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霞晚上十点左右从养殖基地出发,一路疾驰,十点半左右便将车子停在了王淑芳的别墅大门口。(800小说网 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

    沈霞下车看了看眼前的两层小别墅,再看看周围的环境,确认这就是赵长枪住的地方后,才迈步走到大门口,按动了大门上的门铃。

    时间不大,大门打开了,别墅院子里出来一个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的女人。女人长得很漂亮,但是沈霞却敏锐的发现这个女人眼眉之间有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傲之色。

    女人从大门里出来后,先是看了看停在大门口的破长城皮卡,然后才将目光挪到了沈霞的身上,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两眼,说道:“你是谁?来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停车吗?”

    沈霞看到女人的眼神便感到全身的不舒服,她有种被鄙视的感觉,心中不禁想道:“这女人是谁?怎么这副德性,赵县长怎么会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哦,也许是这座房子的租客吧?听说赵县长也是这座房子的租客。”

    想到这些沈霞也没客气,直接说道:“对不起,我找赵县长,请问你是谁?赵长枪赵县长是不是住在这里?”

    “赵长枪是住在这里。我是他的女朋友,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告诉我也是一样。说吧。”女人一边说话,一边不断的看着自己染得通红的手指甲,大概刚刚做过美甲。

    “你真的是赵长枪的女朋友?”沈霞脱口而出,语气中满是怀疑。眼前的女人,漂亮倒是挺漂亮,但是怎么看怎么缺少点东西,怎么看怎么让沈霞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赵县长怎么会找这样一个女人当老婆?白瞎赵县长那么帅个小伙子了,好一朵鲜草插在了牛粪上。

    女人听出了沈霞话里的意思怀疑之意,于是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有事就快说,没事赶紧离开!我没工夫和你在这里磨牙。”

    沈霞刚才的话一出口,也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连忙陪着笑脸说道:“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的话没别的意思,您别误会”

    “行了,行了,你有话就快点说,没事就赶紧走。”女人不耐烦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转身进了别墅的大门,摆出一副马上就要关大门的架势。

    沈霞虽然不满这女人的德性,但为了将消息传给赵长枪,还是陪着笑脸说道:“哦,我来是要告诉赵县长一件重要的事情。琼楼镇长毛兔养殖基地那些人,打算联合起来明天早上去围堵县委县政府,请赵县长赶紧快点想办法!晚了,就会出乱子了!”

    沈霞本来以为这个女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非常惊讶的,没想道她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淡淡的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沈霞看到女人一脸漠然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于是便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可一定不要忘记告诉赵县长啊!”

    “行了,行了,走你的吧!”女人更加不耐烦了。

    沈霞虽然心中还是不放心,但是却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在这里大喊大叫,将赵长枪喊出来吧?那成什么样子?

    沈霞钻进二手长城皮卡,一边打火,一边还在心中想道:“赵县长这么豪爽大方一个人小伙子,怎么找这么一个女人?看样子好像也受过高等教育,却还不如我们这些老百姓懂礼貌,如果是平常老百姓,就算不喊到家里喝口水,总得说句谢谢吧?这女人倒好,赶我好几遍!唉!白瞎赵县长这么好个人了。”

    沈霞却不知道这个女人根本不是赵长枪的女朋友!连红颜知己都算不上!虽然她和赵长枪同住在一栋别墅中,但是她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赵长枪的一个普通朋友。

    这个将沈霞“赶走”的人正是吴飞灵。

    原来,吴飞灵的伤好之后,为了继续留在赵长枪身边,便进入了哥哥吴飞羽的飞羽集团工作,现在主要负责平川县酒厂的广告策划与营销。这样一来,她便一直没有搬出王淑芳的别墅,继续施展自己的十八般武艺,想把赵长枪泡到手。

    然而让吴飞灵郁闷的是,两个多月过去,无论她施展什么样的手段,赵长枪都对她冷冷淡淡,好像刚刚认识的陌路人一样。

    吴飞灵今天晚上之所以对沈霞的态度如此恶劣,也是因为她今天晚上心情不好。

    因为今天下午,别墅里面又来人了,而且又是一个和赵长枪关系非常亲密的大美女!吴飞灵发现,自从赵长枪看到这位大美女来到之后,嘴巴一天晚上乐得就没闭上过!而且眼神还老在人家的身上飘来飘去。吴飞灵猜想如果不是人多,赵长枪早把人家楼到怀里亲一口了!

    当吴飞灵看到眼前的长城哈弗离开后,不禁用手使劲的在眼前扇了几下。嘴里轻声嘟囔道:“什么破车?臭死了!”

    这一次吴飞灵倒不是做作。这些日子,沈霞经常开着她的破皮卡从养殖场往外拉死兔子,没有怪味才怪了!幸好现在是在晚上,如果是白天,沈霞的皮卡只要一停车,上面立刻落满一层苍蝇。

    吴飞灵关上大门后,并没有马上回到别墅,而是背靠在大门上快速的分析着沈霞刚刚带给她的这个消息。

    琼楼镇那些养殖户明天早上要围堵县委县政府?这绝对是个重磅消息!虽然刚才吴飞灵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沈霞面前表现的平平淡淡,其实她的确被雷的不轻。

    震惊的同时,吴飞玲也马上意识到,这对自己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能利用好这次机会,就能让赵长枪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吴飞灵知道赵长枪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只要他欠了自己的情,他肯定就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对自己平平淡淡。自己和他的关系就能更近一步!只要自己和他的关系能更近一步,离自己的目标就会更近一步!

    一个简单而有效的计划很快在吴飞灵的脑海中形成。她决定不把沈霞告诉他的消息告诉赵长枪。只要赵长枪不知道这个消息,他就不能提前做出部署,这样一来,如果事情一旦发生,马上就能让赵长枪陷入被动局面。

    要知道,现在全国都将维稳当成了一件首要的大事来抓。平川县如果出了养殖户围堵县委县政府的事情,恐怕一个处理不好,赵长枪就得吃挂落!榆林市说不定会处分赵长枪。如果自己能再从中推波助澜一下子,赵长枪要在这件事上栽跟头,也就成了定局!

    等到赵长枪被弄得焦头烂额,走投无路的时候,自己再忽然让爸爸出面,将赵长枪保下来。赵长枪岂不是就要欠自己一个大人情?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让吴飞灵有些拿不准,那就是如果事情真的闹大之后,赵长枪受到了处分,那么爸爸会不会真的站出来力挺赵长枪,将他保下来?

    吴飞灵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在她看来,到时候如果父亲能帮赵长枪最好,如果不能帮就让赵长枪自生自灭吧!谁让他有眼不识金镶玉,连貌比天仙的本姑娘都看不上?如果赵长枪真的因为此事被撤职,自己也不用去执行自己的计划,让赵长枪爱上自己,自己再离开他了。单单被撤职,就够赵长枪痛苦的了。

    想通这些之后,吴飞灵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然后摸出手机打出了几个电话。吴飞灵的本行就是广告策划,再加上她是副省长千斤的身份,所以她认识很多搞媒体宣传的朋友。吴飞灵刚才的电话就是打给他们的。她让他们明天来自己这边,自己有绝佳新闻素材提供给他们。

    吴飞灵打完电话,收起手机,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之后,才重新走进了别墅。

    别墅大厅里,赵长枪正陪着几位美女看电视。

    大厅里除了王淑芳和顾晓梅之外,赫然还有一位美女正和赵长枪坐在一起,不时的说几句悄悄话。

    这位让吴飞灵妒忌的发狂的美女,赫然正是谢兰兰!

    因为谢兰兰的父母在年后被托恩?梅隆那个混蛋打伤了。所以,谢兰兰这段时间一直在家照顾自己的父母。一直等到谢兰兰父母身上的伤都痊愈之后,谢兰兰才来到了平川县,打算进入平川县人民医院工作。为的就是能和赵长枪长久的在一起。

    吴飞灵回到别墅后,看到赵长枪和谢兰兰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两人之间还有点缝隙,于是走过去,一屁股便坐在了两人之间,然后问身边的谢兰兰:“兰兰姐,你知道刚才外面来的人是谁吗?”

    吴飞灵其实真实年龄比谢兰兰大好几岁,但是她为了装嫩便称呼谢兰兰为兰兰姐了。

    谢兰兰强忍住心中对吴飞灵的不满意,说道:“谁啊?”一边说,一边心中还想道:“你自己下去招呼客人,这会儿却问我来人是谁?到底几个意思?”

    “谁啊?”谢兰兰问道。

    “一个大美女,说是赵大县长的女朋友,她说她怀孕了,要让赵大县长陪她去做人流。不然她就把孩子生下来。唉,你说枪哥到底那地方好呢?竟然惹那么多女孩子欢心。我看这辈子哪个女人看上他,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吴飞灵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长枪说道。

    谢兰兰听到吴飞灵的话,脸色当时就是一变,扭头问赵长枪:“枪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兰兰问完赵长枪后,还不忘问王淑芳:“淑芳姐,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有你在枪哥身边,他还敢到处留情?”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五一章 以旨压人    “大人!”青菊瞬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也许在别人眼中杨庆这样做有些自私,但是在她青菊眼中,却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危机来临首先想到的却是先保女儿和她这个侍女,不惜牺牲自己。

    只有她知道,大人为那个女儿付出太多太多了,否则凭大人的聪明才智早在小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崛起了,可大人知道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盲目扩张会带来危险连累自己女儿,为此一直默默忍着,没有相匹的实力不做冒险的事。要不是卢玉逼迫,大人根本不会举兵造反,也就不会遇见苗毅闹成现在这样。

    “好啦!别哭了,哭红了眼出去会惹来怀疑,走吧,听话,快走!”杨庆躺那抚着她的脸再三催促,神色有些疲惫。

    说他装病是真,说他有病也是真,他差点没被苗毅给气死,真正是气得怒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事关重大,青菊最终还是不得不抹干了眼泪走了。

    而此时的徐堂然其实也在御园,这家伙很会做人,知道杨庆是苗毅的心腹,不管杨庆怎么拒绝,硬是亲自将‘生病’的杨庆给送了过来。他自己夫人也在这里,将杨庆送到家后,自然顺道去看看雪玲珑。

    所以接到苗毅传讯时,他才刚和雪玲珑缠绵了一场。

    见他光溜溜盘坐在榻上直挠头,后面的雪玲珑拉着锦被捂了胸,扯来外套披上了,又扯来长衫帮他披上了,散发螓首依偎他肩头,轻轻问道:“牛大人那边不会有事吧?”

    徐堂然摇头:“哎!我们那位大人呐,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竟然和那老板娘的关系好到了这个地步,竟不惜以五万人马血战百万精锐大军,听到这消息后简直是惊得我头皮发麻。玲珑,你帮我想想,我以前没干过得罪那云知秋的事情吧?”

    雪玲珑坐直了吃惊道:“徐堂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搞不好要跟着倒霉,竟然还想着有没有得罪过云知秋?你出了事让我怎么办?”手掐住他腰间肉拧了一把。

    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不是当年那般,雪玲珑也早已褪去早年的羞怯。老夫老妻年长日久,也早习惯了自己正室夫人的身份,加之徐堂然手下一票人对她的恭敬,也渐渐养出了她几分贵人气势,哪还能看出当年青楼红牌的影子。

    现在徐堂然想让她跳支舞、唱首曲来听听还得看看她心情好不好。

    徐堂然手伸进被子里摸了她的大腿,“跟随那位大人这么多年了,哪次有事不是有惊无险,五万人敢和百万精锐对干的主,厉害着呢,你放心吧。他敢这样做,肯定就有把握解决,不会有事的。”

    雪玲珑惊奇:“出这么大的事。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近卫军和地方人马厮杀可不是小事啊!”

    “啧!”徐堂然砸吧了一下嘴,接着轻叹了声,“我又不是没心没肺,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担心?可我又能怎么办?谁不知道我跟大人是跟的最紧的,说我什么我都无所谓了,只要大人不倒,我就没事,一旦大人倒了。谁会要我这种臭名远扬的人?我只能是寄希望于大人没事,除此之外我想多了又有什么用?”

    “难道…”雪玲珑犹犹豫豫道:“难道你就没想过自立?”

    徐堂然被子下面的手拍了拍她光滑的大腿,“自立也不还在别人手下,难不成还能坐上乾坤殿的宝座?夫人呐!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没那本事就别惦记多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没那能力呀!没人挡在我前面的话,我这身皮肉单独扔出去挡不住那些明枪暗箭。所以呀,老老实实做自己擅长的事,好好做好自己就够了,别人说什么不重要,当年嘲笑我的人多了去了。可你看看当年还在天街的同僚,上次带你回去转的时候你都看到了。和我一起进天街的人,现在有不少连偏将都还没混上,见了你我哪个不是客客气气低三下四的奉承话一堆?知道我和他们大统领熟悉,希望我能看在旧情上美言几句,难道他们就高尚了?想做有骨气的就别嘴软呐,也就背后敢诋毁两句,有哪个敢当我面说出来?如果我是小人,那他们就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谁也别说谁黑!”

    说到天街的事,雪玲珑有些精神恍惚道:“徐妈妈怎么就出事了呢?”

    提到徐妈妈,徐堂然有些心虚,他有一次听到消息说是天香楼有个女的自夸当年和雪玲珑关系多好多好之类的,把他给惹火了,他到了如今的地位多少也要注意点影响,老是有雪玲珑当年的青楼姐妹爆雪玲珑当年的料算怎么回事?一怒之下让黄啸天设了个套子,把天香楼的人全部给做掉了,连赎身出去了的都没放过,只要是和雪玲珑共事过的,一个活口都没留。

    这事他没敢让雪玲珑知道,也不想雪玲珑多想,手又攀进了雪玲珑的衣服里面分散她的注意力。

    “去!又想干什么?”

    “夫人如此绝色,令人情不自禁,还能干什么?”

    “没正经,别乱捏。”

    “我只是送人过来一趟,不能久呆,下次过来不知道是多久的事,干脆抓紧时间把你喂饱了……”

    云华阁,换上了二节上将紫甲的苗毅一走出商铺大门,立刻从左右和对面的铺子里蹿出了一伙人,把他给堵住了。

    守在外面的近卫军人马迅速捞出破法弓,流星箭瞄准了围来的诸人。

    见这些人没任何慌张,得了寇家提醒的苗毅已然是心中有数,淡然道:“什么人敢在此放肆?”

    一人拱手道:“牛总镇,齐光轩已经备好酒菜,派在下来接请大人前去赴宴。”

    另有一人也拱手道:“牛总镇,星月楼的请帖想必您已经收到了,在下奉命前来迎接。”

    又有一人冷笑道:“牛总镇,我是藏真阁派来的,还请赏个薄面。”

    云华阁铺子里的人都朝外面瞅着。

    苗毅左右挥手,示意自己手下把弓箭放下了,两手一背,淡然道:“三家的请帖我都收到了,只是凡事都得有个先后,你们三家一起跑来,我也没办法同时赴宴。不如这样吧…”他抬手指了指天上,“我哪家都不想得罪,我下令放你们出城,你们到外面打一架比试一番,谁打赢了我就先去谁家,公平合理,怎么样?”

    他心里嘀咕,出去了就别想再进来,那三家少点人手在城里自己也能少点威胁,老子不开门,有本事攻城杀进来。

    这主意不错!两旁的手下闻言,不少人歪嘴一乐,只是满脸血迹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

    三家派来的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苗毅会提这办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琢磨着要不要上报问问。

    谁知隔壁的巷子里突然冒出一人坏了苗毅的好事,“牛总镇,比试就免了,还是先去藏真阁吧。”寒冬背个手慢慢走了出来。

    “寒兄,这事你说的可不算!”对面铺子里又慢慢走出了一个老头,嬴家商铺的大掌柜折春秋。

    “折兄言之有理。”边上一家的铺子里又冒出一个美艳妇人,一袭花色长裙拖地而来,昊家商铺的大掌柜潘赛仙。

    寒冬漠然扫视两人,果真没一个善茬,他这边想到了截人,另两家也想到了,冷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二位!”

    潘赛仙呵呵道:“好大的口气!”

    寒冬淡然道:“没办法,在下奉天庭法旨办差,自然要比二位口气大点。”

    此话一出,折春秋和潘赛仙脸色一变,苗毅亦骤然看向寒冬。

    寒冬不再理那二位,对苗毅客气地拱了拱手道:“天庭已经下旨命监察右部、近卫军和西军三部联查,西军的人已经先到一步,正在藏真阁等大人去问话,还望大人不要再耽搁了!”说着转身伸手相请,“请!”

    苗毅淡然道:“我怎么没听说有什么天庭旨意?”他知道拖也是白拖,西军就是人家手上握着的,只要接了天庭法旨横说竖说派了谁来都行,都是遵照天庭法旨办事。

    寒冬二话不说摸出了星铃不知在跟哪联系,不一会儿的工夫,苗毅便接到了庾重真的传讯,表示西军那边的确已经派了查案的人过去,现在不是审问,而是想了解些情况,让他配合,否则就是抗旨!

    见他放下了星铃,寒冬微微一笑,再次伸手相请:“请!”

    苗毅没什么好说了,腾空而起,一群手下跟随。

    寒冬亦当众率人飞走,有旨在手,天街的规矩也压不住。

    折春秋和潘赛仙寒着脸,都知道对方在耍诈,可是人家搬出天旨来压人,谁也不敢公然抗旨,眼睁睁吃了个哑巴亏。

    “王妃,人已经先来了我们这边,马上就到了。”

    垂帘垂挂的门外,接到消息的勾越站在门口通报了一声。

    屋内梳妆的漂漂亮亮等消息的媚娘闻听大喜,情况勾越之前已经跟她讲明了,几家都下了帖子抢人呢,她没想到勾越竟然真有办法压过其他几家先把人给弄到这边来,当即欣喜谢过道:“勾管家大才,王爷派管家亲自出马果然没错。”

    “老奴份内之事,王妃做好了准备还请知会老奴一声。”勾越提醒一声。

    “好!”媚娘连忙应下,待勾越告退后,立马转身,结果发现女儿不见了,两眼一瞪,“人呢?媚儿,快出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