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袋烟的时间有多大?

    陈挂面就能魂飞数千里,在此地和平川县之间打来回!

    而此刻就坐在陈挂面身边的几人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神棍做到陈挂面这种地步,也算神棍中的战斗棍了!

    众人早就知道陈挂面的本事,只是点头哈腰的说道:“老仙长辛苦了!老仙长辛苦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唉!”陈挂面轻轻的捻动着长苒,发出一声悠悠长叹,然后说道:“事情很不好啊!我刚才回去,看到老陈家的又推出了一小铁车死小兔子,扔到养殖基地后面的山沟里去了!”

    “啊?我的那些小兔子又死了?我草***,这还让人过不过了啊!”一个家伙马上一脸苦相的骂道。小说下载/

    “嗯,这些小兔子死还是小事,这还不算是灾难,最严重的是,恐怕用不了几天,还会有更大的灾难降临到你们的头上啊!”陈挂面说道。

    “什么灾难?老仙长你快告诉我们啊!”几个人焦急的问道。

    “用不了几天,将会有一场瘟疫降临到那些种兔的头上,到时候恐怕你们的种兔也会所剩无几!”陈挂面说道。

    陈挂面这句话可把这些家伙吓坏了。他们虽然可惜那些小兔子死去,但是只要他们手中有种兔,他们就还有希望,毕竟这种品种的兔子的经济效益的确要比其他品种好很多。可是如果种兔没了,他们就彻底的完了,一点希望都没了!

    “老仙长,那我们该怎么办?你可得救救我们啊!您神通广**力无边,可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不然,如果我们的兔子都死光光了,我们可就彻底的完了!”

    “就是啊,老仙长,我们这次可是真的就全靠你了!说什么你也要救救我们啊!”

    众人七嘴八舌,一脸可怜相的纷纷说道。

    陈挂面微微摇头,说道:“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事到如今,就连我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这些兔子本来是二战之中死在原子弹爆炸之下的冤魂所化,我当初让这些冤魂投胎成为兔子,本来是想坑岛国鬼子一下子,没想到赵长枪竟然将他们引进到了国内,并且卖给了你们!世事无常啊!现在大家就别指望能保住这些兔子了,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弥补自己的经济损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保住我们的经济损失?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连老仙长都帮不上我们,我们还怎么弥补我们的经济损失啊!”一个家伙满面愁容的说道。

    这家伙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另一个人马上懊恼的说道:“如何保住我们的经济损失?当然是要去找赵长枪啊!兔子是他引进的,当初我们拒绝入栏,他硬要强逼着我们入栏,还将老仙长弄了去劝说我们!如果不是赵长枪,我们能遭此大难嘛!我看我们就应该去找赵长枪!”

    “对!去找赵长枪!兔子是他引进的,如今出了事情,他不管谁管!兔子我们不养了,让县政府退给我们钱!还有这快三个月的工钱,也必须要回来!”

    “赵长枪可是县长啊!我们怎么能轻易见到他?我们又怎么去找他?就算我们能找到他的家,到时候闹出事情来,他肯定会让警察将我们抓起来!”有人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难住大家,有人马上说道:“只有我们几个当然成不了气候,可是整个养殖基地有九十多户养殖户呢!我们回去就联合其他的养殖户,一起去堵县政府的大门!看赵长枪赔偿不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他如果不赔偿我们,我们就堵在县政府门口不走了!”

    “好!这个注意好!法不责众,到时候,就算赵长枪心中不满,他总不能将我们都抓起来吧?”

    一帮人当着陈挂面的面,竟然嘁哩喀喳,商量出了一个比较详尽的计划,他们甚至研究了每一家养殖户的特点,然后确定由谁去他们家做公关,让他们跟着自己闹事。

    这些人将一切都商量妥当之后,便不再在陈挂面这里浪费时间,而是心急火燎的离开了陈挂面的家。

    陈挂面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轻声嘟囔道:“赵长枪啊赵长枪,当初你把我陈挂面挤出了平川县,挤出了临河省,让我背井离乡,到了外省。我看你这次怎么办!”

    陈挂面说完后,又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他的电话是打给前几天来找他的那个人的。他刚才和这些养殖户说的这些话都是那个人的授意。

    那几个家伙回到平川县养殖基地后,一股不利于赵长枪的言论马上四处传播开来,许多人都在埋怨赵长枪,埋怨他当初不该强迫大家购买这些兔子。如果当初他们听了陈挂面的话,不购买这些兔子,哪里还有现在这种事情?

    这些养殖户因为小兔子的的死亡,本来就心急火燎,情绪暴躁,有了这股言论的引导,他们的急躁情绪很快变成了对赵长枪的怨恨和愤怒。

    随着这股言论越传越凶,这些养殖户对赵长枪的怨念也越来越大,一些人甚至开始将赵长枪妖魔化。

    有人说赵长枪根本不是人,是玉皇大帝身上的一只跳蚤,他来到平川县根本不是为平川县老百姓谋福利的,而死祸害平川县老百姓的。连普通的跳蚤都喝人血,别说连玉皇大帝的血都敢喝的牛逼跳蚤了!

    赵长枪引进岛国的兔子,只是祸害岛国老百姓的一个开始,更严重的事情还在后面,如果平川县的老百姓不把赵长枪赶出平川县,他们就永远不会有好日子过!

    老百姓的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许多人开始变着法儿的将赵长枪妖魔化。不过这些人虽然心中恨极了赵长枪。但是他们暂时却还不敢聚众闹事。

    这些不断诅咒着赵长枪的养殖户们,哪里知道此时的县长赵长枪比他们更急!刚开始赵长枪听说小兔子出现死亡的时候,还没有当回事。毕竟小兔子刚刚降生,身体免疫力还很差,很容易染上各种疾病而丧命。这个并不奇怪。

    但是随着小兔子越死越多,赵长枪感到事态严重了。这些种兔生下来的小兔基本没有能成活下来的,最长的活不过十天半个月。这就说明要么种兔有问题,要么他们的饲养方式有问题。

    赵长枪让周家辉再次联系岛国,结果岛国德康集团给出的答案是,因为平川县养殖基地的防疫有问题,所以这些小兔子才会很难成活下来。

    赵长枪手中也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些小兔子死亡就是种兔的原因。所以他只能选择接受德康集团的解释。同时,赵长枪开始积极联系全国乃至世界上的防疫部门,到处求医问药,幻想着能将那些不断降生的小兔子救活过来!

    然而让赵长枪失望的是,虽然他请了很多人直接到了平川县养殖基地现场考察,但是他们也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案。

    连赵长枪这个无神论者都开始暗中祈祷能让这场灾难快点过去,让下一波兔子都能成活下来。

    就在赵长枪被这些兔子弄得焦头烂额之际,他忽然想起了王诗韵!王诗韵不但是研究兔子的专家,而且还曾经研究过平川县的兔子。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在研究这种兔子?

    想到这些,赵长枪马上拨通了王诗韵的电话。

    “诗韵,你那里的五只小兔有什么情况?有没有生小兔,小兔健康不健康?”赵长枪开门见山的急促说道。

    “呵呵,难得赵大县长主动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诗韵妹妹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呢!”赵长枪的话筒中传来王诗清脆的声音。

    如果是在平时,赵长枪或许会和王诗韵开几句玩笑,但是此时的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哪里还有功夫和王诗韵打情骂俏!

    他听完王诗韵的话,马上苦着脸说道:“诗韵,不要开玩笑了。平川县长毛兔养殖基地出问题了,我现在是如坐针毡啊!”

    “呵呵呵,怎么了?长毛兔基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枪哥一向这么淡定的人都如此不淡定了?”王诗韵继续呵呵笑着说道。

    赵长枪有点拿王诗韵没办法了。真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啊!自己都快急疯了,她竟然还无忧无虑,呵呵直笑!赵长枪甚至有些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早就盼着自己亲手搞的养殖基地出事,然后她好看自己的笑话!

    赵长枪却不知道,此时的王诗韵却不是故意逗他开心,而是真高兴!经过几个月的研究,她终于不但找到了那些种兔基因变异是怎么形成的!而且还预测出了这种基因的变异将会给这些种兔的后代带来什么致命的影响!

    刚开始的时候,王诗韵的研究还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研究方向到底对不对。甚至她的导师都劝她不要再研究下去了。因为如果那些兔子的后代一旦正常,王诗韵所有的研究都是无用功。

    但是王诗韵却一直没有放弃!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同时她也很清楚,一旦当这些种兔开始生产,自己再做研究就晚了!要想在几天之内就研制出一种对症治疗的新药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王诗韵出国的时候,便将两只已经妊娠的母兔一起带到了国外,当她发现这两只母兔产下的小兔全都死亡之后,王诗韵知道,自己的研究方向对了!

    王诗韵的导师看到自己的学生竟然真的判断对了,在为王诗韵高兴的同时,也开始和王诗韵一起研究治疗这种基因变异疾病的新药!

    手机请访问:m

第一五四五章 按战时行事!    云知秋点头移步,叶易一路快请,催得她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她心里也确实着急,手上也摸出了星铃联系外面的千儿、雪儿等人。

    守城宫外的千儿、雪儿等人刚接到云知秋的消息不久,就看到守城宫出来的云知秋等人掠空飞向了东城门方向。见云知秋的确无恙,几人放心了,也迅速朝东城门快速奔跑而去。

    他们虽然不能在天街飞行,然而如今的天街空荡荡,施法疾驰倒也没什么阻碍。

    城外,斜眼盯着地上半柱香尾上的最后一点香火的苗毅缓缓抬手,身后万余人哗啦一声甲胄声响动,全部破法弓在手,流星箭搭弓上弦,瞄准了城门方向,瞬间杀气漫漫。

    真来?城上守军吓得心惊胆寒,一个个盯着苗毅那扬起的手,都知道那只是手一旦砍下,就是万箭齐发之时。

    “这家伙真是个疯子!”阁楼内的左儿冷哼一声。

    话刚落,阁楼内的几人微微探头出来,看向了从天而降在城头的叶易和云知秋等人。

    城外的苗毅亦抬头看去,看到了云知秋,后者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在一起。

    见到云知秋无恙,确认她真的没事而不是宽自己的心,苗毅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扬着的手掌侧甩了一下,身后蓄势待发的弓箭又哗啦一声放下了。

    瞬间,城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云知秋的身上。

    见这女人一出现,立马点燃的局势又立刻被压了下来,哪怕是不认识的也基本猜出了她是谁。

    四个带着纱笠挤在一起的女人看看城下的动静,又看看云知秋,眼中竟然都忍不住流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城下那么吓人的人马,气势那么凶悍,吓得城头上的守军脸色都变了,吓得天街内彻底乱了套,可仅仅是这女人一露面,似乎立马将城外虎狼之师的凶焰给压了下去。

    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露面往那一站而已,即将来袭的狂潮立刻遏停!

    什么叫风光?这才叫真的风光!

    四女突然发现自己家世背景所带来的荣光在这真正要血流成河的真阵仗上简直是弱爆了,忽然发现以前的虚华跟今天这幕比起来挺没劲的。这种风光可是连她们四个的身份地位也碰不上的。

    媚娘垂纱后面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死死盯着云知秋,好像云知秋抢走了她什么东西一样,传音问勾越:“这女人就是那寡妇?”

    勾越回:“应该是吧。”

    媚娘冷哼:“长的也不怎么样,还是个寡妇。牛有德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勾越无语,长相这东西让他怎么说,夏侯承宇长的不怎么样,你见了人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低头,过世的夫人也没你长的好看,可若夫人还在的话,有你什么事?

    四女中的寇文绿公然回头问道:“文蓝,这女人就是云知秋?”

    众人目光一起看向了易容后的寇文蓝,寇文蓝苦笑一声,点头道:“是她!”

    众人再次审视云知秋。貌似想找出云知秋身上有什么优点来,可惜看不到正面。

    见下面的人放下了破法弓,叶易重重松了口气,看来把这女人拉来是拉对了。

    虽然知道苗毅是为了自己,可苗毅这样疯来,云知秋本是气得不行的,可是一到城头上,一眼看到下面的情形,身心瞬间凝住了。

    那浴血后破破烂烂的一支支猎猎飘扬的战旗,那战旗下一个个貌似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狼狈不堪的甲士。一个个血染战甲,不少人缺胳膊少腿,不少人身上带着深深的划破战甲的伤痕血口,有人身上一两道。有人身上是数道,甚至是十几道,破破烂烂的在下面站的笔直不肯屈服,基本上找不出什么没受伤的人,还有那一张张血糊糊的面孔上淌过血的泪痕,令人一看就能想象这些人究竟经历了多么惨烈的厮杀。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一股悲壮的气息就这样活生生地扑面而来,沁人心神。

    再看看站在阵前的苗毅,战甲上的血迹虽然没那么多,脸上也没被血糊住,可那溅洒在面庞上的几道血迹是那么刺眼,令她心弦一颤。

    她一开始对苗毅是责怨的,是准备回头跟苗毅吵闹的,可这一刻,看到苗毅竟然因为听说了自己困在守城宫立刻带了一群这样的残兵赶来,什么责怪、什么埋怨都没了。

    站在城头上痴痴看着苗毅,心碎了!心醉了!

    眼眶湿润,银牙紧紧咬着嘴唇,她扪心自问,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找到这样的夫郎,此生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还有什么好怨的,他一向待自己不薄。

    “老板娘…老板娘…”叶易在旁暗暗提醒催促几声,可此时的云知秋已经是感动的说不出了话来。

    唰!苗毅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逆鳞枪,挥手指去,“半柱香已过,城门开是不开!”

    叶易朝下拱手笑道:“牛兄别来无恙,一晃多年未见,想不到牛兄风采依旧!”

    苗毅倒是给他说的一怔,认识吗?想不起来,冷哼道:“恕牛某眼拙,你是何人?”

    叶易呵呵道:“牛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炼狱之地考核咱们见过的,在下叶易,九环星天街大统领!”他没说自己是围攻中的一员,纯粹是想缓和一下。

    苗毅不跟他扯,“立刻开城门,否则牛某说到做到,届时别怪牛某不客气!”

    套交情不成,叶易闹了个尴尬,偏头看向云知秋低声问道:“老板娘,你看呢?”

    云知秋微微点头。

    一副明显征求了云知秋意见的叶易立刻喝道:“打开城门!”

    下面城门霍然敞开,苗毅二话不说,手一挥,领着人马快速进入。

    叶易请云知秋下去一起迎接,谁知云知秋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苗毅碰头,拒绝了,叶易只好自己带了人下去。

    阁楼内的一群人也立刻走到了朝着城内的窗口前观望,只见领人而入的苗毅终于和叶易碰头在了一起。

    苗毅见云知秋没下来,回头看向了城头。

    叶易迎面拱手道:“牛兄,不知需要什么协助?”

    敢抓我女人!苗毅扭头看来,冷冷盯着他,盯的他心里发毛,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牛某级别高过你,见到本官为何不拜!没规矩的东西,今天教教你什么叫规矩!”砰!突然一脚踹了出去,踹得措手不及的叶易喷血倒飞了出去,飞出十几丈远落地呕血不起。

    唰唰!叶易身边的两名心腹手下迅速拔剑戒备。

    谁知当着苗毅的面一拔剑立刻惹出了祸事,苗毅身后的人可不管他们是戒备还是要进攻苗毅,两名彩莲修士迅速闪出防患于未然,两道寒芒闪过,手起刀落劈出两声惨叫,连人带甲劈成了两半飞开,肚破肠流在地,惨不忍睹……

    进城就见如此血腥,阁楼上的四个年轻女人甚少见此血腥场面,微微偏头,有些不敢多看。

    唐鹤年等人面面相觑,心想天帝不解散这些人才怪了!

    听到惨叫声,云知秋也惊的跑到这边城墙朝下观看。

    离城门不远处的空荡荡街道上,千儿、雪儿等人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一见大人便是如此情形,喜的是大人一来就控制住了场面。

    两旁的天街守卫则被一支支拉开的流星箭指来,吓得赶紧扔下了刀枪,武器丁零当啷掉了一地。

    苗毅瞥了眼晃晃悠悠爬起的叶易,淡淡一声,“先控制起来!”

    身后立刻冲出几人,迅速将叶易给绑了。

    苗毅转身走向一侧,拾阶而上走向城上,边走边铿锵下令:“酉丁域造反,九环星天街身在酉丁域,又迟迟不开城门放行,本总镇怀疑其中另有隐情,如今情况不明,一切按战时行事!四城门各派五百人马接手,封闭城门,无我法旨任何人不得进出。本部人马即刻接管天街防卫,本地守军接受我部调遣,若有守将抗拒不从,按战时行事,杀无赦!即刻通令全城商铺,捐献疗伤药物供守军疗伤守城,配合者上表奏报请赏,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者,立刻抄斩!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是!”牧雨莲拱手领命,迅速调兵遣将,三波人马紧急飞赴其余三座城门接管城防,另有人马驱赶熟悉本地情况的天街人马带路行事。

    阁楼上的几个年轻女人听着好像觉得这军令下达的也不无道理,有理有据,条理分明的很嘛,战时么,加强防御应该是应该的,守城的人受伤了也自然是需要疗伤药物养好伤才有力气守城。

    可唐鹤年等人一听,却是眼皮直跳。什么酉丁域造反,这摆明了是接管天街控制天街的借口。什么叫捐献疗伤药物,什么叫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听着怎么像是要洗劫天街的商铺?

    寇文蓝离窗,想出去和苗毅打招呼,谁知唐鹤年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微微摇头,示意暂时不宜卷入。

    城上,苗毅站在了云知秋面前,微笑道:“没事吧!”

    云知秋指了指腰间兽囊,示意没事。

    苗毅伸手抓了她的手,云知秋目光左右瞟了下,缩手抗拒,谁知苗毅却一把将她拽入怀中,当众一口吻上了她的娇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