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寇文蓝当即遵从回复:牛兄,义女之事暂时不要公开,等你过了三部联查这一关后再说。

    苗毅有疑虑:现在不公开,我怕云知秋的安全有误。

    寇文蓝:现在公开,云知秋的安全是保住了,可你就麻烦了,一旦让三家知道和你联姻无望,必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尤其是广天王那边,这是在他的地盘上,查办此案他又是三方之一,谁也不知道他会使什么绊子,还是小心点为妙,等你的案子定下来了,再公布也不迟。

    就差说出得不到你也不会让你落到其他人的手上,会毁了你之类的话。

    苗毅还是那句话:云知秋怎么办?

    寇文蓝:管家的意思是先拖住他们,给他们点希望,你既不要答应他们,也不要拒绝他们。三部联查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拖到查案的人来了,高冠一到,他们也就不敢再纠缠你了,必定要等到事后再说。而只要三家见有希望,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你落井下石,也不会把云知秋给怎么样,否则得罪了你岂不是要把联姻的事给搞黄,先稳住他们才能顺利助你渡过此劫。

    尽管苗毅对过此劫早有把握,可也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有道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人使坏的话还真是说不清楚,只是他还是不免担心,问:我这样做回头事情不成,岂不是耍了他们,岂不是把他们给得罪的更恨了?

    这些倒是没听唐鹤年说过,寇文蓝抬头将苗毅的意思转告。

    唐鹤年慢慢端了一旁的茶盏轻轻抿了口道:“这个不用担心,只要他渡过了此劫,后面的事情寇家会出面摆平。既然以后是一家人了,寇家自然会保他,许给三家一点利益,总比三家什么都得不到的好,总之这个不需要他操心,有人会帮他办稳妥。”

    寇文蓝立刻将意思转达给苗毅。

    苗毅还有疑虑:那三家岂是那么好糊弄的,我若是不松口。他们不见兔子不撒鹰怎么办?

    寇文蓝再次转话给唐鹤年。

    唐鹤年闻言淡淡一笑:“有些事情他接触不到,这份心情可以理解,把我的话解释给他听,告诉他。三部联查的人中有他的直属上司左督镇乙卫北斗军的都统庾重真,轩辕侯轩辕卓,这两个都是事主双方的直接牵涉人,别忘了轩辕卓不但是七十二侯之一,还是右督卫出来的。左右督卫都是陛下的人。再来一个高冠,也是陛下的人。按理说庾重真和轩辕卓是要回避此案的,可上面偏偏把这两人给派来了,陛下的意图就很清楚了。他牛有德最危险的时候是陛下盛怒之下会不会直接把他给宰了,他既然渡过了这一关,那么陛下就不会让责任落到近卫军的头上去,保他牛有德不是主要的,保的是近卫军,这里面牵涉到更高层面的争斗,他无须知道太多。只需要明白一点,陛下执意要保他,所以才会有这三个人来查案,所以那三家想不见兔子不撒鹰也不行,陛下不会让这案子拖下去牵连太大,必然会尽快办成铁案,所以他牛有德多虑了!”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更深层的内幕,寇文蓝心中暗暗嘀咕,旋即将意思转告给苗毅。

    一听这话,苗毅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这和杨庆的意思倒是差不多。虽然杨庆不知道这些,但杨庆也指明了只要他苗毅占住理,天帝那边就不会让责任落到近卫军身上,会保他苗毅。所以不用想着跑路,因此才有前面事发时的圈套布置,费尽周折就是为了占个理。

    杨庆之所以敢这样布置,也得感谢在御园呆了那么多年,多少听闻了天庭的一些消息,四大天王觉得近卫军只需在天宫一带保留一支人马便够了。那到处乱跑的人马还算什么近卫军?当年天庭成立之前青主给下面人许了不少的好处,好让下面人卖命,答应了事后将外面到处跑的人马给并入四大天王麾下的,只是后来坐了天下后青主耍赖不认账了,手上始终握着这支人马不肯放,四大天王也拿青主没办法,然而合并近卫军的呼声一直在。这种情况下,青主肯定不会给四大天王吵闹的借口,必然是要保近卫军的。

    当然,若是苗毅的事干的一点都没道理,彻底被四大天王抓住了把柄,那青主也保不了他,只能是推他苗毅出来当替罪羊,责任全部要推到苗毅身上去,给下面人一个起码的交代。

    和苗毅中断联系后,寇文蓝看向唐鹤年的眼神中满是敬畏,只从一些零星消息中就将牛有德的一举一动给算的死死,目前一切都在唐鹤年的掌控中,他现在终于明白了爷爷为什么要让唐鹤年亲自出马来坐镇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这位管家一样,轩中淡然一坐,安安静静中就能将外面的事情给运筹帷幄。

    寇文蓝趁机拍了个小小的马屁,“有唐爷爷在此坐镇,这次我们寇家应该是胜券在握了!”

    唐鹤年捻子摇头道:“少爷高兴的太早了,事情未成之前最后会是什么情况谁也说不清楚,那三家可不是吃素的。还有夏侯家,耳目遍天下,有那老狐狸在,随时得防备会有人出来搅局。还有天宫那位,天下都是他的主场,谁跟他玩都吃亏,不可能不知道四家的人来了这里,若是现在还不知道四家想干什么的话,那他那位置怕是也坐不了太久了。所以说,好戏才刚开始,结局如何要到最后才能见分晓,切不可以为就已经胜券在握了而疏忽大意。”

    寇文蓝试着问道:“后面还会出什么情况?”

    “少爷该你了。”落下一子的唐鹤年淡淡提醒了一声,貌似在说现在多说无益。

    寇文蓝也不敢勉强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回了棋盘上。

    云华阁,在云知秋的再三建议下,苗毅还是联系上了杨庆,想就此事征求一下杨庆的意见,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杨庆那人的脑袋瓜子还是挺好用的。然却不知为何,这里消息过去后却不得杨庆的回复,倒是徐堂然的星铃传讯来了。

    苗毅问:有事?

    徐堂然:卑职见杨庆留下的星铃有反应,知道是大人来讯,特请问大人有何事找杨庆。

    苗毅诧异:我和杨庆联系的星铃,杨庆怎么会给你?杨庆去哪了?

    徐堂然:杨庆修炼不慎差点走火入魔,吐了口血出来,说头脑浑浑噩噩难以主事,特把星铃留给了卑职,他已经告假去了家眷安置地静养去了。大人需要卑职去找他吗?

    苗毅:算了,不用了。

    徐堂然:大人,那个,卑职听说你那边出了点事情不知是真是假?

    苗毅:没什么事,就这样吧。

    中断联系后,苗毅回头把情况对云知秋一说,云知秋皱眉,摸出了星铃联系青菊问杨庆的状况。结果青菊的回应和徐堂然如出一辙,说杨庆头脑昏沉,服了药已经睡下了。

    没想到杨庆会在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没办法,问不成了,苗毅只能是作罢。

    一座幽静小院内,披头散发一身轻衣便装的杨庆正躺在一张摇椅上,青菊在旁轻轻摇动,另一手上的星铃收了,对闭眼假寐的杨庆道:“大人,已经按您的意思回了。”

    杨庆轻轻“嗯”了声,问:“小世界夫人那边有回复了吗?”

    青菊道:“夫人那边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暗中布置了,一旦这边的情况真的糟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没人能再回小世界了,会立刻让小姐召集所有知道大世界情况的人和小世界的所有强者赴宴…鸠杀!”说到这,她语带颤音道:“事情真的会到那个地步吗?”

    杨庆微微睁眼叹道:“不知道!可我得做万一的准备,就算我们回不去,也得给她们母女留条活路,否则苗毅夫妇一死的消息传回,大世界和小世界的来往渠道又中断了,小世界必然要陷入群雄争霸的局面,有野心的人焉能放过他们母女?不如先下手为强铲除隐患,事后凭她们母女手上的修炼资源彻底奠定小世界第一人的位置后,小世界就是她们的了,算是我留给她们母女的一点补偿吧。记住,要再三叮嘱夫人,这事万不可让薇薇知道,这事想要成功只能是凭薇薇是苗毅女人的身份才能顺利把那些人给召集在一起,否则容易出纰漏。你先走吧,没有我的传讯不要回来了,若我也出事了…以后你一个人在大世界要多加小心。”

    青菊手一停,噗通跪在了他的面前,抓住了他的手,激动道:“大人,一起走吧!”

    杨庆轻轻摇头,拍了拍她的手背,叹道:“不到最后我还不能走,一旦那边真的出事了,我在这也许还不会有事,毕竟在外人眼里我又没有参与这事,不见得会因那事株连苗毅的心腹手下。可我若是在这个时侯消失了,必然会引起上面怀疑我是不是参与了什么,肯定会引得上面下旨缉拿,届时你我怕是都难逃。就算上面要株连我,只要我还在,你一个侍女不见了也不会引起什么人注意,这样你我至少还能走脱一个。另,这次的事情我只是在做最坏的打算而已,青主保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加之苗毅那人我有点看不透,他身后似乎藏着不少的底牌,万一没事又让他知道我跑了,让薇薇以后怎么办?我留下是多留一条后路!”(~^~)

第1391章 九命狸猫?    “轰隆隆……”

    整个神阵开始崩溃!

    混沌之中,刚刚逃出生天的吕重,看着远方的那个由混阴邪气、五毒玄阴溺水、混煞衰神气等至阴至邪至毒至霉之力形成的结界坍塌、崩溃,若是吕重心神坚韧,也是感觉到一丝心有余悸。

    神阵崩溃!

    而支掌神阵的无数神兵也是真正被毁灭。

    混沌之中,一波一波的爆炸席卷开来,形成连锁的风暴。

    “可惜了!”

    看着这个坍塌的神阵,吕重暗暗摇头。

    如果这神阵没有崩溃,他还可以从里面收集海量的宝贝与无数强者的尸体。

    寂灭小公主见吕重神情颇有些低落,不由出声安慰:“主人,没什么可惜的,虫神之心我已帮你拿到,哈哈,接下来,你的虫族大军才会得到真正的大发展——”

    “小公主,刚才真是危险了,你有没有事?”吕重感激地看向正浮在自己面前的[大寂灭珠]。只不过,他的双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后怕。

    对于吕重来说,在他的心里,[大寂灭珠]的重要性是远在[虫神之心]之上的。

    他宁愿不要虫神之心,也绝对不希望[大寂灭珠]出事。

    刚才,超级血尸彻底爆炸,神阵结界崩溃,大寂灭珠一直迟迟不出来,可是让吕重担心到了极点。

    如果大寂灭珠真的出事,吕重只怕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主人,我没事!”

    寂灭小公主的声音也多了一丝温柔。对于吕重的担心。她能感应到。也更开心。

    “主人。既然大姐大没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得处理一下之前当逃兵的某货了……”

    这时候,剐龙刀却是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开始针对起鸿蒙龙珠了。

    鸿蒙龙珠顿时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一般,蹦了起来,飞至剐龙刀的前面,咆哮道:“小子。谁当逃兵了?”

    “哼,怎么,你还有脸不认账?”剐龙刀勃然大怒,“刚才的大战,我们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可是某人只是在第一次攻击了那头血尸一下,就再也没了踪影。嘿嘿,你不是逃兵谁是?”

    “靠,谁能让本龙当逃兵?我……我刚才只……只不过是迷……迷路了罢了,哪有当逃兵的心思……”全力为自己辩解。可是鸿蒙龙珠的气势却是弱了下来。

    “你丫的骗鬼呢,道器能迷路?更何况还是空间系的道器?”剐龙刀不屑地说道。一语中的。

    吕重深深地看了鸿蒙龙珠一眼,淡淡地道:“小公主,你先把龙珠禁闭起来,这次的事,等我们回到仙界再秋后算账……”

    一直以来,吕重就对鸿蒙龙珠没什么好感。

    而这次,鸿蒙龙珠的行为,是彻底地让吕重心中下了决定。

    有了大寂灭珠,鸿蒙龙珠的结局,已是早已没有了改变。它心定要被大寂灭珠吞噬、炼化、融合。而这一次的事情,让吕重的决定更加地果断。

    “好!”寂灭小公主,也是毫不犹豫,应了下来,看向鸿蒙龙珠的目光,已多了一丝冷意。

    “不……不啊……主……主人,我刚……刚才绝……绝对不是要当逃兵,真……真要如此,我……我就不会再回来了……”鸿蒙龙珠再次为自己辩解。

    可是他的辩解,却依旧那么无力。

    吕重冷酷之极,心中更是不屑。

    这鸿蒙龙珠已被[大寂灭珠]压着让吕重收服,它就算逃跑,只要吕重、大寂灭珠没有陨落,它就永远也逃不过这两人的追杀。会在第一时间被强行召唤回来。

    如果鸿蒙龙珠的器灵不从,那么,吕重与[大寂灭珠]暗中留在[鸿蒙龙珠]器灵、核心枢纽等地方的禁制,会第一时间毁了对方。

    “封印它——”吕重冷声对大寂灭珠说道,根本没有一点放过鸿蒙龙珠的意思。

    大寂灭珠的器灵也不再说话,至强的空间能量产生,一瞬间笼罩在[鸿蒙龙珠]之上。

    见吕重与大寂灭珠要动真格了,鸿蒙龙珠器灵所化的袖珍小龙,心中陡生一阵恐惧,连忙求饶:“呜……主……主人,大姐大……,我错了,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吕重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果断地向寂灭小公主挥了挥手。

    “给我收——”寂灭小公主沉声一喝,一个神秘的禁制神纹从[大寂灭珠]身上飞出,直接笼罩在鸿蒙龙珠身上。

    接着,没有任反抗之力,鸿蒙龙珠连同其器灵,直接被收入了[大寂灭珠]。

    “哈哈,活该!”剐龙刀器灵暗自一乐,自从被吕重收服,它对于鸿蒙龙珠的怨恨,就大到了极点。

    能看到鸿蒙龙珠吃瘪、受罚,它兴奋、爽快极了。

    可在同时,剐龙刀对吕重这个主人也多了一丝真正的敬畏。也更服[大寂灭珠]的管制了。

    “走吧……”

    吕重轻喝一声,伸手一招,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直接被收入体内。

    接着,大道之眼启动,至强的[破界之力]猛然产生。

    混沌之中,陡然被一道神秘的毫光射穿。

    一个淡淡的能量漩涡,就这么出现在混沌之中,把四周涌来的狂暴混沌能量给排斥开去。

    在这个能量漩涡的另一面,似乎有另一个空间存在!

    “闪——”

    吕重暗叫一声,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遁入这个能量漩涡。

    随着吕重的渗透,这个能量漩涡也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迅速消失。

    没有发现混沌中有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修行者消失掉!

    更没人发现,造成一个神阵崩溃、湮灭的人,居然会是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小辈。

    “轰隆隆……”

    空间依旧在坍塌,混沌依旧在爆炸。

    可是,没人发现,在爆炸的核心。

    有一块巨大的生机勃勃的血肉,诡异地包裹着大量的混阴邪气、五毒玄阴溺水、混煞衰神气凝聚成一个袖珍血色狸猫。

    “嗷呜……”

    一声凄厉的长嚎响起,这个袖珍血色狸猫满眼怨毒地看着吕重消失的方向,血色小嘴,没有一点可爱,相反多了一丝狰狞:“该……该死,九……九命已去其八,尚……尚余一命。人……人类,我……我与你没……没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