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方身上的血腥味扑鼻,云知秋差点沉沦在这惊喜中,忽又瞪大了明眸,想到了这是在什么情形下,如此一来岂不是没有了任何的回旋余地彻底公开了两人在大世界的关系?

    一想到自己常和魔道中人偷偷来往,一旦吸引注意会连累苗毅,不行!

    云知秋立刻拼命扭动娇躯挣扎了起来,然如今的修为早已比不上了苗毅,根本挣扎不脱。看到

    这算什么?阁楼内的勾越等人怔怔看着,自己带着王府的闺女来了,却看到了这一幕,这算怎么回事?

    垂纱遮颜的媚娘一张俏脸瞬间黑了,有种情何以堪的感觉!

    反倒是几位姑娘惊讶的神情中闪过那么一丝丝若隐若现的羡慕,如果有一天有一个男人也这样对自己…

    嬴月暗暗咬唇盯着那旖旎一幕,这就是家里逼自己嫁的人,有今天这一幕,若真的嫁了,让自己情何以堪!

    她深知,家里可不会在乎牛有德干这事,就算牛有德回头娶上十个百个的妾室回家也没关系,重点是她最后嫁给了牛有德成为了正室夫人在牛有德身上打下了深深的嬴家烙印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至于她那点脸面,嬴家不会放在心上,嬴家连御园受辱都能忍,这点小事根本就不算事。

    唐鹤年和寇文蓝无语相视一眼,两人终于彻底确认了,牛有德所谓的心有所属的女人真的是这女人,之前多少还有一丝疑虑,毕竟云知秋是寡妇,如今彻底没了疑虑。

    城头上的人马亦惊讶看着这一幕。

    “哈哈…”饱尝一番的苗毅突然放开了挣扎的云知秋,仰天肆意狂笑,从今天开始终于不用再和云知秋偷偷摸摸了,再也不需要顾忌,真是好不痛快!

    被吮吸的气喘吁吁的云知秋目光一闪,还有办法留有一丝余地,那就是…她突然挥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朝苗毅脸上扇去。意图制造成自己是被强迫的场景。

    然苗毅从听到褚子山来此纠缠开始,就心意已决,哪能让她得逞,手更快。后先至,瞬间一抬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又一把拽入了自己怀中,一俯身抄了她一双大腿,横抱在了怀中。跳到了城垛上,盯着街道上的千儿、雪儿等人喝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老板娘就是我的女人,还不快带路!”

    狂!这也太猖狂了!

    不知道多少人目瞪口呆,愣愣盯着那抱了个拼命挣扎女人的苗毅。

    千儿、雪儿等人也惊呆了,远处几个魔道中人看着石匠,示意要不要动手救人,石匠微微摇头。

    回过神来后,千儿、雪儿等人立刻飞起带路,有苗毅话了。她们也不用顾忌了。

    苗毅立刻抱着云知秋飞离城头,跟去。

    “无耻!放开我…”云知秋又羞又恼,挣扎喊叫,却又无法摆脱的样子。

    一小队近卫军人马跟着苗毅飞去。

    “简直是太不像话了!”左儿哼了声。

    断鸿看的直摇头,“这家伙疯了吗?当众如此岂不是坐实了他和褚子山在抢女人?”

    左儿哼哼:“还有他不敢做的事吗?”

    媚娘也差点没开口骂出来,奈何顾忌身份,只能暗中传音给勾越:“一个寡妇也能当成宝,长的也不怎么样嘛,这牛有德是瞎了眼还是没见过女人?”语气中那叫一个恨呐。

    勾越怕她意气用事,忙问道:“王妃可是改变了主意?”

    媚娘脸上的怒色一顿。最终轻叹了声:“算了!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就算媚儿嫁给了他,想让他不碰其他女人也不可能,但是这寡妇的影响太恶劣了。不能留!”

    勾越真怕她这时候女人脾气,见她松口了,骂男人连他也捎进去了的话也就当做没听见,赞道:“王妃果然是深明大义!王妃放心,这寡妇迟早会将她处理了,不会让小姐将来闹心的。只是小姐看到了这事怕是会…”

    见他答应了会处理掉云知秋,媚娘心情好了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你不用操心,我自会开导她。”

    嬴月脸色半沉,寇文绿三人则是面面相觑,深感不虚此行,竟然看了这么一场好戏,这牛有德也太另类了,回去在姐妹圈里可有话题聊了,还不得让那些没机会看到的姐妹们羡慕死。

    只是广媚儿不知什么原因,心中感觉有些失落了,母亲说要让她嫁给牛有德的话多少对她造成了一点影响,而今天也确实亲眼目睹了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和自己接触到的那些权贵家的子弟真的很不一样,怎么说呢,那些权贵子弟可以用花团锦簇来形容,而这牛有德则像是一棵遒劲挺拔的树。

    尤其是亲眼目睹那羞人一幕,真的现娘说的没错,能为一寡妇如此,压根不是在乎出生背景的人,人家牛有德恐怕还真看不上自己。

    哗啦!阁楼门被踹开了,打扰了所有人的思绪,令一群人霍然回头看去,现闯进来的正是牛有德的手下。

    一满身血污的将领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寒冬站了出来微笑道:“城中商户,天街副大统领方立横招了我们来谈事情!”

    那将领沉声道:“城门已被近卫军接手,此地不是尔等商人呆的地方,立刻滚!”

    滚?寒冬心中小汗一把,天下有几人敢对自己身后这些人说这话的,回头看了眼,有请示的味道。

    勾越淡然动身道:“走吧!”

    一群人跟着他鱼贯出了阁楼,下了城,一路漫步行走在街头,不敢飞行,也不是不敢,是不愿跟这群近卫军的二货起什么冲突。

    咣!一声锣响,一队人马穿过前方的街道,大部分是天街的人马,尾有近卫军的人压阵,有人高声呐喊:“城中的人都听着,不用紧张,诸事已定。各大商铺可正常营业……”

    勾越等人听的直摇头,这估计是现各商铺的人都卷了东西跑光了,这是要把人给骗出来募捐吗?

    一行走到主街道岔路口,各回各家。

    跟在唐鹤年身边的寇文蓝传音问道:“唐爷爷。我们直接去云华阁吗?”

    唐鹤年摇头道:“不!先让他感受点压力,雪中送炭才好!”

    云华阁,洞天福地内,苗毅刚把云知秋放下,云知秋立刻转身双手叉腰凶巴巴道:“牛二。你疯啦!”

    苗毅乐呵呵道:“就是为你而疯,值得!”

    母老虎似的云知秋立刻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咬了咬嘴唇,眼眶有点红,看着苗毅身上的血迹,莫名的想哭,想装作火的样子也装不出来了,那泼的气势没办法酝酿出来,憋了半晌憋出一句,“嘴上抹了蜜。肯定干了什么亏心事。”

    已经做好了看夫人狂风暴雨飙的千儿、雪儿一愣,旋即双双“噗嗤”一声,捂住了嘴偷笑。

    云知秋当即恼羞成怒,过去就要掐两人几把,却被苗毅一把捞住了胳膊拽了回来,又环腰搂进了怀里垂视,“秋姐儿,这些年可好?”

    云知秋一把推开了他,嫌弃道:“脏死了,别碰我。”回头又朝千儿、雪儿喊道:“什么呆。还不快去准备热水?还有,隔壁屋那个整天闷着不出与世无争的享福的也去知会一声。”指的是红尘仙子,毕竟这么久没见了。

    苗毅还想搂搂抱抱,云知秋又推住了他胸口。指了指兽囊,示意有人,不要乱来,挥手将老范给招了出来。

    老范一露面看到血染战甲的苗毅愣住,迟疑道:“老板娘,这是?”

    “牛有德!”苗毅自报名号。又指了指云知秋:“你们老板娘是我的正室夫人,这些年有劳范先生保护内人,在此谢过!”拱了拱手。

    “嗯…啊…牛有德…内人?”信息量太大,老范有点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问:“哪个牛有德?”

    苗毅:“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

    “啊!”老范惊住了,就是那个牛有德,慢慢回头看向了云知秋,“老板娘,他也是我们的人?”

    炼狱外的六道余孽还没人知道牛有德是无量道圣主。

    云知秋点了点头叹道:“这事你不用问了,你先出去吧。”

    “哦…噢…”老范有点跟傻子一眼,茫茫然退下了,走到门口加快了度,这事得赶紧上报。

    他刚走,一袭红裳拖地的红尘仙子款款走了出来,见到战甲染血的苗毅愣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平静,半蹲行礼:“大人,夫人!”

    “这些年还好吧?”苗毅伸手托了一把和蔼问道。

    云知秋一看红尘却是直摇头,这辈子见过省心的没见过这么省心的,连她常年累月在一起的也难得见面,人活成这样也真够可以的,连带着那两个贴身侍女也快变得清心寡欲了。

    “有赖夫人关照,一直很好。”红尘起身轻轻回道。

    谁知云知秋出声道:“我准备送你回小世界和薇薇做个伴,你什么意见?”

    苗毅一愣,道:“你们两个闹矛盾了?”

    “闹矛盾?我倒巴不得她跟我闹,可就她这清寡性子,比出家人还出家人,能闹出什么矛盾来?”云知秋哼哼道:“别这样看我,送她走也是你闹的,你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来,还放心让她呆在大世界?她在这里不便四处走动,去了小世界也没人敢招惹她,不用老是闷在屋里。”

    苗毅默了默,试着问红尘:“你愿意回去吗?”

    红尘平静道:“全凭大人和夫人吩咐。”

    一听这随便怎么样都行的话,云知秋就直翻白眼,等千儿、雪儿那边通知热水准备好了,她当即吩咐红尘:“你去伺候大人沐浴,回头立马就送你走,此地你不宜久留。”(未完待续。)

    …

第1387章    第1387章

    “轰——”

    就在吕重发愣之际,那巨大的血尸没有被斩断的左爪也挣脱了[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的强力拉扯,猛地一挥,把[九玄寒龙冰棺]也打飞了出去。+◆

    眼看着[大寂灭珠]、剐龙刀、鸿蒙龙珠、九玄寒龙冰棺]联手,携着狂猛的可媲美星河攻击的能量,都无法镇压这头血尸,吕重幽幽地发出了一声叹息,“看了,我是太小瞧了头血尸了,要想拿到[虫神之心],必须拼命了。也罢,小公主,你尽量拖延一下,我要利用时间加速之力,去会一会金晶神焱,看能不能调动这种神焱……”

    叹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

    明白了此时的处境,吕得咬了咬牙,猛然于[大寂灭珠]内行动起来!

    尚好,[大寂灭珠]早就自动认吕重为主,更是吕重的本命法宝。

    对于大寂灭珠内的一个切,吕重都是极为了解,也知道[金晶神焱]被封印在哪个区域的世界。

    吕重如今的实力虽然无法全力发挥[大寂灭珠]的能量,但是,他也能调动[大寂灭珠]内的一切事物。

    更同样拥有调动[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的能力。

    现在,大寂灭珠心神全部用在压制、束缚超级血尸之上,再无法调动[金晶神焱]。

    自然而然,这个事就必须落在吕重的头上。

    “空间圣纹,启——”

    吕得大喝一声,最先启动刚刚提升境界不久的[空间圣纹]。让自己全力调动[大寂灭珠]内的空间之力。

    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火之极品巅峰道纹,也是全力启动。

    呼呼呼……

    首先,以圣识配合[极品巅峰]境的火之大道道纹,于金晶神焱发出友善的气息。

    只是,金晶神焱可是真正的神界天火,对于还不是识纹的火之大道道纹不屑一顾,懒得亲近。

    甚至吕重的火之大道道纹只要靠近一定的距离,金晶神焱立马有一种冲上来毁灭火之大道道纹的趋势。

    发现火之大道道纹。根本无得不到金晶神焱的好感,无奈之下,吕重只得立时开启自己的大道之眼的[法则亲和]神通。

    有了法则亲和神通出现在[火]之大道道纹的旁边,金晶神焱的奇迹地好了许多。

    能允许吕理的[火]之大道道纹的接近。

    可吕重要想凭着法则亲和力以及火之大道道纹,就想控制[金晶神焱],却依旧不可能。

    “该死,要怎么才能调动这些[金晶神焱]?”吕重顿时有些抓瞎。

    还好,[大寂灭珠]内收藏着[金晶神焱]的空间,时间加速了上百万倍。

    这让吕重勉强还有时间浪费。

    “对了,我暂时是无法调动[金晶神焱]。想来是火之大道道纹级别不够。如果我能进一步把极品巅峰级的火之大道道纹,提升到圣纹境界呢?再有大道之眼的法则、道之亲和力。或许有可能勉强调动一下[金晶神焱]?”

    这么一想,吕重顿时心中大动!

    如今他的实力并不弱,已达到可媲美[巅峰准圣]的境界,再进一步,就有可能证道圣人果位。

    不过,巅峰准圣与圣人之间,看上去只差了一丝,可是两者的实力却是差之毫厘,失以千里。

    真正的不可相提并论!

    而吕重证级圣人或许还差一段不短的距离,但是,要把火之极品大道道纹,提升为火之圣纹,应该是有很大的几率成功的。

    别忘了,吕重的手里可还有着火之圣尊[麒麟老祖]的全身圣血精华!

    之前吞噬、炼化了五滴麒麟圣尊的精血,就让吕重实力大进、火之道纹长成为极品巅峰境界。

    现在,吕重的**又强大了许多,已经可以吸收、炼化更多的麒麟圣尊的精血!

    没有任何犹豫!

    吕重这次直接掏出了十滴火系圣尊的精血!

    接着,直接吞进了嘴里!

    “轰……”

    恐怖的火之能量在吕重的体内爆发!

    隐约间,这些能量似乎幻化为一头巨大的远古火麒麟,带着恐怖的威势朝吕重扑来。

    “吸——”吕重暗暗冷吼。

    至强的[阴阳和合大道]全力运转,一道道恐怖之极的吸噬之力,当头朝这幻化而出的麒麟老祖笼罩!

    “嗷呜……”

    幻化而出的麒麟老祖,面对[阴阳和合大道]的噬力,迸发出惨厉的哀嚎,四蹄狂崩乱踢,打碎了周遭的火云。

    一时间,吕体体内火光弥漫。

    甚至,吕重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整个身体都完完全全被笼罩在一片火之世界。

    吸!

    噬!

    麒麟老祖那庞大的躯体也开始幻生幻灭!

    其巨大的身体像是钢铁被投进烘炉之中,被炼化成铁水!

    “呼呼呼……”

    一缕缕纯碎之极的火气,如万道阳光,融入吕重躯体内,被转化为吕重体内的能量。

    同时,强大的火之能量基因,醍醐灌顶,疯狂涌入吕重的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

    属于火之圣尊的对火的亲和力,也在进一步融入吕重的身体之内。

    “呼呼呼……”

    极品巅峰级的火之大道道纹,剧烈地呼呼作响,时而膨胀,时而收缩。

    源源不绝的火之狂暴能量,涌入吕重的体内,提纯、增强着吕重的火之道纹。

    “砰~~~”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吕重的身躯一下子发出了诡异的闷雷般的响声,接着,吕重的精气神全面提升。

    极品巅峰级的火之大道道纺,开始了全面蜕变。

    金光暴闪之后,紫气纵横。极品火之道纹,成功晋级为火之圣纹!

    吕重体内的第三枚圣纹出现!

    之前的两枚圣纹,分别为威之圣纹、空间圣纹。

    而现在,火之圣纹出现!

    不过,这火之圣纹,暂时只是最低级的圣纹,未必就能帮助吕重调用[金晶神焱]。

    “拼了,一不做,二不休。再吞噬十滴麒麟圣血……”

    吕重这次真的是发狠了!

    一次性吞噬十滴麒麟圣血还觉得不够,居然要再行吞噬十滴麒麟圣尊的精血。

    这已不是勇气了,而是真的在拼命了。

    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圣尊之精血。十滴足以让巅峰准圣爆体而亡了,而吕重居然还要强行再吞噬十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