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苗毅翻了个白眼,“别闹了,傻子也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现在哪是扯这个的时候,他赶紧摇晃星铃追问:寇兄,我几斤几两自己太清楚了,你说的这事牛某委实难以置信,我这里刚出这么大的事,他们要嫁女儿给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诚心求教啊!

    寇文蓝:我听说牛兄的师傅是火修罗,不知是真是假?

    苗毅又是一愣,怎么扯到火修罗头上来了,回:不瞒寇兄,我因缘巧合下得了火修罗的真传,说我是火修罗的弟子也不无不可,算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吧。可我师傅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难不成这事还和我师傅有关?

    寇文蓝立刻看向唐鹤年:“他自己承认了自己是火修罗的弟子,说因缘巧合下得了火修罗的真传。”

    “得了真传,真传…”唐鹤年嘀咕一声,又点了点头。

    寇文蓝遂继续回复:牛兄,看来你是低估了你那师傅当年的威风,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时代相隔遥远,如今有几个还会提起他的,我们这一辈的几乎就没人知道,总之你师傅当年乃是横行天下的人物!现在你该懂了吧,这送上门的好事就是看上了你的这份传承,想招揽你!

    苗毅皱眉,他倒是听玉灵真人说过火修罗当年是个厉害的人物,但是没想到作古这么久还能惊动四大天王,不禁暗暗埋怨高冠,怎么给自己折腾出这么个身份来,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嘛。

    想了想又试着问:难道寇兄之前在梨园许妹之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寇文蓝:牛兄,你这话就过了,我那时纯粹是想帮你,而且我那时也不知道你是火修罗的弟子,我也是刚才从管家口中才得知,这事也是最近一段时间传出来的,也不知是从哪传出来的妖风。说你是火修罗的弟子,你若是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这事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再说了,牛兄既然已经拒绝了,嫁妹的事我就不会再提了。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苗毅:不是我不相信寇兄,只是贵府管家突然这个时候驾到,不知是?

    寇文蓝:跟你直说了吧,管家来此就是来坏你好事的!就是因为听说了这事,获悉那三家派出了有头脸的人物来。家里怕一般人来降不住那三家,特意派管家来坐镇,来把你这亲事给搅黄的!当然,管家刚才也说了,家里面有交代,上次鬼市的事情寇家承了你的人情,你若不愿寇家坏你的好事,只管言明,寇家保证不再插手这事,不管你娶了哪家的闺女。回头寇家都会送上一份重礼,言出必行!

    说的这么直白,倒是让苗毅心生好感,可是他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不敢轻易掺和进寇家那么深的水里去,回复婉拒:当初令妹之事,牛某已经拒绝,可见牛某心意已决,寇兄放心。这事用不着寇家出手,不管哪家的我都不会娶,定当一并拒绝!

    寇文蓝立刻告知唐鹤年:“他说不用寇家出手,他会一并拒绝。谁家的都不会娶。”

    “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是高估了他?或是在装糊涂?我都亲自来了,由得了他吗?”唐鹤年冷哼一声,道:“没时间跟他绕,直接挑明吧。”

    寇文蓝点头,继续回复:拒绝他们怕是不行,除非牛兄不是真心喜欢云老板。想逼死云老板!

    苗毅眯眼:怎讲?

    寇文蓝:牛兄若不在酉丁域搞出这场事,云老板还能保全一命。牛兄若没被三家看中也没事,酉丁域的事能怎么了就怎么了,可既然三家已经看中了,三家这么高层的人物已经出手了,说句不中听的,还不是如今的牛兄能挡的。牛兄为个女人搞出这么大的事,可见这女人在牛兄心目中的重要性,牛兄若不答应,他们必然认为云老板才是阻碍,你觉得云老板还有命在吗?就算牛兄答应了娶谁家的闺女,云老板也还是死路一条,因为牛兄为云老板做的太过了,云老板不死,闺女嫁给你会觉得膈应,重点是以后还不知道牛兄会为云老板干出什么事来!三家既然已经出手,没相应的势力来破局,根本不是牛兄能挽转的!

    闻听此言,苗毅嘴角狠狠抽了下,他当初下定决心干这事的时候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是在置云知秋于死地,关键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几位天王竟然会想着把闺女嫁给他。

    见苗毅神色不对,云知秋担忧道:“怎么了?”

    就在这时,苗毅又摸出一只星铃,闻讯之后脸色越发一沉。

    消息是雪儿传来的,雪儿途中突然被高手截住,连还手都来不及就被对方给擒住了,将她给搜查了一遍,把红尘也给搜了出来。不过奇怪的是,对方并未为难她们,也分文未取,又将她们给放了,雪儿被搞的有些莫名其妙。

    若在之前苗毅可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听了寇文蓝的话瞬间就明白了,有人在防备云知秋跑掉,如今这九环星已经成了几大势力的角力场。

    “欺人太甚!”苗毅恨恨一声,回复雪儿表示没事,小心有人跟踪,照计划去和阎修碰头。旋即又看向云知秋,黯然轻叹一声道:“悔不该不听你劝,我这次怕是害了你……”将寇文蓝的话给转述了一遍,又将雪儿刚才的遭遇复述了一遍。

    云知秋愣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得如此复杂,默然低头道:“不知寇家又能有什么办法,就怕寇家也是不安好心。”

    千儿听了这些也吓了一跳,一脸焦虑地看看苗毅又看看云知秋。

    苗毅又摇动星铃问:不知寇家有什么办法助我?

    寇文蓝:不瞒牛兄,寇家也动过和他们一样的念头,可鬼市已经承了牛兄的人情,我爷爷说做人不能太过分,若连起码的知恩图报也做不到,何以立足于天下。不过寇家也不是没有私心,所以爷爷折中了一个几全齐美的办法,既能成全牛兄和云老板,也能破其他三家的局,还能保云老板,同时也能保全两家的交情。

    还有这样的好办法?苗毅惊讶,忙问:愿闻其详!

    寇文蓝:在此之前,管家让我问一句,你和云老板是仅限于男女之情,还是真的想白头到老?

    苗毅和云知秋自然不会是玩玩而已,当即回:后者!自然是想白头到老!

    寇文蓝:管家转达了我爷爷的意思,说你如果愿意的话,我爷爷愿收云老板为‘义女’,回头你和云老板的婚事寇家帮你们操办!

    苗毅这下真的是傻眼了,也不知是该惊喜还是该什么的,这也太神转折了,做梦也想不到会冒出这一出来。

    云知秋问:“寇家是不是提了什么要求?”

    苗毅突然露出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你还别说,寇家还真出了个好主意,只要遵做了什么事都没有,不但能保你,我们也能继续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估计以后也没人敢轻易动你了,倒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我一个后顾之忧。我算是服了他们,竟然连这办法也想的出来,谁要是跟这帮人玩还不得被他们给玩死!”

    云知秋诧异道:“什么好办法?”

    苗毅脸上保持着哭笑不得的表情,“义女!”

    “义女?”云知秋愕然:“什么义女?”

    苗毅:“寇天王放话了,愿收你为义女,然后给我们操办婚事!这办法还真是给他们想绝了,他们遂愿了,我们也无恙了,只是今后你我怕是要成为寇家的人了。哎!可我在想啊,他若是知道自己收了魔道圣主的孙女为义女,而我又是无量道圣主的话,不知那位寇天王会做何感想,我都不知道是该夸他聪明绝顶,还是该说他聪明反被聪明误,这种能把寇家拖下水的好办法他怎么就想出来了呢?我说秋姐儿,这算是我们上了寇家的贼船,还是寇家上了我们的贼船呢?”

    惊呆了!云知秋真的是惊呆了。

    千儿在旁亦是目瞪口呆,刚才还觉得惊心动魄的事情突然就转折成了这样,脑袋都有点跟不上趟。

    “这…这…”云知秋结结巴巴,有点手足无措道:“我们要答应吗?”

    苗毅戏谑道:“这得问你啊!你若愿意,我能有什么意见,反正你我都知道不过是和寇家相互利用而已,不过这份人情还真是欠大了,不得不佩服寇家的老辣。”

    云知秋顿时也哭笑不得,“前面还顶着一个寡妇的名头,一转眼又变成了寇天王的义女,这都什么跟什么。”摇了阵头,旋即又苦笑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找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不得不佩服寇家的高明,让你想拒绝都拒绝不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你应了吧。”

    苗毅点了点头,摇动星铃回复:寇家的美意无以为拒,云知秋只好高攀了!

    “答应了!”寇文蓝对唐鹤年乐呵呵笑道:“只怕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寇家能想出这主意来,就是我以后要吃点亏了,平白多了个姑姑和姑父。”

    “身份差距的鸿沟迷人心眼,若非王爷灵机一动,老奴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唐鹤年亦好笑一声,又盯着棋盘云淡风轻道:“可以走下一步了。”(未完待续。)

第1390章 虫神之心到手    第1390章

    吕重更是骇然发现,它那个被炸掉的巨头,伤口更是诡异地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愈合。似乎有从新长出一个脑袋的趋势!

    可就在此时,剐龙刀开始疯狂在超级血尸的体内旋转、钻动。全力破坏着超级血尸的身体。

    同时,九玄寒龙冰棺也再次闪至,已迎风长到亿万万公里的超级冰棺,带着无边的神力猛然轰向超级血尸……

    刚挣脱[大寂灭珠]空间之力的束缚,超级血尸已有了极速闪避的实力。

    可偏偏四周的[金晶神焱]也开始化整为零,分成一小股一小股缠向了它的两条后腿。

    同时,别忘了它的两条前腿,一条被斩断,另一条也直接被至强寒气冻伤。

    如今身体一动,牵一而发动全身。

    结果,非但没有闪离原地,甚至它的巨大身子再次狠狠地砸掉在地上。

    “轰……”

    这时候,超级血尸根本就再也无法反应过来,直接被[九玄寒龙冰棺]重重地轰砸在背上。

    “嗷呜——”

    明明已没有了头颅,可它依旧还能发出悲惨的嗷叫,身上阴煞邪气疯狂凝聚,似乎要发出至强一击。

    “不好,这家伙要玩命了,大家联手发出全力一击——”吕重惊得大喊。

    [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都是超级道器,战斗经验也是非常丰富。

    发现这超级血尸一连承受大家多次联手攻击还没有死亡,也是心中一凛。可不敢给对方机会发动最后一击。

    “咻——”

    九玄寒龙冰棺释放无穷寒气。一瞬间疯狂向超级血尸的背上传输。

    瞬间。几乎就冻僵了超级血尸全身万分之一的面积。

    冻住其万分之一的面积,不是九玄寒龙冰棺的寒气攻击不力,而这头超级血尸的身体实在是太巨大了。

    大寂灭珠则是直接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

    几万柄超级巨大的空间刃,一柄柄地轰入超级血尸的体内,开始疯狂地破坏其尸体。

    剐龙刀,更是在超级血尸的体内,上窜下钻,疯狂地大搞特搞敌后破坏。

    短短时间之内。超级血尸巨大的可媲美超级星河的身体,在内部已被破坏得支离破碎。

    吕重也没有闲着!

    他强行调控着金晶神焱,从一个个漏洞、伤口,钻入其体内。

    “轰隆隆……”

    多方联手,超级血尸的身体开始坍塌。

    一时间,血流成河!

    其尸身之上,那无穷无尽的脓包破裂,大量的九幽黄泉水、暗冥死水、灭神皇水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澎湃成超级高大的洪峰。汇入死亡之河。

    “轰隆隆……”

    剧毒的血液如起了超级化学反应一般,发出如雷的暴响。

    整个空间也开始疯狂震荡起来。

    发现这种情况。吕重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就对[大寂灭珠]传音:“不好,这方空间要崩溃了,小公主,快……快帮我把[虫神之心]找出来……”

    在吕重的潜意识里,就相信[大寂灭珠]能帮到自己。

    “行,那你自己小心,我去也——”

    大寂灭珠身上漆光暴涨,顿时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猛地钻入超级血尸的体内。

    吕重全力飞向更高的空中,并果断召唤出混沌十二品青莲保护自己,镇压自身的气运,防止气运被吞噬。

    毕竟,吕重的实力偏弱,没有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罩守护,这个世界的暗冥死水、灭神皇水足以轻松让他陨落。

    甚至,他未必能抵抗这个空间的至强神诅与各种凶邪之气。

    而有了[混沌十二品青莲]的守护,吕重足以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受伤。

    “呼呼呼……”

    空中剩余的一些金晶神焱,也是疯狂地点燃、灼烧,化出更璀璨的金色火海,准备与这方空间的至阴邪力相抗。

    可惜,上次在[皓阳神宫]附近收取的[金晶神火]太少了。

    在进入这方空间之前,就已经消耗了不少。现在,面对这超级血尸,金晶神焱几乎折损了近九成。

    这仅剩的一成金晶神焱,哪里能是这方空间的所有至阴邪力的对手?

    随着一**爆炸、湮灭之后,吕重手上的金晶神焱几乎完全消耗掉。

    而[大寂灭珠]内剩余的金晶神焱,也几乎不超过一百朵了!

    “咻……”

    在吕重的急切等待中,剐龙刀最先闪出。

    接着,九玄寒龙冰棺也跟着闪回,护在吕重的身边。

    “轰隆隆……”

    整个空间,突然发出更恐怖的爆炸与坍塌。

    这样的爆炸与坍塌,几乎比几十个宇宙的爆炸、坍塌的声势还要巨大得多。

    面对这种情况,吕重也是心生惧意与担心,害怕大寂灭珠一个撤退不及时就会被伤到。

    一时间,吕重内心紧张到了极点。

    这大寂灭珠,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一直以来,吕重都明白,如果没有大寂灭珠的帮助与引路,他绝对不会成长得这么快。

    更不可能达到如今这样强大的境界!

    同时,也因为一直有大寂灭珠的陪伴,吕重在心中已完全把大寂灭珠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人。

    正因为如此,吕重的心神也开始有些松动,甚至有失守的趋势!

    强压下心中的担心,吕重认真地等着[大寂灭珠]的回归。

    至于那个只出手一次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的[鸿蒙龙珠],在吕重的心里几乎没有一点地位了。

    “咻——”

    突然,一道漆光从超级巨尸的体内钻出。

    正是大寂灭珠!

    “哈哈,主人,那虫神之心已取出,咱们大功告成,可以离开了……”

    一个欢喜的声音在吕重的心中响起。

    “走,我们快离开——”吕重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问大寂灭珠要虫神之心,而是直接准备离开!

    这时候,几乎整个空间都快要坍塌了,再不离开,就算能活下来,只怕也会被波及而重伤。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早就开启的大道之眼,全力激发破界之力。

    裹着几件道器就准备离开!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早就开启的大道之眼,全力激发破界之力。

    裹着几件道器就准备离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