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孙大壮一时没明白周家辉的意思,于是问道:“周县长,我们只是一些平头百姓,而赵长枪是平川县长。起舞电子书我们怎么还能给他施压呢?今天下午的事情已经是我们所能做的极限了。再前进一步,警察就真的要把我们抓起来了。”

    “呵呵,其实要想给赵长枪施压非常的简单,那就是制造舆论,只有让所有人都知道赵长枪在这次种兔引进的过程中都干了些什么。社会舆论才能站在你们这一方,只有社会舆论站在了你们这一方,才能惊动大领导,只有惊动了大领导,你们的经济损失才能得到赔偿。一句话,要把事情往大了搞!搞得越大,制造的舆论效果也就越明显。具体该怎样做,不用我告诉你了吧?”周家辉谆谆善诱的说道,就差直接唆使孙大壮去造反了。

    “周县长,我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倒逼吧?我现在就去集合人手,明天就去围堵县政府,赵长枪如果不答应马上赔偿我们经济损失,我们决不收兵!可惜我没有认识的媒体朋友,不然让他们来给曝曝光,舆论效果就更好了。”孙大壮有些兴奋的说道。

    这家伙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由于这次事情是自己挑头的,等到钱要回来后,自己必须要抽取一定的辛苦费。

    这个必须有!自己劳心费力,搭钱跑腿,不能白干吧?幸好现在电话费便宜了,不然搁以前,只是电话费也得几大百了。多了不要,就百分之五吧。那帮养殖户他了解,只要能把经济损失要回来,让他们拿出百分之五,他们绝对没意见。

    周家辉呵呵一笑说道:“老同学,你放心,记者的鼻子可是非常灵敏的,只要这边有事,他们马上就会过来,根本不用你去操心。对了,以后,你就称呼我为老同学,不要叫周县长,显得见外。”

    “好好,老同学,以后我就叫你老同学了。老同学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挂了,我得抓紧时间去联系人了。”孙大壮兴奋的说道。当年上初中的时候,自己就是班里的受气包,没人看得起。以后当了农民也是一点社会地位也么有。但是自从因为养殖长毛兔,忽然重新认识了周县长这个同学后,孙大壮感到自己路子忽然便宽阔了。不但自己活得带劲,而且还受到相亲邻里的尊重。

    现在乡亲们提到他孙大壮,都不敢直呼其名,都称呼他为“周县长的老同学”!

    周家辉从孙大壮的话语中听出了他的兴奋之情,于是也一脸笑容的说道:“好,你现在就去联系他们吧!记住一定要多联系人,越多越好!法不责众,人多了即便出点小意外,也不会有什么事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明白,明白。你放心吧老同学。谢谢你的指点,以后还希望老同学多多提携,呵呵。”孙大壮挂断了电话。

    周家辉收起电话,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静了一下,在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拨通了榆林市长孙国伟的电话。

    以前的时候,周家辉都是通过自己的表哥李东生联系孙国伟,后来李东生争取孙国伟的意见之后,周家辉便能自己和孙国伟联系了。这还让周家辉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

    周家辉的这种兴奋,让人不自觉的想起孙大壮和周家辉联系时的那种兴奋之情。

    周家辉联系上孙国伟之后,将孙大壮他们明天将要进行的行动说了一遍,最后试探着说道:“孙市长,你看我们要不要通知一下媒体朋友?”

    “呵呵,记者的鼻子可是非常灵敏的,只要那边出了事情,他们马上便会赶过去,根本不用你去操心。”孙国伟在电话里笑着说道。

    周家辉差点吐血,孙国伟刚才的这句话,和之前他告诉孙大壮的那句话几乎一模一样!自己是不是很有市委领导的范儿?

    不过周家辉却也从孙国伟的话中听出了他的意思。到时候,他肯定会将记者弄到现场!

    至于孙国伟打算用什么方式将记者召唤过来,就不是周家辉的事情了,他只需要静静看着好戏上演就可以了。

    事情正如周家辉所料,孙国伟刚结束和周家辉的通话,便拨通了榆林市宣传部长的电话。

    “杨部长啊,这几天平川县养殖基地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哦,听说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将此事大力宣传一下啊。我们的宣传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惊醒大家,以后在上项目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千万不要好高骛远,一拍脑地就做决定!不然到时候很可能会眼高手低,一败涂地,坑了自己,害了人民。另一个目的,就是号召社会各界力量,都帮帮平川县养殖基地,看看有没有办法能遏制这次长毛兔瘟疫,哦,人选问题,你看着办,最好阵容要强大一些,不然效果可能不会好”

    孙国伟挂断宣传部长的电话后,想了一下,又联系了几个在临河省台工作的朋友,让他们也来报道一下平川县养殖基地瘟疫事情。

    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孙国伟将手机往桌上一拍,脸上露出一丝浓浓的冷笑,嘟囔道:“赵长枪!这次我看你还怎破!如果闹出了恶性群 体**件,我看你这个县长还怎么干的下去。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不说周家辉和孙国伟运筹帷幄,再说小卒子孙大壮。

    孙大壮得到周家辉的指示后,马上出了家门,在养殖基地中挨家挨户的串门挑唆人去了。现在这些养殖户为了照看兔子,吃住都在养殖场,想找到他们非常的方便。

    由于这些养殖户今天下和赵长枪闹了矛盾,有些人甚至推搡了赵长枪,所以这些家伙兴奋的不得了,几个人凑一块儿,让婆娘炒几个小菜,一边喝,一边吹,这个说他推了赵长枪一下子,那个说他顶了赵长枪屁股一下子,还有人牛逼哄哄的说,他打了赵长枪一记耳光!说的好像他们打了赵长枪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就跟唐明皇踢了武则天的屁股一样!

    也难怪这帮家伙会将这些当做了吹牛逼的资本,在华国,许多其他地方老百姓终其一生都难以见到他们本县的父母官一面。而这些家伙不但经常见赵长枪,而且还和赵长枪打了架,如此牛逼的事情,不拿来当做吹牛的资本,就白瞎这么牛逼的素材了。

    就当这些家伙喝的脸红脖子粗,两眼冒红光的时候,孙大壮找到了他们,联合他们明天一起去围堵县政府,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

    这些家伙正喝的脑袋发晕,头皮发昏,一听孙大壮此话,顿时将胸脯拍的啪啪作响,大声嚷嚷着,去,一定去,谁不去谁就是孬种,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一个喝得几乎站不住的家伙,口中还一个劲的大声嚷嚷,明天赵长枪最好是别出来,赵长枪如果敢出来,他就揍他小***。这个混蛋也不想想,赵长枪如果不出来,谁陪给他们钱?他们打了赵长枪,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孙大壮心中大喜,一边嘱咐他们不要喝多了,明天耽误事,一边向下一家养殖户而去。

    由于晚上的时候,养殖基地的管理办公室没人上班,所以孙大壮肆无忌惮的在养殖户之间搞串联,唆使他们明天一起围堵县委县政府。

    兴奋过头的孙大壮竟然跑到了毕燕青的家中!唆使毕燕青和他们一起行动!大概在孙大壮看来,毕燕青承包的养殖场最多,损失也最大,所以肯定也是最恨赵长枪的,殊不知,赵长枪对毕燕青可是有大恩的!而毕燕青恰恰又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如果没有赵长枪,毕燕青一家人别说能扳倒陈彻,让陈彻进了大牢,他们一家人还得到了巨额的赔偿,恐怕他一家人就都得横死街头!

    虽然赵长枪没把帮了毕燕青的事情当回事,只认为自己是干了自己该干的事情。但是毕燕青却永远不会忘记赵长枪的恩情。

    别说毕燕青心中明白,他的兔子死亡不是赵长枪的责任,就算真是赵长枪的责任,毕燕青也绝不会去埋怨赵长枪!更不会陪着这些愚蠢的家伙去闹事!

    毕燕青听孙大壮说他竟然已经联合了所有养殖户,明天去围堵县委县政府,给赵长枪施压,顿时大吃一惊。他知道既然这些人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是没有本事再去说服他们放弃这个疯狂的打算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马上通知赵县长,让赵县长早做准备。不要将事情弄大了。

    打定主意的毕燕青只是不断的敷衍面前的孙大壮,等到孙大壮离开后,他马上开始联系赵长枪。当初毕燕青在燕京上访的时候,遇到赵长枪,赵长枪曾经将他的联系方式告诉了毕燕青。所以,毕燕青的手机中便存着赵长枪电话号码。

    然而让毕燕青着急的是,赵长枪的手机竟然无人接听!他拨打了好几遍都是无人接听!无奈之下,毕燕青想到了平川县维稳办,想把消息告诉他们,然而此时维稳办早已经下班了。他也联系不上。而这种事情告诉警察好像又有些不合适,毕竟事情还没有发生,警察总不能现在就开始抓人吧?

    毕燕青的老婆沈霞看到丈夫联系不到赵长枪,于是说道:“我看干脆我们也别打电话了,我亲自跑一趟平川县吧,反正也就三十多分钟的车程。赵县长住的地方我以前也听人说过,很好找。”

    “好吧。那你现在就跑一趟平川县。现在还不算晚,路上开慢点。”毕燕青嘱咐自己的妻子。

    “嗯,放心吧。”沈霞说着话,拎着车钥匙出了们。自从上了长毛兔之后,为了工作方便,毕燕青便花三万块钱购买了一辆二手的长城皮卡,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五零章 走火入魔    寇文蓝当即遵从回复:牛兄,义女之事暂时不要公开,等你过了三部联查这一关后再说。

    苗毅有疑虑:现在不公开,我怕云知秋的安全有误。

    寇文蓝:现在公开,云知秋的安全是保住了,可你就麻烦了,一旦让三家知道和你联姻无望,必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尤其是广天王那边,这是在他的地盘上,查办此案他又是三方之一,谁也不知道他会使什么绊子,还是小心点为妙,等你的案子定下来了,再公布也不迟。

    就差说出得不到你也不会让你落到其他人的手上,会毁了你之类的话。

    苗毅还是那句话:云知秋怎么办?

    寇文蓝:管家的意思是先拖住他们,给他们点希望,你既不要答应他们,也不要拒绝他们。三部联查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拖到查案的人来了,高冠一到,他们也就不敢再纠缠你了,必定要等到事后再说。而只要三家见有希望,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你落井下石,也不会把云知秋给怎么样,否则得罪了你岂不是要把联姻的事给搞黄,先稳住他们才能顺利助你渡过此劫。

    尽管苗毅对过此劫早有把握,可也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有道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人使坏的话还真是说不清楚,只是他还是不免担心,问:我这样做回头事情不成,岂不是耍了他们,岂不是把他们给得罪的更恨了?

    这些倒是没听唐鹤年说过,寇文蓝抬头将苗毅的意思转告。

    唐鹤年慢慢端了一旁的茶盏轻轻抿了口道:“这个不用担心,只要他渡过了此劫,后面的事情寇家会出面摆平。既然以后是一家人了,寇家自然会保他,许给三家一点利益,总比三家什么都得不到的好,总之这个不需要他操心,有人会帮他办稳妥。”

    寇文蓝立刻将意思转达给苗毅。

    苗毅还有疑虑:那三家岂是那么好糊弄的,我若是不松口。他们不见兔子不撒鹰怎么办?

    寇文蓝再次转话给唐鹤年。

    唐鹤年闻言淡淡一笑:“有些事情他接触不到,这份心情可以理解,把我的话解释给他听,告诉他。三部联查的人中有他的直属上司左督镇乙卫北斗军的都统庾重真,轩辕侯轩辕卓,这两个都是事主双方的直接牵涉人,别忘了轩辕卓不但是七十二侯之一,还是右督卫出来的。左右督卫都是陛下的人。再来一个高冠,也是陛下的人。按理说庾重真和轩辕卓是要回避此案的,可上面偏偏把这两人给派来了,陛下的意图就很清楚了。他牛有德最危险的时候是陛下盛怒之下会不会直接把他给宰了,他既然渡过了这一关,那么陛下就不会让责任落到近卫军的头上去,保他牛有德不是主要的,保的是近卫军,这里面牵涉到更高层面的争斗,他无须知道太多。只需要明白一点,陛下执意要保他,所以才会有这三个人来查案,所以那三家想不见兔子不撒鹰也不行,陛下不会让这案子拖下去牵连太大,必然会尽快办成铁案,所以他牛有德多虑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更深层的内幕,寇文蓝心中暗暗嘀咕,旋即将意思转告给苗毅。

    一听这话,苗毅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这和杨庆的意思倒是差不多。虽然杨庆不知道这些,但杨庆也指明了只要他苗毅占住理,天帝那边就不会让责任落到近卫军身上,会保他苗毅。所以不用想着跑路,因此才有前面事发时的圈套布置,费尽周折就是为了占个理。

    杨庆之所以敢这样布置,也得感谢在御园呆了那么多年,多少听闻了天庭的一些消息,四大天王觉得近卫军只需在天宫一带保留一支人马便够了。那到处乱跑的人马还算什么近卫军?当年天庭成立之前青主给下面人许了不少的好处,好让下面人卖命,答应了事后将外面到处跑的人马给并入四大天王麾下的,只是后来坐了天下后青主耍赖不认账了,手上始终握着这支人马不肯放,四大天王也拿青主没办法,然而合并近卫军的呼声一直在。这种情况下,青主肯定不会给四大天王吵闹的借口,必然是要保近卫军的。

    当然,若是苗毅的事干的一点都没道理,彻底被四大天王抓住了把柄,那青主也保不了他,只能是推他苗毅出来当替罪羊,责任全部要推到苗毅身上去,给下面人一个起码的交代。

    和苗毅中断联系后,寇文蓝看向唐鹤年的眼神中满是敬畏,只从一些零星消息中就将牛有德的一举一动给算的死死,目前一切都在唐鹤年的掌控中,他现在终于明白了爷爷为什么要让唐鹤年亲自出马来坐镇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这位管家一样,轩中淡然一坐,安安静静中就能将外面的事情给运筹帷幄。

    寇文蓝趁机拍了个小小的马屁,“有唐爷爷在此坐镇,这次我们寇家应该是胜券在握了!”

    唐鹤年捻子摇头道:“少爷高兴的太早了,事情未成之前最后会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那三家可不是吃素的。还有夏侯家,耳目遍天下,有那老狐狸在,随时得防备会有人出来搅局。还有天宫那位,天下都是他的主场,谁跟他玩都吃亏,不可能不知道四家的人来了这里,若是现在还不知道四家想干什么的话,那他那位置怕是也坐不了太久了。所以说,好戏才刚开始,结局如何要到最后才能见分晓,切不可以为就已经胜券在握了而疏忽大意。”

    寇文蓝试着问道:“后面还会出什么情况?”

    “少爷该你了。”落下一子的唐鹤年淡淡提醒了一声,貌似在说现在多说无益。

    寇文蓝也不敢勉强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回了棋盘上。

    云华阁,在云知秋的再三建议下,苗毅还是联系上了杨庆,想就此事征求一下杨庆的意见,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杨庆那人的脑袋瓜子还是挺好用的。然却不知为何,这里消息过去后却不得杨庆的回复,倒是徐堂然的星铃传讯来了。

    苗毅问:有事?

    徐堂然:卑职见杨庆留下的星铃有反应,知道是大人来讯,特请问大人有何事找杨庆。

    苗毅诧异:我和杨庆联系的星铃,杨庆怎么会给你?杨庆去哪了?

    徐堂然:杨庆修炼不慎差点走火入魔,吐了口血出来,说头脑浑浑噩噩难以主事,特把星铃留给了卑职,他已经告假去了家眷安置地静养去了。大人需要卑职去找他吗?

    苗毅:算了,不用了。

    徐堂然:大人,那个,卑职听说你那边出了点事情不知是真是假?

    苗毅:没什么事,就这样吧。

    中断联系后,苗毅回头把情况对云知秋一说,云知秋皱眉,摸出了星铃联系青菊问杨庆的状况。结果青菊的回应和徐堂然如出一辙,说杨庆头脑昏沉,服了药已经睡下了。

    没想到杨庆会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没办法,问不成了,苗毅只能是作罢。

    一座幽静小院内,披头散发一身轻衣便装的杨庆正躺在一张摇椅上,青菊在旁轻轻摇动,另一手上的星铃收了,对闭眼假寐的杨庆道:“大人,已经按您的意思回了。”

    杨庆轻轻“嗯”了声,问:“小世界夫人那边有回复了吗?”

    青菊道:“夫人那边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暗中布置了,一旦这边的情况真的糟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没人能再回小世界了,会立刻让小姐召集所有知道大世界情况的人和小世界的所有强者赴宴…鸠杀!”说到这,她语带颤音道:“事情真的会到那个地步吗?”

    杨庆微微睁眼叹道:“不知道!可我得做万一的准备,就算我们回不去,也得给她们母女留条活路,否则苗毅夫妇一死的消息传回,大世界和小世界的来往渠道又中断了,小世界必然要陷入群雄争霸的局面,有野心的人焉能放过他们母女?不如先下手为强铲除隐患,事后凭她们母女手上的修炼资源彻底奠定小世界第一人的位置后,小世界就是她们的了,算是我留给她们母女的一点补偿吧。记住,要再三叮嘱夫人,这事万不可让薇薇知道,这事想要成功只能是凭薇薇是苗毅女人的身份才能顺利把那些人给召集在一起,否则容易出纰漏。你先走吧,没有我的传讯不要回来了,若我也出事了…以后你一个人在大世界要多加小心。”

    青菊手一停,噗通跪在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手,激动道:“大人,一起走吧!”

    杨庆轻轻摇头,拍了拍她的手背,叹道:“不到最后我还不能走,一旦那边真的出事了,我在这也许还不会有事,毕竟在外人眼里我又没有参与这事,不见得会因那事株连苗毅的心腹手下。可我若是在这个时侯消失了,必然会引起上面怀疑我是不是参与了什么,肯定会引得上面下旨缉拿,届时你我怕是都难逃。就算上面要株连我,只要我还在,你一个侍女不见了也不会引起什么人注意,这样你我至少还能走脱一个。另,这次的事情我只是在做最坏的打算而已,青主保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加之苗毅那人我有点看不透,他身后似乎藏着不少的底牌,万一没事又让他知道我跑了,让薇薇以后怎么办?我留下是多留一条后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