况,审案的事等具体的人到了再说吧。”勾越挥手向林中小径,“放松点,便走边说吧。”

    苗毅跟在了他身后,两人慢慢走入林中,寒冬隔了段距离跟在后面。

    没走几步,勾越回头温和笑道:“说说吧,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

    “本将之前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从荒古死地出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调整轮换贡园的值守人马,人马在这边酉丁域这一带碰头后,谁知刚好碰上了淫贼江一一劫持了人质撞上来……”苗毅将准备好的说辞娓娓道来。

    勾越听着不断点头,偶尔插嘴问上两句,两人在林中交错小径中慢慢游走。

    说了一阵后,勾越察觉到了储物镯内王妃的传讯星铃在异动,遂不知不觉领着苗毅向林中另一条小径走去。

    林子其实也不大,不一会儿走了出来,眼前碧波潋滟,湖上亭台水榭华美。

    苗毅刚扫了眼环境,谁知对面阁楼的上出现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朝这边笑道:“勾管家,倒是难见你如此悠闲,不知你身旁是何人,为何看着有些面生?”

    苗毅抬头一看,只一眼便暗暗惊讶于对方的姿色,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暗叹,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尤物。

    勾越赶紧拱手道:“回王妃,老奴并非闲逛,而是奉命问案情,老奴身边这人便是御园总镇牛有德。”

    王妃?苗毅心中一惊,察觉到自己有些无礼,赶紧低头将目光从那女人身上挪开了,原来这女人就是广天王的夫人。

    果然,阁楼上的媚娘诧异道:“他就是牛有德?本妃可是久闻大名,本人倒是第一次见到,若是不误事的话,不妨带上来一见。”

    “是!”勾越应下,继而向拱桥那边伸手道:“牛大人,请吧。”

    苗毅估计寇家说的事要发生了,心有抗拒,沉吟道:“牛某为公事而来,这怕是不妥吧?”

    谁知上面的媚娘淡然接话:“本妃听说牛大人是最重尊卑和上下规矩的,一进城就因为天街大统领目无尊上而加以惩处,不知是本妃的诰命级别不够,还是牛大人不给本妃面子?”话里软中带硬,暗示她也可以学他那样做的。

    人家拿他的话来压他,还能怎么办,除非想自寻倒霉,这种人身边的护卫岂能是一般人,苗毅只能是跟着勾越过了拱桥,登上了阁楼。(未完待续。)

    …

第1393 鸿蒙帝青    ps:(超点抽风了,一个晚上进不作者专区,这章从手机发的,捣鼓半个小时)

    青光灼灼,吕重意识海内,那头巨虫虚影更是仰天长啸。至强的灵魂能量一波强过一波地激荡。使得吕重的整个意识海都沸腾起来。信仰之力越发地精纯、凝炼。一种更强大的气势从吕重身上释放出来。这是一种让万虫臣服的强大等级威压!更是能影响无数虫族生命的高等级虫神的气息!吕重当年在吸收了虫族三圣朱千手、白天寿、铁传甲三大圣人圣识后,就已再次凝聚出[虫神圣感光波]。而这一次,有着[虫神之心]的帮助,吕重的虫神圣感光波开始进一步提升。下品下位的虫神圣感光波,此时疯狂提升。直接晋入下品巅峰境界。更恐怖的是,那[虫神之心]提供的青光,依旧在刺激着吕重意识海内的那巨虫虚影,让吕重的[虫神圣感光波]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呼呼呼……”巨虫在[虫神之心]提供的塑神神光辅助下,不停压缩。可是,体积虽然变小了,但是它的密度却变大了太多。甚至,几乎实质化了。“吼……”被虫神之心的塑神神光全力改造,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巨虫陡然发出一声鸣叫。恐怖的声音,几乎把整个意识海内的灵魂能量与功德金光掀起。这次的吼鸣几乎继续了一个时辰!当其结束了鸣叫,再次化为一顶皇冠。不过,这冠皇已多了一丝神性,而且紫光缭绕。带着无穷的威严。同时。吕重惊喜地发现。其[虫神圣感光波]终于突破下品巅峰境界,晋级为中品下位境界。虫神圣感光波,短时间提升了这么多,这让吕重惊喜到了极点。同时,也让吕重真正地明白了[虫神之心]对虫族是有多么的重要。“哈哈,有了这虫族之心,制约我席下虫族大军发展壮大的因素也就消除了……”吕重兴奋地大笑。宝贝地看了青光闪闪的[虫神之心]一眼,吕重开始与[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沟通起来:“小冰、小刀。你们认识这虫神之心吗?”只所以不问[大寂灭珠]的器灵,却是因为如果寂灭小公主真的知道这[虫神之心]的来历,绝对会在第一时间之内告诉他的。剐龙刀的器灵最先出声:“这个虫神之心我也不知道其来历,不过,它看上去应该是木系的超级神物……”九玄寒龙冰棺先是沉默了一下,好一会儿,才传音:“主人,我从来没见过这[虫神之心],但是,我隐隐有怀疑这东西是神界传说中的一种宝贝……”神界传说的宝贝?吕重一听。心头猛地一跳,连忙问道:“你认为这虫神之心是什么东西?”“鸿蒙帝青!”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所化的冷酷少年。也是脸色震动,显然,他对这自己的判断似乎有一定的把握。吕重一愣,“鸿蒙帝青?那是什么东东?”“主人,这鸿蒙帝青不是什么东西,它……它是传说中神界的万木之祖。它是一棵木系的帝青树。也是传说中神界的造化之树。拥有最强大的生命、造化之力。这鸿蒙帝青是神尊都会争夺的宝贝。虽然这[虫神之心]只是一小截鸿蒙帝青,但是,它的价值太大了。一旦有神人知道主人身上有[鸿蒙帝青]的存在,这些神人绝对会毫不顾忌神人的风度,出手强抢——”九玄寒龙冰棺越说,脸色越凝重。甚至,在他的心里也隐隐有些骇然了。虽然只是猜测,但是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把握,能肯定这[虫神之心]就是传说中神界的神木之祖的一小截。这新认的主人,全力寻找的[虫神之心]居然就是鸿蒙帝青木?这丫的得多大的气运,才能得到这样的一件宝贝啊!突然间,九玄寒龙冰棺所化少处的脸上也多了一丝激动。嘴角也弯出了一道细微的弧线:“看来,我的这新主人是一个身具大气运的人,跟着他也似乎很不错……”不知九玄寒龙冰棺其器灵内心的想法,这会儿,吕重也彻底地陷入了惊喜与呆滞的境地。他的确不明白什么是[鸿蒙帝青],但是有了九玄寒龙冰棺]的解释,知道其是神界万木之祖,他就明白这[虫神之心]的价值有多大了。一个混沌逢春木,已是仙界最牛逼的混沌灵根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得到一个鸿蒙灵根。就算只有一小截,这也是侥天之幸!“主人,不得不说,你的气运真的逆天。如果它真的是鸿蒙帝青,那么,您的收获可就太大了!单此一小截鸿蒙帝青,就足以引起众神大战,这其中绝对还包括神皇、神帝……”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嘶——”吕重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好一会儿,才问:“那这一小截[鸿蒙帝青]到底有何等的用途才能让神皇、神帝都心动?”“呵呵,第一,有了这鸿蒙帝青,你的身体就算被千刀万剐,甚至是五脏俱碎,可只要一滴精血与一丝不灭的神魂,你都能活下来,并恢复实力!所以,这鸿蒙帝青,又是真正的不死圣药……”“第二,鸿蒙帝青之中,内藏着顶级的木、生命、造化等神级道灵,让你有机会参悟生命、造化等顶级圣纹、神纹、神道之灵。”“第三,如果能炼化这一小截[鸿蒙帝青],就足以让任何人号令神界万木,让所有植株都成为自己的眼睛、神识扩散端,形成一张无形的辐射网络,监视诸天万界……”……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截止是解说[鸿蒙帝青]的好处,吕重越是震惊。果然!果然不愧是能引动神皇、神帝等超级强者大战的宝贝!想到这里,吕重也是一脸凝重。自己得到这样的超级宝贝一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必有大祸!吕重可不是一个狂妄的人,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炫耀。他一直明白,隐匿、低调,才是王道。只要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牌,那么,你就有阴人的资本。也能活得更久!得到的好处也会越多!(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