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r>

    当张立武的警车刚刚开进养殖基地的时候,这些养殖户便听到了刺耳的警笛声,然而已经被悲愤和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们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推搡抓挠赵长枪和牛城。。 [800]。 更新好快。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的耳边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众人心头一震,马上停下了手的动作,抬头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他们看到了几个威风凛凛的警察,还有一把冒着青烟的的手枪!

    开枪的正是张立武!他下车后,看到这帮家伙竟然真的敢对赵长枪动手,于是毫不犹豫的便鸣枪示警了。

    “干什么!想造反啊!都给我退后,退后!”张立武拎着手枪,厉声喝道。看到眼前众人都静下来后,又对旁边的刑警说道:“你们几个给我听着!给我瞪大眼睛看着,哪个不听话立刻给我铐起来!”

    “是!头儿!”三名刑警答应一声,哗啦一声将随身携带的手铐亮了出来,跟在张立武的后面迈步走向那些养殖户。

    别看这些养殖户刚才咋呼的‘挺’紧,拍着‘胸’膛让赵长枪将他们抓起来,但是此刻看到张立武拎着手枪,威风凛凛的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的心开始打退堂鼓了。他们能看的出来,眼前这位黑脸膛的警察先生可不是在和他们开玩笑。如果自己不听他的,他很可能真的会让手下将他们铐起来!

    在张立武的威‘逼’下,这些养殖户哗啦一声向两边分开,给张立武和他的手下闪开了道路。

    张立武三步两步走到赵长枪面前,用手指着面前的众人,厉声喝道:“退后!都退后!”

    众人开始纷纷后退,给赵长枪等人腾开了场子,赵长枪身边这才宽敞起来。

    张立武看着赵长枪脸上的伤,说道:“赵县长,您没事吧?”

    赵长枪嘴里发出一声苦笑,说道:“我没事。”说完后,他又对走过来的宗伟阳说道:“宗书记,你也来了。”

    宗伟阳冲赵长枪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那些养殖户大声的说道:“各位乡亲们,我是县委书记宗伟阳!我知道大家刚才失去理智的行为是由于太悲愤,所以,现在我不想追究谁的责任。我知道,兔子死了,大家‘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心难过,但是这也不能成为大家违法犯罪的理由!别的我也不想多说,我宗伟阳今天给大家一个承诺。( )关于大家的兔子死亡一事,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让大家满意的‘交’代!县委县政fu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赔偿大家的损失!请大家务必相信县委县政fu!现在大家都散了吧。”

    宗纬呀说完后,不再废话,低声对赵长枪说道:“走吧!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还是回去想想办法吧。”

    赵长枪的目光扫视了一遍眼前的众人,微微发出一声叹息。本来赵长枪是想给他们一个承诺,就算用他自己的钱,也要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的,但是,这些养殖户刚才的行动,实在让他太伤心了。

    所以,赵长枪发出一声叹息后,便转身跟着宗伟阳离开了。牛城则跟在了赵长枪的后面,一边走还一边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些养殖户,生怕他们忽然又冲上来伤人。

    赵长枪,宗伟阳,牛城等人离开后,张立武并没有离开,他充当了管理办公室主任邹强的坚强后盾,和邹强一起让这些养殖户,将自己养殖场的死兔子都运出养殖基地,挖坑埋掉了。

    赵长枪和宗伟阳回去的时候,宗伟阳没有做自己的车,而是上了赵长枪的车,并且主动坐到了驾驶位上。

    车子启动后,宗伟阳叹了口气说道:“赵老弟,今天的事情我得批评你啊!做工作不是你这种做法啊!为什么单枪匹马和牛城就赶过来了?为什么不带上司机,带上秘书?或者多带上几个工作人员?如果你今天带上了那些人,就狠可能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同志咯,很多时候,我们当领导的出‘门’带那么多人并不是为了摆谱,而的的确确是工作需要!”

    宗伟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出‘门’不带人,是不想在老百姓面前摆领导架子,但是你不要忘了,老百姓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的,某些人还就吃这一套!你给他面子,将他们捧到人的位置上,和他们平起平坐,他们不但不认为你这个领导有水平,反而认为你这个领导肯定在官场上没有什么势力,到处吃不开。再说了,你这个当领导的,什么事情都自己干了,县政fu还要其他人干什么?比如说开车吧,你好像从来就没有用过司机吧?你不用司机,社会上就会有一个司机失业,这不利于平川县的就业形势啊!”

    赵长枪被宗伟阳的话逗笑了,宗大书记也够能‘乱’联系的,竟然将自己不用司机的事情和平川县的司机就业形势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赵长枪仔细想想,宗伟阳的话也的确有些道理。出来的‘混’的都知道镇场子,虽然官场众人不是出来‘混’的,但是道理却是一样的。

    “你是怎么想的?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宗伟阳看到赵长枪不说话,于是便问了一句。

    “等。我在等一个人。”赵长枪说道。

    “等一个人?谁?”宗伟阳疑‘惑’的问道。

    “等一个兔病防治专家,顾忌他这两天就回来了。唉!说起来也都是我的错,这批种兔的确有‘毛’病。自从刚刚运回来的时候,这位兔病防治专家就发现了问题。她曾经提醒过我,可是我问过岛国德康集团后,得到的答案却是没有问题。所以便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而那位兔病防治专家,却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并且不断的研究,最终被她研究出了这些种兔的‘毛’病,并且研制出了能大大提高幼兔免疫力的新‘药’!只要她能快点回来,我们的难关就会很快过去,一河坚冰就会全被打碎。”赵长枪说道。

    “不会吧?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这位兔病防治专家叫什么名字?”宗伟阳惊讶的问道。

    “她叫王诗韵。”赵长枪说道。

    “王诗韵?‘女’的?哦,不会又是你的待选‘女’朋友吧?”宗伟阳夸张的使劲‘揉’了一下额头,然后接着说道:“既然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什么不告诉那些养殖户?”

    赵长枪无奈的耸耸肩,双手一摊,说道:“我早就告诉他们了!可是没人听啊,他们都以为我在骗他们呢!唉,我就纳闷了,我好歹也是一名堂堂县长吧,说话的权威‘性’竟然还不如陈挂面那个神汉!他们宁可去相信陈挂面的话,也不相信我的话!唉!”

    “唉,看来只能等到你说的那个王诗韵到来之后,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了。但愿这些养殖户能再忍耐两天!”宗伟阳叹了口气说道。

    长‘毛’兔项目虽然不是他主导搞的,但是他毕竟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并且他也是赵长枪的朋友,所以看到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也闹心。

    赵长枪和宗伟阳都以为再过两天王诗韵就能回来了,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而今天这些养殖户闹了这么一场,连县长都给打了,应该也能出出心的一口闷气消停两天了,两天之内,这些人应该不会再闹事了。

    然而,他们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就在养殖基地出事的这天晚上,养殖户孙大壮拨通了副县长周家辉的电话,将今天下午养殖基地发生的事情都和周家辉说了一遍。

    孙大壮和周家辉是初老同学,两个人平常也经常联系。自从孙大壮家的兔子出了问题之后,孙大壮便一直请教周家辉他该怎样做才能挽回自己的损失。

    周家辉告诉孙大壮,要想挽回他的经济损失,只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一支轻竹篙难度汪洋海,众人齐划桨开动大帆船,必须将所有的养殖户都联合起来,给县委县政fu施加强大的压力,才能‘逼’迫赵长枪赔偿他们的经济损失。

    但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要想给县委县政fu施加压力是需要勇气的。要想让所有的养殖户都联合起来给县委县政fu施压,就必须将所有养殖户心的怒火都燃烧起来!

    为了将养殖户的怒火燃烧起来,周家辉亲自给孙大壮出主意,让他暗去了一趟外省的陈挂面家!并且和陈挂面事先商量好了很多事情。然后,隔了两天,孙大壮又带着一‘波’人再次去了陈挂面的家,通过陈挂面的口,将这七八个养殖户的心火全都点燃了。

    于是这七八个人便成了在养殖户传播赵长枪坏话的火种。

    不但如此,周家辉还告诉孙大壮,赵长枪是一个贪得无厌,自‘私’自利的小人,在这次引进长‘毛’兔的过程侵吞了巨款!

    赵长枪在让养殖户将长‘毛’兔入栏的时候,假惺惺的说是以原价卖给养殖户,其实这些长‘毛’兔的购进价格根本就没有这么高!其的差价都被赵长枪一个人独吞了!

    孙大壮从周家辉口得到这些“内部机密消息”后,自然会到处传播。于是乎,赵长枪在这些养殖户之间的名声会这么差,也就不奇怪了。

    周家辉听了孙大壮的报告之后,不禁兴奋的浑身直哆嗦。他可从来没想到整天在县政fu牛‘逼’哄哄的赵长枪竟然会也有吃瘪的时候!

    “老同学,你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孙大壮说完养殖基地的事情之后,又问道。

    “应当借着大家都在气头上的机会,继续给赵长枪施压!‘逼’迫他马上赔偿大家的损失!”周家辉毫不犹豫的说道。手机请访问:

第一五四九章 神转折    苗毅翻了个白眼,“别闹了,傻子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现在哪是扯这个的时候,他赶紧摇晃星铃追问:寇兄,我几斤几两自己太清楚了,你说的这事牛某委实难以置信,我这里刚出这么大的事,他们要嫁女儿给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诚心求教啊!

    寇文蓝:我听说牛兄的师傅是火修罗,不知是真是假?

    苗毅又是一愣,怎么扯到火修罗头上来了,回:不瞒寇兄,我因缘巧合下得了火修罗的真传,说我是火修罗的弟子也不无不可,算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吧。可我师傅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难不成这事还和我师傅有关?

    寇文蓝立刻看向唐鹤年:“他自己承认了自己是火修罗的弟子,说因缘巧合下得了火修罗的真传。”

    “得了真传,真传…”唐鹤年嘀咕一声,又点了点头。

    寇文蓝遂继续回复:牛兄,看来你是低估了你那师傅当年的威风,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时代相隔遥远,如今有几个还会提起他的,我们这一辈的几乎就没人知道,总之你师傅当年乃是横行天下的人物!现在你该懂了吧,这送上门的好事就是看上了你的这份传承,想招揽你!

    苗毅皱眉,他倒是听玉灵真人说过火修罗当年是个厉害的人物,但是没想到作古这么久还能惊动四大天王,不禁暗暗埋怨高冠,怎么给自己折腾出这么个身份来,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嘛。

    想了想又试着问:难道寇兄之前在梨园许妹之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寇文蓝:牛兄,你这话就过了,我那时纯粹是想帮你,而且我那时也不知道你是火修罗的弟子,我也是刚才从管家口中才得知,这事也是最近一段时间传出来的,也不知是从哪传出来的妖风。说你是火修罗的弟子,你若是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这事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再说了,牛兄既然已经拒绝了,嫁妹的事我就不会再提了。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苗毅:不是我不相信寇兄,只是贵府管家突然这个时候驾到,不知是?

    寇文蓝:跟你直说了吧,管家来此就是来坏你好事的!就是因为听说了这事,获悉那三家派出了有头脸的人物来。家里怕一般人来降不住那三家,特意派管家来坐镇,来把你这亲事给搅黄的!当然,管家刚才也说了,家里面有交代,上次鬼市的事情寇家承了你的人情,你若不愿寇家坏你的好事,只管言明,寇家保证不再插手这事,不管你娶了哪家的闺女。回头寇家都会送上一份重礼,言出必行!

    说的这么直白,倒是让苗毅心生好感,可是他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不敢轻易掺和进寇家那么深的水里去,回复婉拒:当初令妹之事,牛某已经拒绝,可见牛某心意已决,寇兄放心。这事用不着寇家出手,不管哪家的我都不会娶,定当一并拒绝!

    寇文蓝立刻告知唐鹤年:“他说不用寇家出手,他会一并拒绝。谁家的都不会娶。”

    “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是高估了他?或是在装糊涂?我都亲自来了,由得了他吗?”唐鹤年冷哼一声,道:“没时间跟他绕,直接挑明吧。”

    寇文蓝点头,继续回复:拒绝他们怕是不行,除非牛兄不是真心喜欢云老板。想逼死云老板!

    苗毅眯眼:怎讲?

    寇文蓝:牛兄若不在酉丁域搞出这场事,云老板还能保全一命。牛兄若没被三家看中也没事,酉丁域的事能怎么了就怎么了,可既然三家已经看中了,三家这么高层的人物已经出手了,说句不中听的,还不是如今的牛兄能挡的。牛兄为个女人搞出这么大的事,可见这女人在牛兄心目中的重要性,牛兄若不答应,他们必然认为云老板才是阻碍,你觉得云老板还有命在吗?就算牛兄答应了娶谁家的闺女,云老板也还是死路一条,因为牛兄为云老板做的太过了,云老板不死,闺女嫁给你会觉得膈应,重点是以后还不知道牛兄会为云老板干出什么事来!三家既然已经出手,没相应的势力来破局,根本不是牛兄能挽转的!

    闻听此言,苗毅嘴角狠狠抽了下,他当初下定决心干这事的时候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是在置云知秋于死地,关键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几位天王竟然会想着把闺女嫁给他。

    见苗毅神色不对,云知秋担忧道:“怎么了?”

    就在这时,苗毅又摸出一只星铃,闻讯之后脸色越发一沉。

    消息是雪儿传来的,雪儿途中突然被高手截住,连还手都来不及就被对方给擒住了,将她给搜查了一遍,把红尘也给搜了出来。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并未为难她们,也分文未取,又将她们给放了,雪儿被搞的有些莫名其妙。

    若在之前苗毅可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听了寇文蓝的话瞬间就明白了,有人在防备云知秋跑掉,如今这九环星已经成了几大势力的角力场。

    “欺人太甚!”苗毅恨恨一声,回复雪儿表示没事,小心有人跟踪,照计划去和阎修碰头。旋即又看向云知秋,黯然轻叹一声道:“悔不该不听你劝,我这次怕是害了你……”将寇文蓝的话给转述了一遍,又将雪儿刚才的遭遇复述了一遍。

    云知秋愣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如此复杂,默然低头道:“不知寇家又能有什么办法,就怕寇家也是不安好心。”

    千儿听了这些也吓了一跳,一脸焦虑地看看苗毅又看看云知秋。

    苗毅又摇动星铃问:不知寇家有什么办法助我?

    寇文蓝:不瞒牛兄,寇家也动过和他们一样的念头,可鬼市已经承了牛兄的人情,我爷爷说做人不能太过分,若连起码的知恩图报也做不到,何以立足于天下。不过寇家也不是没有私心,所以爷爷折中了一个几全齐美的办法,既能成全牛兄和云老板,也能破其他三家的局,还能保云老板,同时也能保全两家的交情。

    还有这样的好办法?苗毅惊讶,忙问:愿闻其详!

    寇文蓝:在此之前,管家让我问一句,你和云老板是仅限于男女之情,还是真的想白头到老?

    苗毅和云知秋自然不会是玩玩而已,当即回:后者!自然是想白头到老!

    寇文蓝:管家转达了我爷爷的意思,说你如果愿意的话,我爷爷愿收云老板为‘义女’,回头你和云老板的婚事寇家帮你们操办!

    苗毅这下真的是傻眼了,也不知是该惊喜还是该什么的,这也太神转折了,做梦也想不到会冒出这一出来。

    云知秋问:“寇家是不是提了什么要求?”

    苗毅突然露出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你还别说,寇家还真出了个好主意,只要遵做了什么事都没有,不但能保你,我们也能继续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估计以后也没人敢轻易动你了,倒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我一个后顾之忧。我算是服了他们,竟然连这办法也想的出来,谁要是跟这帮人玩还不得被他们给玩死!”

    云知秋诧异道:“什么好办法?”

    苗毅脸上保持着哭笑不得的表情,“义女!”

    “义女?”云知秋愕然:“什么义女?”

    苗毅:“寇天王放话了,愿收你为义女,然后给我们操办婚事!这办法还真是给他们想绝了,他们遂愿了,我们也无恙了,只是今后你我怕是要成为寇家的人了。哎!可我在想啊,他若是知道自己收了魔道圣主的孙女为义女,而我又是无量道圣主的话,不知那位寇天王会做何感想,我都不知道是该夸他聪明绝顶,还是该说他聪明反被聪明误,这种能把寇家拖下水的好办法他怎么就想出来了呢?我说秋姐儿,这算是我们上了寇家的贼船,还是寇家上了我们的贼船呢?”

    惊呆了!云知秋真的是惊呆了。

    千儿在旁亦是目瞪口呆,刚才还觉得惊心动魄的事情突然就转折成了这样,脑袋都有点跟不上趟。

    “这…这…”云知秋结结巴巴,有点手足无措道:“我们要答应吗?”

    苗毅戏谑道:“这得问你啊!你若愿意,我能有什么意见,反正你我都知道不过是和寇家相互利用而已,不过这份人情还真是欠大了,不得不佩服寇家的老辣。”

    云知秋顿时也哭笑不得,“前面还顶着一个寡妇的名头,一转眼又变成了寇天王的义女,这都什么跟什么。”摇了阵头,旋即又苦笑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不得不佩服寇家的高明,让你想拒绝都拒绝不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你应了吧。”

    苗毅点了点头,摇动星铃回复:寇家的美意无以为拒,云知秋只好高攀了!

    “答应了!”寇文蓝对唐鹤年乐呵呵笑道:“只怕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寇家能想出这主意来,就是我以后要吃点亏了,平白多了个姑姑和姑父。”

    “身份差距的鸿沟迷人心眼,若非王爷灵机一动,老奴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唐鹤年亦好笑一声,又盯着棋盘云淡风轻道:“可以走下一步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