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隆隆……”

    整个神阵开始崩溃!

    混沌之中,刚刚逃出生天的吕重,看着远方的那个由混阴邪气、五毒玄阴溺水、混煞衰神气等至阴至邪至毒至霉之力形成的结界坍塌、崩溃,若是吕重心神坚韧,也是感觉到一丝心有余悸。

    神阵崩溃!

    而支掌神阵的无数神兵也是真正被毁灭。

    混沌之中,一波一波的爆炸席卷开来,形成连锁的风暴。

    “可惜了!”

    看着这个坍塌的神阵,吕重暗暗摇头。

    如果这神阵没有崩溃,他还可以从里面收集海量的宝贝与无数强者的尸体。

    寂灭小公主见吕重神情颇有些低落,不由出声安慰:“主人,没什么可惜的,虫神之心我已帮你拿到,哈哈,接下来,你的虫族大军才会得到真正的大发展——”

    “小公主,刚才真是危险了,你有没有事?”吕重感激地看向正浮在自己面前的[大寂灭珠]。只不过,他的双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后怕。

    对于吕重来说,在他的心里,[大寂灭珠]的重要性是远在[虫神之心]之上的。

    他宁愿不要虫神之心,也绝对不希望[大寂灭珠]出事。

    刚才,超级血尸彻底爆炸,神阵结界崩溃,大寂灭珠一直迟迟不出来,可是让吕重担心到了极点。

    如果大寂灭珠真的出事,吕重只怕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主人,我没事!”

    寂灭小公主的声音也多了一丝温柔。对于吕重的担心。她能感应到。也更开心。

    “主人。既然大姐大没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得处理一下之前当逃兵的某货了……”

    这时候,剐龙刀却是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开始针对起鸿蒙龙珠了。

    鸿蒙龙珠顿时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一般,蹦了起来,飞至剐龙刀的前面,咆哮道:“小子。谁当逃兵了?”

    “哼,怎么,你还有脸不认账?”剐龙刀勃然大怒,“刚才的大战,我们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可是某人只是在第一次攻击了那头血尸一下,就再也没了踪影。嘿嘿,你不是逃兵谁是?”

    “靠,谁能让本龙当逃兵?我……我刚才只……只不过是迷……迷路了罢了,哪有当逃兵的心思……”全力为自己辩解。可是鸿蒙龙珠的气势却是弱了下来。

    “你丫的骗鬼呢,道器能迷路?更何况还是空间系的道器?”剐龙刀不屑地说道。一语中的。

    吕重深深地看了鸿蒙龙珠一眼,淡淡地道:“小公主,你先把龙珠禁闭起来,这次的事,等我们回到仙界再秋后算账……”

    一直以来,吕重就对鸿蒙龙珠没什么好感。

    而这次,鸿蒙龙珠的行为,是彻底地让吕重心中下了决定。

    有了大寂灭珠,鸿蒙龙珠的结局,已是早已没有了改变。它心定要被大寂灭珠吞噬、炼化、融合。而这一次的事情,让吕重的决定更加地果断。

    “好!”寂灭小公主,也是毫不犹豫,应了下来,看向鸿蒙龙珠的目光,已多了一丝冷意。

    “不……不啊……主……主人,我刚……刚才绝……绝对不是要当逃兵,真……真要如此,我……我就不会再回来了……”鸿蒙龙珠再次为自己辩解。

    可是他的辩解,却依旧那么无力。

    吕重冷酷之极,心中更是不屑。

    这鸿蒙龙珠已被[大寂灭珠]压着让吕重收服,它就算逃跑,只要吕重、大寂灭珠没有陨落,它就永远也逃不过这两人的追杀。会在第一时间被强行召唤回来。

    如果鸿蒙龙珠的器灵不从,那么,吕重与[大寂灭珠]暗中留在[鸿蒙龙珠]器灵、核心枢纽等地方的禁制,会第一时间毁了对方。

    “封印它——”吕重冷声对大寂灭珠说道,根本没有一点放过鸿蒙龙珠的意思。

    大寂灭珠的器灵也不再说话,至强的空间能量产生,一瞬间笼罩在[鸿蒙龙珠]之上。

    见吕重与大寂灭珠要动真格了,鸿蒙龙珠器灵所化的袖珍小龙,心中陡生一阵恐惧,连忙求饶:“呜……主……主人,大姐大……,我错了,求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

    吕重淡淡地瞥了对方一眼,果断地向寂灭小公主挥了挥手。

    “给我收——”寂灭小公主沉声一喝,一个神秘的禁制神纹从[大寂灭珠]身上飞出,直接笼罩在鸿蒙龙珠身上。

    接着,没有任反抗之力,鸿蒙龙珠连同其器灵,直接被收入了[大寂灭珠]。

    “哈哈,活该!”剐龙刀器灵暗自一乐,自从被吕重收服,它对于鸿蒙龙珠的怨恨,就大到了极点。

    能看到鸿蒙龙珠吃瘪、受罚,它兴奋、爽快极了。

    可在同时,剐龙刀对吕重这个主人也多了一丝真正的敬畏。也更服[大寂灭珠]的管制了。

    “走吧……”

    吕重轻喝一声,伸手一招,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大寂灭珠]直接被收入体内。

    接着,大道之眼启动,至强的[破界之力]猛然产生。

    混沌之中,陡然被一道神秘的毫光射穿。

    一个淡淡的能量漩涡,就这么出现在混沌之中,把四周涌来的狂暴混沌能量给排斥开去。

    在这个能量漩涡的另一面,似乎有另一个空间存在!

    “闪——”

    吕重暗叫一声,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遁入这个能量漩涡。

    随着吕重的渗透,这个能量漩涡也像是完成了使命一般,迅速消失。

    没有发现混沌中有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修行者消失掉!

    更没人发现,造成一个神阵崩溃、湮灭的人,居然会是一个连圣人境界都不到的小辈。

    “轰隆隆……”

    空间依旧在坍塌,混沌依旧在爆炸。

    可是,没人发现,在爆炸的核心。

    有一块巨大的生机勃勃的血肉,诡异地包裹着大量的混阴邪气、五毒玄阴溺水、混煞衰神气凝聚成一个袖珍血色狸猫。

    “嗷呜……”

    一声凄厉的长嚎响起,这个袖珍血色狸猫满眼怨毒地看着吕重消失的方向,血色小嘴,没有一点可爱,相反多了一丝狰狞:“该……该死,九……九命已去其八,尚……尚余一命。人……人类,我……我与你没……没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等一个人    </br>

    当张立武的警车刚刚开进养殖基地的时候,这些养殖户便听到了刺耳的警笛声,然而已经被悲愤和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们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推搡抓挠赵长枪和牛城。。 [800]。 更新好快。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的耳边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众人心头一震,马上停下了手的动作,抬头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他们看到了几个威风凛凛的警察,还有一把冒着青烟的的手枪!

    开枪的正是张立武!他下车后,看到这帮家伙竟然真的敢对赵长枪动手,于是毫不犹豫的便鸣枪示警了。

    “干什么!想造反啊!都给我退后,退后!”张立武拎着手枪,厉声喝道。看到眼前众人都静下来后,又对旁边的刑警说道:“你们几个给我听着!给我瞪大眼睛看着,哪个不听话立刻给我铐起来!”

    “是!头儿!”三名刑警答应一声,哗啦一声将随身携带的手铐亮了出来,跟在张立武的后面迈步走向那些养殖户。

    别看这些养殖户刚才咋呼的‘挺’紧,拍着‘胸’膛让赵长枪将他们抓起来,但是此刻看到张立武拎着手枪,威风凛凛的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的心开始打退堂鼓了。他们能看的出来,眼前这位黑脸膛的警察先生可不是在和他们开玩笑。如果自己不听他的,他很可能真的会让手下将他们铐起来!

    在张立武的威‘逼’下,这些养殖户哗啦一声向两边分开,给张立武和他的手下闪开了道路。

    张立武三步两步走到赵长枪面前,用手指着面前的众人,厉声喝道:“退后!都退后!”

    众人开始纷纷后退,给赵长枪等人腾开了场子,赵长枪身边这才宽敞起来。

    张立武看着赵长枪脸上的伤,说道:“赵县长,您没事吧?”

    赵长枪嘴里发出一声苦笑,说道:“我没事。”说完后,他又对走过来的宗伟阳说道:“宗书记,你也来了。”

    宗伟阳冲赵长枪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那些养殖户大声的说道:“各位乡亲们,我是县委书记宗伟阳!我知道大家刚才失去理智的行为是由于太悲愤,所以,现在我不想追究谁的责任。我知道,兔子死了,大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心难过,但是这也不能成为大家违法犯罪的理由!别的我也不想多说,我宗伟阳今天给大家一个承诺。( )关于大家的兔子死亡一事,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让大家满意的‘交’代!县委县政fu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赔偿大家的损失!请大家务必相信县委县政fu!现在大家都散了吧。”

    宗纬呀说完后,不再废话,低声对赵长枪说道:“走吧!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还是回去想想办法吧。”

    赵长枪的目光扫视了一遍眼前的众人,微微发出一声叹息。本来赵长枪是想给他们一个承诺,就算用他自己的钱,也要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的,但是,这些养殖户刚才的行动,实在让他太伤心了。

    所以,赵长枪发出一声叹息后,便转身跟着宗伟阳离开了。牛城则跟在了赵长枪的后面,一边走还一边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些养殖户,生怕他们忽然又冲上来伤人。

    赵长枪,宗伟阳,牛城等人离开后,张立武并没有离开,他充当了管理办公室主任邹强的坚强后盾,和邹强一起让这些养殖户,将自己养殖场的死兔子都运出养殖基地,挖坑埋掉了。

    赵长枪和宗伟阳回去的时候,宗伟阳没有做自己的车,而是上了赵长枪的车,并且主动坐到了驾驶位上。

    车子启动后,宗伟阳叹了口气说道:“赵老弟,今天的事情我得批评你啊!做工作不是你这种做法啊!为什么单枪匹马和牛城就赶过来了?为什么不带上司机,带上秘书?或者多带上几个工作人员?如果你今天带上了那些人,就狠可能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同志咯,很多时候,我们当领导的出‘门’带那么多人并不是为了摆谱,而的的确确是工作需要!”

    宗伟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出‘门’不带人,是不想在老百姓面前摆领导架子,但是你不要忘了,老百姓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的,某些人还就吃这一套!你给他面子,将他们捧到人的位置上,和他们平起平坐,他们不但不认为你这个领导有水平,反而认为你这个领导肯定在官场上没有什么势力,到处吃不开。再说了,你这个当领导的,什么事情都自己干了,县政fu还要其他人干什么?比如说开车吧,你好像从来就没有用过司机吧?你不用司机,社会上就会有一个司机失业,这不利于平川县的就业形势啊!”

    赵长枪被宗伟阳的话逗笑了,宗大书记也够能‘乱’联系的,竟然将自己不用司机的事情和平川县的司机就业形势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赵长枪仔细想想,宗伟阳的话也的确有些道理。出来的‘混’的都知道镇场子,虽然官场众人不是出来‘混’的,但是道理却是一样的。

    “你是怎么想的?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宗伟阳看到赵长枪不说话,于是便问了一句。

    “等。我在等一个人。”赵长枪说道。

    “等一个人?谁?”宗伟阳疑‘惑’的问道。

    “等一个兔病防治专家,顾忌他这两天就回来了。唉!说起来也都是我的错,这批种兔的确有‘毛’病。自从刚刚运回来的时候,这位兔病防治专家就发现了问题。她曾经提醒过我,可是我问过岛国德康集团后,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问题。所以便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而那位兔病防治专家,却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并且不断的研究,最终被她研究出了这些种兔的‘毛’病,并且研制出了能大大提高幼兔免疫力的新‘药’!只要她能快点回来,我们的难关就会很快过去,一河坚冰就会全被打碎。”赵长枪说道。

    “不会吧?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这位兔病防治专家叫什么名字?”宗伟阳惊讶的问道。

    “她叫王诗韵。”赵长枪说道。

    “王诗韵?‘女’的?哦,不会又是你的待选‘女’朋友吧?”宗伟阳夸张的使劲‘揉’了一下额头,然后接着说道:“既然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不告诉那些养殖户?”

    赵长枪无奈的耸耸肩,双手一摊,说道:“我早就告诉他们了!可是没人听啊,他们都以为我在骗他们呢!唉,我就纳闷了,我好歹也是一名堂堂县长吧,说话的权威‘性’竟然还不如陈挂面那个神汉!他们宁可去相信陈挂面的话,也不相信我的话!唉!”

    “唉,看来只能等到你说的那个王诗韵到来之后,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了。但愿这些养殖户能再忍耐两天!”宗伟阳叹了口气说道。

    长‘毛’兔项目虽然不是他主导搞的,但是他毕竟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并且他也是赵长枪的朋友,所以看到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也闹心。

    赵长枪和宗伟阳都以为再过两天王诗韵就能回来了,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而今天这些养殖户闹了这么一场,连县长都给打了,应该也能出出心的一口闷气消停两天了,两天之内,这些人应该不会再闹事了。

    然而,他们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就在养殖基地出事的这天晚上,养殖户孙大壮拨通了副县长周家辉的电话,将今天下午养殖基地发生的事情都和周家辉说了一遍。

    孙大壮和周家辉是初老同学,两个人平常也经常联系。自从孙大壮家的兔子出了问题之后,孙大壮便一直请教周家辉他该怎样做才能挽回自己的损失。

    周家辉告诉孙大壮,要想挽回他的经济损失,只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一支轻竹篙难度汪洋海,众人齐划桨开动大帆船,必须将所有的养殖户都联合起来,给县委县政fu施加强大的压力,才能‘逼’迫赵长枪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

    但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要想给县委县政fu施加压力是需要勇气的。要想让所有的养殖户都联合起来给县委县政fu施压,就必须将所有养殖户心的怒火都燃烧起来!

    为了将养殖户的怒火燃烧起来,周家辉亲自给孙大壮出主意,让他暗去了一趟外省的陈挂面家!并且和陈挂面事先商量好了很多事情。然后,隔了两天,孙大壮又带着一‘波’人再次去了陈挂面的家,通过陈挂面的口,将这七八个养殖户的心火全都点燃了。

    于是这七八个人便成了在养殖户传播赵长枪坏话的火种。

    不但如此,周家辉还告诉孙大壮,赵长枪是一个贪得无厌,自‘私’自利的小人,在这次引进长‘毛’兔的过程侵吞了巨款!

    赵长枪在让养殖户将长‘毛’兔入栏的时候,假惺惺的说是以原价卖给养殖户,其实这些长‘毛’兔的购进价格根本就没有这么高!其的差价都被赵长枪一个人独吞了!

    孙大壮从周家辉口得到这些“内部机密消息”后,自然会到处传播。于是乎,赵长枪在这些养殖户之间的名声会这么差,也就不奇怪了。

    周家辉听了孙大壮的报告之后,不禁兴奋的浑身直哆嗦。他可从来没想到整天在县政fu牛‘逼’哄哄的赵长枪竟然会也有吃瘪的时候!

    “老同学,你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孙大壮说完养殖基地的事情之后,又问道。

    “应当借着大家都在气头上的机会,继续给赵长枪施压!‘逼’迫他马上赔偿大家的损失!”周家辉毫不犹豫的说道。手机请访问: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