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这些年来,战斗经验也变得极为丰富。

    哪里会给这超级血尸机会,让它挣脱[大寂灭珠]空间之力的束缚。

    “呼呼呼……”

    无数朵金晶神火凭空飞出,向超级血尸落去。

    超级血尸,身上拥有至阴至邪的力量。

    而金晶神焱是真正的至阳至刚的神焱,天生对这种至阴至邪的能量有极大的敌意。

    吕重虽然实力大进,但是也只能勉强调动[金晶神焱]。

    可是,在金晶神火发现敌人是下方的超级血尸后,根本就不用吕重指挥,直接暴走。疯狂地向超级血尸飞去。

    “轰……”

    一朵金晶神焱最先落在超级血尸的身上,顿时,引发出超巨大的能量爆炸。

    “嗷呜——”

    超级血尸惨叫一声,身上澎湃起一层层恐怖之极的至阴的能量。强行把刚才的那道爆炸形成的攻击弹开。

    可是,让超级血尸恐惧的是,越来越多的金晶神焱,从天而降,疯狂地攻击它身上的至阴能量罩。

    “轰隆隆……”

    金晶神焱完全与超级血尸身上的至阴能量对撞在一起,引起连续爆炸。

    至阴至邪的九幽黄泉水、蚀仙化神溺水、暗冥死水、灭神皇水也被这头超级血尸级调动,全力抵御金晶神焱。

    一者是至阴的邪水!

    另一边是至阳的神火!

    这是真正的神水与神火的较量!

    不过,金晶神焱,在圣神界的等级排名要高于灭神皇水。

    可是这头血尸释放的灭神皇水等剧毒水体的数量又远远不是金晶神焱能媲美的。

    这样一来。两者几乎僵持下来。

    剧烈的撞击、爆炸。让这邪水与神火。相互湮灭、相互崩溃,再爆炸出新的能量。

    “天啊,这……这新……新产生的能量其等级居……居然远在无……无极之力之上……”

    一直死死关注这场大战的吕重一脸不敢置信地惊呼起来,甚至双眼都火热无比。

    “吸……”

    没有任何犹豫,他主动调动空间之力,全力吸收这种新型能量。

    “哈哈,那头臭尸体被拖住了,我们动手——”

    寂灭小公主兴奋地大叫。一马当先,一道汇聚了它全身七成左右的空间能量,化为一柄巨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超级血尸的巨头斩下。

    另一边,九玄寒龙冰棺也是极速出击,超巨大的冰棺几乎有一条星河一般巨大,它极力压缩体内至强的神界玄寒之气,直接以棺身轰击超级血尸的脖颈。

    “嗷呜……”

    发现自己已陷入无边险地,超级血尸张嘴咆哮,恐怖的音之神纹。对吕重、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进行无差别攻击,几乎要把这个空间震成粉碎。

    “噗噗噗……”就算有[大寂灭珠]提供的空间之力保护。吕重也觉得前方的空间护罩狂猛地颤动,一缕音之神力,强行渗透进来,直接把他重伤,让他一连喷出了三口精血。

    不过,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可是真正的道器,两者虽然都没有恢复到鼎盛的实力,但是它们本身的质量极为高级。

    这等音之神纹释放的恐怖能量,却无法伤到它们。甚至,它们的攻击,也是更为恐怖地轰向超级血尸。

    超级血尸也同样发现了这一点,巨大的双眼之中闪过一抹无穷的愤怒与暴戾,左前爪猛地挥出,直接把[九玄寒龙冰棺]再次打飞。

    可是,它自己也不好受!

    击飞九玄寒龙冰棺的同时,它的左前爪也在第一时间内覆盖上了一层层恐怖的白霜,无上的寒气,直接由其前爪疯狂向它体内渗透。

    而这时候,大寂灭珠释放的由空间之力凝聚而成的巨刀也刹那间斩向这的头领!

    这下子,超级血尸几乎已没有反击之力了!

    右前爪,因为轻敌,在最开始就被剐龙刀给斩下。而两条后腿、尾巴更是被[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束缚住了。左前爪刚刚又被至强寒气入侵……

    如此情况下,它还能用什么东西反击?

    “吼——”

    超级血尸可不想认输!

    一旦认输,必定彻底死亡!

    虽然已成为一具超级尸体,但是,这具血尸还蕴藏着一丝本尊的意志存在。

    发出一声暴吼,超级血尸,突然张开巨大的血嘴。

    一道璀璨的乌光从其巨嘴之内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迎向[大寂灭珠]之空间之力所化的超级巨刀。

    “咣——”

    乌光被击回,真正轰入超级血尸的脑袋,给它造成了一次伤害。使得超级血尸头上,出了一个巨洞,里面有大量的脓液、暗冥死水、灭神皇水流出。

    可同时,这把由空间之力形成的巨刀也被炸毁,化为无穷无尽的小型空间之刃在四周连续胡乱飞舞。

    “噗噗噗……”

    无数声刀入**的声音响起,便各超级血尸真正的伤上加伤。

    “嗷呜——”

    超级血尸不甘心就此被镇压,张嘴狂啸。

    巨大的血嘴,如一个超级黑洞那么大,开始产生恐怖之极的吞噬之力!

    “滋滋……”

    “啪啪……”

    “哗啦啦……”

    ……

    整个神阵空间都震动起来,一片一片地坍塌。

    空间之内的所有废墟、城砖、尸体、战兵等东西,不停地往这一个超级巨嘴内移动!

    显然,这头超级血尸被彻底激怒,它要完全把这一方世界都毁灭、吞噬掉。

    见到这一幕,吕重连忙传音:“剐龙刀,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咻……

    屡次被打飞的剐龙刀,再次闪回。

    一刀横穿星河的超级巨刀出现,带着无上的神罚之力、灭世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入超级血尸的腹部!

    这一次,超级血尸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而同时,吕重强行调动一部分金晶神焱,化为一道道火之莲花,冲入了超级血尸的巨嘴。

    “轰隆隆……”

    一个有如宇宙爆炸的超级巨响产生!

    那头超级血头,整个脑袋直接被炸开。

    可就算没有了巨头,那超级血尸也并没有死亡。

    相反,它的两条后腿也彻底地挣脱了[大寂灭珠]的空间束缚力。

    更疯狂、更暴戾的气息在它的身上产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五四七章 指引人    立马就走?苗毅还没回过神来,啪!云知秋已经朝他脚上金属靴子踢了一脚,“卸甲!”

    噼里啪啦收掉了身上的战甲,一回头,发现云知秋已经出去了,也只好和红尘进了屋内。

    屋里,浴桶旁,久未坦诚相见,苗毅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在红尘面前宽衣,倒是红尘一点都不尴尬,心若止水的样子主动伸手帮他解衣。

    很快,苗毅便赤条条泡在了浴桶内,挽了袖子的红尘露出两截粉藕般的玉臂掬水帮其清洗。

    佳人在旁,有些事情顺其自然的,不防之下,红尘被直接拽翻进了浴桶内……

    待二人再次从屋内走出时,发现云知秋已经是一脸鄙夷的坐在亭子里斜眼瞅着这边,让红尘进去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会发生什么,有心成全罢了。

    苗毅干咳一声,颇为尴尬。饶是红尘性子清寡,也被云知秋看的浑身不自在,本就红潮未消的脸颊越发红透了。

    云知秋出了亭子走了过来,盯着苗毅鄙视道:“看来是两人一块把澡给洗了,憋了千年,这下舒坦了吧?”

    “那个,夫人,现在就让红尘走?”苗毅赶紧转移话题。

    “雪儿!”云知秋回头喊了声,雪儿从一旁的月门走了出来应话,云知秋回头又对苗毅道:“你让守城将放雪儿出去,让雪儿带她回小世界,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雪儿暂时也要在小世界逗留一段时间,看看这边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局势稳定了下来,就按你说的,顺便把兰侯和张天笑给带来,你觉得怎么样?”随后又补了一句,“你早先决定让他们两个来的时候,这些年我就已经在他们身上投入了修炼资源培养,出身来历也帮他们准备好了。”

    苗毅转头对红尘道:“夫人说的有道理,既然夫人已经安排好了。就照夫人的话去办吧。阎修也正好要去小世界,我会安排阎修和你们接头护送你,有空我会去看你。”

    “是!”红尘轻声应下。

    云知秋一挥手,让雪儿陪了红尘回去收拾。而苗毅则摸出了星铃和守城将联系放行事宜。

    待苗毅收了星铃后,云知秋冷笑道:“现在知道后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问你,这事你能收得了场吗?不行的话,咱们就赶快走人吧!”

    苗毅道:“你放心。我既然敢留下,一切自然安排好了。我所做的,都是有理有据的事情,除非天庭不按规矩来,否则不能拿我怎么样。”

    云知秋哼道:“明明不用冒这个险,我说了我这边能应付,大不了我一走了之,我身边有法力无边修士保护不会有事,我以后不用露面也没关系,可你在大世界辛苦这么多年。这么多人指望着你,你怎能冒这个险?你的心意我也知道,可你如此意气用事,牛二啊!让我说你什么好?”

    “事情已经做了!”苗毅两手一摊,一副覆水难收的样子,耍起了无赖。

    “你…”云知秋明眸一瞪,两袖子一撸,就要动手。

    苗毅推掌阻止,“好啦!时间紧迫,先谈正事。回头我们榻上慢慢打去。”

    “少来这套,刚完事还有脸提,别碰我!”云知秋一提裙子又朝他腿上踢了一脚。

    苗毅乐呵呵挨了一脚,也没躲。接着拉了她的手进亭子里,摁了她的双肩,将她摁坐下,帮她捏着双肩道:“好啦!夫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说正事,老二那边有消息没有?”

    说到八戒的事,云知秋眉头也皱了起来,“按你说的做了,每天都联系,这么多年就没间断过,可是没有联系上。”

    苗毅捏着她香肩,徐徐道:“如果高冠跟我说的都是真的,有七戒大师在的话,应该能在那星球异能消失的时候带八戒逃离那颗星球才对,为何至今还没联系上?”

    云知秋抬手拍了拍他放自己肩膀上的手,表示够了,指了指一旁让他坐下后,才沉吟道:“这件事我想了好久,觉得有三个可能。第一,高冠说的可能是假的;第二,八戒还是躲着不肯见我们;第三,八戒可能没逃出来。”

    苗毅默了默摇头:“第一第二都不太可能,第一高冠说的和八戒太吻合了,不像有假。第二,如果八戒联系不上为什么七戒大师也联系不上?”

    云知秋接话:“真要如此的话,那恐怕有点麻烦,我问你件事,你觉得二弟的为人如何?”

    苗毅一愣,哭笑不得道:“老二的德性你现在还用问我吗?”

    云知秋:“我的意思是,如果七戒大师可能有危险,你觉得八戒会扔下他不管吗?”

    “这…”苗毅稍作迟疑,“老二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做人其实还是有底线的,否则我早就打断了他的腿,六亲不认的事他应该还做不出来。”

    云知秋叹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他们十有八九还没有脱困。”

    苗毅诧异:“怎讲?”

    云知秋苦笑道:“我在小世界呆的时间比你长,也比你更了解七戒大师。妖僧南波的神魂虽然被困,但仍具有那么大的危害,就凭七戒大师慈悲为怀的心肠,怕是不会放任妖僧南波再为祸害人,就算有机会逃离十有八九也不会离开,而他又差点着了妖僧南波的手段…”后面不好的话没说出来。

    苗毅顿时傻眼了,明白了她的意思,若八戒不愿看到七戒大师出事,就算七戒大师将八戒送出了那颗星球,只怕八戒也不会走,他现在倒是有点希望八戒能做到六亲不认了,否则的话这个可能性怕是真的很大。

    他试着问道:“难道七戒大师不知道把八戒送回来后再回去?”

    云知秋叹道:“七戒大师的迂腐非常人能想象,那是能以身饲虎的人,只要他离开后哪怕妖僧南波还有一丝害人的可能他恐怕就不会离开。”

    苗毅脸一垮,“如此说来,只怕老二还真可能被他那迂腐师傅给坑了。若真是这么个情况的话,错过了一次脱身的机会,八戒怕是要等到第二次机会来临才有可能离开了。”

    云知秋诧异:“难道八戒第二次就能扔下师傅不管?”

    苗毅一拍大腿,哎了声:“我们家那老二啊,你是不知道。可不像他师傅那么迂腐,从小就什么缺德事都干,就他干过的那些缺德事,我这个大哥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他若是错过了一次机会还能错过第二次才怪了,那是绝不可能再吃第二次同样亏的主,肯定要扔下他师傅先跑再说。当然,他也不会彻底不管,会干出搬救兵之类的。如今也只能是再等等看了。只要确认他还活着就行。”

    “既是如此,那能不能脱身还要看他自己了。”说到这,云知秋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你很关心老二的下落,也许是我在小世界的时候向杨庆请教习惯了,所以在获知你要离开荒古前,加之这事实在是拖的太久了,所以我特意拿这事请教了下杨庆,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主意能找到八戒,这事正想找机会当面跟你说。”说着她悄悄看了下苗毅的脸色。

    “你把这事告诉了杨庆?”果然。苗毅脸色一变,沉声道:“这事你跟他说有什么用?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他始终对杨庆有些忌惮,尤其是云知秋差点莫名其妙把命丢在了杨庆的手上。

    云知秋立刻过来,一捋裙子,浑圆屁股压在了他的大腿上,搂了他的脖子,胸部往他脸上挤,笑眯眯道:“别生气,你放心,我没有说是八戒的事。也没透露和妖僧南波有关,而是变换了个方式,精心架空了一个场景当做出了个考题一样请教他,反正左右没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试试看。这事他也的确没办法解决,不过你还别说,咱们看不透的事情一到他手上就被他指出了关键所在,解析出了一个思路给我!”

    苗毅脑袋后仰,避开她的胸,狐疑道:“什么思路?”

    “我记得你说过。是有人指点下八戒才去了那鬼地方。”

    “是!高冠是那么说的,杨庆指的思路就是这个?不用他说,我也想找到那个指点的人,找到了他,就有可能找到八戒困在了哪,可八戒那边又联系不上,此事根本无从下手。”

    “那他们师徒为什么那么巧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应该是八戒被困,七戒大师后来找到了他吧。据七戒大师说,他们戒门的功法奇特,能感应到八戒的位置,所以能找到也不稀奇。”

    “这个我知道,你跟我说过,可杨庆指出的问题关键就出在这,他排除了功法寻找到的可能。他的判断是,如果距离太远的话七戒大师根本感应不到八戒的具体位置,所以七戒大师才到处游走寻找,应该只有在相当距离内才能确定方位,否则真能精准感应的话,七戒大师也不至于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八戒,他可是几百年后才找到八戒的。”

    这么一说,苗毅陷入了沉吟,想想也的确是如此,默了默道:“他还怎么说?”

    云知秋:“所以指点八戒去找妖僧南波的人可疑!妖僧南波关押的地方可是在域外,什么人能知道那个地方?在域外的话,不管是谁指点,八戒那么聪明的人,哪会一点后手都不留就鲁莽撞上去,这指点的人要么是血妖信任的人,要么就是八戒信任的人,可是连七戒大师也找了去,血妖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苗毅双眼骤然一眯:“杨庆的意思是说,指点去那个地方的人,是八戒和七戒大师都认识的人,七戒大师也是他指点去的?会是谁?”

    云知秋:“能让八戒和七戒大师都信任的人,而八戒和七戒大师在大世界根本没碰过面,所以两人在大世界彼此信任且都认识的这个人应该是来自小世界,而且这个人还要知道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杨庆让我看看谁符合这些条件,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范围只帮我缩小到了这里。”

    苗毅拍了拍她屁股,示意她站开了,自己也慢慢站了起来,背手眯眼,缓缓吐字道:“最有可能满足这些条件的人只有一个人,巫行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