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1390章

    吕重更是骇然发现,它那个被炸掉的巨头,伤口更是诡异地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愈合。似乎有从新长出一个脑袋的趋势!

    可就在此时,剐龙刀开始疯狂在超级血尸的体内旋转、钻动。全力破坏着超级血尸的身体。

    同时,九玄寒龙冰棺也再次闪至,已迎风长到亿万万公里的超级冰棺,带着无边的神力猛然轰向超级血尸……

    刚挣脱[大寂灭珠]空间之力的束缚,超级血尸已有了极速闪避的实力。

    可偏偏四周的[金晶神焱]也开始化整为零,分成一小股一小股缠向了它的两条后腿。

    同时,别忘了它的两条前腿,一条被斩断,另一条也直接被至强寒气冻伤。

    如今身体一动,牵一而发动全身。

    结果,非但没有闪离原地,甚至它的巨大身子再次狠狠地砸掉在地上。

    “轰……”

    这时候,超级血尸根本就再也无法反应过来,直接被[九玄寒龙冰棺]重重地轰砸在背上。

    “嗷呜——”

    明明已没有了头颅,可它依旧还能发出悲惨的嗷叫,身上阴煞邪气疯狂凝聚,似乎要发出至强一击。

    “不好,这家伙要玩命了,大家联手发出全力一击——”吕重惊得大喊。

    [大寂灭珠]、[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都是超级道器,战斗经验也是非常丰富。

    发现这超级血尸一连承受大家多次联手攻击还没有死亡,也是心中一凛。可不敢给对方机会发动最后一击。

    “咻——”

    九玄寒龙冰棺释放无穷寒气。一瞬间疯狂向超级血尸的背上传输。

    瞬间。几乎就冻僵了超级血尸全身万分之一的面积。

    冻住其万分之一的面积,不是九玄寒龙冰棺的寒气攻击不力,而这头超级血尸的身体实在是太巨大了。

    大寂灭珠则是直接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

    几万柄超级巨大的空间刃,一柄柄地轰入超级血尸的体内,开始疯狂地破坏其尸体。

    剐龙刀,更是在超级血尸的体内,上窜下钻,疯狂地大搞特搞敌后破坏。

    短短时间之内。超级血尸巨大的可媲美超级星河的身体,在内部已被破坏得支离破碎。

    吕重也没有闲着!

    他强行调控着金晶神焱,从一个个漏洞、伤口,钻入其体内。

    “轰隆隆……”

    多方联手,超级血尸的身体开始坍塌。

    一时间,血流成河!

    其尸身之上,那无穷无尽的脓包破裂,大量的九幽黄泉水、暗冥死水、灭神皇水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澎湃成超级高大的洪峰。汇入死亡之河。

    “轰隆隆……”

    剧毒的血液如起了超级化学反应一般,发出如雷的暴响。

    整个空间也开始疯狂震荡起来。

    发现这种情况。吕重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就对[大寂灭珠]传音:“不好,这方空间要崩溃了,小公主,快……快帮我把[虫神之心]找出来……”

    在吕重的潜意识里,就相信[大寂灭珠]能帮到自己。

    “行,那你自己小心,我去也——”

    大寂灭珠身上漆光暴涨,顿时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猛地钻入超级血尸的体内。

    吕重全力飞向更高的空中,并果断召唤出混沌十二品青莲保护自己,镇压自身的气运,防止气运被吞噬。

    毕竟,吕重的实力偏弱,没有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罩守护,这个世界的暗冥死水、灭神皇水足以轻松让他陨落。

    甚至,他未必能抵抗这个空间的至强神诅与各种凶邪之气。

    而有了[混沌十二品青莲]的守护,吕重足以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受伤。

    “呼呼呼……”

    空中剩余的一些金晶神焱,也是疯狂地点燃、灼烧,化出更璀璨的金色火海,准备与这方空间的至阴邪力相抗。

    可惜,上次在[皓阳神宫]附近收取的[金晶神火]太少了。

    在进入这方空间之前,就已经消耗了不少。现在,面对这超级血尸,金晶神焱几乎折损了近九成。

    这仅剩的一成金晶神焱,哪里能是这方空间的所有至阴邪力的对手?

    随着一**爆炸、湮灭之后,吕重手上的金晶神焱几乎完全消耗掉。

    而[大寂灭珠]内剩余的金晶神焱,也几乎不超过一百朵了!

    “咻……”

    在吕重的急切等待中,剐龙刀最先闪出。

    接着,九玄寒龙冰棺也跟着闪回,护在吕重的身边。

    “轰隆隆……”

    整个空间,突然发出更恐怖的爆炸与坍塌。

    这样的爆炸与坍塌,几乎比几十个宇宙的爆炸、坍塌的声势还要巨大得多。

    面对这种情况,吕重也是心生惧意与担心,害怕大寂灭珠一个撤退不及时就会被伤到。

    一时间,吕重内心紧张到了极点。

    这大寂灭珠,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一直以来,吕重都明白,如果没有大寂灭珠的帮助与引路,他绝对不会成长得这么快。

    更不可能达到如今这样强大的境界!

    同时,也因为一直有大寂灭珠的陪伴,吕重在心中已完全把大寂灭珠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人。

    正因为如此,吕重的心神也开始有些松动,甚至有失守的趋势!

    强压下心中的担心,吕重认真地等着[大寂灭珠]的回归。

    至于那个只出手一次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的[鸿蒙龙珠],在吕重的心里几乎没有一点地位了。

    “咻——”

    突然,一道漆光从超级巨尸的体内钻出。

    正是大寂灭珠!

    “哈哈,主人,那虫神之心已取出,咱们大功告成,可以离开了……”

    一个欢喜的声音在吕重的心中响起。

    “走,我们快离开——”吕重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问大寂灭珠要虫神之心,而是直接准备离开!

    这时候,几乎整个空间都快要坍塌了,再不离开,就算能活下来,只怕也会被波及而重伤。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早就开启的大道之眼,全力激发破界之力。

    裹着几件道器就准备离开!

    没有任何犹豫,吕重早就开启的大道之眼,全力激发破界之力。

    裹着几件道器就准备离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打不还手 骂不还口    赵长枪本来以为,自己说出小兔子已经有救的消息,能缓解一下大家紧张的情绪,让他大家能变得理智一些的。八零电子书/

    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人群中又有人喊道:“赵长枪,你就不用欺骗我们了!你是不是将我么当成三岁小孩啊?可以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当初陈挂面曾经告诫我们,让我们不要让兔子入栏,可是你不但信誓旦旦的表示,这些兔子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还把陈挂面弄过来,让他和你一起忽悠我们!结果现在怎么样?现在兔子都死了!陈挂面当初的话应验了!”

    这个人说完后,又在人群中大声喊道:“乡亲们,你们还相信这个县长的话吗?”

    “不相信!”几乎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琼楼镇镇委书记牛城看着面前群情激奋的众人,不禁怒声喝道:“大家都别吵!吵什么吵?陈挂面就是一个神汉,那天晚上他可是在大家面前亲口承认他以前所说的一切都是谣言的!连他自己都承认他之前的话是谣言了,你们怎么还能相信?”

    牛城的话刚说完,便听到有人喊道:“牛城,你不要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前几天已经亲自去问过陈挂面。他都说了,那天晚上他就是被你们逼着过来的!他说的那些话也是违心的!根本不作数,他之前说的那些话才作数!”

    华国农民都有一个特点,当他们作为个体的时候,遇到事情常常会前怕狼后怕虎,行事谨小慎微,但是一旦当人数达到一定的程度,当他们成为一个整体的时候,这些人就是无所畏惧的!别说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县长和一个镇委书记,就是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联合国秘书长,他们也无所畏惧!

    牛城被这些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些人简直是无知,愚蠢!

    “如果陈挂面真的像你们说的这么厉害,他怎么能被我强逼过来?大家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赵长枪忽然说道。

    “陈挂面说了,他虽然神通广大,但是赵县长也不是凡人,而是玉皇大帝身上的跳蚤下凡。你的身上流淌着玉皇大帝的血,所以陈挂面才不得不听你的!”有人马上喊道。

    赵长枪早就听到众人议论这个事情了,于是他也不以为意,只是说道:“既然大家认为陈挂面这么厉害,为什么不让他来帮着大家将兔子救活过来?”

    “我们去找过陈挂面,陈挂面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已经没有办法。目前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追回我们的经济损失!赵长枪你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有人马上喊道。

    “对,赔偿我们的损失!县政府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

    “我们不养兔子了!我们不承包养殖场了,我们只想拿回我们的钱!”

    众人七嘴八舌的喊道。

    由于之前几天的谣传,这些人早已经在心中恨透了赵长枪,此刻听到赵长枪还在质疑陈挂面的话,于是一个个的全被气昏了头脑。他们竟然一边嚷嚷,一便迈步朝赵长枪逼了过来!

    牛城看着离他和赵长枪越来越近的众人,不禁急的满头大汗,大声嚷嚷道:“站住,大家都站住!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这是咱们县长!你们不能胡来!谁敢乱来,我马上喊警察来将他抓起来!”

    牛城这一喊坏事了!

    如果眼前只有一个或者十几个人,牛城说将他们抓起来,他们或许会害怕,但是现在,这些人不但不害怕,反而更愤怒了!只见他们一边朝赵长枪这边挤过来,一边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膛,口中不断的吼道:“来啊!来抓我!为了这些兔子,我已经倾家荡产!你们就把我抓起来吧,最好连我的老婆孩子也抓起来!让我们一家人都去吃公家饭!省的在外面活的憋屈受罪。”

    “来啊!来抓我们啊!谁不马上将我们抓起来谁是孬种!”

    “来抓我们啊!我们真应该让记者来看看我们伟大的县长是怎样为人民服务的!他不但坑了大家,让大家陪的血本无归,还要将大家抓起来啊!”

    赵长枪看着眼前群情激奋的众人,也有些束手无策了!现在这些养殖户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将所有的怒火也全都撒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平息众人的怒火了!

    赵长枪知道,此时哪怕他告诉大家,他一个小时后,就会赔偿大家的损失,他们也不会相信了,除非自己立刻将钱摆在他们面前,赔偿他们的损失,不然说啥都是白瞎!

    可是就算赵长枪想用自己的钱赔偿他们,仓促之间他又从哪里去弄那么多钱?

    此时众人已经到了赵长枪和牛城面前,将他们两人挤在了中间,有的人甚至已经开始推搡牛城和赵长枪!

    说实话,如果动真格的,这些人根本不够赵长枪几脚踹的,连给赵长枪塞牙缝都不够!可是这些人都是平川县的老百姓,都是赵长枪治下的子民,虽然现在他们的脑袋出了问题,被猪油蒙了心,干出眼下这种荒唐的事情,可是他们毕竟不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赵长枪怎么能对他们下手?

    赵长枪只是在人群中不断的呼喊着,让大家冷静冷静再冷静的话,可是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人听他说什么了!这些愤怒的人们只想发泄!发泄这么多天来积压在心中的不满和愤怒!

    “赵长枪!我恨你!”

    一个中年妇女一边嘶吼着,一边张开五指就朝赵长枪的脸上挠去!

    赵长枪没有动,也没有躲,只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此刻赵长枪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痛苦。他是真心想为这些老百姓做点事情,想为大家找到一条致富道路。可是他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的难!

    同时,赵长枪也明白,眼前这些老百姓已经够恨自己的了,如果自己再和他们大打出手,别说大打出手,即便赵长枪戳他们一指头,恐怕自己和这些老百姓之间的仇疙瘩就永远也解不开了!自己在这些老百姓,甚至在整个平川县老百姓心中的形象也永远无法挽回了!

    再说了,现在可是网络时代,如果自己和这些老百姓厮打的照片或者视频出现在了网络上,恐怕自己就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到时候说不定就得受处分!

    赵长枪能沉的住气,就站在他身边的牛城可沉不住气了。他也顾不上考虑一下,自己该不该对这些百姓动手了,他使劲推了中年妇女一把,同时口中喝道:“住手!你们干什么!难道你们真的想造反吗?”

    牛城这一动手无异于火上浇油,将这些人的怒火激发的更旺盛了。他们一边吵嚷着,一边就要不顾一切的向赵长枪和牛城动手。

    然而就在这危急时刻,众人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一辆警车打着红蓝暴闪,鸣响着警笛,风驰电掣一般蹿进了养殖基地,后面还跟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4。

    原来,赵长枪到来后,原本被几个人追着打的邹强便瞅机会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那时候,众人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到了赵长枪的身上,所以竟然没有人注意到邹强竟然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邹强从人群中挤出来后,看到这些养殖户群情激奋,对赵长枪说话也恶声恶气,一点都不尊重赵长枪这个大县长,仿佛一句话不合适就要对赵长枪大打出手一样,于是他马上拨打了报警电话。

    为了引起这些警察的足够重视,让他们快点出警。邹强直接告诉他们养殖场的养殖户发生暴动了!县长赵长枪和琼楼镇委书记中牛城已经被袭击了,危在旦夕,如果警察来晚了,后果自负!

    接警台的工作人员听到这个报案后,马上就庙里长草,慌了神了!他们立刻便将此事报到了局长张立武面前。

    张立武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赵长枪。也清楚赵长枪的脾气,他是绝对不会对那些养殖户出手的!一旦发生暴乱,赵长枪肯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所以,他一听说养殖基地那些愚蠢的养殖户竟然敢对赵长枪不利,二话不说,带上几个人就朝琼楼镇养殖基地风驰电掣开了过来!

    路上,张立武还不忘给县委书记宗伟阳打两个电话,向他汇报了一下情况。

    张立武只知道那边发生了群体性暴乱,还不知道事情到底发展成了什么样子,搞不好事情要闹大,所以最好还是先向宗伟阳汇报一下的好。

    宗伟阳得到消息后,也是一惊,心中暗骂那些养殖户愚蠢的同时,喊上自己的司机和秘书,风风火火的就离开了县委县政府。

    宗伟阳的司机是整个县委县政府车技最牛逼的,在宗伟阳的催促下,他几乎将车子开飞起来!竟然愣是追上了张立武的警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一样驶往琼楼镇的养殖基地,原本近三十分钟的车程,两辆车竟然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张立武将车开进养殖基地的院子,老远一看现场就急眼了,这些人太嚣张了,听到警笛声,竟然还不停下来!

    气急败坏的张立武嘎吱一声将警车停在人群外围,然后“噌”的一下便将腰间的手枪拽了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