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云知秋点头移步,叶易一路快请,催得她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她心里也确实着急,手上也摸出了星铃联系外面的千儿、雪儿等人。

    守城宫外的千儿、雪儿等人刚接到云知秋的消息不久,就看到守城宫出来的云知秋等人掠空飞向了东城门方向。见云知秋的确无恙,几人放心了,也迅速朝东城门快速奔跑而去。

    他们虽然不能在天街飞行,然而如今的天街空荡荡,施法疾驰倒也没什么阻碍。

    城外,斜眼盯着地上半柱香尾上的最后一点香火的苗毅缓缓抬手,身后万余人哗啦一声甲胄声响动,全部破法弓在手,流星箭搭弓上弦,瞄准了城门方向,瞬间杀气漫漫。

    真来?城上守军吓得心惊胆寒,一个个盯着苗毅那扬起的手,都知道那只是手一旦砍下,就是万箭齐发之时。

    “这家伙真是个疯子!”阁楼内的左儿冷哼一声。

    话刚落,阁楼内的几人微微探头出来,看向了从天而降在城头的叶易和云知秋等人。

    城外的苗毅亦抬头看去,看到了云知秋,后者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在一起。

    见到云知秋无恙,确认她真的没事而不是宽自己的心,苗毅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扬着的手掌侧甩了一下,身后蓄势待发的弓箭又哗啦一声放下了。

    瞬间,城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云知秋的身上。

    见这女人一出现,立马点燃的局势又立刻被压了下来,哪怕是不认识的也基本猜出了她是谁。

    四个带着纱笠挤在一起的女人看看城下的动静,又看看云知秋,眼中竟然都忍不住流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城下那么吓人的人马,气势那么凶悍,吓得城头上的守军脸色都变了,吓得天街内彻底乱了套,可仅仅是这女人一露面,似乎立马将城外虎狼之师的凶焰给压了下去。

    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露面往那一站而已,即将来袭的狂潮立刻遏停!

    什么叫风光?这才叫真的风光!

    四女突然发现自己家世背景所带来的荣光在这真正要血流成河的真阵仗上简直是弱爆了,忽然发现以前的虚华跟今天这幕比起来挺没劲的。这种风光可是连她们四个的身份地位也碰不上的。

    媚娘垂纱后面的脸色很不好看,目光死死盯着云知秋,好像云知秋抢走了她什么东西一样,传音问勾越:“这女人就是那寡妇?”

    勾越回:“应该是吧。”

    媚娘冷哼:“长的也不怎么样,还是个寡妇。牛有德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勾越无语,长相这东西让他怎么说,夏侯承宇长的不怎么样,你见了人家还不是得老老实实低头,过世的夫人也没你长的好看,可若夫人还在的话,有你什么事?

    四女中的寇文绿公然回头问道:“文蓝,这女人就是云知秋?”

    众人目光一起看向了易容后的寇文蓝,寇文蓝苦笑一声,点头道:“是她!”

    众人再次审视云知秋。貌似想找出云知秋身上有什么优点来,可惜看不到正面。

    见下面的人放下了破法弓,叶易重重松了口气,看来把这女人拉来是拉对了。

    虽然知道苗毅是为了自己,可苗毅这样疯来,云知秋本是气得不行的,可是一到城头上,一眼看到下面的情形,身心瞬间凝住了。

    那浴血后破破烂烂的一支支猎猎飘扬的战旗,那战旗下一个个貌似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狼狈不堪的甲士。一个个血染战甲,不少人缺胳膊少腿,不少人身上带着深深的划破战甲的伤痕血口,有人身上一两道。有人身上是数道,甚至是十几道,破破烂烂的在下面站的笔直不肯屈服,基本上找不出什么没受伤的人,还有那一张张血糊糊的面孔上淌过血的泪痕,令人一看就能想象这些人究竟经历了多么惨烈的厮杀。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一股悲壮的气息就这样活生生地扑面而来,沁人心神。

    再看看站在阵前的苗毅,战甲上的血迹虽然没那么多,脸上也没被血糊住,可那溅洒在面庞上的几道血迹是那么刺眼,令她心弦一颤。

    她一开始对苗毅是责怨的,是准备回头跟苗毅吵闹的,可这一刻,看到苗毅竟然因为听说了自己困在守城宫立刻带了一群这样的残兵赶来,什么责怪、什么埋怨都没了。

    站在城头上痴痴看着苗毅,心碎了!心醉了!

    眼眶湿润,银牙紧紧咬着嘴唇,她扪心自问,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能找到这样的夫郎,此生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还有什么好怨的,他一向待自己不薄。

    “老板娘…老板娘…”叶易在旁暗暗提醒催促几声,可此时的云知秋已经是感动的说不出了话来。

    唰!苗毅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逆鳞枪,挥手指去,“半柱香已过,城门开是不开!”

    叶易朝下拱手笑道:“牛兄别来无恙,一晃多年未见,想不到牛兄风采依旧!”

    苗毅倒是给他说的一怔,认识吗?想不起来,冷哼道:“恕牛某眼拙,你是何人?”

    叶易呵呵道:“牛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炼狱之地考核咱们见过的,在下叶易,九环星天街大统领!”他没说自己是围攻中的一员,纯粹是想缓和一下。

    苗毅不跟他扯,“立刻开城门,否则牛某说到做到,届时别怪牛某不客气!”

    套交情不成,叶易闹了个尴尬,偏头看向云知秋低声问道:“老板娘,你看呢?”

    云知秋微微点头。

    一副明显征求了云知秋意见的叶易立刻喝道:“打开城门!”

    下面城门霍然敞开,苗毅二话不说,手一挥,领着人马快速进入。

    叶易请云知秋下去一起迎接,谁知云知秋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苗毅碰头,拒绝了,叶易只好自己带了人下去。

    阁楼内的一群人也立刻走到了朝着城内的窗口前观望,只见领人而入的苗毅终于和叶易碰头在了一起。

    苗毅见云知秋没下来,回头看向了城头。

    叶易迎面拱手道:“牛兄,不知需要什么协助?”

    敢抓我女人!苗毅扭头看来,冷冷盯着他,盯的他心里发毛,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话,“牛某级别高过你,见到本官为何不拜!没规矩的东西,今天教教你什么叫规矩!”砰!突然一脚踹了出去,踹得措手不及的叶易喷血倒飞了出去,飞出十几丈远落地呕血不起。

    唰唰!叶易身边的两名心腹手下迅速拔剑戒备。

    谁知当着苗毅的面一拔剑立刻惹出了祸事,苗毅身后的人可不管他们是戒备还是要进攻苗毅,两名彩莲修士迅速闪出防患于未然,两道寒芒闪过,手起刀落劈出两声惨叫,连人带甲劈成了两半飞开,肚破肠流在地,惨不忍睹……

    进城就见如此血腥,阁楼上的四个年轻女人甚少见此血腥场面,微微偏头,有些不敢多看。

    唐鹤年等人面面相觑,心想天帝不解散这些人才怪了!

    听到惨叫声,云知秋也惊的跑到这边城墙朝下观看。

    离城门不远处的空荡荡街道上,千儿、雪儿等人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一见大人便是如此情形,喜的是大人一来就控制住了场面。

    两旁的天街守卫则被一支支拉开的流星箭指来,吓得赶紧扔下了刀枪,武器丁零当啷掉了一地。

    苗毅瞥了眼晃晃悠悠爬起的叶易,淡淡一声,“先控制起来!”

    身后立刻冲出几人,迅速将叶易给绑了。

    苗毅转身走向一侧,拾阶而上走向城上,边走边铿锵下令:“酉丁域造反,九环星天街身在酉丁域,又迟迟不开城门放行,本总镇怀疑其中另有隐情,如今情况不明,一切按战时行事!四城门各派五百人马接手,封闭城门,无我法旨任何人不得进出。本部人马即刻接管天街防卫,本地守军接受我部调遣,若有守将抗拒不从,按战时行事,杀无赦!即刻通令全城商铺,捐献疗伤药物供守军疗伤守城,配合者上表奏报请赏,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者,立刻抄斩!即刻执行,不得有误!”

    “是!”牧雨莲拱手领命,迅速调兵遣将,三波人马紧急飞赴其余三座城门接管城防,另有人马驱赶熟悉本地情况的天街人马带路行事。

    阁楼上的几个年轻女人听着好像觉得这军令下达的也不无道理,有理有据,条理分明的很嘛,战时么,加强防御应该是应该的,守城的人受伤了也自然是需要疗伤药物养好伤才有力气守城。

    可唐鹤年等人一听,却是眼皮直跳。什么酉丁域造反,这摆明了是接管天街控制天街的借口。什么叫捐献疗伤药物,什么叫不配合者有通敌嫌疑,听着怎么像是要洗劫天街的商铺?

    寇文蓝离窗,想出去和苗毅打招呼,谁知唐鹤年却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微微摇头,示意暂时不宜卷入。

    城上,苗毅站在了云知秋面前,微笑道:“没事吧!”

    云知秋指了指腰间兽囊,示意没事。

    苗毅伸手抓了她的手,云知秋目光左右瞟了下,缩手抗拒,谁知苗毅却一把将她拽入怀中,当众一口吻上了她的娇唇。(~^~)

第1386章    第1386章

    这头巨大的血尸,几乎有亿万万丈高大!

    呈现在吕重的眼前,几乎本身就能横跨一个中型星系。~

    它全身都是血红色,更有恐怖而恶心的脓包,泛着极为剧烈的恶臭。

    大量的脓水在无穷岁月中凝聚流淌,赫然就是九幽黄泉水、蚀仙化神溺水、死亡冥水、灭神皇水的真正源头!

    吕重很是怀疑,一旦自己没有被[大寂灭珠]保护在内,只怕都有可能被这种剧毒、巨臭的气息,给熏死、毒气。

    而一旦被一丁点儿的死亡冥水或灭神皇水沾上,绝对会直接陨落!

    恐怖!

    这才是真正的恐怖之处!

    也不知是哪一位神人,在陨落后,尸身居然还能以身体本能而存活。甚至还会如此恐怖与变态!

    也许一般的二阶神兵甚至是三阶神将,都未必能战胜这样的超级血尸。

    ……

    吕重一边在大寂灭珠的保护下观望,一边直抽着冷气。

    此超级血尸,本不是人身,生前应该是一只超级巨兽,而且似乎是狸猫一般的巨兽。

    只不过,现在它的全身都被无穷的脓包与邪神之血覆盖。

    “嗷呜——”

    多少年被困在这神秘结界之内,超级血尸已没有遇到什么血食!

    现在,就算有[大寂灭珠]的空间能量保护,它也能敏感地感应到吕重这个活生生的“血食”出现!

    甚至,它隐隐能感应到[大寂灭珠]之内。还有无穷无尽的“血食”存在!

    也正是吕重、[大寂灭珠]的到来。才真正地把它给惊醒。

    感应到吕重的位置。超级血尸诡异地嚎叫一声,一条血色巨爪,陡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大寂灭珠]抓来。

    “嗖——”

    巨爪越空,空爆现象响起!

    “咻——”

    就在这时候,[大寂灭珠]也被激怒。它虽然还远远没有恢复到四品道器的境界,但是,也是有着高级道器的尊严。

    感受到自己居然被一头血尸给当成了目标,它身上光华一闪。不但没有闪退,反而直接冲向那破土而出的巨大血尸,无穷的空间能量,猛然撕扯着这巨大血尸的身体。

    寂灭小公主全力调动所有的空间之力,直接撕扯着超级血尸的四肢、头部、巨尾。同时,果断与[九玄寒龙冰棺]传音:

    “小冰,看你的了——”

    “轰隆隆……”

    [九玄寒龙冰棺]雷霆闪出,炽白的极寒气流,犹如一条条星河碾压虚空,令整片空间似乎都在承受不住剧烈的奇寒。而在不断的颤抖。

    这是源自对神界的一种极端寒冷的气流!

    这一刻,[九玄寒龙冰棺]。也是全力爆发,其散发出来的神界至寒之气,似乎能改变这荒城的天地气机。

    只见一道道耀眼的炽白寒流,如星河璀璨,巍巍其光,浩浩荡荡地轰下,几乎要把四周的空间都冰冻、粉碎。

    纵然是在如此昏暗的荒城之中,吕重依旧可以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条星河寒龙俯冲而下。

    这些寒龙熠熠生光,直接冲向超级血尸。

    圣神界的至强寒气,化出星河级的璀璨攻击!

    下方的超级血尸也不是盖的,头部猛地用力一甩,这方的空间之力都挣脱,它不慌不忙地抬头,长啸一声。

    “吼——”

    音之神纹产生,惊天的音波,迎而向上,直接冲撞上空的星河级寒龙。

    这种音波带着真正的灭世之力,几乎震破苍穹、浩宇。

    “咣咣……”

    “叮叮……”

    ……

    至强的音波与星河级的寒龙极冰之气撞击在一起,如无数巨刀撞击亿载玄冰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音啸狂乱,冰屑齐飞。

    “咻——”

    突然,一道极速寒光闪过,之前不知被抽飞到哪里的[剐龙刀]突然出现,如天空诡异闪出的一道超级闪电,迅猛地直刺超级血尸的脑袋。

    “嗷呜——”

    超级血尸咆哮一声,一团璀璨之极的血光从它的巨嘴中吐出。

    “轰——”

    血光灼灼,带着狂暴的能量,再次把[剐龙刀]给炸飞。

    “重力千浪叠!镇——”

    九玄寒龙冰棺见自己的超级玄寒之气无法镇压对方,也是怒了,本体棺身,配合至强的法阵,一瞬间把重量重叠了千倍不止,从高空砸下。

    明明只是一具冰棺,其砸落之势,却被一个宇宙的爆炸还要恐怖得多。

    “轰——”

    被[大寂灭珠]的空间能力死死拖住,无法在第一时间挣脱束缚,超级血尸被[九玄寒龙冰棺]给直接砸中。

    “嗷呜——”

    超级血尸发出一声惨叫,巨大的脑袋上鲜血狂喷,无穷的脓包、黄水如天河倒泄。

    至强的腐蚀性冥水、皇水,如超级瀑布一般从九天而上落下。

    顿时,整个荒城,更加脆弱。

    无数远古之前的神之建筑、地面,纷纷被腐蚀、侵坏。

    一时间,早就被毁坏、坍塌的废墟,也彻底地被融化为一个诡异的洼地。

    可是,受了[九玄寒龙冰棺]如此狂猛的一击,那超级血尸的脑袋居然还是没有被砸断!

    [大寂灭珠]保护下的吕重,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传音:“小公主,快放金晶神焱——”

    金晶神焱!

    正是之前在混沌中[皓阳神宫]附近收集的超级神火!

    也只有超级的空间系道器才能收取。

    这种神火,极为恐怖、可怕。就算被收入[大寂灭珠]之内,以吕重的实力,也无法掌握。

    只有[大寂灭珠]凭着自己的最强空间之力,才能勉强传送这些神火。

    “我……我全力压制着对……对方的行动,已无余……余力调……调动金晶神焱了……”寂灭小公主脸色惨白起来,看向吕重,“如……如今,只欠东风只能靠……靠你了……”

    什么?

    靠我?

    吕重心中一哆嗦,那金晶神焱,在神界都是最高等的火焰。他吕重连圣人境界都不是,怎么可能驱使得了这种桀骜不驯的超级神火?

    一瞬间,吕重双眼瞪得老大。

    “别……别愣了,快……快动手——”寂灭小公主再次催促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