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人!”青菊瞬时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也许在别人眼中杨庆这样做有些自私,但是在她青菊眼中,却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危机来临首先想到的却是先保女儿和她这个侍女,不惜牺牲自己。

    只有她知道,大人为那个女儿付出太多太多了,否则凭大人的聪明才智早在小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崛起了,可大人知道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盲目扩张会带来危险连累自己女儿,为此一直默默忍着,没有相匹的实力不做冒险的事。要不是卢玉逼迫,大人根本不会举兵造反,也就不会遇见苗毅闹成现在这样。

    “好啦!别哭了,哭红了眼出去会惹来怀疑,走吧,听话,快走!”杨庆躺那抚着她的脸再三催促,神色有些疲惫。

    说他装病是真,说他有病也是真,他差点没被苗毅给气死,真正是气得怒火攻心吐出一口血来。

    事关重大,青菊最终还是不得不抹干了眼泪走了。

    而此时的徐堂然其实也在御园,这家伙很会做人,知道杨庆是苗毅的心腹,不管杨庆怎么拒绝,硬是亲自将‘生病’的杨庆给送了过来。他自己夫人也在这里,将杨庆送到家后,自然顺道去看看雪玲珑。

    所以接到苗毅传讯时,他才刚和雪玲珑缠绵了一场。

    见他光溜溜盘坐在榻上直挠头,后面的雪玲珑拉着锦被捂了胸,扯来外套披上了,又扯来长衫帮他披上了,散发螓首依偎他肩头,轻轻问道:“牛大人那边不会有事吧?”

    徐堂然摇头:“哎!我们那位大人呐,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竟然和那老板娘的关系好到了这个地步,竟不惜以五万人马血战百万精锐大军,听到这消息后简直是惊得我头皮发麻。玲珑,你帮我想想,我以前没干过得罪那云知秋的事情吧?”

    雪玲珑坐直了吃惊道:“徐堂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搞不好要跟着倒霉,竟然还想着有没有得罪过云知秋?你出了事让我怎么办?”手掐住他腰间肉拧了一把。

    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不是当年那般,雪玲珑也早已褪去早年的羞怯。老夫老妻年长日久,也早习惯了自己正室夫人的身份,加之徐堂然手下一票人对她的恭敬,也渐渐养出了她几分贵人气势,哪还能看出当年青楼红牌的影子。

    现在徐堂然想让她跳支舞、唱首曲来听听还得看看她心情好不好。

    徐堂然手伸进被子里摸了她的大腿,“跟随那位大人这么多年了,哪次有事不是有惊无险,五万人敢和百万精锐对干的主,厉害着呢,你放心吧。他敢这样做,肯定就有把握解决,不会有事的。”

    雪玲珑惊奇:“出这么大的事。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近卫军和地方人马厮杀可不是小事啊!”

    “啧!”徐堂然砸吧了一下嘴,接着轻叹了声,“我又不是没心没肺,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担心?可我又能怎么办?谁不知道我跟大人是跟的最紧的,说我什么我都无所谓了,只要大人不倒,我就没事,一旦大人倒了。谁会要我这种臭名远扬的人?我只能是寄希望于大人没事,除此之外我想多了又有什么用?”

    “难道…”雪玲珑犹犹豫豫道:“难道你就没想过自立?”

    徐堂然被子下面的手拍了拍她光滑的大腿,“自立也不还在别人手下,难不成还能坐上乾坤殿的宝座?夫人呐!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没那本事就别惦记多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清楚,没那能力呀!没人挡在我前面的话,我这身皮肉单独扔出去挡不住那些明枪暗箭。所以呀,老老实实做自己擅长的事,好好做好自己就够了,别人说什么不重要,当年嘲笑我的人多了去了。可你看看当年还在天街的同僚,上次带你回去转的时候你都看到了。和我一起进天街的人,现在有不少连偏将都还没混上,见了你我哪个不是客客气气低三下四的奉承话一堆?知道我和他们大统领熟悉,希望我能看在旧情上美言几句,难道他们就高尚了?想做有骨气的就别嘴软呐,也就背后敢诋毁两句,有哪个敢当我面说出来?如果我是小人,那他们就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谁也别说谁黑!”

    说到天街的事,雪玲珑有些精神恍惚道:“徐妈妈怎么就出事了呢?”

    提到徐妈妈,徐堂然有些心虚,他有一次听到消息说是天香楼有个女的自夸当年和雪玲珑关系多好多好之类的,把他给惹火了,他到了如今的地位多少也要注意点影响,老是有雪玲珑当年的青楼姐妹爆雪玲珑当年的料算怎么回事?一怒之下让黄啸天设了个套子,把天香楼的人全部给做掉了,连赎身出去了的都没放过,只要是和雪玲珑共事过的,一个活口都没留。

    这事他没敢让雪玲珑知道,也不想雪玲珑多想,手又攀进了雪玲珑的衣服里面分散她的注意力。

    “去!又想干什么?”

    “夫人如此绝色,令人情不自禁,还能干什么?”

    “没正经,别乱捏。”

    “我只是送人过来一趟,不能久呆,下次过来不知道是多久的事,干脆抓紧时间把你喂饱了……”

    云华阁,换上了二节上将紫甲的苗毅一走出商铺大门,立刻从左右和对面的铺子里蹿出了一伙人,把他给堵住了。

    守在外面的近卫军人马迅速捞出破法弓,流星箭瞄准了围来的诸人。

    见这些人没任何慌张,得了寇家提醒的苗毅已然是心中有数,淡然道:“什么人敢在此放肆?”

    一人拱手道:“牛总镇,齐光轩已经备好酒菜,派在下来接请大人前去赴宴。”

    另有一人也拱手道:“牛总镇,星月楼的请帖想必您已经收到了,在下奉命前来迎接。”

    又有一人冷笑道:“牛总镇,我是藏真阁派来的,还请赏个薄面。”

    云华阁铺子里的人都朝外面瞅着。

    苗毅左右挥手,示意自己手下把弓箭放下了,两手一背,淡然道:“三家的请帖我都收到了,只是凡事都得有个先后,你们三家一起跑来,我也没办法同时赴宴。不如这样吧…”他抬手指了指天上,“我哪家都不想得罪,我下令放你们出城,你们到外面打一架比试一番,谁打赢了我就先去谁家,公平合理,怎么样?”

    他心里嘀咕,出去了就别想再进来,那三家少点人手在城里自己也能少点威胁,老子不开门,有本事攻城杀进来。

    这主意不错!两旁的手下闻言,不少人歪嘴一乐,只是满脸血迹的笑容显得有些狰狞。

    三家派来的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苗毅会提这办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琢磨着要不要上报问问。

    谁知隔壁的巷子里突然冒出一人坏了苗毅的好事,“牛总镇,比试就免了,还是先去藏真阁吧。”寒冬背个手慢慢走了出来。

    “寒兄,这事你说的可不算!”对面铺子里又慢慢走出了一个老头,嬴家商铺的大掌柜折春秋。

    “折兄言之有理。”边上一家的铺子里又冒出一个美艳妇人,一袭花色长裙拖地而来,昊家商铺的大掌柜潘赛仙。

    寒冬漠然扫视两人,果真没一个善茬,他这边想到了截人,另两家也想到了,冷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二位!”

    潘赛仙呵呵道:“好大的口气!”

    寒冬淡然道:“没办法,在下奉天庭法旨办差,自然要比二位口气大点。”

    此话一出,折春秋和潘赛仙脸色一变,苗毅亦骤然看向寒冬。

    寒冬不再理那二位,对苗毅客气地拱了拱手道:“天庭已经下旨命监察右部、近卫军和西军三部联查,西军的人已经先到一步,正在藏真阁等大人去问话,还望大人不要再耽搁了!”说着转身伸手相请,“请!”

    苗毅淡然道:“我怎么没听说有什么天庭旨意?”他知道拖也是白拖,西军就是人家手上握着的,只要接了天庭法旨横说竖说派了谁来都行,都是遵照天庭法旨办事。

    寒冬二话不说摸出了星铃不知在跟哪联系,不一会儿的工夫,苗毅便接到了庾重真的传讯,表示西军那边的确已经派了查案的人过去,现在不是审问,而是想了解些情况,让他配合,否则就是抗旨!

    见他放下了星铃,寒冬微微一笑,再次伸手相请:“请!”

    苗毅没什么好说了,腾空而起,一群手下跟随。

    寒冬亦当众率人飞走,有旨在手,天街的规矩也压不住。

    折春秋和潘赛仙寒着脸,都知道对方在耍诈,可是人家搬出天旨来压人,谁也不敢公然抗旨,眼睁睁吃了个哑巴亏。

    “王妃,人已经先来了我们这边,马上就到了。”

    垂帘垂挂的门外,接到消息的勾越站在门口通报了一声。

    屋内梳妆的漂漂亮亮等消息的媚娘闻听大喜,情况勾越之前已经跟她讲明了,几家都下了帖子抢人呢,她没想到勾越竟然真有办法压过其他几家先把人给弄到这边来,当即欣喜谢过道:“勾管家大才,王爷派管家亲自出马果然没错。”

    “老奴份内之事,王妃做好了准备还请知会老奴一声。”勾越提醒一声。

    “好!”媚娘连忙应下,待勾越告退后,立马转身,结果发现女儿不见了,两眼一瞪,“人呢?媚儿,快出来!”(未完待续。)

第1392章 虫神之心,塑神神光    天灵宇宙!

    一个蛮荒的原始星球之上!

    突然出现一个神秘的空间漩涡。

    接着,一个人影从中轻盈地钻出。

    这人非常帅气,真正的人类。他正是从混沌中归来的吕重。

    “咦,这……这个宇宙是哪?”

    强大的圣识喷薄而出,吕重以此星球为中心,圣识瞬间扩展几百个星系。

    直接锁定了几个可媲美仙皇级的强者的元神,吕重悄悄观察其记忆,便对新环境有了大概的了解。

    这是天灵宇宙!

    整个宇宙,都是一个召唤文明!

    在这里,个人的实力或许并不强大。但是,却有一种强大的召唤师。拥有召唤超级强大的异兽作战的能力!

    而每一个召唤师,其实也都是灵魂之力强得变态的存在!

    可以说,这里的强者,绝大部分都不会主修肉身。

    他们最主要修炼的是灵魂能量。再利用灵魂能量与一种神秘的契约文明,与一些强大的异兽、凶兽契约,成为战斗伙伴。

    传说,有强大的召唤师,足以召唤亿万凶兽为己而战。

    “有意思!居然是一个召唤文明……”吕重微微嘀咕,心中也多了一些想法:“就是不知,这里的召唤术,能否抵御得了我的虫族集团大军?”

    此念头一起,吕重就不由摇了摇头:“召唤师就算再强大,可是灵魂能量也有限。应该不可能召唤出能与我席下虫族集团大军媲美的召唤兽军队……”

    不是吕重太狂,而且他有这个自信。

    如今的吕重。见识过太多的强者。也斩杀过太多的顶级高手。

    这使得吕重的身上。无形之上多了一种真正的高手气质。也让他更有自信!

    不再纠结一这个宇宙的召唤师能不能比得上自己。

    吕重发现这个原始星球的环境相当不错,而且仙灵之气也极为浓郁。

    “从混沌中回来,我还没有看过那[虫神之心],呵呵,这个新宇宙,应该没什么敌人来打扰我。那么,便去研究一下那虫神之心……”

    这么一想,吕重直接在这星球上布置了一个极为玄奥的神隐大阵。把自己所在的地方给隐藏起来。

    同时。也把便携的加强版[九天星杀剑阵]移入其中。

    有了这翻布置后,吕重果断地闪入了[大寂灭珠]。

    “主人,这是你要的[虫神之心]!”一见吕重进来,寂灭小公主立马把虫神之心传送到吕重的面前。

    虫神之心!

    传说太古虫族最强的护族之宝!

    有了虫神之心,后天虫族就有快速进化为先天虫族的可能。并一路晋阶虫圣境界。

    一旦没有[虫神之心]。后天虫族极难突破天赋血脉的限制,要想证道圣人之上的境界,绝对是难于上青天。

    而有了虫神之心,虫族便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虫圣、甚至是虫神。

    虫神之心,并不是一个神级巨虫的心脏。

    它是虫族对其的尊称。

    表示了这虫神之心,对太古虫族一脉的重要性!

    认真来说。这虫神之心,只是一截碗口大、成人手臂粗的木化石。

    只不过。这个木化石非常奇特。

    明明是木属性,但是,却无物能伤得了它。

    甚至圣尊级的太古虫神神王,都无法以**力、大神通伤得了它分毫。

    曾经,玄虚光阴虫神王,更是利用一攻击性混沌至宝,配合时间大道,都无法从其身上分割一丁点粉末下来。

    这一截木化石,就连吕重这个知晓不少隐秘的人,也不知它的来历、底细。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只要这东西能帮助他席下的虫族大军。吕重可以不在乎它的来历、底细。

    双手捧着这[虫神之心],吕重也是颇有些啧啧称奇:

    “好强大的宝贝,被那头超级血尸强行炼化、吸收了亿万万年,都似乎没有一丁点儿折损、消耗?依旧与我记忆中的[虫神之心]那么大。真……真正的不可思议!”

    “嗡嗡嗡……”

    托着这[虫神之心],吕重突然发现,自己意识海的那虫族皇冠诡异发震动,并发出了嗡嗡的有如蜜蜂一般的蜂鸣声。

    突然!

    手中的[虫神之心]光华一亮,一道无形的青光,向吕重的眉心投射而去。

    “轰……”

    识海狂震,天翻地覆。

    混沌十品金莲、十二品青莲化成了青莲花冠,根本就无法阻挡住这道青光的入侵。

    甚至,无边无际的功德之力,都防不住这一道青光。

    这一刻,吕重意识海那引以为傲的强大防御,在这道青光的面前,几乎完全虚设。

    吕重的灵魂功德金身也猛地颤动起来,准备发动攻击。

    可是,这道青光,突然光华大亮。

    吕重骇然发现,自己的灵魂功德金身居然都无法动荡了!

    而在同时,这道青光直接渗透进入了吕重灵魂功德金身头顶的那个由虫族信仰组成的虫皇冠之上。

    “嗡……”

    虫皇冠,被这青光射中,顿时疯狂震动,再也无法保持冠状。直接化为亿万丈高大的超级巨虫虚影!

    青光,神奇地在这超级巨虫的虚影之中穿梭。

    一股强大之极的能量,开始疯狂地剔除这超级巨虫虚影之中的杂质。

    短短时间,亿万丈高的超级巨虫虚影,已缩小了几千倍!

    尽管体形缩小,可是吕重却能感应到这巨虫虚影越发地凝实。这让吕重又惊又喜。

    陡然间,吕重福至心灵。明白了这青光并不是害他。

    相反,这青光是在改造他的虫皇冠!

    而被青光剔除的杂质,正是亿万万虫族信仰之中的一些极低的不纯的信仰之力。

    不错!

    一直以来,吕重做为虫族的唯一真神,收获的虫族信仰之力,都是纯粹、纯净到了极点。

    但是,纯粹、纯净,不代表就没有了杂质。只不过,是杂质极少罢了。

    可问题是,虫族的基数太庞大了,就逄这杂质极少,只少成多,也是相当多的杂质了。

    而青光,正是[虫神之心]所发出的碎炼虫神元神的塑神神光。

    当年的太古虫族,正因为有[塑神神光]的帮助,才会有无大量的虫族强者,步入虫圣境界。

    吕重虽然是人类,但是他的虫皇冠,是由亿万万强大虫族信仰之力汇合而成。也是虫族的产物。

    所以,吕重就算是人类,也会被[虫神之心]改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