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努力,王诗韵师徒二人在其他众多住手的帮助下,终于将这种新药研究了出来。

    巧合的是,当王诗韵的新药研究出来后,他最后一只母兔竟然生产了!王诗韵毫不犹豫的给刚刚下生的幼兔注射了新药。

    让王诗韵惊喜的是,被注射新药后的小兔子一切正常!他们的身体免疫能力得到了大大提高!好不夸张的说,有了这种新药,这种号称大雪球的长毛兔,才算是一个完美的新品种!不然它们根本无法繁殖下去!

    最让王诗韵高兴的是,这种新药的化学成分并不复杂,生产过程也相对比较简单,华国的兽药生产厂家完全能利用现有的设备,在短时间内就生产出大量的产品!

    王诗韵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逗弄那几只可爱的兔宝宝。看着整整五只健康的兔宝宝,王诗韵想不笑都难!

    赵长枪可不知道王诗韵现在正在干什么,他还以为王诗韵在幸灾乐祸呢,于是对着话筒说道:“我的诗韵大妹子,我在和你说正事呢!你就不要闹了好不好?”

    “谁根闹了。有话你就说嘛!没事我可挂电话了!”王诗韵嘴上说要挂电话,手上却一点要挂电话的意思都没有。

    “唉!我问你,你的那五只长毛兔现在有没有生产,如果已经生产的话,小兔子健康吗?”赵长枪只好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生产了,只不过小兔子都死了。”王诗韵马上说道。

    赵长枪心中不禁一阵失望,他本来还希望王诗韵说她的小兔子一切正常的,如果王诗韵说她的小兔子一切正常,就说明平川县养殖基地的小兔子养不活就是防疫的原因。如果王诗韵那边的小兔子也养不活,那很可能就是种兔的原因了!如果是种兔的原因,那就苦了!

    “平川县养殖基地的种兔生产的小兔也全都死了。诗韵,我现在相信你之前的判断是对的。这批种兔的确有问题!可惜的是,我现在还不能从医学角度上证明这些种兔有问题。诗韵你能帮我这个忙吗?”赵长枪沉痛的说道。

    现在,赵长枪也不打算能让这些种兔以后生出来的小兔子好起来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找到能证明那些种兔有毛病的证据!只要赵长枪手中有了证据,赵长枪就可以向德康公司索赔了。

    王诗韵听到赵长枪的话中满含悲痛,于是不再和赵长枪开玩笑,郑重的对赵长枪说道:“枪哥,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那么高兴吗?”

    “为什么?”赵长枪诧异的问道。他也正纳闷这件事呢,按说自己都快急死了,王诗韵不应该还高兴成这样啊。

    “实话告诉你吧。我找到治疗那些小兔子的方法了!这两个多月里,我和我的导师研究出了一种新药,这种新药能大幅度的提高幼兔的免疫力,让它们摆脱死亡的威胁,健康的成长。”

    说到新药,王诗韵不禁又有些兴奋起来。这是她的骄傲,更是她的自豪!

    “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赵长枪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和王诗韵通话,他听到王诗韵的话后,腾地一下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我说你那些长毛土如果以后再生了小兔子,就不会去死了!它们有救了!我有药能治好他们的毛病!”王诗韵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诗韵妹子你现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手中的药多不多?要不要我去接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回来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带上那些药,一定要多带!别不够用。”兴奋的赵长枪好像打机关枪一样,连声说道。

    王诗韵听着赵长枪话语间的兴奋之情,不禁有些好笑,看来这段日子,枪哥是真着急了,不然听到自己有药的消息后,绝对不会这么兴奋。

    “枪哥放心,这种药的生产过程并不复杂,即便是国内那些普通的兽药生产厂家也能生产这种注射剂。我现在还在荷兰。今天晚上我便乘机飞回华国。然后马上寻找厂家展开生产。”王诗韵说道。

    “|诗韵妹子,太谢谢你了,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赵长枪连声道。

    “行了,枪哥。你也别只是干谢了。别忘了之前我跟说的条件。你还欠我一个吻哟!”王诗韵调皮的说道。

    “行!我这边已经做好准备了,这笔账,无论你什么时候来要,我都马上奉还,绝不赖账!”赵长枪嘴里痛快的说道。心中却想道:“再多送几个当利息也行!”

    现在赵长枪别说给王诗韵一个吻,就是给他十个八个,他也愿意!

    赵长枪结束和王诗韵的通话后,不禁兴奋起来,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个好消息先告诉那些养殖户,办公室的门忽然响了两声,然后秘书洪光武迈步走进来说道:“赵县长,琼楼镇镇委书记牛城要见你。”

    “肯定又是为兔子的事情来的吧?让他进来。”赵长枪说着话,重新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洪光武出去后,牛城马上走了进来,一脸的焦急,见到赵长枪后,也没客气,直截了当的说道:“赵县长,养殖基地又出事了!

    “又出事了?出什么事了?”赵长枪心中一惊马上问道。现在,王诗韵刚刚找到治疗那些小兔的方法,如果养殖场便又出了大事,这还让不让人过了?

    “养殖场的成年兔开始成批的死亡!一天的时间过去,整个养殖基地已经死了五百多只了!有些养殖户的种兔已经死了五十多只了。快一半了!”牛城说道。

    今天上午他接到养殖基地管理主任邹强的电话,说是成年兔开始死亡,牛城立刻感到形式不好,于是立刻亲自赶过来和赵长枪汇报情况了。

    怕什么来什么,赵长枪听完牛城的话,一颗心马上紧缩成了一团!

    成年兔的死亡比幼年兔死亡要严重的多!

    无论那些小兔子怎么死,它们毕竟还是小兔子。只要种兔还在,这些养殖户心中还有个期望,期望下一窝小兔能成活下来,以后一切都迈入正常。

    但是这些种兔如果死了,可就全完了!要知道这些种兔的价格可是非常高的,每只兔子都几大百!死上一百只就是几大万啊!何况谁都知道,兔子一旦染上瘟疫,不但死亡速度快,而且很难控制住疫情!不死的精光就不算完!

    这很容易在养殖户之间引起恐慌!让养殖户失去理智的做出一些傻事!赵长枪心中很清楚,为了鼓捣这些兔子,一些家庭可是赌上了自己所有的家当,如果这些种兔死光了,他们恐怕连死的心都会有。

    “有没有联系畜牧局科技站的技术员过去看看?那些种兔难道就真的没有救了?”赵长枪急促的问道。

    “技术人员已经去看了,说这是瘟疫,根本治不了!”牛城无奈的说道。

    赵长枪使劲揉了一下额头,然后冲牛城说道:“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马上亲自跑一趟养殖基地。”

    牛城答应一声离开了。现在牛城也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养殖基地就设在琼楼镇,如果那里出了问题,牛城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牛城离开后,赵长枪并没有马上离开办公室,而是取出电话,马上又拨通了王诗韵的电话。将这个新情况告诉了王诗韵,问问王诗韵有什么办法。现在赵长枪已经将王诗韵当成研究兔子的神人了,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想先和她说一声。

    王诗韵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意识到情况不妙。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些成年兔得病肯定感染了其他的毛病,而不是由于他们基因发生变异的原因。如果是种兔自身携带的基因发生的变异的话,王诗韵的那五只兔子也应该得病死去才是。

    可是王诗韵的种兔现在却活的好好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枪哥,你不要急,这些种兔之所以会发病绝不是因为种兔的质量的问题,很可能是感染了其他的病毒。只要能找到发病的原因,我们就能对症治疗了。”王诗韵安慰了赵长枪两句。

    “好吧,看来这个问题也只能等到你回来后,再处理了。我现在先亲自去一趟养殖基地。安抚一下大家的情绪。”

    赵长枪一边说,便一边急匆匆的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钻进了自己的汽车,打火离开了,后面一辆轿车也马山跟了上去。那是牛城的车子。

    赵长枪和牛城的车子一路急行,很快便到了琼楼镇养殖基地。赵长枪刚把车子停在养殖基地管理办公室前面的空地上,从车上下来。便正好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推着一个独轮小铁车走向养殖基地的大门口。

    妇女满面愁容,一头乱发,眼角深深的鱼尾纹,上身穿了一件曼彻斯特城市队的蓝色球衣,可能是他丈夫,或者儿子的,已经洗的发白。脚上是一双鞋底已经磨得很薄的廉价拖鞋,脚趾头上沾满了污垢。

    赵长枪分明看到独轮车的车斗里放着四只死兔子。

    赵长枪想问问妇女她家的兔子死了多少了,现在是个什么状况。于是迎着女人走过去,口中更是亲切的问道:“大嫂,你们家的兔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损失了多少了?”

第一五四六章 公开    对方身上的血腥味扑鼻,云知秋差点沉沦在这惊喜中,忽又瞪大了明眸,想到了这是在什么情形下,如此一来岂不是没有了任何的回旋余地彻底公开了两人在大世界的关系?

    一想到自己常和魔道中人偷偷来往,一旦吸引注意会连累苗毅,不行!

    云知秋立刻拼命扭动娇躯挣扎了起来,然如今的修为早已比不上了苗毅,根本挣扎不脱。看到

    这算什么?阁楼内的勾越等人怔怔看着,自己带着王府的闺女来了,却看到了这一幕,这算怎么回事?

    垂纱遮颜的媚娘一张俏脸瞬间黑了,有种情何以堪的感觉!

    反倒是几位姑娘惊讶的神情中闪过那么一丝丝若隐若现的羡慕,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人也这样对自己…

    嬴月暗暗咬唇盯着那旖旎一幕,这就是家里逼自己嫁的人,有今天这一幕,若真的嫁了,让自己情何以堪!

    她深知,家里可不会在乎牛有德干这事,就算牛有德回头娶上十个百个的妾室回家也没关系,重点是她最后嫁给了牛有德成为了正室夫人在牛有德身上打下了深深的嬴家烙印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至于她那点脸面,嬴家不会放在心上,嬴家连御园受辱都能忍,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事。

    唐鹤年和寇文蓝无语相视一眼,两人终于彻底确认了,牛有德所谓的心有所属的女人真的是这女人,之前多少还有一丝疑虑,毕竟云知秋是寡妇,如今彻底没了疑虑。

    城头上的人马亦惊讶看着这一幕。

    “哈哈…”饱尝一番的苗毅突然放开了挣扎的云知秋,仰天肆意狂笑,从今天开始终于不用再和云知秋偷偷摸摸了,再也不需要顾忌,真是好不痛快!

    被吮吸的气喘吁吁的云知秋目光一闪,还有办法留有一丝余地,那就是…她突然挥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朝苗毅脸上扇去。意图制造成自己是被强迫的场景。

    然苗毅从听到褚子山来此纠缠开始,就心意已决,哪能让她得逞,手更快。后先至,瞬间一抬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又一把拽入了自己怀中,一俯身抄了她一双大腿,横抱在了怀中。跳到了城垛上,盯着街道上的千儿、雪儿等人喝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老板娘就是我的女人,还不快带路!”

    狂!这也太猖狂了!

    不知道多少人目瞪口呆,愣愣盯着那抱了个拼命挣扎女人的苗毅。

    千儿、雪儿等人也惊呆了,远处几个魔道中人看着石匠,示意要不要动手救人,石匠微微摇头。

    回过神来后,千儿、雪儿等人立刻飞起带路,有苗毅话了。她们也不用顾忌了。

    苗毅立刻抱着云知秋飞离城头,跟去。

    “无耻!放开我…”云知秋又羞又恼,挣扎喊叫,却又无法摆脱的样子。

    一小队近卫军人马跟着苗毅飞去。

    “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左儿哼了声。

    断鸿看的直摇头,“这家伙疯了吗?当众如此岂不是坐实了他和褚子山在抢女人?”

    左儿哼哼:“还有他不敢做的事吗?”

    媚娘也差点没开口骂出来,奈何顾忌身份,只能暗中传音给勾越:“一个寡妇也能当成宝,长的也不怎么样嘛,这牛有德是瞎了眼还是没见过女人?”语气中那叫一个恨呐。

    勾越怕她意气用事,忙问道:“王妃可是改变了主意?”

    媚娘脸上的怒色一顿。最终轻叹了声:“算了!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就算媚儿嫁给了他,想让他不碰其他女人也不可能,但是这寡妇的影响太恶劣了。不能留!”

    勾越真怕她这时候女人脾气,见她松口了,骂男人连他也捎进去了的话也就当做没听见,赞道:“王妃果然是深明大义!王妃放心,这寡妇迟早会将她处理了,不会让小姐将来闹心的。只是小姐看到了这事怕是会…”

    见他答应了会处理掉云知秋,媚娘心情好了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你不用操心,我自会开导她。”

    嬴月脸色半沉,寇文绿三人则是面面相觑,深感不虚此行,竟然看了这么一场好戏,这牛有德也太另类了,回去在姐妹圈里可有话题聊了,还不得让那些没机会看到的姐妹们羡慕死。

    只是广媚儿不知什么原因,心中感觉有些失落了,母亲说要让她嫁给牛有德的话多少对她造成了一点影响,而今天也确实亲眼目睹了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和自己接触到的那些权贵家的子弟真的很不一样,怎么说呢,那些权贵子弟可以用花团锦簇来形容,而这牛有德则像是一棵遒劲挺拔的树。

    尤其是亲眼目睹那羞人一幕,真的现娘说的没错,能为一寡妇如此,压根不是在乎出生背景的人,人家牛有德恐怕还真看不上自己。

    哗啦!阁楼门被踹开了,打扰了所有人的思绪,令一群人霍然回头看去,现闯进来的正是牛有德的手下。

    一满身血污的将领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寒冬站了出来微笑道:“城中商户,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招了我们来谈事情!”

    那将领沉声道:“城门已被近卫军接手,此地不是尔等商人呆的地方,立刻滚!”

    滚?寒冬心中小汗一把,天下有几人敢对自己身后这些人说这话的,回头看了眼,有请示的味道。

    勾越淡然动身道:“走吧!”

    一群人跟着他鱼贯出了阁楼,下了城,一路漫步行走在街头,不敢飞行,也不是不敢,是不愿跟这群近卫军的二货起什么冲突。

    咣!一声锣响,一队人马穿过前方的街道,大部分是天街的人马,尾有近卫军的人压阵,有人高声呐喊:“城中的人都听着,不用紧张,诸事已定。各大商铺可正常营业……”

    勾越等人听的直摇头,这估计是现各商铺的人都卷了东西跑光了,这是要把人给骗出来募捐吗?

    一行走到主街道岔路口,各回各家。

    跟在唐鹤年身边的寇文蓝传音问道:“唐爷爷。我们直接去云华阁吗?”

    唐鹤年摇头道:“不!先让他感受点压力,雪中送炭才好!”

    云华阁,洞天福地内,苗毅刚把云知秋放下,云知秋立刻转身双手叉腰凶巴巴道:“牛二。你疯啦!”

    苗毅乐呵呵道:“就是为你而疯,值得!”

    母老虎似的云知秋立刻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咬了咬嘴唇,眼眶有点红,看着苗毅身上的血迹,莫名的想哭,想装作火的样子也装不出来了,那泼的气势没办法酝酿出来,憋了半晌憋出一句,“嘴上抹了蜜。肯定干了什么亏心事。”

    已经做好了看夫人狂风暴雨飙的千儿、雪儿一愣,旋即双双“噗嗤”一声,捂住了嘴偷笑。

    云知秋当即恼羞成怒,过去就要掐两人几把,却被苗毅一把捞住了胳膊拽了回来,又环腰搂进了怀里垂视,“秋姐儿,这些年可好?”

    云知秋一把推开了他,嫌弃道:“脏死了,别碰我。”回头又朝千儿、雪儿喊道:“什么呆。还不快去准备热水?还有,隔壁屋那个整天闷着不出与世无争的享福的也去知会一声。”指的是红尘仙子,毕竟这么久没见了。

    苗毅还想搂搂抱抱,云知秋又推住了他胸口。指了指兽囊,示意有人,不要乱来,挥手将老范给招了出来。

    老范一露面看到血染战甲的苗毅愣住,迟疑道:“老板娘,这是?”

    “牛有德!”苗毅自报名号。又指了指云知秋:“你们老板娘是我的正室夫人,这些年有劳范先生保护内人,在此谢过!”拱了拱手。

    “嗯…啊…牛有德…内人?”信息量太大,老范有点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问:“哪个牛有德?”

    苗毅:“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

    “啊!”老范惊住了,就是那个牛有德,慢慢回头看向了云知秋,“老板娘,他也是我们的人?”

    炼狱外的六道余孽还没人知道牛有德是无量道圣主。

    云知秋点了点头叹道:“这事你不用问了,你先出去吧。”

    “哦…噢…”老范有点跟傻子一眼,茫茫然退下了,走到门口加快了度,这事得赶紧上报。

    他刚走,一袭红裳拖地的红尘仙子款款走了出来,见到战甲染血的苗毅愣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平静,半蹲行礼:“大人,夫人!”

    “这些年还好吧?”苗毅伸手托了一把和蔼问道。

    云知秋一看红尘却是直摇头,这辈子见过省心的没见过这么省心的,连她常年累月在一起的也难得见面,人活成这样也真够可以的,连带着那两个贴身侍女也快变得清心寡欲了。

    “有赖夫人关照,一直很好。”红尘起身轻轻回道。

    谁知云知秋出声道:“我准备送你回小世界和薇薇做个伴,你什么意见?”

    苗毅一愣,道:“你们两个闹矛盾了?”

    “闹矛盾?我倒巴不得她跟我闹,可就她这清寡性子,比出家人还出家人,能闹出什么矛盾来?”云知秋哼哼道:“别这样看我,送她走也是你闹的,你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来,还放心让她呆在大世界?她在这里不便四处走动,去了小世界也没人敢招惹她,不用老是闷在屋里。”

    苗毅默了默,试着问红尘:“你愿意回去吗?”

    红尘平静道:“全凭大人和夫人吩咐。”

    一听这随便怎么样都行的话,云知秋就直翻白眼,等千儿、雪儿那边通知热水准备好了,她当即吩咐红尘:“你去伺候大人沐浴,回头立马就送你走,此地你不宜久留。”(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