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立马就走?苗毅还没回过神来,啪!云知秋已经朝他脚上金属靴子踢了一脚,“卸甲!”

    噼里啪啦收掉了身上的战甲,一回头,发现云知秋已经出去了,也只好和红尘进了屋内。

    屋里,浴桶旁,久未坦诚相见,苗毅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在红尘面前宽衣,倒是红尘一点都不尴尬,心若止水的样子主动伸手帮他解衣。

    很快,苗毅便赤条条泡在了浴桶内,挽了袖子的红尘露出两截粉藕般的玉臂掬水帮其清洗。

    佳人在旁,有些事情顺其自然的,不防之下,红尘被直接拽翻进了浴桶内……

    待二人再次从屋内走出时,发现云知秋已经是一脸鄙夷的坐在亭子里斜眼瞅着这边,让红尘进去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会发生什么,有心成全罢了。

    苗毅干咳一声,颇为尴尬。饶是红尘性子清寡,也被云知秋看的浑身不自在,本就红潮未消的脸颊越发红透了。

    云知秋出了亭子走了过来,盯着苗毅鄙视道:“看来是两人一块把澡给洗了,憋了千年,这下舒坦了吧?”

    “那个,夫人,现在就让红尘走?”苗毅赶紧转移话题。

    “雪儿!”云知秋回头喊了声,雪儿从一旁的月门走了出来应话,云知秋回头又对苗毅道:“你让守城将放雪儿出去,让雪儿带她回小世界,后面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雪儿暂时也要在小世界逗留一段时间,看看这边的情况怎么样,如果局势稳定了下来,就按你说的,顺便把兰侯和张天笑给带来,你觉得怎么样?”随后又补了一句,“你早先决定让他们两个来的时候,这些年我就已经在他们身上投入了修炼资源培养,出身来历也帮他们准备好了。”

    苗毅转头对红尘道:“夫人说的有道理,既然夫人已经安排好了。就照夫人的话去办吧。阎修也正好要去小世界,我会安排阎修和你们接头护送你,有空我会去看你。”

    “是!”红尘轻声应下。

    云知秋一挥手,让雪儿陪了红尘回去收拾。而苗毅则摸出了星铃和守城将联系放行事宜。

    待苗毅收了星铃后,云知秋冷笑道:“现在知道后怕了?早干什么去了,我问你,这事你能收得了场吗?不行的话,咱们就赶快走人吧!”

    苗毅道:“你放心。我既然敢留下,一切自然安排好了。我所做的,都是有理有据的事情,除非天庭不按规矩来,否则不能拿我怎么样。”

    云知秋哼道:“明明不用冒这个险,我说了我这边能应付,大不了我一走了之,我身边有法力无边修士保护不会有事,我以后不用露面也没关系,可你在大世界辛苦这么多年。这么多人指望着你,你怎能冒这个险?你的心意我也知道,可你如此意气用事,牛二啊!让我说你什么好?”

    “事情已经做了!”苗毅两手一摊,一副覆水难收的样子,耍起了无赖。

    “你…”云知秋明眸一瞪,两袖子一撸,就要动手。

    苗毅推掌阻止,“好啦!时间紧迫,先谈正事。回头我们榻上慢慢打去。”

    “少来这套,刚完事还有脸提,别碰我!”云知秋一提裙子又朝他腿上踢了一脚。

    苗毅乐呵呵挨了一脚,也没躲。接着拉了她的手进亭子里,摁了她的双肩,将她摁坐下,帮她捏着双肩道:“好啦!夫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说正事,老二那边有消息没有?”

    说到八戒的事,云知秋眉头也皱了起来,“按你说的做了,每天都联系,这么多年就没间断过,可是没有联系上。”

    苗毅捏着她香肩,徐徐道:“如果高冠跟我说的都是真的,有七戒大师在的话,应该能在那星球异能消失的时候带八戒逃离那颗星球才对,为何至今还没联系上?”

    云知秋抬手拍了拍他放自己肩膀上的手,表示够了,指了指一旁让他坐下后,才沉吟道:“这件事我想了好久,觉得有三个可能。第一,高冠说的可能是假的;第二,八戒还是躲着不肯见我们;第三,八戒可能没逃出来。”

    苗毅默了默摇头:“第一第二都不太可能,第一高冠说的和八戒太吻合了,不像有假。第二,如果八戒联系不上为什么七戒大师也联系不上?”

    云知秋接话:“真要如此的话,那恐怕有点麻烦,我问你件事,你觉得二弟的为人如何?”

    苗毅一愣,哭笑不得道:“老二的德性你现在还用问我吗?”

    云知秋:“我的意思是,如果七戒大师可能有危险,你觉得八戒会扔下他不管吗?”

    “这…”苗毅稍作迟疑,“老二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做人其实还是有底线的,否则我早就打断了他的腿,六亲不认的事他应该还做不出来。”

    云知秋叹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他们十有八九还没有脱困。”

    苗毅诧异:“怎讲?”

    云知秋苦笑道:“我在小世界呆的时间比你长,也比你更了解七戒大师。妖僧南波的神魂虽然被困,但仍具有那么大的危害,就凭七戒大师慈悲为怀的心肠,怕是不会放任妖僧南波再为祸害人,就算有机会逃离十有八九也不会离开,而他又差点着了妖僧南波的手段…”后面不好的话没说出来。

    苗毅顿时傻眼了,明白了她的意思,若八戒不愿看到七戒大师出事,就算七戒大师将八戒送出了那颗星球,只怕八戒也不会走,他现在倒是有点希望八戒能做到六亲不认了,否则的话这个可能性怕是真的很大。

    他试着问道:“难道七戒大师不知道把八戒送回来后再回去?”

    云知秋叹道:“七戒大师的迂腐非常人能想象,那是能以身饲虎的人,只要他离开后哪怕妖僧南波还有一丝害人的可能他恐怕就不会离开。”

    苗毅脸一垮,“如此说来,只怕老二还真可能被他那迂腐师傅给坑了。若真是这么个情况的话,错过了一次脱身的机会,八戒怕是要等到第二次机会来临才有可能离开了。”

    云知秋诧异:“难道八戒第二次就能扔下师傅不管?”

    苗毅一拍大腿,哎了声:“我们家那老二啊,你是不知道。可不像他师傅那么迂腐,从小就什么缺德事都干,就他干过的那些缺德事,我这个大哥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他若是错过了一次机会还能错过第二次才怪了,那是绝不可能再吃第二次同样亏的主,肯定要扔下他师傅先跑再说。当然,他也不会彻底不管,会干出搬救兵之类的。如今也只能是再等等看了。只要确认他还活着就行。”

    “既是如此,那能不能脱身还要看他自己了。”说到这,云知秋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你很关心老二的下落,也许是我在小世界的时候向杨庆请教习惯了,所以在获知你要离开荒古前,加之这事实在是拖的太久了,所以我特意拿这事请教了下杨庆,想看看他有没有什么主意能找到八戒,这事正想找机会当面跟你说。”说着她悄悄看了下苗毅的脸色。

    “你把这事告诉了杨庆?”果然。苗毅脸色一变,沉声道:“这事你跟他说有什么用?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他始终对杨庆有些忌惮,尤其是云知秋差点莫名其妙把命丢在了杨庆的手上。

    云知秋立刻过来,一捋裙子,浑圆屁股压在了他的大腿上,搂了他的脖子,胸部往他脸上挤,笑眯眯道:“别生气,你放心,我没有说是八戒的事。也没透露和妖僧南波有关,而是变换了个方式,精心架空了一个场景当做出了个考题一样请教他,反正左右没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试试看。这事他也的确没办法解决,不过你还别说,咱们看不透的事情一到他手上就被他指出了关键所在,解析出了一个思路给我!”

    苗毅脑袋后仰,避开她的胸,狐疑道:“什么思路?”

    “我记得你说过。是有人指点下八戒才去了那鬼地方。”

    “是!高冠是那么说的,杨庆指的思路就是这个?不用他说,我也想找到那个指点的人,找到了他,就有可能找到八戒困在了哪,可八戒那边又联系不上,此事根本无从下手。”

    “那他们师徒为什么那么巧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应该是八戒被困,七戒大师后来找到了他吧。据七戒大师说,他们戒门的功法奇特,能感应到八戒的位置,所以能找到也不稀奇。”

    “这个我知道,你跟我说过,可杨庆指出的问题关键就出在这,他排除了功法寻找到的可能。他的判断是,如果距离太远的话七戒大师根本感应不到八戒的具体位置,所以七戒大师才到处游走寻找,应该只有在相当距离内才能确定方位,否则真能精准感应的话,七戒大师也不至于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八戒,他可是几百年后才找到八戒的。”

    这么一说,苗毅陷入了沉吟,想想也的确是如此,默了默道:“他还怎么说?”

    云知秋:“所以指点八戒去找妖僧南波的人可疑!妖僧南波关押的地方可是在域外,什么人能知道那个地方?在域外的话,不管是谁指点,八戒那么聪明的人,哪会一点后手都不留就鲁莽撞上去,这指点的人要么是血妖信任的人,要么就是八戒信任的人,可是连七戒大师也找了去,血妖的可能性可以排除!”

    苗毅双眼骤然一眯:“杨庆的意思是说,指点去那个地方的人,是八戒和七戒大师都认识的人,七戒大师也是他指点去的?会是谁?”

    云知秋:“能让八戒和七戒大师都信任的人,而八戒和七戒大师在大世界根本没碰过面,所以两人在大世界彼此信任且都认识的这个人应该是来自小世界,而且这个人还要知道妖僧南波的封印之地!杨庆让我看看谁符合这些条件,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范围只帮我缩小到了这里。”

    苗毅拍了拍她屁股,示意她站开了,自己也慢慢站了起来,背手眯眼,缓缓吐字道:“最有可能满足这些条件的人只有一个人,巫行者!”(~^~)

第1388章 不疯魔不成活    麒麟圣尊那精血提供的源源不绝的狂暴力量,疯狂地涌入吕重的体内,犹如千军万马在本内奔腾,几乎是差点将吕重给撑爆!

    之前就已经吞噬、炼化了十滴圣血,现在再行吞噬十滴圣尊精血。

    吕重已是拼命了,简直是在走钢丝。

    此时,吕重的身体,有时候像是被吹涨的气球一样,极速膨胀,有时候又像是放了气一般极速缩小。

    短短的时间之内,吕重的身体不停地膨胀、收缩。

    至强的能量与火之气流泄露出来,宛如超级太阳风,向四周辐射。

    顿时,让此方空间的大地都在无形中崩碎开来。

    之前,炼化十滴麒麟圣尊的精血,吕重还能勉强坚持下来。

    可是,后来吞服入嘴里的十滴圣血,却如超级恐怖的灼然岩浆在体内翻腾。

    无与伦比的痛苦袭上全身,甚至痛切灵魂。

    这让吕重的元神都产生了一种超强的剧痛。

    “啊……”

    吕重惨叫一声,全身的水份都快被蒸干。

    整张脸都因为剧烈的痛苦变得狰狞无比。

    甚至,不论是体表的皮肤,还是内在的五脏六腑,都被灼热的火气冲击、燃烧。

    这麒麟圣尊之粗血,蕴藏的能量真的太强横了,使得吕重全身如撕裂般疼痛。

    甚至吕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爆体了!

    “嗷……”

    吕重嘴里无意识地发出有如野兽的惨嚎。

    “该死,托……托大了……”吕重欲器无泪,身体不停在半空中翻滚、折腾。全力释放体内的至强火力。

    阴阳和合大道。极限运转。勉强恢复吕重体内的伤势。

    可是。这一次,阴阳和合大道功法极限运转,修复伤势的速度,也远远比不上麒麟圣血对吕重体内的伤害速度。

    “不疯魔不成活,拼了——”咬了咬牙,吕重陡然下了一个决定。

    动念间,几滴[天光圣水]勉强被吕重摄来,一一吞服!

    天光圣水。真正的神水。

    修炼者实力必须达到准圣境界,才能勉强服用一滴。

    这种神水,对木系生灵有极大的帮助,也能完美地让准圣的基础打得更牢固。提升证道圣人境的成功几率。

    甚至[天光圣水]更拥有极强的恢复伤势的能力!

    当年的混沌十二品青莲,被霉运虫一族镇压得快要油灯尽枯,却依然在[天光圣水]的帮助下,恢复了实力。

    现在吕重体内重伤,也把主意打到了[天光圣水]身上。只不过,天光圣水虽好,也有一个大的缺点:狂暴!

    不错!

    这是一种能量极为狂暴的神水。

    准圣境的强者。都无法多服用几滴。

    而现在吕重本身就被[麒麟圣尊]那狂暴的精血能量给伤了全身。

    万一,同样狂暴的[天光圣水]与麒麟圣尊之血起了冲突。变得更狂暴,那可危险了!

    然而,吕重这会儿已是丝毫不把[天光圣水]的缺点放在心上。

    如今的吕重已被逼到生死关头,哪里还能顾得到那么多。

    ……

    一滴[天光圣水]滑入吕重喉咙,顿时,一种无比舒爽的水之灵力开始滋润着吕重的喉咙乃至五脏六腑。

    而感受到[天光圣水]的汇入,那些由[麒麟圣尊]精血中产生的超级恐怖火能,也第一时间本能地向[天光圣水]的能量发起了冲击。

    顿时,吕重感觉更痛苦了。

    “不行,老子一定要坚挺下去。不……不然什么都完……完了……”剧烈的痛楚,让吕重的思想反而生出了更坚定的意志。

    是的!

    吕重不想放弃!

    也绝对不能放弃!

    一旦放弃,不但有可能自己陨落,就连[大寂灭珠]也可能被外面的超级血尸镇压。

    甚至,大寂灭珠内的诸天世界的生灵,也会成了那血尸的血食。

    “拼了!”

    吕重摒弃杂念,把心一横,再次一股脑地吞入十五滴[天光圣水]。

    “轰……”

    天光圣水的能量汹涌如潮,毅然向火系圣尊的精血发动冲击。

    一方是顶级的恢复、治愈系神水。

    一方是暴躁凶戾的火之圣血。

    这真正的是水与火的对决!

    一个在吕重体内疯狂破坏,另一个全力恢复、滋润体内的伤处。

    你方战罢,我方登场。

    来来回回地相互冲击!

    这时候,吕重体内的[阴阳合和大道]也开始全力运转,分别吞噬、吸收天光圣水、麒麟圣尊精血之能量。

    吕重体内的战场,也渐渐平和起来。

    “轰……”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吕重的身躯诡异地从半空中砸落在地上,犹如陨石天降,将一大片地面都砸得四分五裂,裂缝如蛛网一般纵横交织。

    吕重的身体非但没事,相反还在膨胀、收缩。

    而他身周,隐隐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太极阴阳鱼在形成。

    此方空间内的道之法则、道纹,开始诡异地向吕重的体内汇聚。

    接着,吕重体内,一枚火之大道道纹,一枚蓝色的水之道纹出现,直接汇入太极阴阳鱼的两极之中。

    一水,一火。

    一阴,一阳。

    两大道纹,相互刺激、相互竞争、备赛,开始疯狂地吸收能量。

    一时间,天地俱寂!

    无穷的火能量从四面八方汇入火之在道道纹。

    而意识已趁入混沌或物我两忘境界的吕重,却是本能地摄入更多的[天光圣水],以抗衡火之能量、火之道纹……

    一个月之后…

    吕重的意识从物我两忘的境界清醒。不过也并没有主动结束修炼。

    麒麟圣尊那炽盛如海的火之圣血。让吕重感觉全身如浸泡在温泉中。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受用。而天光圣水的温柔水灵之力,洗伐全身,更让他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爽感。

    他也就没有爬起来。依旧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力修炼、巩固。

    “嗡嗡嗡……”

    又过了一周,吕重全身发出有如蜂鸣的声响,火之大道圣纹终于由下品晋阶中品圣纹。

    而与之抗衡的水之大道道纹。一路疯狂晋阶,由上品巅峰晋阶为水之圣纹。

    此时的吕重呼吸绵长而平稳,面色平静而祥和,而在他体内,阴阳和合大道以更庞大的力度与速度在身体中流动着,溶于血脉,强化全身。

    良久,一团团璀璨之极的光芒闪烁,吕重的身体在一瞬间豁然化作恐怖的无底洞,瞬息将整整一个小世界的能量吞噬入体。干干净净。

    微微睁开眼眸,一缕火芒一闪而逝。宛若浮影流光。

    吕重站起身来,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突破了,之前的疯魔行为,不但救了他,更让他实力大进。

    此刻的他竟已经就差临门一脚就要证道圣人。

    不过,在[大寂灭珠]之内,吕重暂时是无法招来天劫证道圣人的。

    同样,在外面的神之荒城,也不可能!

    可就算无法及早证道圣人,吕重也没有失落,相反,吕重显得极为兴奋。

    “哈哈,成了!接下来的大战,就看我的了……”吕重大笑一声,接着凭空消失。

    *****************

    神荒之城!

    超级血尸再一次把偷袭的[剐龙刀]轰飞。

    此时,剐龙刀也是欲哭无泪。

    如果当时在[执罚神帝]的放逐空间之内,没有被[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联手攻击,导致境界跌落的话,它有信心能与这头超级血尸战斗二十几回合。

    可现在,它每一次攻击,非但没有建功,都被打飞。这让剐龙刀怨念无比。

    “娘的,老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剐龙刀悲愤之极地大叫了一声,再次化成一道超级巨大的刀之瀑布,几欲斩断星河。

    “嘭——”超级血尸的巨头张嘴一吐,就是一道剑气,横穿天河,猛地与剐龙刀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刀剑相交,顿时,刀气四散,剑气纵横。

    原本好好的神之荒城,再也无法存在,彻底被无处不在的刀罡、剑气绞成碎石、沙尘。

    九玄寒龙冰棺再次喷出无数道极致的寒气,也是怒火狂飙,突然传音暴喝:“该死,鸿蒙龙珠那家伙哪里去了?第一次攻击之后,居然就一直没见了?”

    呼到九玄寒龙冰棺器灵的传音,亿万公里之外的一处荒原之上,[鸿蒙龙珠]的器灵冷哼起来:“哼,死道友,不是贫道。面对这样恐怖的家伙,老子才不会直接冲在最前线。再说了,此时正是脱离吕重那小非控制的时候。哼哼,区区一个人类蝼蚁居然敢收我为奴,这……这他m的不可饶恕……”

    鸿蒙龙珠自从被强行逼着认吕重为主后,可是一直有怨念。

    这会儿,它觉得是自己脱离吕重控制的最好时机,哪里还会拼力为吕重战斗。

    如今,它恨不得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吕重全都被这个空间内的超级血尸级镇压、灭杀。

    这样,它不须花任何力气就能成功脱离吕重的控制。

    有了异念,它岂会再为吕重而战?

    “别管发那个小子了,如今它有心叛变了。哼,等主人出来,我们一定可以镇压了这头血尸,到底再去解决这垃圾……”寂灭小公主也不傻,明白鸿蒙龙珠的想法,也是强行压下自己的怒火,再次向剐龙刀、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传音,“我施加在这超级血尸上的空间束缚之力,马上就会被对方争脱了,大家全力攻击,不……不然没……没机会了……”

    九玄寒龙冰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横空化为横跨星河的超级巨棺,再次叠加无穷的重力场,直接坠落!

    “轰……”

    超级血尸森然抬头,尚没有被斩下的左腿陡然以迅雷不及掩耳踢出,重重地轰在九玄寒龙冰棺的棺身。

    一瞬间,九玄寒龙冰棺直接被踹飞。

    可在同时,一股寒冰之极的能量也冻结了超级血尸的左前腿。

    可偏偏这头血尸的两条后腿也即将从[大寂灭珠]的空间束缚中挣脱出来。

    一时间,情况也危急起来。

    一旦被对方从[大寂灭珠]的空间束缚中挣脱,到时,超级血尸将更难对付!

    这下子要怎么办?

    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等三大道器的器灵,都是志气大跌。

    “呼呼呼……”

    就在这时候,这方空间陡然产生了大量的金色火焰!

    金晶神焱!

    大寂灭珠、九玄寒龙冰棺、剐龙刀三大道道纹陡然光华大亮……

    吕重来了!

    他真的操控着[金晶神焱]出现了!

    一时间,三大器灵都开心得几乎发狂,也同时对这头超级血尸发动最后的攻击。

    “嗷呜……”

    超级血尸似乎能感应到这金晶神焱的恐怖,发出一丝略带恐惧与慌张的嚎叫,开始疯狂挣扎,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挣脱[大寂灭珠]的束缚。(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